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九十章 贾龙大军冲了上去
  说实话,当下贾龙能做得的确不多,因为蜀中大环境,在蜀中门户被攻破后,只要进来的人不是那种政治能力几乎全无,只知道烧杀抢掠的家伙,那本土世家有得是要卖国的家伙。

  所以如果自己驻守成都固守,也许能守住一年两年,但一年两年后呢!

  此刻,在张公义指挥大军一边进军一边安抚,慢慢从入侵者成为坐地户后,贾龙所能做得就只是速战速决。

  否则对贾龙来说,自己的失败已经是注定的了。

  而在贾龙看来,自己多少还是有赢的希望的,比如说自己的武将有吴兰、高沛、冷苞。

  虽然不是那种万夫莫敌的猛将,但却一个个也都擅长进行军事指挥。

  再加上自己亲自挂帅,带着十五万大军以泰山崩催之势碾压过去。

  西凉军区区五万,自己怎么都不会输啊!

  不得不说,随着大军汇聚,双方都十分有默契的选择在绵竹决战。

  因为这附近能够容纳二十万大军战争的地点不多,而绵竹所在的平原地区,几乎是双方的必经之路。

  紧张的气氛让整个益州的目光全部都向绵竹看过来,所有人都十分清楚,这场战争几乎决定了益州的归属,是贾龙继续统治益州,还是西凉军干掉贾龙。

  大战在即,双方大军不断在绵竹汇聚,哪怕是真正布置了这一个局的郭奉孝却也有几分紧张,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纯粹由自己根据己方实力做下的布局。

  所谓顶级军师与二流军师的最大区别那就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如果自己布置了一个局,结果对面把你正面给打爆了,那就真是贻笑大方了。

  所以,这时候郭奉孝还是很紧张的。

  但就算再紧张,也要做出一副老子成竹在胸,一切都在老子计划中的姿态。

  毕竟如果你这个布局人都紧张了,那其他人该怎么办。

  与之对比,贾龙自信满满,在作战会议上挥斥方遒:“明日便由冷苞率军三万作为先锋。

  然后高沛、杨怀二将分别统率三万左翼,三万右翼两路大军,从两侧插入。

  最后由我与吴兰亲自统率的六万大军压上,此战,我军必胜!”

  吴兰、高沛、杨怀、冷苞四人对视了一眼?感觉从战略上来说?这真没什么问题。

  在人数自己这边又占有绝对的优势,可以说只要发挥得当?靠兵力应该能压死张公义。

  面对贾龙制定出来的战术?四人高声的喊道:“诺!”

  郭奉孝怀着几分忐忑,但满脸自信的在营帐中巡逻?却见到主帅张公义的营帐还亮着荧火,便走向张公义营帐?经过将士通报后?郭奉孝见到张公义,而且整个营帐中还飘荡着淡淡的檀香香味。

  “你这是在求神?”郭奉孝看看张公义在不远处树立的神像面前燃烧着香火。

  “我是墨家子弟,更是乾坤峰弟子,信神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张公义理所当然的说道?“尤其是兵阴阳?大战前拜拜神佛,祈求此战必胜。”

  “……”郭奉孝实在没办法说不,点头道,“对了,传闻霍去病与卫青两人便是出身墨家?不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必胜之法?”

  “有!”张公义对郭奉孝点点头说道:“明日我与贾龙一战,便是必胜!”

  虽然知道张公义身为主帅?不论是在谁的面前都必须做出自信满满的样子,就好像是自己布局下来?自己必须自信满满一样。

  但听到张公义如此自信的回答,郭奉孝的内心实际上还是挺具有安慰感的。

  郭奉孝道?“那我便等着在成都城内为将军举办庆功宴。”

  不知道为什么?被张公义安慰后?郭奉孝便是安心下来,与张公义聊了几句,郭奉孝便是与张公义拜别。

  这时候郭奉孝顿时回过神来,对张公义问道,“对了将军,您拜了得是哪路的神?”

  “武安君,白起!”

  话语间,郭奉孝凭借着自己的精神力仿佛感觉到张公义流露出几分说不清的煞气。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第二天,张公义直接便在营帐内摆好了军阵,拿出自己手中的长剑,高声道,“我之将环,乃必定胜利之道路,此战,我军必胜!”

  在这时候整个大军看着张公义都有那么几分的诡异,仿佛整个张公义杀气满满。

  这种凌厉的感觉,让整个大军看着张公义都有种仿佛在气势上被彻底压制住的感受!

  “张将军怎么了?”看着张公义的诡异表现,甘兴霸不由碎碎念着道。

  “好像变得凌冽霸气了很多?”庞德抓抓脑袋,感觉原本看着和和气气,十分谦逊的张公义仿佛便变了一个人似的,庞德把目光投向黄汉升。

  “好像墨家的秘术鬼斧神工,又像是阴阳家的秘术魂归来兮?”黄汉升看着眼前情况,思索着道,“反正这秘术,好像有着这两个秘术的痕迹。”

  “直接说效果!”甘兴霸白了一眼道,“这两秘术,就算给我们看也看不懂!”

  “里面过程太麻烦了,你们就把他当做是请鬼上身,来增加战斗力!”黄汉升道,“不过,将军虽是龙将,但你们见到过张将军直接上战场的吗?”

  “不会吧?这场战争要张将军直接上战场的地步吗?”甘兴霸的脸色变了变。

  “毕竟对面号称三十万大军,我们只有五万人,可是有整整六倍的差距啊!”庞德道。

  甘兴霸撇撇嘴,却也的确没有说什么。

  毕竟人数带来的绝对压制,换了其他的人未必敢一战,但西凉这一边的作战计划,从战略制定,到战术目标,全部都是为了用五万人战败对方三十万大军来的。

  说实话,这个数量所带来的压力,还是有一些的。

  但西凉军对益州军,从素质到心态,从装备到战斗力,哪怕五万对三十万,至少对于西凉军来说,这一场战争至少还是能够打一打的。

  至少张公义看起来还是很靠谱的,尤其是现在煞气慢慢的,让人安心多了。

  张公义这是第一次指挥这般的战役,若说张公义心中没几分忐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没有皇甫明那种非凡的指挥能力,更没有李适那种对对方破绽那种天生的敏感。

  但张公义有着自己的办法,请神上身,这种结合了墨家盗取鬼神之能的理论,并借助阴阳家魂归来兮的秘术结合而成的一种特殊的秘术,能继承先辈的传承。

  这种传承对墨家与阴阳家是增幅个体实力,但张公义不需要个体力量增幅,他要得是白起那种睥睨天下的威慑力与无与伦比的自信心,最重要得是一到战场就锁定胜局的信念。

  “自己能行,此战必胜!”张公义在自己的内心再次的肯定道。

  随着张公义的话语,张公义整兵后,便直接拆掉自己的营帐的栅栏进军。

  等到张公义拆掉营地的栅栏,却见到贾龙前锋冷苞,左右两翼的高沛杨怀都已经就位。

  在这一刻,贾龙坐在中军得意的看着眼前这幕,挥舞旌旗,让九万大军分成三个方向,向张公义的军队发动攻击。

  刹那间,人山人海的潮流一股脑的向着西凉军汹涌而来。

  这密密麻麻的人头所带来的强悍压迫感,纵然西凉将士都是久经沙场,却也有种窒息的压迫感。

  “就是这种令自己窒息的感觉,好久没感觉到了,从血泊中开出的花应该特别美吧!”

  这一刻,张公义双眸此刻朦胧上一层血雾,看着眼前战场的景象陡然一变!

  刹那间,张公义挥起自己手中利剑,西凉大军除了黄汉升本部与张公义本部并没出动,整个西凉大军直接便冲上去,一瞬间全军冲击!

  五万大军,狠狠撞击上前锋冷苞,所有人或拿着手中武器挥舞,或张开嘴巴咆哮,鲜血挥洒,钢铁碰撞,战场上双方在这时候都竭尽全力得要把对方送入地狱!

  这时候,张公义开始指挥,一道道命令下达,直接便下达到百夫长身上。

  这是以张公义的指挥能力所能够做到的最低级的指挥单位了。

  但对比起来冷苞、高沛与杨怀,却发现在自己指挥规模到达三万人时,自己原本平时如臂使指的千人队伍,在这时候指挥起来都便得非常僵硬,这指挥的运转效率更远远低过自己平时自己指挥时的顺畅。

  就仿佛换了环境,让自己负重而行。

  而张公义的双眸看着益州军队与自己大军得厮杀。

  张公义看着益州大军缓慢而带着几分僵持调度,抵挡着西凉大军不断前突。

  在这过程中,西凉大军前进速度越来越慢,仿佛大军被对方前赴后继的人山人海给彻底的堵住了。

  “哈哈哈!什么西凉大军,不过如此!”

  贾龙看着自己大军,成功遏制住了张公义大军的前进,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我看都不需要我的中军压上,这场战争就结束了!冷苞、高沛、杨怀给我继续冲!”

  “我看见了!这就是直感所带来的能力吗?”张公义喃喃道。

  张公义身后仿佛有一层黑影,低喃道,“看穿了,那就把他们全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