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最好用的工具人
  李适开始查阅自己钱庄中的账务,钱庄这个业务是杜畿过来做前期任务时,李适便让人过来搭建粮铺,绸缎铺和盐铺时顺手搭建起来的。

  只不过当初是门可罗雀,除了杜畿需要白条时候来这里一趟,基本没人。

  但现在这里哪怕是占地已经超过两千平方米的最大钱庄,人员更超过千人,但依旧有几分不够用,许许多多人来这里排队,尤其是年关到了。

  李适翻阅着账簿,检查着自己今年的收入。

  说实话,一开始自己实行商法所带来的收入是很低的,这点李适早就有所准备了。

  因为自己打造的是平台,任何平台在最初期时候,几乎都要贴钱进去。

  而自已运气不错,神洛完全被摧毁,从这么一片空白的土地上开始,受到的阻力并不大。

  除了看着这惊人的人流量,杜畿挺想要开人头税的。

  不过有李适压着,他也就是说说。

  毕竟以他的见识并不认为商税这种东西能够收到多少钱。

  但随着豫州与荆州的战争爆发,曹孟德偷袭豫州,直接让整个中原打成了一团乱。

  对商人来说乱世能够赚取到大把利益,但一个安稳的交易环境更是商人本能需要的。

  在这一刻新建立的神洛自然而然就脱颖而出。

  从地理位置上看,它虽然比不上南阳,但也是整个中原地区的中心地带。

  最重要的是这里西凉大军贼强,不论是哪路诸侯都不会疯了来打神洛的主意。

  而一个交易平台的安全问题,便这样被最大限度的解决掉了,让所有人都放心了。

  在天时上,此刻王景升,袁术与曹孟德的交战更毁掉了之前南阳已经形成的自然市场。

  这就导致原本天下商人滞销时,有一个新的交易平台,自然是一股脑的涌入这里来。

  再加上吴苋的到来让李适搭建商会有了一个合适的牵头人选,至少蜀地,西凉和神洛三大区域的商人们得到整合,毕竟有的事情终归要交给商人来做才比较的合适。

  可以说,在这天时地利人和下,骤然给神洛带来了爆炸性的人流量。

  李适可通过画出那种指数上涨的折线图,让每个炒过股的人看出仿佛牛市到来的疯狂。

  不过,仅人流量指数的暴涨,所带来的只是一笔热钱而已,来得时候红红火火,走得时候一地鸡毛。

  所以李适非常的明白,最重要得是把这些商人给留下来。

  这样的话,神洛怕是会彻底的成为经济中心,如果再加持上帝都的优势,别得不用说,单单是租房的房价就足以比拟以前仙皇在世时买官卖官的收入了。

  说实话,李适推行的政策,对于商人的黏性的确太高了。

  尤其是白条这一种东西的出现,对于商人们来说,让原本的交易变得方便了太多。

  毕竟以前,交易要么拉车去,要么装着重金,如果没有人护卫,基本上直接就横尸街头的下场,这样导致根本就行不了什么大规模的交易。

  但有了这白条之后,商人们在神洛地区交易起来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而李适设立的钱庄,便热情帮助商人们进行白条对兑换

  谁谁谁送了一千金,钱我们收了,白条拿好.

  谁谁谁拉了七车的钱,我们马上清点,果断给你宾至如归的感受。

  如果兑换的白条数额到达了一定程度后,便需要做上各种暗号,有数字,有图形,也有诗词的,总之这种高面额的白条需要经过核验后才能够使用。

  确保除了你本人过来领取,谁都不能够拿到这一笔钱。

  不过,真让这些白条变得无可抵挡,还是李适搭建的期货市场。

  当有人发现用期货市场弄出来凭证也能进行买卖时,那白条就彻底成熟了。

  因为唯有能轻松携带且买卖的大面额白条,才能在货币上支撑起这火热的期货交易。

  说实话,李适很叹息这些人的不学好。

  期货市场的建立是为了保证货物的稳定性,就好像股票市场的建立是为了筹集公司发展的资金一样.

  当他们开始背离这一件事情的初衷时,那就必然会遭受反噬的。

  至于自己,当然是直接利用这个平台进行大宗交易啊。

  自己囤积的食盐,自己囤积的布匹,自己囤积的粮食……额,这个暂时不卖!

  总之平台的搭建,对李适来说是更方便进行大宗交易,对倾销工业化产品有着极大好处。

  这样的大宗买卖,对李适来说才是真正细水长流的大头。

  其他的什么租金收益,什么印白条,什么交易平台的抽税,哪里有自己一手得到了消息,直接把自己的货物卖出去方便。

  就算自己手上没有货,那也能够通过消息费用说不定能赚上一笔。

  总之,在李适搭建起这个大型期货场地后,李适所掌握的流水再次上了一个档次。

  这所带来的丰厚利益,至少是把杜畿这个一直以来死磕城门税的家伙闭嘴了。

  而有了神洛这样一个城市作为范例,李适也开始打算在新的一年开始逐步在西凉很多人口密集的城市开始推行废除入城税制度,加大人口的流动性以及这样所带来的经济活力。

  “涮羊肉,涮羊肉!”

  李适在自己成为了侯爵后的青铜大鼎里面夹肉吃。

  反正,这个所谓代表侯爵的青铜鼎,李适感觉拿来坐火锅鼎正好合适。

  到了冬天,外面大雪绵连的,自然叫上了伙伴们一起吃火锅了。

  首先是一个大的青铜鼎作为底汤,里面塞了一头羊进去慢慢的熬煮,而每一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个小铜鼎在灼烧着。

  每次小铜鼎里面的水蒸腾的差不多了,便会有仆人们把大的青铜鼎中的调配的汤补入各自的小铜鼎中

  众人各自有一个小火锅慢慢享受,吃得是其乐融融。

  杜畿、荀公达、钟元常、曲汉谋、郭奉孝、法衍和小法正都在,外出旅行了一圈的司马郎甚至连家都没有回,便是被李适拉过来一起吃火锅了。

  “大冬天的,果然火锅才能让人找回灵魂啊!”李适吃着羊肉片,不由感叹了一句。

  而接下来的几位,也都学着李适的样子,夹了一片羊肉放入到了嘴巴中的确鲜嫩可口。

  “这吃食,还是主公精湛啊!”

  郭奉孝说着喝了一口兑入了葡萄汁的酒水感叹道。

  说实话,看着李适这么奢侈的样子,杜畿与法衍是很想要劝李适劝克己奉公,勤俭节约的。

  但转念便想到李适无中生钱的本领,明明嘴巴里有想要劝说的话,但就是说不出口。

  李适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起自己的酒杯对众人道:“盛饮。”

  “盛饮!”众人自然不会扫了李适的兴致,却也同样的端起了酒杯对着李适说道。

  “司马朗,先有你开始聊一下,袁术、王景升、曹孟德与袁绍四人!”李适说道。

  司马朗微微的抱拳,对李适道,“袁术矜名尚奇而天性骄肆,虽有四世三公之底蕴,却无叱咤天下之能,此时虽雄踞豫、荆、扬三州,但根基不实,一战失利便会倾覆。”

  李适点头却也评价说道,“不过他不贪孙策手中的玉玺,终究是个人物,继续说。”

  “其次便是王景升,虽然名士做派,在盛世或可以安抚一方,但是到了乱世,他因为名士而聚拢人才,却也因为自身的名士行径而拖累自身。”司马朗道。

  李适点头并不反驳司马朗的话,自己的实力范围现在还没有跟王景升接壤。

  不过自己暂时还是需要王景升抗住袁术的进攻,抗得越久越好,唯有如此,神洛才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曹孟德乃是仙朝栋梁,国之忠臣,他在知道属下是要来重建神洛的目的后,便主动给了属下一千万的财物,虽然不多,但在所有诸侯中是唯一一个主动捐献的!”

  司马朗说道,显然他对曹孟德的感官也很是不错。

  “最后便是袁绍了,在我到达时,他已经击败了韩馥彻底,占领了冀州。

  不过又与公孙伯佳对上,虽然公孙伯佳麾下白马义从乃是上次讨伐战中唯一没有受损的盟军主力,但如果这场战争拖延下去,我并不看好公孙伯佳。”

  司马朗对李适道,“若非主公,袁绍很有可能出来收拾天下的人物!”

  “还真的是大胆的评价!”

  李适听到了司马朗的话,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的点点头。

  “不过,我们接下来两年,都是以防御为主!”李适道:“新到手的并州需要休整,同时神洛需要进一步开发。

  更重要得是,两条道路要尽快修起来,把长安、神洛和并州彻底连成一体。

  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安心把战略重心转移到蜀地了。”

  “若是袁术进攻襄阳不克,刘表定然会反扑!我们要顺势进行攻击豫州吗?”郭奉孝道。

  “不用!”李适摇头道,“豫州这块地盘还是留给袁术吧。

  袁绍、曹孟德、王景升,你不觉得二袁分关中的袁绍所结成的联盟实力有些太大了嘛。

  让袁术的体积变得足够的大,大得曹操与王景升虽然惊才绝艳,也不可能把袁术给吃下。

  甚至如果有需要,我们还可帮助他来攻打曹孟德,来减缓袁术的压力。

  有袁术这么一个搅屎棍在关东,我们才有足够的时间取下蜀中。

  至少在我们取得蜀地之前,我不太希望直面来自关中的压力。”

  荀公达说道,“扶持袁术,压制住曹孟德与王景升嘛……的确是很不错的想法!”

  李适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心中默默想到,我希望袁术压制住得是孙策跟周瑜两人。

  该怎么说呢,孙策跟周瑜单独拿出来一个都是一时豪杰,如果两人联合更是珠联璧合。

  本来而言,孙策这种人是不会愿意屈居人下的,但这个人是袁术的情况下却是例外。

  因为袁术跟孙策的相性很高,同时两个人都很有信义。

  孙策寄人篱下,袁术没有夺取孙策手中传承孙文台的玉玺,更让孙策当先锋大将,去找黄祖报仇雪恨。

  可以说孙策的心被袁术收的七七八八了。

  这样的情况下,李适在孙策与袁术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跟秦雄的影子。

  只不过自己背生反骨,在明白秦雄是董卓的那天就果断选择自己干了。

  但自己可以尝试加强袁术,让袁术能贯彻自己的信义,更让孙策还不完对袁术的恩情。

  这样的话,这样就能通过袁术来压制孙策,让这条潜龙没有飞升的可能。

  而没有孙策的周瑜,也许的确是一时俊杰,但也只是俊杰而已。

  所以,袁术这个在常人看来的蠢货,在李适看来可是宝贝。

  南可压制王景升空间,北可遏制曹孟德发展,内部能压制孙策周瑜的腾飞,对外居然还能分流袁绍属于四世三公的名望。

  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比袁术还好的工具人。

  他活着对谁都没好处,但对自己有好处啊!

  至少自己希望函谷关以东保持安宁,那袁术一定要活着,至少在自己取得蜀地前,袁术你可前往要坚挺住啊。

  否则,自己很可能要面对整合了整个关东力量的绍盟,说不定会再次发兵虎牢关,从而打乱自己的发展计划。

  “袁术,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你就使劲作吧!”李适心中默默的念道。

  “吃肉,吃肉,继续吃火锅,还有不够的尽管跟我说!”李适很快回过神来对众人说道。

  而众人听到李适的话,也是伸出筷子去夹着小火锅里面的肉去了。

  这一次,因为司马朗回来了所以做一次汇报,众人也就在旁边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谈论着。

  李适夹起了一片大白菜丢入到了青铜鼎中,慢慢等着大白菜被炖烂,一边看着曲汉谋,说道,“汉谋最近试验田的情况怎么样了?”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自从曲汉谋来到李适的屯田营之后,仿佛来到天堂。

  屯田营内积数年的知识,被曲汉谋花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总算吸收掉了。

  粮食种植看有没有掌握这一项技术,自然不是看你背书背得有多溜,而是要看你种植出来的粮食是怎么样的。

  所以曲汉谋从神洛的西苑出来,到屯田营之中整整两年的时间。

  第一年吸收屯田营之中的知识,第二年自己动手种植收获。

  基本上今年过去,李适的种植类屯田营面对这位不讲科学的农作物天才已经跪了。

  像什么杂交出奇迹,什么孟德尔种豌豆理论等等,曲汉谋在屯田营中狠狠吸收了把营养。

  虽然李适屯田营中没有什么天才,但受到这些先进理论的熏陶,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种植业的好手,而现在这些人都是跪着看曲汉谋的。

  现在的曲汉谋开始带人攻克亩产五石这个难关。

  不求平铺开来,哪怕只是实验田中,能做到亩产五石,对曲汉谋来说就是目标了。

  “若再努力一下,明年后年至少能够在试验田中出现亩产五石的粮食了,不过想要在整个关西地区推广开来,怕还需要数年的时间。”曲汉谋对李适说道。

  听到亩产五石,在场所有人都不由一愣,尤其郭奉孝跟杜畿,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寒门出生对粮食有些印象,一个是最重视农业的太守,自然知道亩产五石代表着什么。

  尤其是有了郑国渠与新郑渠的西凉势力,如果能够做到亩产五石,几乎代表着能够征调的士兵可以增加二十万人而不会引起任何动乱。

  “有方向就行!”李适对曲汉谋点头,道,“粮食是千秋大事,总之要向这方向努力。不过你也不用太过着急,这种事情靠得是水滴石穿的积累,想要每年哪怕只要进步一分,日积月累的坚持下,终究会有一天取得更好亩产成绩。”

  “谢长平侯开导。”曲汉谋对李适恭敬的鞠躬,实际上对李适,曲汉谋还是很尊敬的。

  “对了,粮食虽然重要,但你如果有空,可以研究一些水果,菜蔬,以及草药,对了最重要得是牧草,你可以跟医疗营,还有牧营的人联系联系,看看有什么能够改进的!”李适对曲汉谋说道。

  “下官知道了。”曲汉谋对着李适郑重的回答道,“定然不负长平侯所托。”

  李适点点头,毕竟这个年代的调味料也太少了,自己也希望曲汉谋能搞点副产品出来,毕竟吃火锅,居然放花椒,这怎么吃嘛,还是有点想念小米椒火锅的啊。

  在众人边吃边聊的欢快氛围之中,那青铜鼎内的羊,很快便被众人分食了干净。

  小法正这时候抓着羊腿啃着,看起来吃得是相当的舒服,还打了个饱嗝。

  这样的风雪之天,有人吃着火锅哼着歌,有人却是在风雪中艰难赶路。

  而就是这样的风雪之夜中,有一家人,从徐州出发,准备去荆州的路上,经过兖州时发现,兖州豫州和荆州正乱成一团,这时候过去很容易遭受到兵灾,实在是太冒险了。

  而这时候,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拿了一份神洛发出的招贤榜文,说道,“重建神洛……”

  青年抬起头,不由向着那大人看过去,说道:“玄叔,如今我们直接前往荆州实在是太危险了,不如先到神洛暂避兵灾,等到局势稍微稳定下来,我们再行前去好了。”

  “这……也行!”这中年人思索了一下,虽然自己倒是愿意冒着兵灾回去,但家族人的生死存亡在身,可容不得自己冒险,便点点头道,“便依你而言,在神洛暂待,等兵灾过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