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六十章 徐州之战终结
  曹孟德话音落下,便拔出倚天剑一剑剑发了狂似的对着曹豹狂砍,宣泄着内心的怒火。

  他当着数万人曹军的面,直接把曹豹看成了碎片。

  砍着,砍着,曹孟德忍不住的放声大哭。

  自己的父亲因为曹豹而被杀,自己虽然报了仇,却丝毫没有那种报仇后应该有的畅快淋漓,有得反而是心灰意冷。

  他志在天下,一心想要做大仙朝忠臣,希望讨伐西凉,迎回天子。

  但从兵败虎牢关,到回归陈留,从讨伐青州黄巾,到入主兖州。

  他一直以来都是在为百姓,为大仙朝而努力。

  尽自己所能把治下治理的更加好,结果到头来却是自己亲族被灭,父亲惨死。

  曹孟德真的不服啊!

  自己并没有对不起整个世界,为何这个世界如此针对自己。

  把曹豹连骨头都给剁碎掉,曹孟德反而若有所悟,悲戚道:

  “天道不公,苍天无眼,那就让我来代天执法,行我之意志!

  别人指责、诽谤、侮辱、耻笑、轻视、鄙贱、厌恶,都都不能让我曹孟德的意志改变!”

  曹孟德此刻一阵清明,高举起了手中倚天剑,全身仿佛散发出光辉,让人感觉到惊叹。

  一股无形力量,从曹孟德的身上传递而出,曹孟德有些愕然:“这股力量?”

  “传说中,唯有有能力的君主才会出现的天赐之能,君主天赋?”戏志才瞪大眼睛。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曹孟德的目光充满了尊敬之色。

  君主天赋,那可是在秦朝天降陨石后,很少出现的顶尖能力了。

  因为除了秦始皇,项羽,王莽等寥寥几人以外就算是其他的大仙朝皇帝有没有君主天赋都无法确定。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拥有君主天赋的人拥有成为王的资质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一刻曹孟德的目光向丹阳兵们看过去道,“放下武器投降我曹孟德便保你们无恙!”

  丹阳兵们不由窃窃私语,有着曹豹糟糕的表现作为对比丹阳兵们对投降一位拥有君主天赋的曹孟德说实话抗拒心理并不是很强烈。

  更不要说,曹豹与曹孟德的问话,让丹阳兵们知道,一切的起因都是曹豹一手安排的。

  说实话虽然说曹豹并不承认然而知道是曹豹做得事情,反过来去查能找得到的证据,绝对是能够找出来的。

  就算是没有,对徐州方面来说,把这些事情推给死去的曹豹身上也是一件好事。

  不过对丹阳兵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消除了对曹孟德的抵触心。

  总而言之想通这些后,便有丹阳兵开口道:“我愿意降!”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想通了丢下武器丹阳兵接二连三的放下了武器,选择了归顺曹孟德。

  看到眼前一幕曹孟德感觉到满意更加坚定了以自己的意志为主的选择。

  曹军很快收拾了战场在曹孟德带领下,再次向彭城扑过去。

  在曹孟德看来,随着曹豹被解决,彭城内定是乱做一团,那自然是能一战而下。

  在曹孟德来到彭城后,却见到彭城之内早就已经不再悬挂着曹字旗帜,而改成臧字旗。

  曹孟德看着彭城上的臧霸皱起眉头,道:“居然是臧霸。”

  毕竟在郯县交手过,知道臧霸的指挥能力相当的出色,再加上还有个龙将水准的武将陈到协助,曹孟德清楚这样的彭城可真是不好解决。

  “这彭城城池高耸,比之郯县更加坚固,我等应该如何下手!”曹孟德道。

  “臧霸熟悉军事,陈到骁勇善战,彭城由他们驻守,寻常围攻怕难以攻下,我建议水攻!”戏志才站出来道,“算算日子,江淮地区的雨季即将到来,我们截流积水,以水攻彭城!”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我们粮食还够几日可用!”曹孟德听到戏志才的话开口道。

  “徐州富庶,再加上曹豹为我们所败,我们劫掠了不少曹豹粮食,哪怕再坚持三月,也完全没有问题!”满宠站了出来道。

  “既然如此,那么就实行水攻之策!”曹孟德道,“元让,妙才,许褚,即日起,你三人轮换前去叫阵,其他军校则挖掘战壕沟壑,等到将来水来,引导淮河之水灌城!”

  众人听到这话也没任何迟疑,整个大军马上行动了起来。

  元让,妙才,许褚三人,天天去彭城下叫阵,不过臧霸已经知道曹豹大军溃败,那臧霸就更不愿意出来了。

  而且陶恭祖给袁术的援兵已经在路上,臧霸只要等到袁术兵来,那就能让曹孟德退兵了。

  所以臧霸任由曹孟德的大军在彭城下叫阵,但出来一战免谈。

  这时候,张勋带着袁术的五万精兵,来到了徐州的地界。

  经过夏丘睢陵这些徐州被屠戮的城市时也是心有戚戚,整个城市已经彻底成为废墟了。

  “曹叔父,这次是真失了身份,纵然心中有怒火,也不该跟平民一般见识!”

  袁耀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景象,他感受到的并不是曹孟德的暴虐,而是感觉有失身份。

  毕竟世家与普通的百姓是两个世界的人,甚至在世家的眼中百姓压根就不是人!

  至少在袁术的教育下,袁耀看待曹孟德屠杀徐州百姓,就好像是心情不好去拿开水去烫蚂蚁窝一样,只是感觉曹孟德有失身份,而不是感觉曹孟德行为残暴。

  “少主,我们已经进入到了徐州境内了,接下来的随时会遇到曹军。

  所以,我们前往彭城的速度会下降,需要放出斥候侦查曹军的动态。

  大约要四五天才能够到达。”张勋开口对袁耀道。

  “来前,父亲对我有所嘱咐,让我在看张将军的指挥便是,将军无需顾虑我。”袁耀道。

  张勋听到袁耀的话,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如果袁耀硬是要指挥的话,虽然说自己是统帅,但自己是要听话呢,还是要听话呢,还是要听话呢,真的好犹豫啊!

  还好袁术对自己还是信任的,把军队交到自己手上,把嫡子交到自己的手上,可以说袁术对于张勋的信任,让张勋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而实际上是,袁术压根就没有去考虑过,如果张勋发生反叛,自己应该拿什么去制衡。

  这点,不论是孙策,还是张勋都是这种待遇,完全没有制衡的。

  就是老子信你就敢把宝全部都压在你身上,丝毫不理会人心险恶。

  如果这时候张勋选择吞下袁术这五万士兵,然后挟持袁耀去威胁袁术,说不定袁术就瞬间从这么几大诸侯中彻底除名了。

  但这可不是一个恨不得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现代,而是个讲究士为知己者死的时代,面对袁术信任,张勋自然感觉无论如何要照顾好袁术交给自己的太子爷。

  而袁术军队运气也不算是很好,来到徐州之内,徐州雨季便是到来,雨水绵连不觉。

  对于江淮一带的梅雨天气,在寿春的袁术军队也习惯,但顶着雨天前进,那前进速度自然又慢了几分。

  什么兵贵神速,什么彭城等着救援,关张勋有什么事情,对张勋来说,这次战争第一要务是不要让袁耀磕着碰着,有个伤风感冒自己都要以死谢罪的那种!

  而雨天对守城的臧霸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利好,甚至臧霸希望雨水能够一直下下去。

  唯有这样,曹军的进攻难度就更高了,而且现在慢慢到达了深秋,若到了冬季,曹军没有准备足够的防寒衣物,那曹军自然也就要退兵了!

  曹孟德看着这绵连的雨水将领就更高兴了,等到自己水淹彭城,那徐州便拿下大半了!

  唯有袁绍军队在路上唉声叹气,只是感觉向彭城的道路特遥远。

  曹孟德以逸待劳,很快便知道袁术军队过来的消息。

  曹孟德秉着,既然袁术的军队来了,那就跟着彭城一起解决的想法,让军队向费县撤离,同时向高处而去!

  张勋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他来到彭城下时,见到得只是空无一人的营帐。

  张勋还以为曹孟德是被自己大军给吓跑了,便打算顺手接管曹孟德的营寨!

  甚至马上派人去联系彭城内的臧霸告诉他,小老弟不要怕,大哥来了!

  然后当天晚上,轰轰隆隆的声音响起,等到张勋从营帐中出来时,见到得却是一大片澎湃浪涛向自己冲刷而来。

  袁绍麾下的五万精兵,眨眼间便被这洪水所吞没。

  但张勋哪里有心情管什么五万精兵,而是在被水淹没的营地中大声喊道:“少主?少主!”

  同时,这时候的曹孟德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击水攻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这时候的他手上拿到了一封,荀彧送过来得信:

  “陈宫张邈叛乱,联手吕布袭击兖州,除了鄄城,范县与东阿之外,全部陷落!”

  曹孟德大脑一阵晕眩,若不是周围有人扶着怕是会直接摔倒在地。

  此刻,曹孟德看着几乎唾手可得的徐州,却只能够撤兵回军。

  这次徐州之战曹孟德,曹豹,陶恭祖与袁术,没有任何人是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