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白马
  鞠曲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白马义从发动冲锋,鞠曲义开口道,“射!”

  刹那间,便见到这一千的先登死士射出自己手中强弩中的唯一一发实装强弩。

  嗖嗖嗖嗖的声音响彻,刹那间便见到近千强弩向着白马义从射而来!

  “不要怕!我们的风压能够直接把箭矢给切开!”严纲在这一刻放声大喊!

  白马义从们也早已经习惯了顶着胡人的箭雨,然后把敌人整只军队给切割开来的从容。

  所以面对着鞠曲义先登死士射出的弩箭没有半分的畏惧,有得只是从而不怕的突袭!

  但这次,先登死士射出的箭矢却一枚枚的直接穿透了白马义从们高速奔跑,配合御风特性所形成的风墙,这原本是白马义从们最信赖的铠甲,这一刻却决然没有发挥出丝毫作用。

  斯拉的一大片的白马义从只要命中的在这高速运动下撞击到箭矢的就必死无疑!

  鞠曲义不屑道:“至锐先登,无物不破!这一箭可是我为西凉铁骑的准备的。

  居然敢把整个军团的生死压在自身高速奔跑时的气刃特性上,你们不死,那谁会死!”

  白马义从纷纷倒下,如此的损失让作为先锋的严纲感到无比的闹得恼怒。

  白马义从何时受到过这般的重创,严纲果断举起长刀,说道,“继续冲,别给对方射出第二箭的机会!”

  这是弩箭,不是弓箭,弩箭上箭比弓箭射箭要麻烦的多。

  严纲绝不相信,在射出了这出了这么一波连气罡都射穿的弩箭后,对方还能够轻易的射出第二波来!

  白马义从听从严纲的命令继续冲锋,但迎接他们的却是新一轮的箭雨!

  云气箭!

  是的,按照正常的装填速度,是不可能进行第二轮的射击的。

  但是云气箭,能够直接在弓弩上凝结云气箭,士兵们只需要在这时候按下机纽而已!

  刹那间,便见到浩瀚箭雨此时此刻向白马义从射来,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堵箭墙!

  此刻的严纲看着眼前的箭雨简直怒目欲裂。

  因为白马义从还没奔跑到一定的速度,自然也就没有所谓的气墙,面对着如此这般惊人的箭雨,根本就是靶子而已!

  “给我杀穿过去!白马义从!”这时候公孙伯佳的洪亮声音,在整个战场上荡涤。

  伴随着公孙伯佳的怒吼的,还有公孙伯佳的龙将天赋,白马!

  这是专属天赋,就是单纯提升自己麾下白马义从三层的全方位战斗力。

  原本有些士气低落的白马义从们听到公孙伯佳的喊话,一个个心头仿佛汇入一股力量。

  他们不是严纲的白马,他们是公孙伯佳的白马,他们因为公孙伯佳斩杀妖族的信义而来到了公孙伯佳的手下,公孙伯佳才是他们的精神归宿与绝对领导者!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刹那间,随着白马骑兵们的怒号,一批批白马骑兵在这一刻成功迈入三天赋!

  素质类天赋敏捷,真气类天赋御风,意志类天赋瞬时反应!

  白马义从们在一边冲刺,一边挥舞起自己手中的长刀,哪怕在高速冲刺中,依旧把这些灵气箭给直接拍碎,这些向着自己射来的云气箭,阻止不了白马义从的前进。

  在这一刻,白马义从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重新恢复到巅峰。

  而呼啸之间,白马义从便是向着鞠曲义扑了过去,他们要杀穿先登死士来祭天!

  “曲义!”看着白马义从二天赋向着三天赋迈进,来到战场之上的袁绍脸色大变。

  “主公,走吧!”郭图在这一刻站出来说道,“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鞠将军死定了!”

  “滚!我袁绍已经输了一次,难道你还要我一直输下去吗!今日我袁绍要么战死界桥,要么定会获得胜利!”袁绍在这时候果断的说道,“全军出击,救援曲义!”

  听到了身后大军响起全军攻击的号角,鞠曲义不由露出几分温柔而又带着欣慰的笑容。

  这时候的鞠曲义明白,整个大军只有一个人能够越过自己接管全军的命令,那就是袁绍!

  在这一刻,袁绍果然来到了前线,而且因为自己,而选择这个时候出击救援自己!

  “有这样的主公,我怎么能够输,我又怎么会输!”

  鞠曲义看着呼啸而来的白马义从,他们的速度快得匪夷所思,甚至自己专门针对骑兵的箭雨都被白马义从所用瞬时反应在前进的过程之中全部斩断,但即使如此又怎么样!

  “三天赋白马义从吗……但这时代变了啊!”

  鞠曲义看着白马义从离自己越来越近,只剩下五十步的时候,大声命令道:“射!”

  这时候的严纲看到了惊人的画面,这一刻鞠曲义身边拥有的不仅是先登死士们手中拥有的弓弩,更在这阵地上隐藏了整整三千张的强弩,此刻对冲锋到极致的白马义从射出!

  三天赋的白马义从纵然他们身体表面的气罡已经加持到抵挡箭雨。

  白马义丛们的瞬时反应能让他们轻松的拍碎哪怕一面墙似的的云气箭。

  但面对着这种陡然射出的强弩,若说白马义从手手中的砍刀能够将其打断那才是怪事!

  白马义丛们冲锋得有多么的快,那此刻面对着强弩受到的伤害便是有多么的高!

  在这力量集中一点的近距离强弩面前,不论气罡,还是损失反应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弩箭冲刷,一名名奔跑中的白色义从直接被这威力惊人的弩箭直接射爆。

  一片片的白马义从仿佛被收割的廉价韭菜,在这强弩的攻击之下纷纷倒下!

  “跟我杀!”鞠曲义没有任何废话,一声令下,先登死士们甚至没来得及去看战果,已然拔出背后的砍刀,向着速度大减的白马义从们杀了过去。

  白马义从们最强的是速度,但同样的最弱的点也是速度。

  随着弩箭的爆射让白马义从们血溅战场,原本有死无生的冲锋之势被破,此刻的白马义从们彻底慌乱了起来。

  纵然是三天赋的军队,也不可能看着自己这边阵亡了一半的将士也不得不感到心悸。

  而鞠曲义作为极其优秀的统帅,更是敏锐的捕捉到这个战机,向着白马义从果断杀去!

  伴随着,鞠曲义成功遏制住了白马义从的冲锋,袁绍的军队在此刻却也已经全军压上。

  袁绍见到了这一幕,却是果断命令身边的沮授,说道:“沮授,此战由你指挥,只有我身先士卒,才能在公孙伯佳反应过来之前,彻底压倒白马!”

  袁绍非常的明白,一只三天赋的军队,在战场上会有怎么样的战斗力。

  当初在虎牢关之下,鞠曲义的布置可以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面对着西凉铁骑的三天赋的飞熊军,依旧被简单干脆的凿穿。

  如果这次再让白马义丛逃走,自己接下来根本就没得打,所以袁绍哪怕压上了一切,也要这只白马义从给自己死!

  “主公且去获取胜利,沮授定不辱命!”沮授从袁绍的手中接过了指挥的军队!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而这时候的袁绍却也没有犹豫,只是大声喝到,“诸位随我杀敌!今日,定破白马!”

  刹那之间,整个袁家士气大振,更重要得是潘凤与高览两人率领的大戟士已经从先登死士们身后不远的位置,进一步压缩起白马义从的活动范围!

  “主公尚且无惧,我等有何畏惧!”鞠曲义高声咆哮,一刀砍下了挨了一发弩箭但是侥幸活下来的田纲脑袋,哪怕大戟士已经到来,他依旧奋力向前,不负先登之名。

  “主公,快点让白马义从撤退!”公孙伯佳身边的田楷在这一刻大声的叫道。

  “撤退?”公孙伯佳双眼血红,推开了田楷,仿佛一位输红眼的赌徒,直接压上了自己的所有筹码,道,“袁绍已经全军压上,如此情况怎么退得,杀!给我杀出一条血路!”

  公孙伯佳也是知兵之人,当初盟军是怎么败的,就是因为后退成为溃败。

  而眼前袁绍大军都已经掩杀上来,自己再撤退怕绝对会成为当初虎牢关下情形的重演。

  所以,自己不想要输,哪怕付出自己最为信赖的白马义从,自己也绝对不想要输!

  白马义从没了还能重建,但是这场战争输了,冀州自己怕是再也没有获取的机会了!

  公孙伯佳却也率领大军直接杀了上去,虽然这彻底断绝掉了白马义从的归路,让这一支刚刚成为三天赋的军队只能够听天由命,在这夹心饼干下自我求存。

  但自己还有搏杀的机会,不过只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而,这一战,袁绍你还没有赢!

  公孙伯佳的决断不能够说有错,但他此刻明显低估了一个人,鞠曲义。

  鞠曲义硬是憋着一口气,率领着先登死士一路冲杀,把自己原本黑色的铠甲杀成了鲜红色,一路杀到了白马义从的旗帜面前,手中挥舞长剑挥舞,把白马义从的帅旗彻底斩断!

  “噗!”鞠曲义的口中喷出了一口血,他举起袁绍亲自给与的长剑,大声道:“白马已败,公孙必亡,诸位,随我继续杀!”

  “杀!杀!杀!”先登死士们在这一个同样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呐喊声。

  白马义从的营旗坠落地面,任人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