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水经
  “萧族长,真是好久不见了。”

  在李适来到成都布置会议时,此刻益州的大小世家此刻也早早便来到成都。

  毕竟益州虽然借助历史遗留,以及天然的山脉阻隔实际上与中原的联系并不紧密。

  这样的情况下,益州内部有着天然排外性,说实话,不待见李适的人有很多。

  面对西凉大军用了区区一个月不但干掉贾龙,更顺手解决掉大部分益州北部的世家,却是让很多的益州世家感觉到西凉兵恐怖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承认西凉军的到来。

  毕竟大大小小的世家只是追逐利益,而不是纯粹脑残,面对这凶残的局面,一不小心便是会倾覆,所以面对着西凉主动召开的会议,要么顽固抵抗,要么就只能够接受。

  所谓益州南方秦朝遗脉的三大力量萧家白家和李家自然都来了。

  而除了这三大家族以外,墨家,阴阳家,法家,农家……等等百家遗脉也都派人过来。

  此刻李家家主李恢看着萧家的家主萧明自然是热情的去打了声招呼。

  李恢在这时候不慌,完全不慌,自家的李春,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被李适钟元常看中了,现在跟着钟元常修路。

  虽然在李恢看来,想要修条跨越秦岭跟大巴山的桥梁,把长安跟成都彻底的连接起来,应该是彻彻底底的天方夜谭。

  但至少这说明了,自家人还是相当受重用的,而对世家来说这就够了。

  因为对于世家来说,传承比所谓的光宗耀祖更加重要,至少对于李家来说算是稳了。

  所以李恢看着同样是秦末遗脉的萧家与白家,一副从容神色,“没想到老子偷跑了吧!”

  萧明看着李恢眉角含春,一脸得意的样子,总感觉自己好像被占了便宜似的。

  “李兄,萧兄,你们在商量着什么呢?”白仲见到这两人就好像找到组织似的毫不犹豫便凑过来,毕竟萧白李三家自从秦末后便一直抱团。

  原本还带着几分犹豫,但现在既然见到他们在抱团了,那白仲自然便没带犹豫的。

  “我们都还才打了一声招呼,一句话都还没有开始聊呢!”李恢热情的对白仲道,“没想到白族长你都亲自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在益州郡那边再看看风头再说。”

  “肯定的!”白仲带着几分唏嘘道?“也不知道西凉军对我们益州是什么态度。”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再差?总归不可能比还要比贾龙更差吧。”萧明听到白仲感慨,开口道?“贾龙的那个税负?谁能承受得起啊!”

  听到了这话,白仲与萧明却也点点头?虽然双方的矛盾过多,但赋税过重的确是导火索。

  很快?随着世家不断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终于时间到了后,差不多李适安排的座位很快就坐满了四分之三,这时候,李适踩着准点时间?便来到这会议中。

  “见过长平侯!”一众世家代表见到李适?到是站起身来,对李适道。

  “大家都坐下吧!”李适挥挥手让众人都坐下,对侧坐的郭奉孝问道:“人来齐全了吗?”

  “益州大小世家一百余家,全部都发了请帖,到现在为止来到了九十七家?还有几家没过来!”郭奉孝对李适回答道。

  “剩下几家凡是犍为郡以北的,张公义?你带兵把他们全部灭门,我不喜欢迟到的人。”

  李适看着众人?认真道,“我能允许世家中有反对我的?但我不希望世家中有蠢货。”

  “诺!”张公义却是点头?接命令后便马上动身?果断率领兵马进行直接去剿灭。

  一众的世家,看着张公义脸上都不带半分的神色,一众人张张嘴,但不知道说什么。

  李适转过头,看着诸位道,“诸位放心,我李适肯定带着善意来益州的。”

  一众世家低着头,面对李适这种动则杀人的屠夫作风所带来的善意,让他们有些发愣。

  李适对于眼前不尴不尬的场景,却是一脸从容,反正老子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你们。

  李适继续道:“我想我的态度大家都很明白了。

  益州诸郡,我只要汉中,蜀郡,广汉郡,犍为郡,巴郡。

  至于更南边的像是郡县,对我来说仿佛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所以像秦末遗脉想继续掌握益州南部地区做当地太守,我并不反对。”

  听到李适的话,萧白李三家的家主倒松了一口气,因为李适比想象的更好说话。

  白仲在这时候站出来,道,“长平侯仁慈,我等定然竭心尽力效命朝廷。”

  “也先不用说好话,既然做出了如此的承诺,那我也会有我的要求。”李适道。

  “还请长平侯请说!”萧家萧明站出来对李适道。

  “简单的说,就两点要求,一点是粮食,一点是劳力!”

  李适道,“每年你们每个郡的底线是需要上交一万石粮食,以及一千蛮人用来交易。

  一万石的粮食是税收,只收实物,一千蛮人我是会付钱的,一个蛮人五百钱。”

  原本听到一万石的粮食,每一个郡的人脸色变了变,正准备开口反驳什么。

  但在听到蛮人算钱后,各大世家人脸色又收敛了起来,心中默默的计算着得失。

  萧明开口道:“若我们上交的蛮人远远超过一千人呢?”

  李适给了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道:“有多少我收多少,至于粮食,你们可以到了成都本地进行采购后再上交,免得路上还要运输,蜀地难行,这样还要损耗不少的粮食。”

  下面世家听到李适的话,有些发愣?若如此的话,你到底图个啥!

  在他们看来李适这么做不就是左手腾右手吗?钱又没有变多,反而仿佛贴了不少进去。

  但如果能就地购买粮食的话,那这件事情好像也不是多么不可以接受了!

  毕竟一万石粮食本身没有什么,但益州这地方,想要送到益州再上交就很要命了。

  再说了,五十万钱买入一万石粮食也许还有点小赚头。

  李适不理会这些人的想法,心中自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自己当然要鼓励他们去捕捉劳力进行教化,从而加速长安到成都的道路建设速度。

  而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让他们进行交易,自己的白条体系才能在蜀地流通。

  像什么收税之类的手段实在太低级了,直接用白条进行收割财富就好了。

  而想要白条流行起来,那首先要做得,就是让这些人接受白条这种东西。

  那一万石的粮食本身,对于各个郡县来说就只是一个引导他们使用白条的任务而已。

  果然一众世家向萧白李三家的家主看过去,显然在看这三家的决定。

  而独占一个郡的利益,对萧白李三家任何一家来说都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李恢站出来对李适道,“在下李恢,愿意自荐为越巂郡太守。”

  萧明见到李恢的样子,连忙也站出来道:“在下牂柯郡太守萧明,定然每年完成任务。”

  白仲看看这两个家伙,顿时一脸的嫌弃,道:“我白家自秦末后,便一直驻扎在益州郡,那里与蛮族相近,定然能给长平侯您送够了数量。”

  无耻!

  李恢与萧明都相当的鄙视白仲的舔狗脸面,显然看到了利益便是扑了上去。

  “三家自荐为太守,我自然是乐意,能有诸位相助,我却也才能够快速的平定益州。”

  李适微笑着对西蜀小世家道,“另外成都以后会交给曲家曲汉谋来进行管理。

  他虽是本地人,对太守职务并不熟悉,不过我相信蜀地世家学派应该很乐意他来。”

  听到李适的话,其他世家听到过这个名字的,心中自然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自己人。

  而没听到过曲汉谋这名字的,也都附和着点头,否则怎么办,摇头吗?

  “我在蜀地依旧会实行蜀地旧有的律法,不会做出太多的改变。

  顶多便是招募工人,或者把益州治所向着江州迁徙,为将来进取荆州做准备。”李适道。

  “益州治所前往江州?!”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有几分惊讶。

  “正是!”李适斩钉截铁道,“先不说这件事情,我希望蜀中能够出人组织起一支队伍,帮助桑老考察长江的源头,帮助他去写水经!”

  “桑老?可是桑君老先生?”易黎开口对李适道。

  李适还真没想到,居然还是有人认识桑老得,便点头道,“桑老要写书《水经》,需要查遍天下水利,还请诸位凑出一些益州的向导,帮助桑老把这一本《水经》给写完!”

  众人听到李适的话细细想了一会儿,从学术的角度来说,这么做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而对李适来说,帮助桑老考察水利是次要的,最重要得是把长江跟黄河源头给考察出来。

  等到时候就会是自己一个很不错的开战借口了,把两条河流流域的一切势力都给横扫干净,因为这两条河流肯定是属于华夏文明自古以来的所属河流。

  自己把这河流纳入到掌控中,而凡是阻止的,那就全部做好被碾压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