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界桥之战
  最终李春还是选择发射强弩的方式把绳索发射到对岸去。

  像什么木鸟飞行器什么的,李春是正常人,对这种非正常的想法没有任何兴趣。

  毕竟这可是在海拔一千五百米以上的山区,若从某些险峰上掉落下来,保证死得透透的,连尸体都找不全的那种。

  而李春经过考察后便让诸葛瑾去准备强弩,并且尝试研究出能够勾住岩石的箭头。

  总之,而李春则回到黄河大桥的路段,一边验收黄河大桥的进度,而另外一边做好跨越王屋山与太行山之间的高架桥的规划,毕竟这种桥跟水上的桥还不太一样,技术积累太少了。

  而就在钟元常与荀公达两人在为这条神洛到太原的生命线而努力时。

  对袁绍来说,决定自己能否压制公孙伯佳的关键一战在界桥爆发了。

  公孙伯佳率领着白马义从横行无忌,全程吊打袁绍大军,有时候白马义从甚至直接杀入到袁绍军营中大杀四方,仿佛袁绍随时都会在这白色浪潮的进攻下覆灭。

  但每次都差那么一点,鞠曲义指挥若定,袁绍自己更站在显赫处鼓舞士气。

  总之,袁绍大军每次坚持都是在死神镰刀下苟且偷生,而公孙伯佳白马义从的进攻仿佛镰刀割韭菜般肆无忌惮。

  双方的强弱之势,形成非常明显的对比。

  往往白马义从进攻时,就仿佛是一片片呼啸而来的浪花,所过之处尽是鲜血。

  且不说白马义从在上一次李适突袭下是跑的最快的一个,白马义从本部几乎没受什么重创,就算是在边军与妖族的交手的对比中,白马义从也是三大边军中唯一主动进攻的军队。

  他们驰骋在北方的草原之上,见到妖族不管是不是要投降人族的,或者是在双方夹缝中生存的全部都横扫干净。

  妖族凡在幽州生活都非常清楚,见到白色马匹直接躺下装死是最大概率活下来的办法。

  如果你以为他们逃跑能够逃得过白马义从追击,那才是奇怪的事。

  “出兵!”公孙伯佳发出命令,他感觉是时候与袁绍做个了解了,北地只能有一个声音。

  刹那间,公孙伯佳的大营空槽而出,三万步兵排列成方正,两翼更是各自配备了五千轻骑兵,中间则是五千白马义从跟在公孙伯佳身后,是公孙伯佳的最强王牌。

  “主公。”审正南来到袁绍营帐中,开口道,“公孙军拔营了!”

  虽然白马义从速度很快,但决定大军行动速度的终归还是步兵,所以多少能探查到信息。

  “正南,我们也走!”袁绍对审正南道,“虽然这场战争的指挥交给曲义,但我袁绍的旗帜终归要屹立在战场上。”

  “主公,战场危险了!不如您在这大营之中等待消息如何!”审正南说道。

  “正南,此刻曲义为我指挥全军,颜良为我冲锋陷阵,许攸荀堪为我谋划,更有你对我一片赤诚,若我等合力都拿不下这区区公孙伯佳,这便是我袁绍天命止于此!”袁绍道。

  “主公此战定然获胜,如同鞠将军所言,不破白马,誓不回转!”审正南郑重说道。

  袁绍点头,“正南,传我军令,全军开拔,每人带足三日干粮,放火烧掉营寨,让看守粮草的士卒全部调回,你去告诉曲义,此战不胜,我便死界桥!”

  袁绍知道李适已经取得三洲之地,袁绍清晰感受到李适那股仿佛俯视着他的目光。

  袁绍相信鞠曲义跟自己的心情是一样的,再次站在李适的面前,把当初追得他们狼狈躲入到芦苇从中的李适堂堂正正击败。

  李适的强大,就是袁绍前进的最大动力。

  而只要有人能够压着袁绍,袁绍不论是决断还是品质,都是属于那一种上上之选。

  但袁绍头顶上没有人压着了,那他自己很容易出现志得意满,无事生浪的情况。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初在袁基与袁隗的麾下,表现得便是袁家的擎天之柱。

  而随着袁隗与袁基的死困龙升天,却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志得意满的情况。

  然后被李适狠狠的教训来了一次打败,袁绍更是恢复成了天下楷模的模板。

  一直到现在也就只是在夺取到冀州时志得意满了一下而已。

  但随着公孙伯佳大军压境,李适重建神洛夺取并州,这一种紧迫感压迫着袁绍喘不过气。

  也正如此,袁绍一直保持着上上之选的英武状态。

  这时候的鞠曲义也收到由审正南传递过来的信息,脸上出面了一抹惶恐。

  随后这一抹惶恐却被无与伦比的坚毅所替代,就一句话,自己可以死,袁绍必须赢!

  鞠曲义对于袁绍的感情倒是较为复杂了。

  有着当初在联军之中愿意给自己一次机会的知遇之恩,也有着在自己失败之后再次给自己机会的坚定信任。

  更重要得是,对鞠曲义来说,袁绍与他是真正志同道合之人。

  因为两人都是准备向李适复仇的复仇者。

  当初虎牢关之下的一战,对袁绍来说几乎把仙门九家四世三公的名望输得一干二净。

  否则的话,想要夺取冀州绝对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而不是与韩馥整整厮杀了一年。

  与之相比,袁术倒是顺风顺水了很多,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便是在讨伐秦雄的一战中,袁术与孙文台攻下了神洛。

  这也是为什么袁术军震襄阳的时候扬州世家闻风而降。

  一个这么相信自己的人,自己已经让他输了一次,但又怎么会让他输第二次!

  鞠曲义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但自己的心态已经彻底发生了改变。

  原本鞠曲义准备自己坐镇指挥大军的,但现在鞠曲义感觉不需要了。

  就由自己来亲手统率训练出来的先登死士!

  让这支由自己在邺城磨炼出来的天下至锐,彻底抹杀掉白马义从!

  公孙伯佳率领大军越过界桥不远,便见到已经不止完毕的袁绍大军。

  此刻鞠曲义亲自率领着一千先登死士站在大军最前面,甚至看起来仿佛跟袁绍步兵大军有几分脱节。

  至于骑兵这时候袁绍手中的骑兵不到四千人,分别交给了颜良文丑统率。

  鞠曲义下达了死命令,除非公孙伯佳大军溃败,否则绝对不允许追击。

  袁绍这么点骑兵主力好不容易积累下来,鞠曲义绝不允许消耗在无意义的战斗上面。

  此刻公孙伯佳看着袁鞠曲义的这么一千孤军,在这战场上不由感觉到了好笑。

  “莫非袁绍疯了,以为区区一千将士,便能抵挡住我白马义丛的冲锋!”公孙伯佳道。

  “袁绍,出来答话!”公孙伯佳在跃马而出,洪亮的声音向着大军喊去!

  但此刻,回答公孙伯佳的是鞠曲义毫不犹豫射出的一枚箭矢,“砰”的一声插在脚下!

  公孙伯佳见到了这一幕,不由感到愤怒,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

  “主公,由我率领白马义丛,将这一千孤军剿灭!”公孙伯佳的副将严纲说道。

  严纲自己多少也是有私心的,因为公孙伯佳与袁绍相争时,便自表诸刺史。

  像严纲为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等等,而严纲也想证明一下自己。

  所以这种大战役的先锋位置,严纲便想争取一下。

  “可!”公孙伯佳点头,命令道:“传令!左翼右翼出击,白马踏阵,大军掩杀。

  我要让袁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白马义从,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

  在这一刻,公孙伯佳大营中,出现一阵无比密集的鼓点。

  公孙伯佳的军队伴随着密集的马蹄声仿佛海涛般向单鞠曲义率领的孤军冲过去!

  鞠义冷漠的看着那如同波浪一般向着这里冲刺而来的白马骑兵。

  “果然,白马并不是没有冲锋的能力,甚至更准确的说,在它的设计之初,马白就是最完美向的骑兵之一!它兼具了速度,杀伤力和生存力,甚至正面突破能力的完美骑兵兵种!”

  白马义从的第一军团天赋是敏捷,能全方面强化白马的全速度,一直把白马的速度拉升到白马骑兵自身都无法承受这这一股力量为止,是基础素质类的天赋。

  而第二天赋御风,原本才是仙门九家之一公孙家传承的军团天赋,但现在却变了。

  在公孙伯佳与塞外战斗中,他发现家族传承的天赋御风在速度上是有极限的。

  所以公孙伯佳直接改了家族传承的疾风骑兵,改成属于自己的白马义从。

  极致速度让白马义从周身出现无形气墙,而这无形气墙,顺着白马义从的刀锋变成了覆盖而上的气刃!

  是的,白马义丛在快速奔跑时,自身防御力几乎不能看,但在这速度更快到常人难以想象地步时,敏捷与御风所组成的空气屏障,莫说箭矢,就算拦截在白马义从面前的是钢铁,怕也会被这空气屏障给切开来!

  而且只要白马义从的速度不减,那白马义从本身反而受到的伤害有限。

  这就是白马义从的恐怖,哪怕它们只是轻骑兵,但他们在这拥有灵气的世界中,也能做到冲锋破阵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