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张公义的机缘
  李适来到神洛后,除了初步建立商会规章制度,另外利用屯田营与大匠们准备给神洛建立几个地标性的建筑以外,其他时间便在遗贤阁转悠。

  毕竟具体事情不需要李适出手,与其干了别人的活,还不如想办法抓几个人来干活比较的方便。

  只要过来投靠的,李适倒也表达了一下自己平易待人的态度。

  不过转头想想,李适还真没有什么不平易待人的。

  所谓人才,自然不可能谁都跟自己见面,但多少都会以礼相待。

  李适对武将的评判态度很简单,把典韦丢上去,能跟他交手三个回合没被打死的,基本算是非常优秀的虎贲了。

  至于文臣,李适则丢出了些数学题目进行考核,基本上识字而且数学不错的,至少在李适看来在这时代就算不是一流人才,至少也是二流干才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适也没有指望遗贤馆内真遇到什么顶尖的人才,但能招募一些二流三流肯做实事的干才就非常满足了。

  毕竟这个年代真正的人才都在世家中,这点李适非常明白。

  正如此,李适看到一只野生的郭奉孝居然真就自己送上门来的时,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拿麻袋套上……咳咳,果断授予对方随军参谋的职务跟在自己身边,然后便出发了。

  并州拥有太原、上党、西河、云中、定襄、雁门、朔方、五原、上郡九郡。

  其中真正掌握在吕原手中的,现在只有太原、上党,以及河内一部分。

  而在李适得到袁术打到襄阳城的消息时,时间就已经到达十一月份了。

  正常来说出兵一般是八九月份出兵,像曹孟德从豫州出兵便如此,目的是为了抢占对方的稻谷粮食,起到食粮于敌的效果。

  自己哪怕抢到一分,那也能当做十分来用。

  更不要说,在北方十一月份已经进入雪天开始下雪起来。

  这样情况下,只要脑袋正常就很少会有人在雪天行军。

  因为雪天不仅走着走着会被冻死,更重要得是安营扎在也非常不方便。

  所以并州一方,在见九十月份李适只迁徙了民众过来,真进入到雪天甚至开始下起雪来后,就反而不担心李适了。

  毕竟,谁脑残了雪天还来进攻自己的,他就不怕路上出什么事情吗!

  李适开口对郭奉孝道:“所以我们就是在十二月一月来临前,夺下河内作为前沿阵地进军上党,如果张公义已经抢夺下来了上党,那我们便顺势进军太原,今年内平定并州。”

  郭奉孝点头,他并没随意开口进行反驳,因为自己对李适这支军队并不了解,甚至整个战略也不了解,只是半途加进来的。

  这时候的,李适拿了一件羽绒服,让郭奉孝披在了身上,同时还有帽子,耳塞和手套,原本郭奉孝单薄的身子,很快便变得圆滚滚了起来,不过还是挺暖的。

  “多谢将军厚爱!”郭奉孝从李适手中领取这些物资后,把目光看向李适麾下的将士们。

  自己并不是什么特例,几乎每个将士都有自己这样的保暖物资。

  “可是每个将士都有这暖和一身服饰?”郭奉孝对李适道。

  “那是自然!”李适肯定道,“若没有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做到冬日行军。

  不过一些防冻的油膏却准备不够,只有军官们与负责巡营职夜的士兵才会有所准备。

  你是文臣,身子骨弱,记得每日涂抹在手上防止冻伤。”

  “多谢主公。”听到李适的话,郭奉孝确实确定李适并不是突发奇想在十一月里进军,而是认真的准备了许久。

  这次袁术进攻襄阳的确给李适制造出了一个大机会。

  但如果李适没精心准备,那纵然这大机会出现在李适面前也未必能轻而易举的抓住啊!

  而事实上,李适进攻河内那是相当容易的,高顺带着骁骑营的五千人马作为亲卫,然后徐荣率领三万步兵,朱文博率领一万长水营,韩元嗣率领一万射声营,一共五万五千人。

  李适直接捏了云气固化军阵,在夜里便直接踩着已经有些碎冰的黄河水来到河内。

  等到李适占领河内时,这河内太守王匡还难以置信,李适等人居然真会在这时候渡河。

  在毫无戒心的情况下被李适击败,因为他在河内的名声还好,李适到没杀了他安定民心。

  不过却也把他丢给了皇甫明,让皇甫明帮忙安抚着。

  说实话,李适攻打河内真的不困难,真正困难得是另外一路,那就是张公义一路。

  自从王凌与王晨两兄弟逃回了并州,自然对吕原劝说要小心李适的大军。

  吕原从王晨王凌的口中知道自己儿子吕布参与了反叛,此刻流亡南方袁术处。

  此刻的他也很是担心李适会进攻自己,便开始修筑上党。

  尤其在李适收服河内黄巾后,王晨便向吕原劝说吕原仿造廉颇对抗强秦时的策略,多在空仓岭建立岗哨。

  若李适敢从这边过来,那在进行抵抗的同时,能给与后面丹河防线报信。

  而丹河防线的目标是迟滞对方前进速度,整合兵力前往上党,最后利用上党坚城抵挡。

  不过,王晨的策略没错,甚至张公义走得也是这条道路。

  但王晨这条政策在冬天的时候执行不下去了。

  因为冬天下雪了,不是每支军队都像李适,给他们准备了羽绒服,帽子与手套等等的封侯过冬物资的。

  再加上山路难以运送粮食,所以原本岗哨虽然建立了,但现在压根就没什么人在里面。

  基本上所有人都来到丹水大营中抱团取暖,甚至有的一营人就一条被子也是常见的。

  毕竟并州本来就不是什么富裕的州牧,随着大仙朝的乱世到来,原本每年应该支援并州的物资骤然短缺了不少。

  也许对于最顶层的吕家火骑影响不大,毕竟吕家哪怕是咬牙也会供应他们的物资。

  但对底层士兵,甚至郡兵来说,这所带来的影响就非常的大了。

  所以,张公义率领着大军经过仓空岭时,看着一个个虽然新建不久,但却空荡荡的哨所,不由的感叹道,“冬日行军,想来完全出乎了并州的预料吧!”

  贾文和伸出带着棉套的手,看着雪花飘荡了下来,道,

  “这些哨所应该是见到我们七八月时收服河内黄巾,所以临时建立起来,完全没想到我们十一月末便会直接袭击上党郡!

  与其说是我们的出击出乎了预料,还不如说是我们的物资储备远远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张公义听到贾文和的话点头道,

  “正是如此,郑国渠与新郑渠的丰收,让我们几乎能毫无顾忌的对上党郡进行用兵。

  长平侯当初带着我们修建那水渠真的是有先见之明啊!”

  “不仅是粮食,还有渡寒物资,以及现在逐年积累下来牛肉干。

  随着粮食产量的增加,牧场里面的牛也已经逐渐增加到每年出栏两三万头牛。

  每年几乎稳定的有两万份牛肉干,作为材料储备起来了。

  这次你手上便分到一万份了吧!”贾文和看着张公义说道。

  张公义笑了笑,李适手上最高等的粮食便是这些牛肉干了,另外还有奶酪。

  这种食物反正李适现在是变不出来太多,不过,如果能拿下河套平原来放牧就不一样了。

  而想真正掌握河套平原,那就需要修路,没错还是修路。

  不过这次只需要把秦朝从咸阳到九原,也就是包头的秦直道给翻修出来。

  全程也就700公里,就是神洛到长安那一条道路翻一倍的长度而已。

  地基的话肯定是还在的,古代各种工程只要不是人为的故意破坏,基本上保底日期都是千年为准,现在距离秦朝被灭才过个几百年而已。

  只是修起来没有个几年,丢个几十万人进去,那肯定是修不好的。

  而平安渡过空仓岭后,这里便已经到达上党郡了,属于泽州县的地。

  而布置在了丹河另外一头的丹河大营倒是没有驻扎在泽州县中,而是在泽州县外。

  “大营居然谨慎的布置在丹河另外一头,怕我们拿下了泽州县后,一定会惊动他们的!”贾文和看着眼前的一幕,若有所思道。

  “那我们便是进军丹河大营好了,这时候进攻丹河大营肯定没有防备的!”张公义说道。

  贾文和道:“这么好机会,只端了丹河大营又什么意义!

  我们的目标是全取上党,让长平侯能顺利从河内来到上党与我们汇合!

  所以,在你带兵进攻丹河大营时,华公伟,关长生你二人各带领本部骑兵即刻启程。

  关长生你带领你本部五千,步兵一万,直接进攻上党。

  到达上党后,你们两部分离,关长生你进攻上党城,华公伟带本部飞熊军五千直袭太原!”

  “这就进攻太原了!”张公义听到贾文和的话,倒有些吃惊贾文和的大胆。

  这时候的贾文和看着华公伟说道:“易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

  如果能够直接拿下太原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但我们至少要确太原没有援兵来救援。

  而太原最快的援军便是吕家火骑,交给飞熊军来对付,应该最合适不过吧!”

  “若飞熊军出现了,那我便把他们全部都给砍死,当初让吕布逃了,这次他们可不会这么容易了!”华公伟对贾文和保证道。

  贾文和说完,便把目光看向张公义,自己只是谋士,最终决断者还是这一位统帅。

  不过这时候,张公义自然是按照贾文和的命令让大军行动了起来。

  这时候贾文和看着张公义,询问道,“将军可是有将环的。”

  “有!”听到了贾文和的问话,张公义到是回答道,“但我的将环效果是直感强化。”

  “直感强化?”贾文和听到张公义的话,道,“怎么个强化法?”

  “就是在开启将环能力后,士兵们的直觉会大幅度的提高,像箭矢射过来能够第一时间判断,与敌人交手能够第一时间判断出要害等等……”张公义说道。

  “若如此,还请将军进攻丹水营地开启这个,我们要最快速度的取得胜利!”贾文和道。

  “好!”张公义听到了贾文和的话,却是点点头。

  张公义带着士兵们摸到了丹水大营附近。

  冬天雪花飘飘的,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想到,这时候会有人趴在雪地上向丹水营地而来。

  大约五六十米,张公义甚至能看清楚守营人的脸时一跃而起,大声道,“将士们跟我冲!”

  话语间,张公义凝聚起云气,在这黑夜中绽放出了无比璀璨的光辉。

  一剑竖斩,这凝聚而起的剑芒,便直接向着营门斩去,这营门哪怕是有着灵云保护,却也直接被张公义的一道剑芒给斩碎开来。

  与此同时,关长生与华公伟两人却也马上动身,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而去。

  “敌袭!”“敌袭!”“敌袭!”这一刻接二连三的呐喊声在丹水营地之中响起。

  而这丹水营地内的将领叫做方悦,他的确没想到在这时候居然会出现敌军。

  这时候他虽然也十分慌张,但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马上命令亲兵汇聚,并且派遣出他们开始在各个营帐的要害处进行据守。

  同时点燃一处处的火堆,照亮周围的环境。

  但他的这些措施进行到了一半就进行不下去了。

  因为张公义率领的亲卫真的是太凶猛了。

  随着张公义开启自己的直感强化,这些原本自身素质就相当不错的士兵们,面对这些射出来箭矢,完全是不屑一顾,往往只是轻轻松松的扭头,飞来箭矢就落空了。

  至于砍杀对手,更是不需要脑子,往往念头一起,手中武器挥舞便是能看种对方的弱点。

  不过,这场胜负真正的胜负点却是张公义麾下全部都能在黑夜中凭借一点点光辉就看清楚眼前景象,但丹水营地中的普通士兵,却一个个都有夜盲症。

  所以纵然方悦非常冷静的进行防守,但也改变不了全军溃败,丹水大营被轻易的攻破。

  方悦带着自己的亲卫向着上党撤离,但当他赶到上党后,却见到上面已经换了旗帜。

  对比起丹水大营到底是在前线,多少是有准备的,但上党根本就毫无准备,直接便被关长生轻易的带兵给攻陷了下来。

  倒是华公伟赶了一路虽然赶到了太原城下,直接对整个太原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

  他们完全不知道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并州军就这么杀过来了,所以一个个的完全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吕原见到了飞熊军之后,更果断紧闭四门,丝毫没要派出新训练出来的吕家火骑,

  毕竟飞熊军给吕原的印象实在是他以深刻了。

  华公伟找了一处开阔的地带驻扎。

  反正周围都是雪,取水并不困难,只是要烧开而已。

  不过随着华公伟把部队驻扎在这里,吕原是别想要派遣部队去救援了。

  而这时候,攻下了丹水营地的张公伟,自然是就地休息,准备明天前往上党。

  睡梦中,张公伟发现自己进入到一片古战场,一方正在奋力突围,一方则驻守各个要道.

  这时候,一位白袍的白甲男子站在战车上,双手主在长剑上,平静道:

  “赵军,你们奋力挣扎的模样让让本君很是愉悦,此战赐予尔等辉煌的落幕!”

  话语间,白甲男子高举起长剑,顿时间到这长剑散发出璀璨光辉。

  而白甲男子手腕上出现一道光辉,这瞬间黯淡下来,不过下一秒手腕的光环即刻刷新了。

  将环出现,张公伟顿时发现这人的将环与自己的将环完全一样,都只直感强化。

  但白甲男子开口道:“吾之将环,必定通向胜利的道路!

  赵军,你们用尽全力去挣扎吧,这样才能知道在必输宿命面前你们是何等卑微!”

  随着白甲男子的话,白甲男子率领的士兵士气疯狂的提升,而赵军士气不断低落。

  更重要得是白甲男子不断调度士兵,让赵军不论如何突围,却总在突围一瞬间被白甲男子调度的士兵给抵挡下来。

  不,不应该是抵挡!

  更准确得说,只要赵军想要突围,白甲男子的军队就仿佛精准手术刀般打击到突围核心力量上将其包围截杀,准确而精准的把突围精锐的组织力给瓦解掉。

  不论是哪一个方向突围都是同样的结果。

  而这率领着赵字旗的男子,不论怎么样隐藏自己的主力,都逃不过这白甲男子的目光。

  一直到最后,明明赵军这边还有四五十万的力量,但这支部队却没所谓骨干力量了。

  完完全全成为了一支一碰就碎只会逃跑的废物军队。

  哪怕主帅亲自带亲兵直冲,直到被射成刺猬,也拉不起这支军队的士气。

  这时候白甲男子突然抬起头,他的双目极其的威严而锐利,仿佛能看到这里。

  这一刻,张公义猛然惊醒过来,第二天,张公义果断去找贾文和解梦。

  贾文和告诉张公义,这里附近不远便是长社,也许去祭拜一番,便能平复心中所思。

  张公义便连忙去做,不过回忆着白甲男子的举动,看着自己双手道:

  “必定通向胜利的道路,这就是直感强化的未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