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黑山黄巾去哪了
  到了初平二年,几乎关东所有势力,都知道西凉军拿下了并州,不由心头一紧。

  因为西凉军已经原本就拥有西凉,现在重建神洛,又拿下了并州,一个跨越三州的势力正式形成,初步拥有秦川虎视的姿态,顿时给关东诸侯带来扑面而来的压力。

  与之相比,不论是前些日子横跨三洲的袁术,还是拿下冀州的袁绍,在面对西凉这一个庞然大物的时候都显得有几分单薄,唯一能够抗衡的怕也只有袁术与袁绍联手的袁家。

  不过,所有关东势力都十分清楚,在西凉军没取得蜀地前是不会出手的。

  因为他们出兵只是会导致整个关东集团的联合抵制。

  虽然西凉军已证实他们军事力量的强大,但有的事不是单纯军事力量强大就能搞定的。

  面对西凉军扑面而来的压力,袁术选择把自己的治所迁到扬州寿春。

  一方面是整合新投降的世家,因为南方世家的节操实在不能指望。

  如果没有袁术压着,怕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背叛了。

  至于另外一个方面,豫州到底会直面西凉军,就算是袁术也感觉到头大。

  而随着袁术治所搬离,顿时让王景升喘了一口气来。

  虽然百姓被掳掠了不少,然而襄阳仍然在手,春耕后,王景升指挥王威与文仲业两人收服荆南等区域,尤其要把张羡给干掉。

  同样在春耕后,曹孟德则加紧处理兖州北部的黄巾问题。

  毕竟当初打黄巾打一半,便去鲸吞兖州去了,这让黄巾军们很快便死灰复燃。

  更重要的是,兖州这一年几乎都在打战中,哪怕曹孟德获取了从豫州掠夺了不少的物资,但粮食这种东西,一样要等待着从土地里生长出来。

  所以曹孟德看着大量青州黄巾流口水,但自己所能做得却只是把他们全部都灭杀掉,只能挑选少部分补充自己的军队。

  说实话,曹孟德真的很心疼,曹孟德是真的想要把青州黄巾军也给吃下来。

  这样就算抵挡西凉军多少也有了几分把握,但没有粮食真吃不下,只能选择放弃。

  王景升,袁术和曹孟德,对李适吞下并州的消息只是加剧了紧迫感,那袁绍在听到李适吞下并州则彻底下定了决心,让吕布去解决黑山军问题,避免自己的邺城受到攻击。

  而自己则集中自己手上所有的力量,准备于界桥选择与公孙伯佳决一死战。

  “曲义,这一场战可有信心!”袁绍看着鞠曲义,郑重的对鞠曲义说道。

  “或胜或死,此战曲义必让那白马义从有来无回!”鞠曲义的声音沉稳有力。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袁绍从自己的手中拿出了自己的佩剑,交付到鞠曲义的手上,道,“此乃我之佩剑,此战全军结听你之命令,你我乃是同道中人,都想要再次站在李适的面前。

  所以这一战,我不要你死,我要你胜!曲义,我的性命便交付到你手上了!”

  “诺!”鞠曲义一声有力的应答后,便没多说一句话,扭头就向账外而去。

  此刻营帐外,三千重装大戟士由高览统率,一千手持短弩,背负砍刀的先登死士交给潘凤统领,而颜良文丑两人各自指挥袁绍麾下的骑兵队伍。

  而鞠曲义则负责指挥全军调度,至少他的调度能力在与韩馥的交手中得到全军认可。

  否则也不会让他独自一人去面对黑山黄巾,但是即使如此,被压制的也还是黑山黄巾。

  由鞠曲义、颜良、文丑、潘凤与高览所组成的统率团体被袁绍军中称作一正梁,四庭柱。

  鞠曲义对着麾下命令道:“尔等可是有遗言交待,接下来我们要去直面白马义从,他们的刀很是锋利,若是现在不说,以后怕就没得说了!”

  但面对着鞠曲义的问话整个大军都静悄悄的,给人一种仿佛死一般的沉默。

  鞠曲义面对着眼前的情况,反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此战有进无退,白马义从帅旗不折,我鞠曲义誓死不归!全军出发!界桥!”

  鞠曲义自己率领着军队走在了最前面,袁绍的气魄让鞠曲义折服,袁绍的信赖让鞠曲义感动,尤其面对失败了一次的自己,袁绍也愿意再给自己统率全军的机会。

  鞠曲义抚摸着袁绍交给自己的佩剑,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袁绍给与自己的沉甸甸信任。

  是的,自己跟袁绍在当初的虎牢关都输给了李适,但两人忍辱负重,从夺取冀州开始便是要重新收拾上路,要重新站在那李适的面前再次挥剑,而不是被这白马义从拦下来!

  而在北方的两大势力,开始向着界桥这个地方盘踞的时候。

  这时候的吕布正在广平郡这边发着呆。

  因为他完全无所事事,说好讨伐黑山黄巾,但整个黑山黄巾连冒头的都没有。

  至于现在的黑山黄巾们去哪里了?

  额,他们都去搬砖去了。

  在太原到泽州这一段土地上努力搬砖换取白条,然后换成了吃食,哪里有空去抢劫啊。

  因为在李适收服太原后,钟元常便马上启动了修路计划。

  一段段公路从太原修到了泽州来,而负责这一段路程的则是因为父亲去世,送父亲的遗体回太原的温恢。

  这时候的温恢只有十五岁,理论上来说这个年龄是负责不了这么一段工程的。

  但谁让并州的问题跟西凉的问题一样,读书种子实在是太少了。

  再加上并州有名的读书种子王家,因为王允原因被西凉兵不接受全部逃到幽州去了。

  这就让温恢这个见到求贤令而来投靠的寒门学子显得非常突出了被钟元常所看重。

  而温恢因为家里父亲去世,也需要自己站出来承担起温氏一族的责任,所以也乐得出仕。

  而温恢做事厚道,家中薄有积财,父亲去世后,温恢把家财一朝散尽,以赈济乡党宗族中有需要的人,此举令州里乡人甚为称道,更重要得是让他在乡里面很有威望。

  至少在他主持从太原到泽州这一段道路期间,基本上他出面都能够摆平争执。

  而因为温恢对待乡里人的态度,自然而然受到姜冏注意,姜冏便把引导黑山黄巾,来修建道路的任务交给了温恢来进行,而姜冏则负责给温恢占后台。

  简单的说,就是温恢这个本地人出来做好人,姜冏手握兵力出面做坏人。

  这样的情况下,因为冬天来临,太行山上的黑山黄巾们很快便发现西凉军到来的好处。

  因为他们招人修路,而且几乎不限量的招人修路,原本冬天的时候黑山黄巾们已经有了会有一部分的同伴,伙食因为粮食问题,或是因为防寒问题自生自灭。

  结果这群原本跑出去自生自灭的黑山黄巾,发现西凉这边在修一条从太原到泽州的道路,更准备修一条横跨太行王屋山脉的高架桥,虽然听了就好像是天书一样。

  但对这群黄巾军门来说,你只要搬一天的砖就给饭吃,那你就是好官。

  而且这给黄巾军的饭团里偶尔还会夹杂一些不知名的肉块与菜团子。

  甚至只要来搬砖,还给你衣服穿,黄巾军又有什么不满意的!

  黑山黄巾军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常山、赵郡、中山、上党、河内这些太行王屋山周边的百姓,只要给吃的,他们每一个都是非常乐意去打工的。

  打工能活下去,能够给与自己未来的希望,那自己做一个打工人有什么不好的。

  所以,在钟元常年初就全面开始修路计划后,很多黑山黄巾便打着难民的旗号去搬砖修路,为得就是吃上一口饭。

  有得搬砖出色还会给些白条,让他们去上党的粮店中去卖粮。

  然后这些粮食带回到了太行山之中,顿时山里面的黄巾军们都轰动了啊!

  作为负责修筑太原到泽州这一段道路的负责人温恢很快就发现了本地的灾民来修路的灾民越来越多,多得让温恢有些惊悚。

  有个一二万人这没有什么,但突然冒出一二十万人这是什么鬼!

  参照上《皇甫嵩传》可知黑山军诸帅有名号记载的共25人,如果以25人为25股,每股在2万至0.5万计算,总人数在50-12.5万人间。

  “众至百万”肯定是虚数,但不计算拖几袋带口的数量,多个一二十万人青壮,黑山黄巾还是有很大概率凑出来的。

  就算温恢年纪轻,但温恢不是白痴好吗,怎么可能不知道里面肯定有问题的好吗!

  所以温恢果断向着姜冏报告去了,

  姜冏让温恢放心,并说明了当初张白骑用生命铺出来了一条让黄巾军活下去的道路。

  只不过因为虎牢关的关系,关东的人并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姜冏调来徐晃与杨风现身说法,至少黑山黄巾们至少是基本相信西凉军的。

  至于徐晃跟杨风为什么不认识姜冏,这不是废话,当初一行人只相处不到一个月时间。

  而且那一个月姜冏极其狼狈,面色瘦黄,跟现在蓄了胡子,养了膘的完全是两个人好吗!

  就算姜冏没什么变化,怕也要用日本化妆术进行改造才能让姜冏在容貌追上在在白波黄巾心中那不断用美颜时时刷新的小将军张白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