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九章 闹事
  自从那日齐若卿在药行为林行柜治病后,她这药铺的名声也大了起来。

  这天齐若卿正在给一个孩童治病,药铺的门被推开。

  “齐小姐如今生意不错啊。”听着熟悉点声音,齐若卿抬头看过去,果然是她那日给看病的林行柜。

  林行柜见她正忙也没有再说什么,自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等待。

  等到了叮嘱完了孩子母亲需要注意些什么,齐若卿才把目光放到林行柜身上,如今她这药铺生意这样火爆,还是因为林行柜当时叫人放了消息出去。

  “林行柜可好些了?”毕竟是对自己有恩惠的人,齐若卿说话还是带了些恭敬。

  林行柜微微勾唇说道:“齐小姐的药甚是有用,我在才喝了几天就觉得我的身子比之前好些了,入睡也更快了。”

  齐若卿早就料到所以此刻也没有显得多惊讶。

  “林行柜此药还需要长期服用,到时候您这症状自然就会没有了。”齐若卿一边嘱咐着她一边收拾着药材。

  “想到之前看清了齐小姐心中还真是羞愧不已。”林行柜这样说着又叫人拿过来一些药材给齐若卿。

  齐若卿本来还想付她药钱,但看着她那样坚持也就收下来了,再推脱反而显得她矫情了。

  林行柜走后,齐若卿叫长生收拾着药材,自己继续为人看病。

  高氏回来的时候,看到外面不少人都在排队,心里有事欣喜又是担忧。

  “母亲。”齐若卿看到高氏回来,见到她有些失神道样子唤了一声。

  高氏来到她身边说道:“若卿,如今你这药铺生意好了,来的人多了,但你也是要多多小心,不然会在外面惹上麻烦,说不定还会有人借机陷害。”

  齐若卿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她觉得见招拆招不就好,反正自己这一身医术是真的就好。

  “母亲不必担心,若真的有那时候,我自有办法解决。”齐若卿安慰着高氏,继续帮人看病。

  高氏见她有些不在意的样子心中叹了一口气,也就走进屋里不再打扰了。

  “小姐,夫人她也是担心您,毕竟咱们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长生见到高氏那样子,不由得就多嘴说了一句。

  齐若卿心里自然是知道母亲是关心她,只不过什么事还都是要大胆去试试了,她可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击垮。

  她心里想着出声安慰:“我知道,你也不用担心,有困难是应该的,我们也要面对它。”

  说着就叫下一位病人进来,长生见她这样专注也就不再说话。

  “你是否腹部会感到不适疼痛恶心,还会有食欲不振的症状。”齐若卿见见那个人一脸惊喜就知道自己说对了,这不就是胃病吗。

  她报了几味药材,嘱咐他不要吃刺激食物,就让他到长生那边拿药了。

  这几天她都是这样的,叫人进来,诊断,让人拿药说些注意事项,然后收钱。

  她在现代的时候是可以做手术的,可惜古代的医疗技术并不发达,也没有什么设施,只有这种简单的治病方式。

  这几日她的生意红火,以至于其他药铺的生意越来越冷清了,遭到了许多人都嫉妒与算计,齐若卿倒是没把这些当一回事。

  这天店铺门口吵吵闹闹,齐若卿觉得奇怪就叫长生去看看什么情况。

  “小姐,他们……他们说你治死了人,还把人抬到了药铺门口,吵着说要见您呢”长生气喘吁吁的进来,他刚一出去就看到药铺门口躺了一个人,还不知道是死是活的那种。

  齐若卿笑了笑觉得实在有趣,居然有人会想到这样的法子,她起身出门去看。

  “你这庸医居然还敢出来了,我今日就要为我兄弟讨回公道,如今不给我个说法你这店铺也别想开下去了!”门口一个人见到他出来立刻大喊着。

  她被这声音吵的蹙了蹙眉,开口问道:“怎么证明他是我的病人?”他这几日确实没见过这人,至于是怎么把他治死的就更不好解释了。

  那人也不管,直接大声说道:“我兄弟就说是你,你还是先想想怎么给我们一个交代吧!”齐若卿环顾四周,有些人对她的眼里也有了怀疑。

  她倒是看到了一个人正在看热闹,那个人正是隔壁店铺的一个学徒,正站在人群中看,至于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估计和附近这些药铺都脱不了干系了。

  齐若卿刚想蹲下给他把脉,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这声音正室北辰,她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不过那个偷药贼怎么来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她转身看向大步走来的北辰,之间他把她护在身后,面色不善的看了看那些闹事的人,问道:“这里也是你们能闹市的地方,齐姑娘治好了我的隐疾,还不知道为多少人解决了困惑已久的病。”

  他走到那领头的面前,嗤笑一声说:“说别人总要拿出来证据吧,你们就凭一个已经死了的就要治这姑娘的罪?”

  齐若卿也不知道北辰是如何知晓这里的事情的,但是听到他说已经死了,她心中觉得事情不大对劲。

  趁着众人不注意,齐若卿蹲下给那地上的人把脉,发现他的脉搏很轻,感觉随时都要没了的样子。

  其中一个人注意到了她的动作大喊道:“你在干什么?我兄弟都已经死了,你还想干什么?”

  “闭嘴,他还没死呢,你要是想让他死,我不介意满足你的愿望。”齐若卿觉得这些人实在是聒噪,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用喊的。

  那人听到把刚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把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领头的那位更是不可置信。

  像是看出了他们都不相信,齐若卿解释着说:“他的脉象很弱,当然还是有生命迹象的,当然你们如果再想在这里磨蹭,我可不保证他之后是死是活。”

  说着看向那些人,像是在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