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诱惑的力量
  李文优正在悠闲而惬意的品茶,而自己对面此刻坐着贾文和,他正抱着羊肉饼啃着。

  是的,到了十二月末,贾文和便已经从上党回来了,来到长安中继续谋划入蜀计划。

  至于茶这种东西,李适倒托着吴一给找到了。

  毕竟这时代本来就有茶这种饮料,只不过它的食用方式,让李适有几分不敢恭维。

  李文优看着李适的并州计划,道,“把并州丢给那些心系大仙朝的家伙们的流放地吗?

  还真是胡闹!他还在世时自然是没问题,但他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并州必然生出祸患。”

  “省省吧,你是看不起李适,还是还不起华佗跟张仲景他们!”

  贾文和喝了一口茶水道,“李适可是龙将随行还带着典韦,只要别在战场上被人砍死,你觉得他怎么死!

  而他上了战场连皇甫明都没办法,简直就是一个无解的存在。

  退一万步来说,别看着他上了战场好像冲得很猛,实际上小心着呢!”

  听到贾文和的话李文优撇撇嘴,他当然知道李适的小心谨慎,甚至可以说步步为营。

  一路走来,李适不说每次都能压中大势脉络,但都会本能选择务实自身根基。

  若换了其他人掌权早就已经得意忘形了,但落在李适身上,依旧沉稳前进。

  说实话,这样的人实际上是非常反人性的,不满足于现在的成就,这就说明李适心中的野心比自己所预料的要更加惊人。

  李文优也很是好奇:“你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不过,李文优很快便把这件事情放下了,一份快马加鞭的加急的信很快便送了进来。

  “嗯?可是神洛那边出了什么事情?”贾文和不由说道。

  “应该是我向李适要钱,回复我了。”李文优思索着道。

  “你向李适那个家伙要了多少的钱?”贾文和听到这话倒是说道。

  “这种东西哪里有直接说的。”李文优道,“自从他管钱后,基本上都是一月给我一笔钱,明明盖上章就能直接拿来当钱用,何必这么索索扣扣的。”

  “也就是他现在能够用白条来作为钱使用,否则,每一季的钱从神洛把这钱送到长安来,怕不是要千百人护送。”贾文和摇摇头道。

  李文优说道,“不过怎么也应该给我五千万吧,过年总要买点钱办置年货吧。”

  然后,李文优打开那六百里加急的信封,看着这白条上的数字猛然吸了一口气!

  “怎么,没见过钱吗?”贾文和看着李文优的样子,也看了一眼李文优递过来的白条。

  贾文和不可思议的说道,“这次他怎么给这么多,是不是疯了。”

  “多好啊!”李文优顺手便拿起六百里急件中的文书看看,脸色马上就变了变,道,

  “我还以为是福利有着落了呢,原来多出来的钱是要先填补到军队福利里面的。”

  贾文和从李文优的手中拿过了文书看了看道:“这事情倒不大,我们现在军队中牺牲的人不多吧,也就填补个五千万应该是很多了,看来今年的福利会很不错了。”

  “不够的……”李文优看着贾文和摇摇头,说道,“这一亿钱肯定不够的。”

  贾文和听到了李文优的话,微微一愣,目光向着李文优看了过去,说道:

  “你该不会是打算连以前牺牲掉的人都补起来吧,这样整个西凉哪家没有死过人啊!”

  “认识多少,知道多少,那就尽量的补多少。”李文优认真道,“总不会因为他们没有跟李适厮杀过,那就不把他们为西凉的牺牲当回事吧,没钱就算了,既然有钱就补给他们吧。”

  “喂喂喂,这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文优啊!”贾文和听到李文优的话却是道。

  不过,面对着李文优认真的眼神,贾文和说道,“好吧,你来做账,我来查漏补缺。

  不过要是被查出来,我先说了啊,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要知道李适的精神天赋是点兵册,只要他有心去查,账做得再好也肯定会被知道的。”

  “放心吧,他这个人对士兵的心太软了。

  我会跟他说那些人是以前跟着秦雄去战场上厮杀的旧部。

  毕竟以前他跟着秦雄慰问过士兵的,所以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事。”

  李文优从容道,“这个账目又不是给李适看的,而是给朝廷里面的其他人看的。”

  “你什么时候,把朝廷里面的家伙放在眼里了!”贾文和不由眉毛一挑对李文优说道。

  “因为李适不肯娶秦倩……”李文优说道,“所以我觉得觉得有几分的问题。”

  “取向问题,还是身体问题?”贾文和道,“他不知道他现在的地位吗!”

  “你觉得李适这个人怎么样?”李文优若有所思的说道。

  “虽然算不上聪慧绝伦,但智慧却相当高深,尤其是目光长远上,所作所为都是以十年百年为计。”

  贾文和说到这里把目光放到李文优身上,带着深深怀疑道,

  “话说,你真是看着他识字的吗?几年的时间从识字到领悟精神天赋……

  我觉得就算我这种觉醒了精神天赋的人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其他家族培养了一辈子的世家子怕更是活到了狗身上了。”

  “所以一个目光长远的人,为什么会选择不娶亲生子呢!”李文优说道。

  “秦倩跟蔡昭姬都不是不错的人选,一个能够稳固西凉众将的心思,一个能够给朝廷释放出亲近世家的信号……难道说这个朝廷还有比她们两个更好的人吗?”贾文和皱眉说道。

  “原来我也在怀疑,但是在我某一天从皇宫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李文优说道。

  “谁?!”听到了李文优的话,这时候的贾文和不由的说道。

  “万年公主!”李文优很是郑重的说道,“她比当今天子大了几岁。”

  “万年……”

  当然,就在贾文和与李文优两个家伙在八卦着的时候,同样一份六百里加急送到了钟元常的身上,外再附带一份荀公达的私人信件。

  钟元常先去看了李适派人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信,顿时脸色一黑。

  自己到了年底才有了那么一点点空闲时间,结果李适这个周扒皮居然让自己带上建筑营与渭水三桥的大匠,去修筑一条从神洛到河内泽州,直通太原的道路。

  这一刻接到了李适命令的钟元常那绝对是楞逼了。

  自己只是普通人啊,这种横跨黄河,又要横跨太行王屋两座山脉建立高架桥的计划,往自己身上砸这真的好吗?!

  钟元常心中思索着,要不要等一下直接把自己的叫打折了,反正有太医院的张仲景在让他正骨一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撑了一两个月,这种神经病计划应该就会交给别人来做了。

  钟元常想到这里,便打开荀公达的来信,上面只写着:

  “手上有两份蔡大家真迹,如果你半月内不来,那我就只能忍痛把这两真迹出售了。”

  “无耻!蔡大家真迹怎么可以让铜臭玷污!”钟元常看着荀公达的信,刹那间动力满满。

  不就是最后手尾工作嘛!

  钟元常果断跑到李文优那里先领取一份今年的年结福利,然后便拿出这些年结福利送到了所有参与修建新郑渠的人手上。

  接着发挥技能巧言令色,我这些天帮忙大家跑年结礼物,没来得及监督,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点手尾了,大家帮帮忙让我过个好年!

  刹那间各个建设团体在钟元常的指挥下开始紧赶慢赶。

  虽然钟元常对水利工程也不是非常熟悉,但都干了一年了,哪怕没大匠水准知道什么可以修什么不可以修。

  团队在钟元常快速决断的精神天赋作用下,时间统筹安排几乎被发挥到极致。

  再加上工人们有着年节礼物的刺激,一个个士气满满的干完了最后的工作,就拿着年节礼物回家了。

  第二天桑君长与郑渠来进行验收时,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第二天钟元常便是来到少府找到张道渠,询问少府中专门管辖渭河三桥的桥匠可是有人愿意亲自主导建设一座可能会名垂青史的桥梁的。

  结果一个叫做李春的青年走出来。

  这青年出自蜀地,乃是蜀地李家,也就是建设了都江堰的李冰李家。

  都江堰跟郑国渠不一样,郑国渠因为面临妖族的袭击,在关东世家主政后,基本上被放弃掉了,而这些水渠只要不定期进行维修或者修缮,那肯定是会出现淤堵的情况的。

  但都江堰却让整个蜀地都靠着它吃饭,这就让都江堰的维护比郑国渠要好多了。

  所以李春只是传承了作为家学的工匠技艺,便跑到外面混去了。

  跟郑渠不一样,李春没有要光复都江堰的必要,因为它一直都欣欣向荣。

  而蜀郡李家见到李春想要出去混,那就托关系把他送到长安,去负责维修渭水三桥。

  毕竟渭水三桥的后面两座是后来慢慢加进去了,但最先的中渭桥在秦朝时就修建出来。

  李家修都江堰修出名了,族中若对大匠职业感兴趣的,基本上都会来渭水三桥这里当官。

  甚至这个职位对于李家来说有点类似世代传承的意思,自然关系方便。

  不过,这些工匠职务,对于绝大多数的世家来说都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也不关注。

  但靠着这门技术却让李家传承数千年,甚至到现在都江堰地区还是李氏的重要传承地。

  而此刻感觉自己修桥都修了三年,每年都只是对着渭水三桥修修补补,现在听钟元常的口气自己好像能够修建一座让自己名留青史的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是要上啊!

  “嗯嗯,有朝气,是不是太年轻了一点……”

  钟元常心中嘀咕着,但查阅了一下他的信息后,便发现这家伙是蜀郡李冰家族出来的,顿时就放心了不少。

  这年头讲究的就是传承,你脑袋上的先祖越是出名越好。

  尤其这么大工程,没个祖上有些名气的家伙来镇住还真不好说。

  当然,桑君长参与郑国渠的翻新与新郑渠的建设之后,进入到了一种贤者状态,开始根据自己这俩年的实际经验开始去修改一些自己写水经时候的错误,暂时对大建不感兴趣了。

  而郑渠则是感觉,经过了两年修建后,自己需要沉淀一下,也打算写一本书籍来,总结自己这两年翻新郑国渠,修建新郑渠的注意事项,来一个温故知新。

  总之,这两个家伙处于一种满负荷工作了整整两年后需要好好的休息的贤者状态中。

  而且李适也非常同意这两个家伙能够整理出一份治谁手册出来。

  毕竟除了郑国渠与新郑渠以外,未来还有一条京杭大运河等着他们呢。

  这时候进行总结肯定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也是钟元常跑过来要需要从修理渭水三河的大匠挑选新的工头原因。

  “好吧,就你了!”钟元常点头道:“你需要什么人手全部都提出来,我们这一次修建的可是要跨越黄河的大桥,另外还要修一条跨越太行山与王屋山的高架桥。”

  “艹!”李春低声问候了一句,抬起头看着钟元常道,“大人,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李春又不像是李适那种一拍脑袋,根据上辈子出现过,那这辈子也应该能弄得出来的朴实想法,完全不知道这东西的难度,外行决定内行的定下了建筑计划。

  但李春是真正懂行的,在渭水上建立一座大桥跟在黄河上建立一座大桥完全是两回事。

  “你说呢!就算你是李家的世家子,也应该知道欺骗朝廷可不是那么容易过关的吧!”

  钟元常笑呵呵的拍了拍李春的肩膀,道,“所以你肯定是要名留青史定了。

  要么制作不出来被砍了脑袋,要么成功修建出一条足以媲美都江堰的是著名建筑。

  怎么样感不感动!”

  “我真是谢谢你全家啊!”李春哪怕此刻怒气值全满,却也只能咬牙道:“拼了!”

  因为虽然进入到了大统一王朝,但又是通过妥协所形成的大统一王朝。

  所以这是个真正的世家与皇帝共治天下的时代,同时秦朝虽然灭亡,但残余势力占据了西蜀与西凉,别说这里,就算关东,都还传承着春秋战国时那种君择士士择君的风气。

  所以,只要是世家出身,哪怕只是一个工匠,依旧有着蔑视王侯的气势。

  当然,这要看什么王侯,如果是能杀你全家,而且还真会杀你全家的那种,还是低头吧。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李春知道,自己世家子的身份,在钟元常面前摆摆谱什么的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答应钟元常去修,结果放了钟元常鸽子,那西凉会出来帮忙摆平钟元常的怨气。

  而西凉的那些家伙,哪怕是看起来最慈眉善目的贾文和,都不是好相与的,就更不要说李适这种执掌了整个大仙朝局势的掌控者了。

  你惹他一时不高兴,就注定你一辈子不高兴了。

  钟元常见李春答应了下来,微笑的走到李春身边,道,“你在我手下修桥是一把手了。

  你在这里有什么仇敌,我帮你把他调到你手下,你有什么朋友,我也帮忙调到你手下。

  正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少年啊,只要你把桥梁给我造出来,名会有的,利更会有的!”

  面对着钟元常魔鬼般的诱惑,李春果断被诱惑了过来,跟着钟元常干了。

  好了,转眼处理好了新郑渠的手尾,又成功的从少府挖到了人才。

  至少钟元常看来,所谓朋友那肯定是同一水平的狐朋狗友,比如自己跟荀公达。

  所谓敌人,那也要同样的水平才能够产生情怨,差距太大反而不会有这种问题。

  这些人挖过来几个,应该足够修大桥的时候使用了。

  至于豆腐渣工程,对不起,钟元常是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因为这种工程设施都是按照千年起步的,属于那种千年没修缮肯定会出现腐蚀风化什么的,但桥梁根基只要不是人为破坏,那后代翻新一下还能用的。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等到桥塌了,那你的后代还是改姓吧。

  不仅仅是史书里面会大书特书,甚至会从祖辈一直追溯到当代,所有开枝散叶的宗族全部都会追究责任。

  因为古代的每一个王朝都是奔着千千万代去的,你弄个几十年,几百年的就损坏的工程,这是诅咒我的王朝只有这么点寿命吗?

  所以给我杀,要杀全家的那种。

  “嗯嗯,马上去内政厅交接任务,明天便是出发带建设营与大匠们去神洛。”

  钟元常心中发狠,果断把效率提升到极致,甚至心中琢磨着应该怎么样把屯田营的速度提升到日行百里。

  这样的话,自己完全能够在这周内见到属于自己的蔡邕书帖了!

  没错,虽然蔡邕书帖钟元常还没见到,但钟元常已经超远距离打上自己的标签了。

  人生总归是要定下点小目标,比如把除了蔡昭姬手中以外的蔡邕书帖全部收集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