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劝降
  时间渐渐到冬季,这一年冬天曹孟德感觉格外寒冷。

  今年春天时,自己还春风得意,执掌兖州,窥视徐州,还准备把老爹接到兖州照顾。

  但到了这冬天,曹嵩死了,徐州进攻不下,甚至连作为自己根据地的兖州只剩下了鄄城,东阿与范县三郡,现在整个兖州,在陈宫与张邈邀请吕布进军后,就彻底破败了。

  曹孟德看着满目疮痍的兖州,陷入深深沉思,仿佛一瞬间自己站在整个天下的对立面。

  “主公请勿丧气!”程昱来到曹孟德面前,道,“多亏荀彧有先见之明,通过卫家在神洛购买了足够的粮食,今年冬天我们到底还是能撑过去的。”

  “撑过去后呢!”曹孟德开口道,“兜兜转转终究不过徒劳一场。”

  “主公请勿担心,虽然兖州被夺,但荀彧应对及时,虽然我们只有三郡之地,但未必没有夺回整个兖州的可能!”戏志才一起劝说道。

  “荀彧……”曹孟德听到戏志才的话,忍不住向荀彧所在的内政厅望过去。

  虽然荀彧帮助曹孟德守住仅剩下来的三郡,更通过事先在神洛购买粮食,让曹孟德度过这个最寒冷的冬天,但无可否认,荀彧对曹孟德直接屠戮徐州很是不爽。

  所以曹孟德与荀彧这时候在冷战期,已经很久没开口说过话了,仿佛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曹孟德真的很感谢荀彧,但曹孟德真不想道歉,因为哪怕屠了徐州他也不认为自己错了!

  “志才,你就劝劝荀彧吧,主公虽然屠戮徐州,但到底事出有因,难道就不能原谅主公一次吗!”程昱拉过戏志才,对戏志才劝说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如果曹操手下的四大谋士分派系的话?陈宫算术兖州名士一派?程昱是寒门子弟的代表,戏志才虽然是寒门出生?但细分来说是颍川世家。

  所以在荀彧与曹孟德闹矛盾时?程昱想要通过戏志才跟荀彧搭上话,让荀彧退一步。

  毕竟说穿了?曹孟德到底是主公。

  “荀彧是聪明人,但正因为是聪明人钻了牛角尖后?反而要自己想明白才行!”

  戏志才苦笑道?“这都叫什么事情,他们两个再这么的闹下去,我们人心就散了。”

  程昱与戏志才两人对视,长长叹了一口气?这是心结?唯有心解。

  荀彧此刻正在内政厅中一丝不苟的处理着政务,陈群则是乖乖给荀彧打打下手。

  “你还真就给曹孟德甩脸色看啊!”陈群道,“就不怕他以后阔了秋后找你算账。”

  荀彧没有理会陈群,认认真真的处理着政务,完全不理会陈群的打扰。

  陈群道:“你说句话啊!别在这里给我装着!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现在兖州只剩下了三郡之地?应该做的统计跟汇总,早在曹孟德回来你就做完了。

  还是我打得下手?这忽悠得了别人,难道还能忽悠我啊!”

  “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去告诉曹孟德你的谋划了!”陈群果断道,“虽然当初我没有看穿你的布局?但都给你打下手打了一个月了?你可别以为我看看不出一二来。”

  荀彧抬起头看了陈群一眼?道,“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我爹在西凉那边待着,跟着李文优愉快玩耍,我能怎么办,只能被送出来啊!你以为我不想要跟着西凉建立西秦之势吗!”

  荀彧听到了陈群的话,好吧……这个理由的确是非常强大。

  因为秦雄执政期间基本上把各个世家老一辈全部都征召过去。

  除了照顾老一辈而留在神洛的世家弟子,否则绝大多数的世家弟子,还是选择了离开。

  因为西凉那边的画风跟世家的画风真的完全不一样。

  然而现在,西凉那边越来越红火,这世道最有希望统一的自然是西凉与袁家。

  所便是进行重新站队了,不过老一辈既然已经在西凉了,那小一辈自然也就放出去浪了。

  能把西凉给灭了也好,最终被西凉给灭了也好,总之世家嘛,重在参与。

  只要不死绝了,那对老一辈来说,那哪怕进行分家也绝对是值得的。

  “跟就跟我说实话吧,这种僵持局面,你准备还要僵持多久!”陈群道,“他毕竟是曹公,难道你还要强逼他跟你认错不成,这你是聪明人,这么做图个痛快又有什么意义!”

  荀彧道:“我希望他能成为仙朝的匡扶者,而不是仙朝的毁灭者!

  今日他为了一时的愤怒而屠戮仙朝百信,那未来他会不会因为一己私欲藐视仙朝权威!”

  “你这也关心的太远了!”陈群说道,“袁家未平,西凉未灭,哪里来得什么以后哦!”

  “所以,要让他清醒清醒!”荀彧道,“等到深冬,我自然会去请罪!”

  “深冬……”陈群道,“袁绍与公孙伯佳继续在北边纠缠了,南边好像袁耀在出征徐州时重病,现在袁术都没心情理会政事,东边臧霸刚刚接手了徐州牧,怕也有得整顿。

  至于西边的西凉,应该正在为进攻益州谋划,至于吕布虽拿下兖州,但你连半点粮食都没留给他,若不是陈宫出面借粮,怕自己就崩溃了。

  你这时间选得可真好啊!”

  话语间,却见到鄄城头顶上出现浓郁云气,见到这一幕,荀彧与陈群两人脸色一变。

  这说明鄄城外来了敌人,否则一般这种云气是不会轻易开启的。

  两人快步走出,却见到传令兵正好向着他们而来。

  传令兵见过两人开口道,“曹仁将军来报,城门口出现精锐骑兵,打着李字旗号,并且来人向着城内射来了书信。

  要曹公与荀令君前去城门口一会,说是故人来访,青梅煮酒,共同品鉴一番!”

  “什么故人?”陈群看着荀令君看了这份书信道。

  “长平侯李适,还有我侄子荀公达作陪!”荀彧道,“我这就去城门,你去通知曹公!”

  “长平侯,他疯了吗?”陈群听到荀彧的话,不由满脸问号。

  “长平侯,你真要来这里会一会曹孟德吗?”荀公达被李适拉过来,一脸生无可恋。

  差不多到冬天时,荀公达被李适拉了过来。

  荀公达以为自己是要陪着李适去入益州的,毕竟户籍的编撰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的事交给下面的人来处理就好。

  但没想到,荀公达都没做好准备,李适便直接出了虎牢关,过陈留一路向着鄄城而来。

  这一幕把荀公达给吓到了,等到自己回过神来,就算自己的精神天赋拥有降低存在感的效果,但也绝对不可能让陈留军队眼睁睁看大军过去,结果视而不见啊。

  所以,荀公达没展露自己的精神天赋,只是感觉李适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就这么的直接从陈留穿过,这是完全不把吕布、陈宫和张邈当人看啊!

  而来到这里后,李适便让人把箭矢射入到鄄城内,接着便是命人开始布置,耐心等待起曹孟德过来!

  “曹孟德未必会出来!”荀公达对李适道,“而且我们冒这么大风险来这里到底为什么?”

  “为了请曹孟德青梅煮酒!”李适从容一笑道。

  荀公达听到李适的话,叹了一口气道,“曹孟德他真的敢出来吗?!”

  “若在这鄄城下,他都不敢下来,那就不是曹孟德了!”李适挥挥手自信道。

  实际上李适的大军距离鄄城大约有三公里,而李适在五百米左右的位置,置办了一处白色的四面透风的营帐,然后便耐心煮起酒水,等待曹孟德到来。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鄄城城门打开,曹孟德荀彧带着青州兵向着李适缓缓而来。

  而曹孟德带着的大军,也非常有默契的退到五百米左右,然后曹孟德带着许褚,夏侯渊夏侯惇以及荀彧来到这里,来到此处后,一入眼的便是一个巨大的铁疙瘩,典韦。

  曹孟德到底是见到过典韦的,当初那个能够跟吕布交手的猛将,现在成为了李适的保镖。

  曹孟德想到这里不免感觉到几分的唏嘘。

  若典韦没有被围攻,还继续跟着张邈,自己应该会把他从张邈那里要过来吧。

  不过一想到了张邈,曹孟德的心却又是隐隐作痛。

  这时候,许褚倒好奇的看着典韦,这个跟着自己一样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的彪形大汉,看起来却是相当的有喜感,毕竟自己从没有见到过跟自己一样壮实的家伙。

  “当初神洛一别,你我两人也算是有数年未曾见过了!”李适看着曹孟德道:“我亲自煮得青梅酒,要不要尝尝看!”

  李适说着倒是准备给曹孟德倒酒。

  不过曹孟德一把夺过了酒勺,把青梅酒勺入到自己的酒杯中,道:

  “是有数年未曾见过了。再见,你是虎牢关得胜者,而我是向东逃窜的溃兵。

  我还真没想到你会特地到鄄城与我相见。”

  “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机会!”李适看着曹孟德道。

  “什么机会?”曹孟德听到李适的话说道。

  “劝降你的机会!”

  “劝降?投降你?!”

  “不!是仙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