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拿下江州
  甘兴霸带着锦帆偷渡到江州城下,此刻甘兴霸看着抬起头看着城墙上,随着锦帆军摸到城门下,但城墙上守卫士兵依旧毫无所觉,毕竟这些士兵中夜盲症到底占了绝大多数。

  黑夜配合着雨水天,从声音到光线被最大限度的遮掩掉了,再加上张公义进攻相当猛烈,甘兴霸这一边的行动,严颜的军队根本就毫无觉察。

  甘兴霸自己一马当先,靠着龙将的实力攀爬到城墙上,而锦帆军则利用钩锁攀爬,也一个个翻入江州城中,而等到众人汇聚,一起向着城门口杀去。

  一到里面甘兴霸仿佛虎入羊群,一般的士卒完全难以匹敌。

  甘兴霸十分清楚,自己的首要任务是打开城门与城外军队回合。

  “西凉军,杀过来了,江州城破了!”“放下武器,就地投降!”“降者不杀!”……

  随着甘兴霸这个龙将率领着一千锦帆军一路势如破竹,此刻准备不足的江州兵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便被甘兴霸带人杀到嘉陵江这侧城门口。

  甘兴霸这种龙将入城之后,在狭小地区的战斗力实在过于强悍,一般虎贲面对甘兴霸能够不死已然是相当的不错,就更不要说抵挡甘兴霸的前进了。

  而江州城的唯一龙将严颜此刻更是在抵挡着张公义的进攻,更不知道甘兴霸已经带着锦帆军从嘉陵江一侧爆了他的菊花。

  甘兴霸第一时间冲到城门口,打开江州城门,然后手中灵气汇聚,向天空射出化成一道笔直云气箭,在这黑夜中,倒也显得相当清晰。

  “甘校尉已经传来信号,大家跟我冲!”眼尖的黄汉升见到云气箭,即刻大声道。

  这时被改成稳固脚步天赋的正卒,在黄汉升带领下,直接踩着嘉陵江江面向江州城突破。

  这直接踩过嘉陵江的操作,反正江州士卒们完全没有想到过。

  锦帆军守住了城门,等到黄汉升率领着一万正卒到来,这可真是神兵天降,彻底把江州城的城防给冲破了!

  剩下来的基本上就是垃圾时间,整个江州的士气可谓下降底。

  如果不是严颜自身不溃将环,维持整个军队的最低组织度,那江州的战斗早就结束了。

  但现在,江州城门虽然被攻破,但严颜与麾下的将士却盘踞在内城中,依旧还顽固抵抗。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imiread!

  这时候的严颜虽然还有着一战能力,但也知道大势已去。

  然而想要撤退时ꓹ严颜发现自己能撤退的道路早就已经被郭奉孝派遣庞德与阎艳两个龙将堵住去路。

  唯一逃出办法就跳嘉陵江游到对面去,否则空间只会被一点点堵死。

  但严颜虽然是老将ꓹ但也做不到自己想要什么天赋ꓹ就能够捏出什么天赋的水平啊。

  嘉陵江对拥有脚步稳固天赋的西凉步兵来说,那是如履平地,但对严颜麾下的将士来说ꓹ哪怕他们中有人会游泳ꓹ但在这湍急的河流下会被淹死多少谁又能知道。

  而实际上ꓹ郭奉孝早就预料到严颜可能会离开,所以给了荀公达一千两的士兵,靠着精神天赋伪装,就躲在了嘉陵江后面,等着严颜率领大军游过去ꓹ正好来个半渡而击。

  总而言之ꓹ郭奉孝是想要在这里就把严颜给解决掉ꓹ否则他的不溃天赋实在太恶心了。

  这江州地形易守难攻ꓹ但同样这也造成了严颜想要逃走也很不容易。

  若真到了成都之类地形平坦的地方再遇上严颜这种崩而不溃的家伙,只要这家伙掌握了游击战的打法ꓹ这种人单单只是一部军队怕就能够拖延整个益州十年发展。

  所以这一次郭奉孝表示,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严颜给留下来。

  当然ꓹ如果严颜抛弃了军队自己独自离开ꓹ那就算是郭奉孝也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龙将这种生物跟正常人类还是有区别的。

  但是,一般上来说龙将的将环多少反应了将士的内心。

  如果一个能够随意抛弃军队的人,也能拥有不溃将环,那郭奉孝也只能认命了。

  “严老将军在蜀郡颇有威望,若能劝降,对我们收复蜀郡有大用处。”郭奉孝道。

  “但谁能劝服他呢!”张公义不由的思索着说道。

  “不如由在下试一试!”张公义的文书黄公衡站出来,开口对着张公义说道。

  “公衡?”张公义看着毛遂自荐的黄公衡道,“此去危险,你可想好了。”

  张公义对自己的学弟多少还是照顾的。

  在李适拜访乾坤峰请下了氾农道,郑度与黄公衡也同样的下来了。

  他们无法直接投靠李适,便投靠了张公义这个学长麾下,也算是跳板。

  而张公义对郑度与黄公衡都挺喜欢的,郑度做了军师祭酒掌管军中法度,黄公衡则成了张公义的文书,帮助张公义起草一些军令文书,至少张公义自己用得挺顺手的。

  “好!”郭奉孝听到了黄公衡的话,马上道,“便请起公衡你去劝劝严老将军。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们的底线是入益州,其他所有问题,包括加官进爵,封侯拜将,都可以商讨。

  另外如果严老将军投降后,没有为自己提条件,那就请严老将军北上与长平侯见一面。”

  “在下知道了!”黄公衡听到郭奉孝的话,恭敬道。

  这时候被围困在了内城的严颜依旧在思索着如何进行突围。

  他自然也发现了嘉陵江附近一侧的敌军比较稀疏,看起来是个很不错的突围缺口。

  但一想到了嘉陵江一侧是西凉军进攻进来的方向,严颜着实不敢去赌。

  而就在满心踟蹰时,黄公衡过来了。

  黄公衡虽在乾坤峰求学,但他所出身的巴郡黄家,本就是巴郡望族,对被围困的士兵们来说,多少算是自己人,有着天生的亲近感。

  至少这一个个出身巴郡的士兵,都知道巴郡黄家这个土地主。

  所以面对黄公衡的到来,巴郡士卒把黄公衡到来的消息通知了严颜,然后带了过去。

  “公衡,你这巴郡有名的黄家也投靠了西凉军了吗!”严颜看着黄公衡说道。

  “严将军,我乃归顺仙朝而非西凉,今日过来,更是为了救巴郡将士而来!”黄公衡道。

  “你以为我会因为你的纵横之言而动摇,所以投降张公义而求生?”严颜嘲笑着道。

  “将军乃是忠义之人,这种让老将军贪生怕死的言语,我自然是不会来说的。”黄公衡义正辞严道:“我重申一次,我今日过来,是为了救巴郡将士,而非老将军而来。”

  严颜听到这话微微沉默,作为拥有不溃将环的战将,士兵能够信赖他,哪怕战败依旧保持着最基本的组织力,同样的,他对自己麾下士卒,自然也不会轻易舍弃。

  如果能给自己麾下跟着自己战斗的将士们能够有条活路,严颜也是很乐意的。

  “将军驻守江州已经尽了为将之责,战斗到现在江州四门皆破,已然回天乏力。

  继续拼杀下去,不过只是困兽犹斗,徒增我巴郡伤亡而已。”黄公衡开口道。

  严颜听到了黄公衡的话,却也哑口无言,某一种程度来说,黄公衡说得没有错。

  战斗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奋力抵挡就能挽回局面,否则严颜也不会在这里见黄公衡。

  黄公衡继续道:“将军与贾龙太守可是有结草之恩,与西凉军可是有生死难解之仇?”

  “这自然没有!”严颜脸色说道,“但我乃是巴郡太守,驻守巴郡抵挡外辱乃是天职。”

  黄公衡略带着几分激动,开口道:“将军错了!

  李适乃国之重臣,奉天子而令不臣,如今仙朝大军南下,我等顺应天命乃是为忠。

  将军顾念将士存亡,以之一念而存是为义。

  益州巴郡,本就不是什么富庶之地,若再饱受战火,又如何对得起乡里乡亲,此为大仁!”

  “你这人的嘴可真利,若我不投降,是不是就成了不忠不仁不义之人,若我双亲仍在是不是还要加上不孝!”严颜指着黄公衡道,“我说不过你,要我投降也行,让张公义答应我两条,不得迫害巴郡百姓,不得迫害守城士兵,否则天人共弃!”

  黄公衡点头道:“这是自然,这点我军自然答应,倒是严将军不为自己求点什么吗?”

  “我严颜不过只是败军之将,既不得守土一方,又不得护住麾下,又有什么资格有所需求,不过只是希望西凉军能够遵守承诺,善待我巴郡子弟罢了!”严颜却是感慨着说道。

  “既然如此,将军可是要亲自北上去见一见长平侯,到时候将军将会如何处理,自然由长平侯来定!”黄公衡对着严颜说到道。

  “见一见长平侯吗?”严颜听到黄公衡得话,不由若有所思,显然他也很想要见见这位弱冠之年,便冠绝天下称霸一方的男子。

  即日,严颜在黄公衡的劝说下投降,益州的巴郡被张公义拿下。

  顿时益州门户大开,西凉军顺着河流,已能进入四川盆地,攻击益州南部大部分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