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快递已经送达
  皇甫明、卢子干和朱俊,三人碰头后倒是好好聚了聚,喝了喝小酒,一起骂了骂这世道。

  傅燮低着头给着三位大爷倒酒,一副小狗腿的样子,丝毫不见北地文种的风采气度。

  “这世道,要是老子年轻二十年,绝对跟着这批家伙们争天下!”朱俊口无遮拦的叫嚣。

  “然后被一路平推打得满头包吗!”皇甫明很不屑道,“你这脾气,也就是个冲将!”

  “滚!”朱俊听到皇甫明的话,不屑道,“打战打一半自己麾下投降的家伙没资格说我!”

  “那场战争,换了你去试试,仁德统兵原来以为是个笑话,没想到这世道居然还真有这奇葩!”

  皇甫明不由向卢子干看了过去,“你这后辈简直就是妖孽,正常人真不是对手。”

  “袁绍我看着不错……难道真没有机会!”朱俊听到皇甫明的话,不由说道。

  “袁绍……哼哼!”卢子干听到朱俊的话,只是冷笑了几声,显然看不上。

  而皇甫明还是摇摇头道:“袁绍厉害也只常理的优秀,打不破常理是没办法对付李适的。

  虽然被叫做天下楷模,但也同样说明了这是大家正常意识中的极限。

  但李适就好像秦末时韩知兵与项羽一样,他两是独一档。

  其他如军谋张良秦相萧何,与之相比都要低一层。

  袁绍我看不行,他能表现得优秀,但他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表现出奇迹。”

  “哎,其他方面也就算了,但行军打战,我们三个都打了一辈子了,结果还不如一个小年轻,你们甘心吗?”朱俊道,“反正我是很不甘心。”

  “不甘心你就怎么样,不是我看不起你,你就算是跟我打也未必能够赢得下来,就更不要说是李适了。”

  卢子干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朱俊,虽然靠着取巧成为大军团统率,但卢子干表示,自己跟你这朱俊打打还是非常有看头的。

  刹那间,刚刚都还关系不错的三人,马上开始互飚起来,傅燮忙着劝架。

  还好这时候,传令兵过来说,物资送到太原来了,让三人过去接手。

  听到这话,三人果断不闹了,对他们来说,没什么比接收物资更重要了。

  一路上,卢子干说道,“不知道这次送来了多少,我要求不高把粮食给我补齐就好。”

  “你走灵气流最不吃装备,我可不行!”朱俊说道,“我打算训练一万骑兵,所以跟上面申请了一两万枪头,到时候磨炼三个月就去抢妖族的骑兵,打造骑兵队伍了,老明你呢!”

  “我要训练步兵营,还要训练弓箭手,所以要了些木刀,反正温养过后一样能杀人。

  另外还要十万发箭矢,不断练练应该足够喂出一批射声跟长水了。”皇甫明道。

  然后三人到后,见到得是条长长得几乎看不到头的马车车架,看得三人有些发愣。

  这时候的姜冏从马上下来,来到了三位老大人的身边,便是说道,“见过三位大人。”

  “嗯嗯?”皇甫明看着姜冏,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的碍眼,以前也没这种感觉的。

  不过很快,这种情绪便被皇甫明压下来,皇甫明道,“见过姜将军,请问这些物资是?”

  姜冏说道:“这些便是长平侯让我去上党接任时,给诸位送来的物资。

  战马一万匹,皮甲五万件,粮食二十万石,刀抢等武器五万件,以及五十万发箭矢,以及一些其他的冬季与夏季的两套不同服饰。

  总之,交接单据在这里,还请诸位确认一下。”

  “居然是真的战马……”

  朱俊有点傻了眼,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些拉车的马压根就不是什么驽马,而是真正的战马。

  显然李适把这些马匹拉过来后,压根就没打算要回去。

  但一想到这里,朱俊心中充满心痛,拿战马来拉车,这是多糟蹋战马啊。

  皇甫明从姜冏手中接过清单时,手都带着几分颤抖,“除了我要的大黄弓,跟箭矢,居然还有箭囊,护手,护腕……不错不错,真是种满足的幸福感啊!”

  “居然物资齐全,甲胄齐备……西凉不是很穷的吗?怎么这么富裕!”卢子干不解说道。

  “也不是很富裕!”姜冏说道,“只是粮食跟皮甲管够,但铁器什么的还是很紧张。

  所以送来的这五十万发箭矢,其中纯铁的三棱破甲箭只有五万,其他都是普通箭矢。”

  听到这话,皇甫明感觉自己不是非常想要回答,倒是朱俊抬起头对姜冏道,

  “这批物资是给我们的最后物资,还是日后会再有物资送过来?”

  “肯定再有物资送过来的!”姜冏开口说道,“粮食是每一季送来一次。

  基本上都是会放在上党,然后由上党转运太原,但武器需要什么需要大人自行申请。

  不过,武器生产每年都是有计划的,您今年申请的武器,要半年甚至一年才能够到手里。

  倒是皮料之类的护具,只要您这个季度进行申请,那下个季度一定就能到手里了。”

  “你们西凉这么富裕的吗?”卢子干略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将军是怎么弄的,不过我在将军麾下这么多年,也没缺少过物资。”姜冏抓了抓脑袋,看着三人说道,“难道打战不都是这样的吗?”

  这话说的,三位老将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只感觉真的好扎心啊!

  姜冏送完物资,便转头回上党而去。

  本来姜冏是不用亲自来押送的,这次亲自的押送物资过来,为得就是跟这三位老将打一个照面,告诉他们以后的物资要从自己的上党进行转运。

  至于姜冏来到上党的原因,自然是为了对付太行与王屋山的黑山黄巾。

  顺路把李适的模式搬运过来,在这里督建横跨太行与王屋山的高架桥的建设工程。

  这个建筑团队被李适捏了一个脚步稳固的天赋,让他们加大对地面的抓地力,甚至只要有心准备,上到站立在九十度的悬崖峭壁,下到站立波澜不兴的水面都是能做到的。

  反正李适感觉,只要能够解决掉立足点问题,很多建筑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暂时这脚步稳固,就成为建筑团队的通用天赋,如果真有什么天赋额外需要,那到时候捏就是了。

  “接收了这么多的物资……我们肯定是要把事情给办好的!”皇甫明看着身边两人说道。

  “先帝在世时都没给我们发过这么充沛的物资,若把事情办砸了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卢子干点头,拿钱办事身为大儒这点节操还是有的。

  “就说吧,他给了什么任务!”朱俊倒也干劲满满,对将军来说,没什么比物资给足更有安全感了。

  反正绝大多数将领在物资给足的情况下,都能发挥出自己的上限来。

  “五年之内收服并州,每年提供给他五万的妖族苦役!”皇甫明开口说道。

  “就这?看起来他还是很没有清晰的认识到,我们三个的水平啊!”朱俊说道。

  “就算是认识到又怎么样,还是先练兵吧,等到三月份,我出兵雁门,朱俊你出兵西河,至少先把这地给啃下来!”卢子干大手一挥,无比果决道。

  “等等,那我呢?!”皇甫明听到卢子干的话顿时反应过来,太原就这两条出兵路线啊。

  “你是主将啊!自然是要坐镇太原城稳定军心的啊!”卢子干义正言辞的说道。

  “就是,就是,你作为主将不坐镇太原,怎么稳定军心啊!”朱俊果断道。

  “是老子写信让你们过来的,你们不要太过分了!”皇甫明听到两人的话不由怒气腾升。

  “我们不是过来帮你了吗,老明啊,你以后在太原城里给我们练兵吧!”

  卢子干说完,便已经清点好了自己的装备,然后转身就走。

  开什么玩笑,原本以为是为了给中原的那些小家伙们争取时间的,预防妖族进攻的,但现在有这么丰富的装备和粮草,守什么守,老子要进攻啊!

  朱俊更把拉车的马匹都给牵走了,你们一个往灵气流派,一个玩素质与意志力,但老子是玩骑兵的,一万骑兵粮草充足,老子现在敢去妖族区转一圈。

  皇甫明看着这两个老家伙,洗劫速度完全不相是老家伙应该有的样子。

  显然这两个家伙已经把各自的目光定准了自己的目的地了,至于自己接受完物资之后就没自己啥事了。

  “这两个混蛋啊!老子也要上战场!老子是主帅,你们要是敢为抗军令上战场,老子让你们好看!”皇甫明在两个家伙的背后,无能狂怒的呐喊道。

  姜冏与傅燮两人对视了一样,总有种感觉这三位老将军,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笑。

  姜冏与傅燮做完交接后,便回到上党,在这里姜冏见到钟元常在等着了。

  “钟法曹,这次您来是为了那条从神洛到太原的道路的吗?”姜冏说道。

  “嗯!”钟元常点点头道,

  “这条道路的距离约两百三十公里,真说起来比神洛到长安要短得多。

  但这条道路有两个难点,一个要在黄河上造桥,一个要在太行与王屋间制造高架桥。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前者还好说,但后者的话,还请将军多多帮忙。”

  “只要有需要,还请尽管吩咐。”姜冏倒是正面回答了钟元常的话。

  作为将军,他还是能非常直接的感受到这条道路若是修建起来,至少后勤会好了很多。

  不过姜冏,还是对钟元常道,“但我并不是非常擅长造桥,所以能帮您的有限。”

  “不。”钟元常说道,“将军可是知道,为什么长平侯让您来这上党。”

  “为了剿灭黑山黄巾!”姜冏倒是很快对钟元常回答道。

  “正是如此,长平侯所言,一如当初给白波黄巾一条生路,同样也给黑山黄巾一条生路。

  黑山黄巾之中,愿意来帮忙建设大桥的还请将军行个方便。

  当然,如果不愿意来建设大桥的,甚至还蓄意破坏大桥建设的,将军也无需客气!”

  钟元常对姜冏说道。

  “就是如同当初修建郑国渠时对待白波黄巾的政策吗?行!这个我熟!”姜冏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我先组织把太原到上党的项目先立项起来。

  以后若是有人愿意过来,将军尽管先把人往里面送。

  等到我先把黄河大桥给修建好了,最后再来落实横跨话整个太行与王屋山的高架桥。

  钟元常对姜冏恭敬道,“接下来便拜托将军了。”

  “钟法曹客气了。”姜冏双手抱拳把钟元常给送了出去。

  为了节约时间,钟元常带着自己的建筑团,直接便是神洛到孟津段,河庸到河内段,太原到上党泽川段,几个简单的道路维修段落同时开始开工,毕竟这事谁都会做。

  而自己手中大匠骨干,则是集中起来用来主要攻克跨越黄河大桥和穿越王屋山与太行山的高架桥上,首先要死磕的自然是黄河大桥。

  毕竟李适用军阵御水硬是解决掉了水下作业的问题,接着用脚步稳固天赋解决掉了水面作业的问题,而解决掉了这两个问题后,真正就先一座桥梁的问题反而不是什么问题了。

  毕竟看不起谁啊,渭水桥可是秦代的工程,这都几百年的时间过去了,若是还不比上秦代工程的话,岂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所以实际上第一个黄河大桥的难点,至少在钟元常看半年时间自己绝对有信心磕过去,但横跨整个王屋山与太行山的高架桥,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如果太行王屋山间能够高架桥过去,那蜀地是不是也能够由高架桥打通过去……”

  钟元常想到这里忍不住的一哆嗦,不可能的,神经病才会这么做吧!

  但自己的老大李适,他真就是一个神经病啊!

  否则怎么会想到黄河造桥,现在又要在王屋山与太行山之间制造石制的高架桥。

  “他提出神洛重建计划,该不会是感觉自己的造桥技术不够的完善,所以想要用这一段时间磨练一下建筑团队的技术,然后用这种方法强行打通蜀地与长安之间的联系吧!”

  钟元常越想越是没底,因为如果真按照钟元常的想法,钟元常感觉自己这辈子很可能会死在任上了!

  不要啊,我还想要做一条安静的咸鱼,研究蔡邕书法到死的啊!

  “错觉,一定是错觉!”钟元常深吸一口气,他需要定下心来,先把这条道路修好再说。

  嗯嗯,新的一年开始,万象更新,绝大多数的人开始变得繁忙,甚至开始绝望起来。

  但有的人,随着年关时节过去反而轻松下来,比如李适这家伙在年末时做完了计划,便把事情丢给手下们,一如往常的来到遗贤馆中转悠。

  当然,李适的身边肯定是带着典韦的,虽然李适自己并不害怕刺杀什么的,但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的随行人员甩开,因为这样是对自己跟随者们的不负责任。

  “这位就是李适?连日来几乎时长见到了他在城市之中闲转,见到熟人都会熟悉的打着招呼,真的难以想象,他居然会是全勤朝野,拿下了三洲之地的长平侯。”年轻人叹道。

  诸葛玄感叹道:“当初的废墟神洛,的确在他的主持下已经恢复了生机。

  不经此过,难以想象短短一年,神洛便已经恢复了往昔的繁荣,不!甚至更繁荣了!

  我替代王景升前去长安报告的时候,这神洛可不是如今的样子。”

  “玄叔,近日来袁术前线因为吕布的离去已经罢兵,您是否要就此启程?”诸葛瑾道。

  我?诸葛玄听到了诸葛瑾的话,微微一愣,说道,“瑾儿不跟我一起走吗?”

  “长平侯量才而用,举贤任能,我想去试一试,我能走到哪一步。”诸葛瑾对诸葛玄道。

  “若如此,那亮儿你们呢?”诸葛玄说着向诸葛亮看过去。

  诸葛亮思索一下对诸葛玄道,“玄叔,我也想留在这里看看,因为对这城市有太多不解。”

  “既然你们两兄弟有了决定,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诸葛玄点头道,“不过,我还是要回荆州一趟,王景升待我甚善,我定然不可能与之不告而别。”

  诸葛玄对诸葛瑾准备出仕李适多少还是赞同的,毕竟现在的李适手有天子代表朝廷,道:

  “瑾儿,你谦虚好学,胸怀宽广,温厚诚信,在李适麾下定然会有出头之日。

  如今李适已经吞并州,手握三州之地,是天下豪雄之冠。

  说不定将来诸葛家还需要靠你来保持门楣。”

  “谨遵玄叔教诲!”诸葛瑾听到诸葛玄的话,到说对着诸葛玄深深鞠躬说道。

  诸葛玄点头只是对诸葛瑾道,“照顾好亮儿,既兵灾已熄,那我明日就要上路了!”

  诸葛瑾知道诸葛玄算是跟自己做个切割,以后便由诸葛玄来开拓荆州诸葛一脉,而自己则在这里搏一搏属于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