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屠戮徐州
  这么好的气氛,结果居然有个传令兵过来扫兴,曹孟德感觉自己回去后就给这个小兵穿小鞋,连这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吗?!

  还是河东为家的卫仲儒主动开口说道:“军情要紧,曹公无需顾忌!”

  曹孟德向卫仲儒的表达了感谢,然后向这传令兵扫了一眼,道:“说!”

  “主公之父及亲族于一月前在兖州和徐州交界处被陶谦派去的部将张闿所杀。

  原本前去接应的泰山郡太守应劭已向北逃向袁绍处,才让消息拖延一个月时间。

  还是早到一步的公子们见主公之父迟迟未到,这才发现了端倪。”

  传令兵低着头不敢看曹孟德,但快速把事情的起因经过讲清楚。

  此话一出,原本喧闹的整个宴会顿时骤然一静。

  曹孟德更是一口气喘不上来,感觉头疼欲裂,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了案上,顿时让周围人呼天喊地的抢救才悠悠转醒。

  曹孟德此刻咬牙切齿,那双目中充满鲜红色血丝,咆哮道:

  “陶恭祖杀我父亲,屠我亲族,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决意全起大军,血洗徐州!”

  在座武将全部起身跪伏在曹孟德面前,夏侯妙才,夏侯元让,曹仁、曹洪四人更双眼血红,群情激奋的怒吼:“愿为先锋,血洗徐州!”

  曹孟德体系中亲族占了相当大一部分,这一刻屠杀的可不仅是曹孟德亲族,更是他们的亲族,这让这群人深刻感受到一股感同身受的切肤之痛。

  此刻,曹孟德的四大谋主,荀彧、戏志才、程昱和陈宫相互对视。

  他们能清楚感受到曹孟德已经上头了,自己就算想要阻止曹孟德也做不到。

  在荀彧看来,这个时候劝诫曹孟德是没有意义的,还不让曹孟德放纵一下,宣泄心中痛。

  等到曹孟德心中的怒火宣泄了,再去劝说会有效很多。

  戏志才也是这么认为的,在戏志才看来曹孟德讨伐徐州牧本来就缺少借口。

  现在徐州自己主动把借口送上来,也是不错的事情,作为回报让徐州换个主人就是了!

  至于程昱这本来就是一个邪恶秩序的家伙,虽然是一精神天赋者,但因为寒门出生,感谢曹孟德给了自己平台,所以对曹孟德格外忠诚。

  既然曹孟德想要陶恭祖的全家,那就直接杀陶恭祖全家好了,自己会磨好刀给曹孟德的。

  但唯有陈宫,他是真见到过当初曹孟德因为怀疑就杀了吕伯奢的。

  只有陈宫知道曹孟德的心中有着暴虐的一面,如果曹孟德真放开心理束缚,那说血洗徐州,绝对是字面上的血洗徐州。

  所以陈宫哪怕知道此刻,曹孟德暴怒也果断站出来,道:

  “曹公,令尊死于陶恭祖,为父报仇天经地义,此事罪在陶恭祖,与徐州之民有何关系。

  子曰,君子不迁怒,不二过君子尚且如此,更甚诸侯,宫恳请曹公收回血洗徐州之言!”

  面对陈宫的据理而争,曹孟德气得整个人都仿佛膨胀起来,双目怒瞪着陈宫。

  显然,曹孟德并不想要收回自己的话,而陈宫的硬脾气也顶着曹孟德。

  见到局面僵持,程昱连忙站出来给打破,道:“陶恭祖敢做出如此行径,不让他看看我们的愤怒,难道还真以为我等好欺负不成。陈宫,还请勿多言!”

  陈宫听到程昱的话,知道程昱是希望自己冷静一下,不要跟怒气冲天的曹孟德顶着干。

  但自己若退了一步的话,曹孟德是真会杀疯的!

  而就在这时候,荀彧拉住陈宫,道,“公台还请放心,曹公定然有数的。”

  陈宫只感觉一种无助的悲哀,深吸一口气,一甩袖子,问荀彧道:“你真了解曹孟德吗!”

  说完也不再劝说了,因为他明白,连荀彧都不站在自己这边,自己是劝不住曹孟德的。

  荀彧面对着陈宫的质问却有几分愕然,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曹孟德盯着陈宫的背影有些羞赧,但却也没有命人将陈宫拿下。

  虽说他现在很有迁怒的想法,但陈宫绝对不会成为他迁怒的对象。

  所以,自己的怒火就由徐州的来承受吧!

  曹孟德眼中冰冷的下达命令:“妙才,元让各自带领五千兵马进攻徐州路有阻挡者杀!”

  “喏!”夏侯兄弟大吼道,领军令直接离开。

  “曹仁,你即日起返回宛城坐镇!谨守宛城,结连王景升!袁术如有异动,杀!”

  “喏!”曹仁开口答应。

  “荀彧,坐镇鄄城,暂代兖州刺史一职。”曹孟德将自己令符全部卸下交给荀彧。

  “喏。”荀彧接过印绶,既感慨曹孟德的信任,又叹息不能阻止曹孟德怒而兴师。

  “其余众人等与我整兵,即日起兵发徐州!”曹孟德红着眼睛嘶吼。

  “曹公,袭自请为子孝军师。”杜袭不想要参与,叹了口气说道。

  “好!曹仁,你有不善之事切记询问,有杜袭在袁术来攻必不成问题。”曹孟德叮嘱。

  “我卫家愿意提供粮草三十万担。”卫兹作为曹孟德铁杆,站起身来直接大笔甩钱。

  说实话,卫兹只是拿出了这么点物资,还是因为曹孟德因为把陈留给了吕布。

  陈留卫家在卫兹带头直线迁到鄄城,现在还在置办产业,所以最近手头有点紧。

  不过,只要给卫兹足够时间,还能够准备更多的物资。

  “河东卫家愿意提供亿钱,百万粮草,军马一千。”卫仲儒也说道。

  这些物资早就准备好的,毕竟既然要投靠曹孟德那终归是见面礼的。

  曹孟德表示感谢后,便马上启程,准备亲自去徐州,去完成自己血洗徐州的诺言。

  曹孟德率领大军直接从鄄城出发,到达来到曹嵩身死的地点,不由得神情悲戚放声大哭。

  接着准备三牲六畜率领着曹洪,曹纯,曹休一杆家族子弟亲自于土坡前祭祀曹嵩。

  随后全军缟素,开始进军彭城。

  他一想到自己的父亲的死,一想到子欲养而亲不在的痛楚,他无比愤怒。

  此刻他就想杀人,他想血洗徐州来发泄自己这无边无际的痛楚与悔恨!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不过,即使如此,曹孟德依旧还是握着自己手中刀,陈宫对曹孟德的劝诫,到底还是有用的,他并没在进入到徐州后马上便拔出刀来屠戮徐州。

  这时候的曹孟德还有一个更加直接的目的,那就是想要陶恭祖的命!

  在这时候的陶恭祖,却也没有想到曹孟德来得这么气势汹汹,原本还在彭城待着,却也把彭城交给曹豹,自己带着一部分亲信与丹阳兵逃往了郯县,准备加固城防,并且果断向袁术派出使者,前去求援。

  “大人,我们真的不出城抵挡吗?”士兵看着曹豹,接手了彭城的兵权后,见到曹军过来,只是单纯守城,丝毫没有要出手拦截的意思,不由对曹豹问道。

  “曹孟德冲着陶恭祖去报杀父之仇,我们在这里挡在他们面前做什么。

  兵法之道,哀兵必胜,此时与曹孟德起冲突岂不是显得我很愚蠢!”

  曹豹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指点江山,仿佛军神在世,张良附体,道:

  “指引曹孟德陶恭祖逃跑的方向,让曹孟德与陶恭祖两人死磕。

  等到曹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那时候才是我军出场的时候!

  到时候这徐州牧,也要换换人了!”

  “将军英明,不!是徐州牧英明!”下面的狗腿听到了曹豹的话即刻恭维道。

  曹豹微微一笑,马上派遣使者告知曹孟德,陶谦逃到郯县去了。

  而曹孟德知道这消息后,也果然如同说曹豹所预料的那样,直接派遣大军快速包围郯县。

  因为曹孟德轻骑而来,攻城武器准备的不多,而陶恭祖则是关乎自己的身家性命,自然把郯县修得无比坚固。

  再加上陶恭祖在徐州为官多年,名声相当的不错,郯县百信们也愿意为陶恭祖效力。

  一时之间,曹孟德看着陶恭祖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杀他不得,不由气极。

  这样的情况下,曹孟德指着郯县道,“徐州百姓尽是些阻我报仇的刁钻恶徒。

  既然你们选择陶恭祖,那就不要怪我曹孟德的刀利。

  从今日开始,血洗徐州,不死不休!”

  “主公?!”戏志才听到曹孟德的话,却是有些傻了眼,他没有想到曹孟德会这么做!

  “志才,你想说什么?”曹孟德冰冷的目光盯着戏志才问道,这冰冷的寒意让戏志才着实不敢把自己口中话说出口。

  而戏志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陈宫要站出来了。

  因为陈宫是见过曹孟德暴虐一面,而自己、荀彧与程昱都没有见到过曹孟德的这一面。

  而现在,程昱丝毫没有要阻止曹孟德的意思,而只靠自己也阻止不了曹孟德。

  自此,曹军不再围攻郯县,而转而向南攻去睢陵、夏丘。

  此刻,曹军最卑劣的一面开始在徐州大地上展现。

  杀烧抢掠,掘人坟墓,坏人宗庙,破人祠堂,曹军所过之处,一城一城被人屠杀。

  徐州南部数十万百姓于十余日间血屠一空,回来的路上再把徐州北部的城市一一屠尽!

  整个徐州大地可谓“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