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三位老将
  这个冬天过得相当惬意的却还有曹孟德,在荀彧谋划下,狠狠揍了袁术一顿。

  并且从袁术所在的豫州搜刮了不少东西补贴兖州,让曹孟德这兖州刺史至少不显得那么虚浮了。

  再看看袁术势力虽然横跨三州,还不是被自己按着打。

  袁绍乃是英雄楷模,还不是跟自己一样,到现在为止只拿下翼州,而且还是打下来了的。

  一时间,曹孟德鼻孔朝天,恨不得拿着自己的鼻子对人。

  某种程度来说能从小玩在一起的两个狐朋狗友,要么是性格什么的都互补,要么就是性格什么的都相性。

  而曹孟德与袁绍间很显然都是后者,劣势局逆风翻盘,优势局不浪不会玩。

  荀彧看着曹孟德的样子,微微叹一口气,道:

  “孟德,我们应该商量下明年规划了,否则等到西凉铁骑出关,我们便不好对付了。”

  “哦!”曹孟德听到西凉铁骑四字,鼻孔朝天的膨胀状态直接被戳破了。

  虽然曹孟德不是很想要承认,但当初在虎牢关之下的一战,几乎算是自己的噩梦。

  不过,在自己拿下兖州后,再看看自己现在的麾下,文有荀彧、陈宫、程昱、戏志才、赵俨、钟演和满宠,武有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许褚、李典、卫兹、乐进和吕虔。

  自己麾下也算搭建起完善班底,曹孟德也有飘飘的资格。

  曹孟德对戏志才道,“戏志才你从荆州而来,说说荆州那边的情况。”

  戏志才点头道:“吕布骁勇,麾下火骑精锐,荆州军队凡城外野战无一胜利。”

  曹孟德却也回想起了当初的情景:“吕布的骁勇当初在虎牢关之时,我便是领教过来。

  若非当初有鞠曲义以先登军为诱饵,然后层层截断吕布的联系,未必能够把吕布拿下。”

  曹孟德脸色并不是非常好看,“即使最终击溃并州军,但以吕布之武艺,只要一心想要走,却也毫无办法。”

  许褚开口道:“主公勿忧,他日我便与那吕布交手看看。”

  “好好好!”听到许褚的话,曹孟德倒笑呵呵的对许褚道,然后目光看向戏志才道,“继续说,更看好袁术,还是王景升能够守下这襄阳城!”

  戏志才点头道:“襄阳老将王威,拥有军团天赋信念,能在战时凝聚士卒意志之能。

  今年内没攻下这襄阳城,那士卒在这股力量汇聚下就彻底没机会了!”

  信念这种东西非常的虚无,但却又真实存在,至少在王威的龙将将环下荆州万众一心。

  纵然有吕布这等猛将也实在无法攻克,仿佛有着一股力量守护着襄阳似的。

  “襄阳终究还是被守住了!”曹孟德不由皱着眉头,道,“吕布骁勇善战,袁术兵多粮丰,需要试着把这两人给拆解开来,否则袁术实在是难以下手。”

  “吕布可是一头虓虎,在秦雄之下尚且不能将之降服,更何况袁术乎!”陈宫站出来道,“不若请袁绍将军手书一封,邀请吕布对付黑山黄巾,成与不成都能拆解与袁术的关系。”

  “若吕布真的归袁绍所有……”听到这话,曹孟德多少有几分担心。

  吕布实在太强悍了,若鞠曲义之统率,加上吕布之武勇,曹孟德感觉李适来了都要翻车。

  在这样的情况下,曹孟德感觉以后自己上战场遇到可就玩完了。

  “若是如此,乃是好事!”荀彧倒从陈宫的话语中分析道,

  “现在天下乃是西凉铁骑休养生息,坐看我们关东群雄乱战。

  所以要把他们拖下水才是!

  若吕布归顺了袁绍,翼州与并州相邻,到时候袁绍以吕布为引与吕原结成同盟。

  吕原怕是要与李适战上一战!”

  因为李适两面夹击,加上冬日行军,这时候荀彧等人根本就不知道并州已然被李适拿下。

  当然到了明年后,这点便是隐藏不住了。

  毕竟李适再怎么样封锁这消息,在神洛的商旅也会把这个消息带到全国各地去。

  听到这话,曹孟德倒对陈宫道,“那这件事就交给陈宫你来处理!”

  “诺!”陈宫听到这话倒是抱拳,陈宫没想到自己思索出来的策略,居然这么快便被荀彧看穿真正目的,倒感觉荀彧这个谋主比自己预料的更强。

  即使如此陈宫也不会认输的。

  陈宫这个人有一点点独,这种独让陈宫能容人,但不愿意自己屈居忍下。

  尤其在陈宫帮助下,曹孟德才坐稳兖州牧的位子,所以自己要做谋主不过分吧!

  最重要得是,明明自己先认识曹孟德啊,结果曹孟德去袁绍那里混了几天就天降个荀彧。

  等到自己再找上的曹孟德时,已经没有谋主位子了,这就让陈宫很不开心了。

  荀彧开始道:“不论如何,我们需要在明年彻底解决掉北部青州黄巾的威胁。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尽快以豫州为根基,拿下一块战略纵深。

  否则西凉铁骑一出虎牢,我们便首当其冲!”

  听到这话,曹孟德点头,这一年为了赶时间让陈宫帮忙拿下兖州,接着遏制住袁术配合王景升两面夹击。

  所以把青州的黄巾军稍稍的放了一放。

  而现在青州的黄巾军说又再次向着兖州而来了,曹孟德不得不再次的面对这个问题。

  而对比起此刻正春风得意的曹孟德,原本的老大哥袁绍的脸色可并不好。

  且不说自己先是韩馥抵抗,好不容易把韩馥给打败了,接着便是又惹上了公孙伯佳。

  对比起韩馥,公孙伯佳的战斗力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级别的。

  白马义从这支掌握了风与速度的二天赋军队,在收割起袁绍的军队时格外血腥。

  哒哒哒的跑过来,便收割了一批袁绍军队,又是哒哒哒的跑过来,又收了另一支军队。

  总之,因为白马义从这匪夷所思的速度,让袁绍部队除了抱团,根本就没办法与之抗衡。

  而更重要的是,在公孙伯佳身后的异族基本上都被公孙伯佳杀得胆魄全无,看到白马义从便是闻风而逃,但自己身后,黑山黄巾时不时劫掠邺城,与之对比简直悲剧。

  而且这时候不仅黑山黄巾出没,青州黄巾这时候也有卷土而来的趋势。

  袁绍便让自己儿子袁谭率军前往平原,抵挡越来越庞大的青州黄巾。

  对比起自己原来的小弟曹孟德与袁术的顺风顺水,袁绍只感觉自己的小日子太难了。

  就在这没多久时间,曹孟德便把那份让袁绍求取吕布的信件送到袁绍手上了。

  袁绍手下的一众谋士看到曹孟德手中的信,却见到田丰率先开口道,“吕布此人骁勇,若是能有他在,便能把鞠曲义将军从驻守邺城,抵挡黑山黄巾的进攻中解放出来!”

  郭图听到田丰的话,果断站出来说道:“还望主公知晓,袁术接纳了吕布没什么,但我们靠近并州,若接纳了吕布,怕会有后患,毕竟当初吕原可是选择与西凉结盟。”

  “正是如此。”沮授说道,“吕布参与的截杀秦雄的计划便已经跟西凉军一刀两断。

  若是能通过吕布把吕原拉拢到我们这边,明公可是又增添了一臂助啊!”

  “但吕布不甘居人之下,我们要用这虓虎却也要防备这虓虎!”许攸站出来说道。

  面对着公孙伯佳与西凉大军给与的压力,袁绍沉稳决断道:

  “现在公孙伯佳率领的白马义从骁勇无双,我需要集中力量,先解决公孙伯佳。

  吕布之事且写信试试,若能成自然是最好,但若失败,也要另想办法对付公孙伯佳!

  切莫忘记了,那西凉李适,雄踞虎牢,正虎视眈眈。

  等他攻蜀兼并整合关西力量,而我们却连公孙伯佳都解决不了,就更不要说这天下了。”

  听到袁绍的话,所有谋士都不由感觉袁绍的决断。

  事实上,在当初的虎牢关之前,被李适打败后,袁绍便从未有过放弃。

  唯一也不过只是在打败了韩馥的时候稍微志得意满了一段时间,但随着公孙伯佳到来,袁绍便是又变得英明了。

  作为一个谋士,难道还不允许自己的主公偶尔得意一下吗,那就太苛刻了。

  所以袁绍过了年便是写了一封信给吕布,邀请他过来协助自己剿灭黑山黄巾。

  而这时候,在袁术营地中,在张勋努力下,虽然被打到了自己的现在的治所宛城,但袁术就是顶着一口气,相信张勋能够守住自己的老家南阳,硬是没有撤退。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而事实是,张勋没有辜负袁术的期望,的确是帮助袁术守住了老家。

  更重要得是曹孟德这一次是怀着劫掠南阳,夯实兖州的想法。

  毕竟曹孟德也是刚拿下兖州,内部还有一大堆问题,想一口气鲸吞豫州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袁术的赌运也不是非常好,至少在张勋成功守住南阳的情况下,袁术实却没打破变得越来越是有韧性的襄阳城。

  袁术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如果冬天不攻破襄阳城,等到明年,怕是拿不下襄阳城了。

  “催催催,就知道催!”吕布扛着方天画戟,听着袁术的话催促忍不住的嘀咕起来。

  “是谁一路帮你攻到襄阳城下,这才让你从容的收服了江北地区。

  你到现在连奖赏都不给一份,只这么不断催促又是什么意思。”

  吕布生出怨气那是自然的,因为以前在秦雄的军队中待着还没有什么感觉,但离开秦雄军队后,物资上的不足开始凸显了出来,尤其是过寒的衣服上。

  襄阳这地区靠近长江,跟北方冬天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天气。

  到了冬天湿冷湿冷的,明明感觉北方大雪封山什么的天气都能够忍耐下来,但换了南方的冬天天气怎么就这么让人难以忍受呢。

  再加上袁术连续不断的催促,吕布自然感到无比的烦躁。

  自己北方带来的火骑,最讨厌这种天气了,很多人没战死,结果在这种天气下生病,非战斗减员极多。

  但吕布是真没办法攻入襄阳城中,自己出现在战场上,襄阳城中敌人依旧非常恐惧,士气也不断下降,但对比起初战时那种持续不断的下降,他们的士气下降到一定程度后,便挺住了,甚至哪怕是个渣渣也敢跟自己搏杀了。

  吕布虽然强大,但在军团面前终究还是有些脆弱了。

  一人破军什么的不是做不到,但真要这么去做的话,最好以豁出自己性命的觉悟去做。

  所以,听到袁术的催促,吕布自然感觉很烦,但若说离开袁术,吕布有没想好去哪。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年后,一封来自袁绍的书信送到吕布手上。

  有了这一封书信,吕布便直接跟袁术说了一声,也不等袁术的回应就直接走了。

  毕竟吕布是真感觉自己不欠袁术,而现在自己又不想要继续在袁术这里待下去,那就带走粮食,自己调跳槽去袁绍那里也就是了。

  而吕布的骤然离开,让袁术气得暴跳如雷,还好阎象与杨弘联手总算是把袁术拦住。

  不过随着吕布的厉害,袁术却也只能够无奈收兵,选择回到宛城再说。

  而襄阳城中的军队,这时候可不敢出门,但无论如何守住了这城池是事实。

  这一场战争,让王威名声上升不少,不过刘表也来不及反扑袁术,而是要先把江南张羡的叛乱先给解决了。

  总之,吕布这一动算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了,天下诸侯除了李适都有所动作。

  不过,这时候的李适则因为过于清闲而被钟元常给拉住了。

  因为随着李适把制度完善起来,实际上李适并不是非常忙。

  除了时不时去军营转转,让那些老兵感受到自己存在,或者在遗贤馆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才。

  而面对着钟元常提出的捏军阵的要求,李适实在说不出一个不字。

  现在整个西凉军队中,李适与李文优是那种只要知道效果,就能把军阵捏出来的怪胎。

  而皇甫明与于文则是那种只要配给一个懂军阵的军师,想要什么军阵都能给捏出来的。

  而贾文和是那种自己懂军阵,但统兵能力不够,需要给他配置将领把军阵捏出来。

  至于其他人,就算姜冏与张公义两个在西凉军中智商最高的家伙,也玩不转军阵啊。

  所以,钟元常接到修建神洛到太原的通道,第一件是就是让李适给建设团队捏一个军阵,让他们能够在黄河上工作,而不会受到了水流的影响。

  而李适便是根据皇甫明的手札捏了一个浮步,但看看只能在水面上行动,果断换掉。

  接着按照卢子干教得捏了一个云气固化,这个甚至能够下降到水下去,但被河水持续不断冲击下,就算运气固化也很快就被冲垮了。

  那就再换又换成地形稳固,可惜黄河水比较的深,虽然能入水,但是不能潜水啊!

  最后从卢子干那里弄来的真气类水属性分支的御水,总算让屯田兵能在水底进行工作。

  没有错,卢子干已经来西凉势力了,还有个来得是朱俊。

  是皇甫明写信叫这两个老家伙来的。

  他们来了后,李适果断先让华佗把他们看了看,保证这几个老家伙的生命活力。

  而皇甫明也跟李适明说了,他们三个老家伙不参加大仙朝的内乱,就帮助华夏守边疆。

  毕竟皇甫明明白两个老队友的意思,如果看着山河崩坏自然是不乐意见到的。

  但李适既然给了他们一个机会,那皇甫明也愿意让这些老朋友发挥出作用来。

  当然如果以后李适败了,他们也只会投靠打败了李适的人,而不会帮李适。

  虽然皇甫明也不认为李适会败,否则自己这大仙朝第一名将岂不是输得太悲剧了。

  当然,如果真遇到什么问题,也可以来请教他们三个老家伙的。

  李适也知道这三个老家伙的意思,现在大仙朝重新四分五裂,还好妖族不知道。

  但如果妖族知道这个消息,大军压境下,说不定整个华夏民族都会彻底毁灭。

  所以他们三个老家伙,对上救不了大仙朝,对下救不了黎民百姓,那自己三个老家伙就驻守边关打打妖族。

  以免妖族趁着大仙朝内乱时侵略,这也就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在新一代真正的成长前,便由他们用接下来的岁月来守护这片土地。

  “你可是要快点收拾这片山河,我们这老一代人能撑多久,我们也不知道。”皇甫明对李适说道。

  “华佗跟我说,你们三个好好保养的还多活二十几年,可别让他的名医招牌被砸了!”李适看着皇甫明认真的说道。

  当然,李适对于这三位老将,唯一能够做得也就只是给他们的物资管够。

  其他的,李适便表示,中原这边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在老子平推你皇甫明后,这个天下就再也没有什么人能抵挡老子了。

  皇甫明听到李适狂妄的话也只是笑笑,略带着几分的欣慰,也有几分的羞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