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强袭江州
  面对在装备上的碾压姿态,以及军队素质上的优势,张公义进军巴中的战斗格外顺利。

  严颜在守了七天,其中六天主要是为了应对投石车攻击。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到第七天各种攻城武器亮相后,张公义进攻起巴中来,几乎势如破竹。

  尤其黄汉升这个老不修,自己躲在箭楼中观察着场上局势,只要见到有点厉害的虎贲,就果断赏他一箭。

  有这么个这时代最顶尖的弓箭手猥琐的在箭楼中,挑着虎贲射击,基本上压根就没虎贲能躲得开来。

  严颜发现了黄汉升后,果断拉满了硬弓跟黄汉升对了一箭。

  结果黄汉升手中长弓换成了大黄弓,面对着严颜的箭矢不屑一笑。

  会挽弯弓,黄汉升第一箭射断了严出的箭矢,第二箭射落了严颜的帅旗,第三箭,直接向着严去。

  如果不是严颜命大,用大刀抵挡了一下,基本上严颜已经归西了。

  在这一箭后,严颜彻底选择放弃驻守巴中。

  因为西凉军的进攻能力实在太强了,继续打下去,手上原本就不多的兵员会消耗在无谓的战争中,便果断带着剩下士兵向江州突围过去,至于巴中只能放弃了。

  “这严颜逃跑起来,大军输而不乱,崩而不溃,着实是麻烦!”

  张公义看着严颜大军虽然在撤退,但这种崩而不溃,让自己很难起到追击效果。

  因为追击时,军队组织会出现一定程度松散,对溃军自然无所谓,反正也就只是一路赶羊,但对这种崩而不溃的军队却很麻烦。

  因为很可能自己打着打着,结果对方重新组织起了攻势,把自己给包了饺子。

  正是因为交过手知道严颜的能力,所以张公义不敢轻举妄动。

  “下一次,倒要想办法把他给抓到或者是击杀!否则让他一路逃下去肯定会对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郭奉孝听到张公义的话也点头道。

  很快在巴中地区稍稍整备,尤其告知后面能够把粮食运送到巴中地区后大军便继续开拔这次便是顺着巴河,入渠江向巴郡郡治江州而去。

  值得庆幸,这时代钓鱼城这种临水靠山的山城防御措施还没有被修建起来。

  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梯田技术的还没有在这片地方推广开来。

  实际上就算是梯田技术推广开来怕也需要十数年的时间才能够让梯田上生产的粮食供给整个城市所用让整个城市实现自给自足。

  但即使如此,此刻江州城一样易守难攻。

  在随着渠江,嘉陵江,培江三条江水汇聚对只有锦帆军的西凉军队能够保证自己的够从渠江运输粮食已经是极限了,指望他们去其他水域截断江州粮食供应决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严颜退守江州后,便重新整顿士兵组织防御,抵挡西凉军下一步进攻。

  等到张公义带着军队来到江州时见到得自然是蜀军严阵以待的景象。

  张公义开口道,“这江州比更加巴郡更加难攻击。

  因为多面环水,江河水流汇聚所以河水湍急。不擅水军的我们想进攻此地更是困难!”

  “所以这一战,便要看甘校尉的了!”郭奉孝开口道。

  “瓜娃子的终于轮到我上了!”甘兴霸听到郭奉孝的话相当兴奋道。

  “还没有还要做些铺垫,唯有如此,才能够让将军你旗开得胜!”郭奉孝道。

  甘兴霸听到这话,也只能耐心等待,搓着双手道:“军师,你说了算,让我立功就行!”

  很快接下来几天,郭奉孝每到晚上,便敲锣打鼓,做出要进攻的姿态。

  这样的骚扰战术自然是阳谋,这让严颜不得不让士兵分班站岗。

  毕竟严颜清楚,哪怕自己明知道这是假的,但只要张公义麾下有一次是来真的,那自己就会非常麻烦。

  而在骚扰了三四天后,第五天晚上终于来了一个雨天。

  郭奉孝斩钉截铁道,“将军,今日攻城机会已至,还请将军前往不要错过!”

  “不是吧,这么下雨天……”看着天空中的雨水,张公义不由满脸惊讶道。

  郭奉孝道:“正因为雨天,才是最适合我们进攻的天气。

  我们军队士卒军团天赋已经全部改成了脚步稳定,别说雨天就算水中也能踏水而行。

  但是敌军呢!?而敌军又是否会想到,我们趁着黑夜,冒着雨水对江州城发动攻击。

  最重要的是,雨水与黑夜能最大限度的掩盖锦帆进攻江州,毕竟他们在黑夜看不见。”

  “好!”听到这话,张公义也果断道,“兴霸,江州对渠江一线防守严密。

  你带着你的锦帆绕道去江陵江一侧对江州发起突袭,主要任务是打开城门。

  汉升,你率领一万脚步稳固的步兵在打开城门后,直接踩着河水越过嘉临江发动攻击。

  至于我则率领剩下诸将正面进攻江州城,给你们做掩护,我们要一战拿下江州城!”

  “诺!”众人听到张公义的话纷纷答应下来,整个大军瞬间马上便行动起来。

  这时候在江州城墙的士兵头上顶着一顶斗笠在巡逻着,至于身上能够披着蓑衣的,那都是至少百夫长以上的人,毕竟这场雨水来得有几分突然。

  “真倒霉,居然下雨了!轮到我来巡逻!”一名巡逻士兵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道:“就这么个斗笠,能挡得住鬼得雨啊!”

  “知足吧!”身边的士兵说道,“至少雨水天,那些西凉兵不会发疯了来攻击,若其他的时候,谁知道他们会不会……”

  身边士兵话还没说完,天空上便砸下来了一颗巨石,这人直接便被这岩石砸成了肉泥!

  “敌……敌袭!”

  钟鸣锣鼓各种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来,整个江州城被彻底的惊醒了。

  严颜拿着大刀来到城墙只上,却见到麾下将士们慌慌张张,一个个很是茫然的看着面前。

  严颜马上便恍然大悟,这里大部分人都有着夜盲症,在黑夜中如果光源微弱,那肯定看不清楚东西的,而这点在雨天时更是明显,原本露天炭火此刻根本就点燃不起来。

  甚至有一部分的火盆什么的也因为雨天的原因被搬运到了里面。

  “点火,点火,把所有篝火全部都给点燃起来!”严颜大声喝道。

  而在严颜大喝着让人点燃火焰时,张公义已经指挥着大军,开始对江州进攻起来。

  各种攻城器械,在雨天时自然受到了较大影响,再加上江州这里环境也不利于大军摆开,可以说进军并不快。

  但在这样雨水环境中,士兵们的脚步稳固天赋让他们依旧能在环境下发挥出应有战斗力,让他们弥补了雨天带来的劣势。

  “杀!”严颜看着张公义选择这样一个时机攻城,不得不感叹张公义的胆子大。

  一般上来说,雨天环境,夜晚时机,是个正常统帅绝对不会选择的时机。

  但张公义偏就选择了这样一个时机发动对江州城的攻击,哪怕严颜也难以置信,所以严颜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但都到这时候了,严颜说什么也不能让张公义拿下。

  因为严颜十分的清楚,如果江州被拿下,那整个益州大地几乎等同敞开胸怀,只能任由西凉大军有予取予夺了。

  这时候,严颜马上便组织江州城之内的力量,开始抵挡起来。

  “正面打起来了,张将军看来发动攻击了!”甘兴霸看着正面开始厮杀,开口道,“那黄将军,荀军师,我便先渡河而去了!”

  “且去,只是一条嘉陵江的距离,我尽量用我的精神力覆盖住你!”荀公达开口说道。

  “多谢,军师。”甘兴霸却是对着荀公达说道。

  在这时候,他明白了自己身边的荀公达这位军师,在战术中到底是何等逆天的存在。

  自己的锦帆军加上黄汉升的一万步兵,在他的掩护下,轻轻松松横跨渠江渡河到嘉陵江的对岸,但江州城内的人却丝毫不知情

  说实话,甘兴霸感觉,就算换了自己是对面的严颜,面对着郭奉孝的瞒天过海,接着吃了一发荀公达的出其不意,哪怕有江州这般的坚固城池,怕也难以守下来。

  毕竟,李适军队全员装备了蓑衣,李适军队全员能在黑夜中视物,现在全部一天赋正卒的军田天赋改成了脚步稳固这一种让自己哪怕是在雨天还是能够发挥出正常战斗力的天赋。

  可以说严颜面对得是张公义吗?

  不是的,严颜此刻所面对得是整个李适大军的体系力量。

  张公义自身的能力甚至不需要表现,只要发挥出正常将领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严颜哪怕拥有不溃这种近乎逆天的将环,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整个江州,被西凉大军给夺取下来!

  “不想了!游泳!”

  这一刻八百锦帆军相继,进入到水中,只见到一道云气在他们周身游走。

  他们靠着自身的游泳技巧,硬生生得跨越了这一条湍急的河流,游到了江州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