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三十章 天时地利的袁术
  随着李适下发的重建神洛的命令以及配套的政策,最直接影响的便是曹孟德。

  荀彧明白了时不待我,原本打算以清剿黄巾,以青州兵为曹操作为根基,然后图谋兖州。

  但在面对李适重建神洛的命令,荀彧知道西凉与朝廷的斗争已经告一段落。

  现在所要面对的是一个执掌西凉与朝廷的庞大团体,这样体量的庞然大物发展速度远远超过正常速度。

  这个世间,也许只有袁绍与袁术结合的袁家才能媲美。

  所以荀彧果断走上捷径。

  荀彧找上陈宫这个兖州关键的线头人物,在鲍信穿针引线,以及袁绍支持下,曹孟德虽然只有十万青州兵,但也成功入主兖州,成为兖州刺史。

  因为兖州几乎直面神洛,如果西凉军从神洛出兵,那曹孟德必然首当其冲。

  同时自己老弟袁术越来越是强,袁绍也需要人压一压,所以袁绍更支持曹孟德当这盾牌。

  同样这么考虑的人有很多,所以兖州刺史死后,压根就没有人过来继位。

  所以荀彧敏锐觉察到兖州这块地方的权利真空,所以果断下手。

  而兖州世家也害怕西凉兵出虎牢对他们造成毁灭性打击,有个曹孟德挡在前面也心安!

  而对曹孟德来说,拿下了兖州最重要就是自己拥有了一块产粮地。

  对比起粮草基本上要靠袁绍接济的曹孟德来说,这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拥有这块产粮地,才说明曹孟德真正拥有独立能力,而不仅只袁绍的小跟班。

  不过,这时候袁绍也多灾多难,因为韩馥韩馥在死前表公孙伯佳为冀州牧,用自己剩下的地盘做最后一把赌博,而公孙伯佳派遣了自己的弟弟公孙越去与袁绍商谈这件事。

  结果,公孙越刚刚走到冀州境内就被袁绍派兵给射杀了。

  因为刚刚全取了冀州的袁绍正志得意满,哪里会把公孙伯佳放在眼里。

  杀一个公孙越就是表达自己绝对不让冀州的态度。

  所以,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就继续打吧,公孙伯佳直接开始跟袁绍死磕了起来。

  对比起袁绍的多灾多难,袁术就幸运多了。

  首先讨伐秦雄战役中,因为跟孙坚混躲过最凄惨一波,无伤无痛走完战役还赚了波声望。

  同时自己坐拥这个时代除了神洛以外最富饶的南阳郡,人口轻轻松松过了百万人。

  因为豫州是袁家的祖地,袁术轻轻松松就拿豫州,而且治下还挺安稳的,所有人都轻而易举的接受了这个统治者。

  接着便因为西凉内部斗争,吕布带着残余火骑从武关逃到南阳,来投奔袁术来了。

  这样的情况下,袁术走路都开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原本只能算中人之姿的胆魄,这时候就仿佛河豚似的膨胀起来,甚至打算讨伐王景升,给孙文台的报仇了。

  毕竟孙文台是自己手下,跟自己怎么闹腾都是自己得事,你王景升把他杀了算什么。

  所以,在袁术阴恻恻的磨刀霍霍向荆州的时候,曹孟德只能对着豫州流流口水。

  没办法,入主兖州后,曹孟德也缺粮食,而且是很缺很缺的那种。

  现在神洛重建,虎牢关重新被西凉掌握,最多两年时间,神洛就算不能恢复当初首善之地的旧都景,但曹孟德看来,两年时间足以让神洛作为桥头堡,让西凉出兵攻击自己了。

  要是到那时,自己都还没什么大发展,那自己就真只能乖乖做盾牌了。

  现在已经接近秋天,虽然知道李适的屯田营模式,但想要屯田却没办法。

  毕竟兖州刚刚接手,一切事千头万绪说,哪怕想去补种都来不及了。

  “文若,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曹孟德对荀彧开口问道。

  “再等些时日,看看志才在荆州的布置,若能联手王景升一同进攻,对我们来说胜算才能大大的增加。”荀彧思索着对曹孟德道。

  荀彧在通过陈宫夺下了兖州后,便走一步看三步的开始谋划豫州。

  现在曹孟德对豫州这块地盘没有兴趣,因为兖州都没消化完,但对豫州粮草非常感兴趣。

  至少在短时间内不可能靠着种植粮食把粮食种植出来,荀彧便打算洗劫豫州的粮食来养活曹孟德的军队。

  荀彧知道这样算是邪道,但荀彧更知道这是曹孟德快速发展的唯一机会。

  因为不论是西凉李适,还是河北袁绍,都不会等待着曹孟德的。

  这时候的戏志才准备去王景升处作为说客,说服王景升一起出兵袁术。

  某种程度来说,不论是曹操还是王景升都是属于袁绍的阵营。

  二袁相争,曹操与王景升都是袁绍丢出来制衡袁术发展的筹码,所以戏志才找王景升是有着天然的联盟关系的。

  不过,戏志才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见到来自西凉的使者,或者说朝廷绣衣天使司马朗。

  李适给司马朗的任务是袁术、王景升,曹孟德和袁绍四个诸侯都走一遍。

  告知他们重建神洛的事情,看看能不能薅到一点羊毛来,顺路看看这四位诸侯的情况。

  另外李适则是让司马朗想办法,促成袁术与王景升间的斗争,最好让袁术吞了王景升。

  所以这时候的司马朗去了袁术哪里后,便来到这第二站王景升这里。

  对比起在袁术那边因为过于中二而格格不入,只能够靠着如沐春风的精神天赋撑着。

  来到了荆州这边就正常的多了,一个个都是名士风法,气质容貌,言辞谈吐每一个出来的人都是上上之选,而自己的精神天赋如沐春风,跟这些人混在一起那才相得益彰。

  “郎自北而来,承蒙诸公不弃,日日设宴款待,我即日即将启程前去兖州,便是送诸位我北方烈酒,非寻常人可喝,以全诸位款待之情。”司马朗对众人道。

  “我等日日款待,你到如今要走才把这好酒拿出来,着实小气得很。”蒯越听后笑道。

  “的确是郎的不是,盛饮,盛饮!”

  司马朗微笑着举起把李适弄出来消毒用的高浓度酒一坛坛的送了上来。

  一拍泥封,顿时整个大厅都酒香四溢,破是让人馋虫难忍。

  司马朗小心翼翼的给众人倒满,所有名士喝了小小的喝了一口,便感觉口中吞下一团烈火,一步到胃让整个身体都仿佛燃烧了起来。

  这样的烈酒,几乎没有多久,便是倒下了一人,倒下了一人便让人去用醒酒针去刺。

  一时之间名,众人狂歌痛饮,不醉不归,尽显名士风范。

  司马朗吃完喝完,便拍拍屁股走向下个目标,也就是曹操的方向而去。

  司马朗看了一眼北方,自己来襄阳的任务完成了,想来袁术应该出兵了吧。

  当曹操派过来的戏志才,打算联合王景升夹击袁术,却发现整个荆州上层基本瘫痪了。

  更让戏志才感觉到绝望得是,在自己谋划下,收了吕布作为爪牙的袁术已经膨胀得谁都不认识,天时地利人和齐备。

  此刻已经以吕布为先锋孙策周瑜为副将,已经向王景升打过来了。

  原本以为单骑下荆州的王景升绝对是个合格的守家之人,让王景升牵制袁术的主力,曹孟德在背后背刺几刀弄点粮食,先平稳的渡过今年,务实曹孟德的根基再说。

  但没想到,袁术向着荆州打过来时,司马朗协助袁术一把放倒荆州所有高层,从新野,湖阳,等沿江而设立的根本就起不到半点的作用,然后便被袁术带兵给杀穿了。

  直接一路杀到襄阳城下,王景升才晕乎乎起来了。

  说实话此刻戏志才完全是愣逼的,他完全没有想到局面会发展成这样。

  不论王景升出兵攻打袁术,还是袁术出兵针对王景升,对于戏志才来说都无所谓。

  所以戏志才见吕布投靠袁术后,一边派人吹鼓袁术天命所归,一边联合王景升讨伐袁术。

  只要打起来,那曹操的顺水摸鱼的战略就能够执行下去了。

  但一切都按照自己预料的发展了,唯一让戏志才没有想到的是,为什么袁术这么猛,为什么王景升这么的废,居然就这么眨眼间就让袁术就一路打到襄阳城下了。

  等到戏志才收到消息荆州集体醉倒,而司马朗那个家伙拍拍屁股离开时,戏志才就算是再蠢也明白了,这里面有西凉的设计在里面,就更不要说戏志才可是绝顶聪明的人。

  戏志才有些不明白的想到:“削弱王景升,加强袁术,这到底是为什么!

  纵然你西凉铁骑纵横无敌,但真有把握拿下荆州、豫州、冀州与青州四家之力的袁家吗!”

  戏志才叹了一口气,别想了,就算豁出性命,也要帮助荆州把袁术给抵挡在襄阳城下。

  否则的话,要是袁术干掉了王景升,戏志才感觉关东的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

  “啊呸!老子不是来谋划王景升与袁术二虎相争的吗,为什么会这样啊!”戏志才抓狂。

  同样得到了消息的荀彧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老子只是想要从豫州抢点粮食务实曹操在兖州的根基啊,你袁术别这么的猛好不好。

  要是你拿下襄阳,这关东就真全部成袁家的了。

  荀彧果断让曹操出兵豫州,不能够再拖延下去了。

  真让袁术破了襄阳,那长江以北地区再也没有了支撑点,全部都会被袁术一口气吃下去。

  不用去想南方那群世家节操,他们唯一的节操就是没有节操。

  而袁家凭借着自身四世三公的势力,绝对能让整个扬州世家投降。

  到要是真出了那种情况,袁术拿下了荆州,豫州,扬州,袁绍啃下了冀州,青州。

  关东地区就拿下了三分之二,以这样的势力为基本盘,袁家绝对能够发动人脉,让绝大多数的关东世家低头。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之后关东基本上不需要去打了,靠着人脉就能收服,至少自己荀家绝对没有问题。

  甚至袁术的那传国玉玺拿出来,说不定都能被大家推着称帝了。

  那曹孟德就乖乖给袁家当狗来抵挡西凉军吧,因为关东被二袁分刮干净了。

  荀彧忍不住想道,“西凉那位就这么有把握吗!

  纵然你取得凉并蜀加上神洛四州之地,真能打得败掌可能掌握了七州之地的袁家吗!

  还是说,你是想要袁家彻底的撕破脸,让袁术袁绍彻底对立?

  更或者打草惊蛇,引出所有有野心的诸侯来!”

  无论如何猜测,荀彧知道自己只能按着西凉那边的剧本走下去了。

  毕竟曹操想要发展,就必须要撕破周边这层枷锁。

  西边的西凉军蓄势待发,北边的袁绍是生死同盟,原本荀彧打算劫掠豫州后,让曹孟德向徐州发展,毕竟丹阳兵很不错。

  但现在的话,就只能选择袁术作为自己的目标。

  否则当一个执掌三四州的恐怖袁术出现时,会把周围所有一切都当做粮食给吞掉的。

  西凉兵家大业大的完全不在乎,但曹操这种小势力绝对不允许一个比他大得多的庞然大物在身边,否则曹操根本就发展不起来。

  “那么你制造出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出来又是为了什么!”荀彧的目光向着西凉方向看去!

  “当然是让袁术这个狗蛋折腾起来啊!”

  李适来到了神洛,看着自己从豫州拿到的情报,是满脸愣逼的。

  因为豫州百姓南阳百姓,居然对袁术这个家伙很满意,很爱戴的那种。

  说实话,在李适拿到这份调查报告时,甚至有些怀疑,这袁术不会是被人掉包了吧!

  或者自己的探子集体被袁术收买了?

  你这种四世三公,不知道底层人民生死的家伙,怎么会受到底层民众的爱戴呢。

  这不科学啊!

  但现实是,李适拿到资料仔细的看了一次后,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比烂的社会中,袁术简直就是这年代的一朵奇葩。

  他对百姓采取得是不作为就是最好的作为。

  只要收税收得足够了,那袁术就不再理会底层的人了,或者说,他是崇高的世家子,不理会底层人才是袁术的态度。

  而这个时代只要上面的人没有流露出要征税的意思,下面的人也不好操作。

  但上面的人流露出一分要加税的意思,下面的人绝对给你强化到百分。

  这时候的袁术便处于这样的情况。

  这几年南阳风调雨顺,袁术完全就不用担心自己花销问题,所以袁术压根就没有加税的欲望。

  尤其是随着统治范围变大,袁术的个人消费成本的花销还不断的被摊平中。

  所以袁术深得豫州百姓的爱戴。

  说实话,袁术这种爱戴是没意义的,只要来几次天灾李适相信袁术就肯定就不被爱戴了。

  至于天灾……李适琢磨着这已经进入王朝末期了,不来点地震干旱蝗灾也说不过去啊!

  不过,李适等不起啊!

  李适想把神洛打造成这个时代的商业中心,而这时代原本的商业中心就是南阳和襄阳。

  所以李适需要豫州南阳与荆州襄阳打起来,而战乱就是毁灭繁荣的最好手段。

  只有他们打起来,最好打烂了,这样神洛的商业地位才能脱颖而出。

  这世界商人才能感受到李适爸爸才能给他们足够关怀,让他们安稳的做交易。

  所以,李适便派出司马朗去解决这件事情,而能够达成这效果,就算李适也惊讶啊。

  不过,不论怎么说,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继续的纠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虽然袁术这时候强悍得匪夷所思,但李适相信曹孟德与王景升联手肯定能把袁术给按下去的,李适表示自己对他们信心十足。

  如果他们按不下去,那就自求多福吧,老子要乘着这个机会先去解决并州问题了!

  是的,在见到袁术跟王景升成功的打起来后,李适开始把目光瞄准并州。

  因为正是如同当初神洛建设的战略提出来后,荀公达便提出要建设神洛,就必须要处理好并州与豫州的问题,因为这两者都是有可能发兵进攻神洛的。

  而现在整个豫州因为袁术出兵讨伐王景升,曹孟德出兵讨伐袁术,完全乱成了一锅粥,暂时不需要李适去理会了,李适完全可以把自己的重心放在了并州上了。

  还是那句话神洛想要发展,至少要保证它的安全。

  东面有虎牢关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北面的话,虽然有黄河作为防线,但自古以来,黄河防线什么时候靠谱过,自然要乘着这次机会,讨伐并州了。

  所以,李适在来到神洛的同时,除了带上了屯田团,神洛百姓,以及迁徙的粮草外。

  李适还带上徐荣率领三万步兵营,朱文博统率一万长水营,以及韩元嗣的一万射声营。

  黄埔明与傅燮两个家伙被李适带到神洛,因为这两人若配合军队作乱还是挺麻烦的。

  张公义被李适留在河内,让它带着贾文和、关长生和华公伟等从河东进攻上党,

  而自己则是从先去神洛这边打好基础,神洛这边出发,进攻河内,最终在上党汇聚。

  而自己身边,李适到没带什么谋士,反而抓来一个小法正将就着用。

  毕竟钟元常在为双郑渠的最后工作收尾,而荀公达面对一起大规模迁徙所带来的户口编撰绝对是要过上至少一个月的九九七生活。

  法衍与杜畿不是那种谋主类型的文臣,李适自然身边就没有军师了。

  不过真说起来,反正西凉军也不觉得李适身边没军师有什么问题。

  毕竟李适自己就是拥有精神天赋,这个顶尖文臣的标志。

  但李适没想到得是,就在自己准备启程时,一个青年来到遗贤馆,开口就是说道,

  “让让让让,别挡了我郭奉孝的道,哥还要帮长平侯兼并取蜀横扫天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