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曹嵩出事
  是的,还是要修路,没有办法,在这个没有航空运输的年代,如果没有水路,那修路就是唯一的办法。

  “还算不错了,这次有秦朝留下来的秦直道路基,修起来比普通道路要方便一点!”

  李适解释道,“当然,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足够的人手。”

  “神洛到太原的道路能够在明年完工嘛……到时候就有人手了。”李文优从容说道。

  不慌张的,不慌张的,反正并州以防御为主的计划肯定要持续数年时间。

  到时候一边建设,一边维修肯定是来得及的。

  李适摇摇头道,“等到元常修好了神洛到太原的道路,那应该掌握了如何在山区建设高架桥的技术,到时候肯定是让他想办法修建一条从这里到汉中的直通高架桥来翻越秦岭,哪里有时间让他去修秦直道啊!”

  “你说什么?!”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瞪大眼睛,“你是开玩笑的吧!”

  李适耸耸肩说道:“益州因为有崇山峻岭的保护与中原地区形成了隔阂。

  我想来想去,要么就打通一座座的山峰,挖出一个个的隧道,横跨整个秦岭,要么就修建一座桥梁跨入益州!

  唯有这样,才能把益州真正掌握在控制范围内。”

  说实话,李适原本比较倾向直接丢军团攻击来强行开凿出一条道路来的。

  但发现军团攻击丢在山上连个土坡都炸不出来,便怀疑这世界的天地精气,不仅是改变生物体质,就算岩石这些无机物在日积月累间也沾上天地精气,变得更加坚固了。

  会不会出现精怪李适不知道,但至少想要用军团强行开山裂石的想法算是作废了。

  所以,李适想要弄出一条直通汉中的道路,那就别想让军队来开山裂石了,还是等到钟元常把神洛到太原的道路给修完,然后跑到这边来修一座高架桥横穿秦岭,这样才更靠谱。

  而对比起王屋山与太行山之间到底还是有条道路的,但想要修建一条横穿秦岭的高架桥,李适只希望钟元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能承受得下来吧。

  此刻钟元常在李春的技术指导下,已经把第一个横跨大桥黄河大桥的难关迈过去了。

  现在开始死磕第二个难关,就是李适所说的横跨王屋与太行山的高架桥。

  在这里诸葛瑾帮了一点忙,在他跟研究三合土之类的大匠,经过一番谈心后,那些大匠灵光闪烁,激发智慧,终于把李适下令一直在研究,从未被实现的水泥给弄了出来。

  看着水泥的出现,钟元常是真是热泪盈眶。

  他感觉原本施工两年的工程计划,自己差不多一年时间就能完成了。

  剩下的时间那还用说,那自然是摸鱼啊!

  研究蔡邕的作品不需要时间吗,保养蔡邕的书法不需要时间吗?

  而现在,自己说不定有一年的时间能摸鱼了啊!

  “嚯嚯嚯嚯……”

  钟元常有空看看蔡邕的作品,练练自己书法,感觉人生到达了高潮。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作为狐朋狗友的荀公达看着钟元常这得意样子,最重要得是在自己面前得意,不能忍啊!

  自己可是每天为了人口普查的编撰工作忙得不可开交。

  瘟疫进来的灾民要编辑户口,黑山黄巾落户要编撰户口,现在连皇甫明等人捉了妖族送进来一样要编撰糊口,与之相比钟元常时不时去学习学习书法,品鉴品鉴作品……

  待遇相差太大了!

  这刺激得荀公达能忍,也就憨厚的对钟元常说了一句:“元常啊,这水泥毕竟是长平侯亲自下令研究的,现在研究出成果了,我们是不是要知会长平侯一声啊!”

  钟元常很惊讶的看了一眼荀公达,仿佛是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貌似憨厚的家伙似的。

  但面对荀公达的话,钟元常还是僵硬的点点头,毕竟这件事情想要隐瞒也满不下来。

  钟元常感觉,若李适发现水泥这种东西后,自己想要摸鱼一年的生活肯定没了!

  “公达!”一想到这里钟元常鼓起气来恶狠狠的瞪着自己的损友。

  “哟!元常是不是想要帮我一起加班做户口编撰啊,来也就剩下这么多了!”

  荀公达指指自己身边小山高的文案,满脸带着邪恶势力的笑容,对钟元常微笑着说道。

  好吧,钟元常的精神天赋马上帮助钟元常做出了最正确的抉择,原本膨胀起来的脾气瞬间消失不见,二话不说:“我还有段道路要修,走了走了!”

  转眼间,钟元常果断跑掉了,不再跟着荀公达闹下去了,再闹下去钟元常感觉自己要被荀公达抓过去干活了。

  “你也真是的,何必呢!”杜畿抬起头看看在闹的荀公达,忍不住摇摇头道。

  杜畿算是李适的整个体系中仅次于李文优的家伙。

  李文优要处理整个李适体系的政务,而且还要压制朝廷的反扑实力。

  虽然说因为这位天子胸口中了一剑没死透,但也常年躺床上,所以反抗力量不弱,但李文优到底还是要镇压着他不让他闹事。

  而杜畿则因为李适很多东西都在神洛进行试验,杜畿是负责具体事务的,尤其是新事务在运行的过程中,肯定是会引起大大小小不适应,需要杜畿去处理具体问题。

  所以,在李适的整个体系中,杜畿是仅次于李文优的繁忙的。

  与之对比,虽然荀公达虽然很忙,但编撰人口这活肯定是随着编撰的人口越来越少,那就越来越轻松的,至少荀公达感觉等到了这批人口编撰完成自己能松一口气。

  嗯嗯,李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以后肯定会有重新编撰的活,让荀公达一次干满一年。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传令兵小布快跑进来,把一份文件交付到杜畿手上。

  杜畿见到这份文件后稍稍皱眉,然后把信递给荀公达。

  “曹孟德之父曹嵩被徐州牧陶恭祖派出的轻骑截杀,导致曹孟德兵发徐州为父报仇!”

  “陶恭祖这是疯了吧?!”

  看到这个消息,荀公达原本木讷的脸出现一抹不可思议。

  荀公达道,“陶恭祖虽算术盟成员,曹孟德是绍盟的成员,但也不可能这么来吧。

  直接截杀曹孟德的父亲,这可真的是不死不休啊!”

  “谁知道呢,那个截杀的将军好像叫做张闿,已经卷带财物逃跑了。

  看起来好像只是一起普通的见财起意的意外冲突。”杜畿看着上面信息道。

  “一个能调度徐州轻骑的人,会随随便便的见财起意……”荀公达道,“真是有意思。”

  杜畿道:“把这消息发给主公吧。

  曹孟德进攻徐州,陶谦肯定会请毗邻的袁术帮忙。

  这样,兖州、豫州、扬州和徐州怕会乱作一团,倒给了我们这些边疆地区机会。

  长平侯能放心进攻蜀地了。”

  “的确是个机会!”听到杜畿的话,荀公达也赞同道。

  这时候,陶恭祖看着麾下徐州众人露出吃人的神情,“谁干的!”

  陈珪,曹豹,赵昱、臧霸、麋竺、萧建等人全部都低下了头来。

  虽然其中有人心怀鬼胎,但面对陶恭祖吃人的神色,没一个人战出来敢说是自己做得。

  陶恭祖环视一圈,别人不知道,但是陶恭祖难道自己还不知道自己下达的命令是什么嘛!

  自己只是派出轻骑,要把曹孟德的父亲曹嵩继续的留在徐州。

  只要曹嵩还在徐州,那曹孟德不论怎么闹都不可能直接发兵,这是徐州的一张免死牌!

  陶恭祖知道自己时间所剩不多了,虽然一直以来在术盟中,但现在看起来袁绍也很有独霸天下的气魄。

  陶恭祖要得就是把这徐州给完完全全的保留下来,等到时候不论是袁绍北下,还是袁术南上,自己只要投降就能够给自己的后代赢得下半辈子荣华富贵了。

  总之,因为年龄大了,陶恭祖没有什么争霸天下的野心,他要的仅是传承后代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陶恭祖发现曹孟德老爹要逃走的消息,自然派兵前去拦住。

  但陶恭祖发誓,自己要做得仅仅只是拦住,让曹嵩继续待在徐州而已。

  显然有人借助这个机会,直接杀了曹嵩,让自己不得不与曹孟德正面碰撞!

  而陶恭祖自己已年事已高,想要亲自带领徐州兵前去一战,怕是自己的老命都要搭进去。

  所以,这件事情最终是谁得利,那么就肯定是谁做的!

  陶恭祖看着下面的家伙,心中已经定计,道:“曹孟德定然为父报仇,讨伐我徐州,不知道诸位有谁愿意帅军与曹孟德一战,令他知道我等徐州,乃是不可轻易侵犯。”

  “在下愿意率领徐州精兵与曹孟德一战,定然斩下曹孟德之首,与他爹合葬!”

  曹豹果断站了出来,双手抱拳对着陶谦信誓旦旦的说道。

  显然曹豹想乘着这时候,把徐州兵权弄到手,毕竟这年代,有兵权才是最重要的。

  “大家可否是有要请战的!”陶恭祖环视众人道。

  “无有意义!”一众徐州世家人员说道。

  “好!很好!”陶恭祖冷笑一声,道,“那便让曹豹将军率领徐州精锐,前去抵抗曹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