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农家福女有点田 > 第八章 看病
  想到好友的性格以及不便透露的身份,陆络恒快步走上前去,用眼神询问似的看了北辰一眼。

  齐若卿看到陆络恒来了也不客气,看着北辰就说:“陆大人来评评理,这人拿了我的药不给钱,还说自己没有,看着身上的绸缎这是没有钱的样子吗?分明就是想要白嫖我的药。”她的声音带着些愤恨。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陆络恒看向北辰的眼神,从询问中,带有三分的疑惑,后者却一脸的无辜,装的很天衣无缝。

  他眼神示意了一下北辰不要再招惹齐若卿,从身上掏出来十两银子递给齐若卿。

  对上齐若卿有些疑惑的目光,陆络恒开口解释道。

  “实不相瞒,北辰是我的好友,平日里性子洒脱惯了,若是他唐突了姑娘,还请海涵。”陆络恒开口解释道,顺势给北辰这番行为递了个台阶。

  北辰闻言,也跟着在一旁笑的很真诚。

  就刚刚的对话来看,齐若卿根本不信北辰什么性质洒脱,分明就是个留恋花丛客,不过陆络恒都主动开口了,齐若卿自然也不再揪着不放,只是这十两银子……

  “陆大人您给多了,这药只有六两银子。”说着就想还给他。

  陆络恒却没接,说:“无妨就当是给你的补偿。”

  见状,齐若卿只好收下,突然想到了什么,把长生叫到身边接过他手中提着的东西对着陆络恒说道:“陆大人这是我母亲想要给你的一些谢礼,您看看。”

  陆络恒却没有接过,而是态度谦和的拒绝道:“不必了,这理应是为官者该做的。”

  “可是……”

  齐若卿想说该做,和确实会做,是两回事,要是遇到点儿怕麻烦的人,怕是也不会插手进来。

  可见陆络恒脸上坚定的神色,齐若卿也只好把东西又给了长生,走之前看见北辰对她微微一笑,她直接瞪了过去。

  北辰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的背影,问着陆络恒。

  “钱不是都还了吗,她还瞪我干什么?”北辰觉得齐若卿着实有趣而且很特别,和他之前见过的那些被拘束在条条框框里的深闺千金都不一样。

  面对这问题,陆络恒只能回之一叹。

  “别叹气啊陆大人,难道你不觉得她很特别。”北辰看着齐若卿远去的方向,问道。

  陆络恒也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给出回应,司北辰抬眼看他见到陆络恒不是很想理会自己的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陆络恒的侍从来了。

  “参见陆大人,您之前让我查的齐小姐的身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陆络恒听到皱了皱眉问道:“你是说她只是齐家老二的女儿没什么其他身份?”

  他有些不太相信,齐若卿的医术那样高明,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

  “是大人,齐小姐平日里也没有接触过什么人,都说齐家老二医术精湛,或许齐小姐是继承了父亲的医术?”他们确实没有查到什么特殊的点。

  陆络恒没有说话,点点头陷入了沉思,倒是一旁的北辰疑惑道:“你查人家做什么?”

  “宫里御医都治不好的毛病,她却能治好,你刚刚不是还好奇她的特别吗?”陆络恒反问说道。

  北辰不在意的一笑,“所以呢,结果显而易见,人家只是天赋异禀罢了。”

  “也许吧。”

  ……

  另一边齐若卿不仅没把礼物送出去,还成功把药钱收回来了,带着长生就直奔药行而去,进了药,她再坐诊,药铺才算是真正的撑起来了。

  来到药行,齐若卿挑了几种药材,刚打算付钱,就听到了林行柜带着些嘲讽的声音。

  “这不是齐家的小姐吗,你父亲不是去世了你在这里装什么样子,好像跟自己医术很好似的,不过是个庸医显摆什么?”

  听着林行柜鄙夷的语气,长生气不过刚想说话就被齐若卿拦住,她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猜想到了会被林行柜看不起,也早就想好了说辞。

  “怎么来选个药材就是装样子了?我是不是庸医行柜试试不就知道了?”

  齐若卿放下手中的药材,看了看林行柜的气色,开口道:“看着面色不佳,不知林行柜是否失眠多梦,还常常吃不下东西?”

  这种小病她还是有很大的把握的。

  果不其然,林行柜听到她这话脸色一变,顿了一会说道:“你是如何知晓?”齐若卿怎么会知道,这事她可没叫大夫来诊。

  怎么叫她一看便能看出来,林行柜有些不大相信,难不成这齐若卿真的会医术?

  齐若卿笑了笑说:“你这气色这样不好,但凡懂一点的人一下就能看出来。”齐若卿擅自抓起她的手给她把脉。

  林行柜也没有反抗,任由她给自己看。

  齐若卿把完脉后若有所思,起身到一边的药柜中拿了几味药材递给她。

  “我给你选一些药调理身子,用这些药泡水喝,你那些症状自然会有所减轻。”齐若卿自顾自说着。

  “等等,你若真是那般厉害,怎么不将我这病斩草除根?”林行柜开口问道,她心中也是希望自己这病可以痊愈,她这些时日都因此而困扰。

  齐若卿轻笑一声说:“你要想斩草除根,自然是要长时间服用,你叫人记下这些药材,若是几天后还没有什么效果,你便来我那边找我就好。”

  她对此还是有很大的把握,不过为了给林行柜吃个定心丸,只好先这样说。

  林行柜虽然将信将疑,但还是将齐若卿之前选的那些药材赠予她,说道:“这些就当是我的诊金了,你拿去罢。”

  齐若卿心中还有些惊讶她挑的这药材也不少,全部赠予自己那不就亏了一大笔吗?

  “无妨,不瞒姑娘说此病困扰我许久,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去外面请大夫,府中大夫又不知如何医治,若今日你能帮我治好,也算是解决了我一大难题。”

  林行柜像是看出来了她心中疑惑,主动解释着说道。

  “不必了这也是我该做的。”

  这确实是她作为医生的职责,记得在她那个世界都说穿上白大褂就不分敌我。

  看着齐若卿几次推脱,林行柜也妥协了,就以最优惠的价格把药卖给了她,果然眼见为实,不能听信外面的那些话,林行柜这样想着,送走了齐若卿和长生。

  走在路上齐若卿还觉得有些不真实,自己今日是怎么了,送陆络恒的礼物没送出去还得了药钱,不仅如此还以那样便宜的价格买了这么一大兜子的药

  齐若卿和长生都提着些东西,美滋滋的满载而归,她心里想着,难不成她平日里做的好事做多了,这是上天给的回报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