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群反贼
  “张白骑将军居然死而复生了,愧是天公嫡传!”李适见到姜冏回来,倒是调笑了一句。

  “主公,你怎么来了,在下幸不辱命!”姜冏面露冏色抱拳对李适说道。

  “放心,我已经让人准备好棺材、尸守、祭文,保证让你有一个体面的葬礼!”李适拍拍姜冏的肩膀,一副你安心的去的表情。

  面对李适的恶趣味,姜冏拿下头上黄巾说道,“黄巾军跟曾经的我们一样都是苦命人。”

  李适说道:“官逼民反,自古以来不就是这么点破事,所以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至于你这个月辛苦了,现在带着本部去虎牢关吧。

  虽然他们对你印象应该会很深刻,但你长点肉,蓄点须,过个一年半载再回长安来。

  想来到时候也没什么人会认识你,以后我就尽量在神洛那边好了。”

  “一年半载够吗,被人看穿了不好吧!”姜冏却是有些担心的对李适问道。

  “区区一个月,你以为谁都能记住你的吗?”李适挥挥手对姜冏道。

  姜冏不搭话,只是默默看着李适。

  自己身边有个能几乎每一个见过小兵就记住的变态说这话,好像真的很没说服力啊!

  “我有精神天赋。”李适道,

  “总之,张宁也会带着医疗营去神洛建立医馆的。

  既然收服了白波黄巾,那这个媒人我就做定了,你也就为了天下太平牺牲一下了。”

  “谢谢主公!”姜冏听到李适的话,憨厚的笑了笑对李适回答道。

  很快的,在黄巾将军张白骑前往解县大营不久,李适便把那具张白骑的尸体送了过来,并且带来了大量的粮草。

  宣布有感于张白骑将军的义气,天下黄巾除了罪大恶极的,都可以来长安李适这里获取一个出身,前程往事既往不咎。

  如果愿意为民的,李适便给他们田地落户,如果愿意为军的,李适便组建屯田兵。

  其中很大一部分黄巾都不想要再打打杀杀的打战了,李适便把这些人安排在了函谷关附近的弘农,具体位置大概当今三门峡市左右,偏向神洛而不是长安。

  因为接下来李适要修一条从长安到神洛间的交通要道,肯定是需要大量人力的。

  同时神洛既然是自己下一次规划的核心,那让这群人在附近生活多少占点便宜。

  而李适对这些人的要求,就是农闲时,看在每天都有白条打工的份上,给我去搬砖就行。

  毕竟李适要考虑到他们有着黄巾身份,投降后就成为天子脚下平民自然影响不好。

  但让他们待在弘农,一起协助神洛浴火重生,享受着神洛发展的经济红利,李适感觉这应该就是自己所能够给这些人能够做的最好安排了,像胡才跟李条就选择了离开。

  当然也有一部分的黄巾留了下来,被李适编入了屯田营中,直接便是编制了八个屯田营。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适感觉自己从里面挑选挑选,弄两个屯田营去晒盐,两个屯田营种田,两个去修路,最精英的两个屯田营自然是丢给于文则和皇甫明训练想办法打造精英兵种了。

  而扫清河内黄巾的另外一个重要利益,就是拿到了盐池。

  就西凉,长安,神洛这一片内陆区域,解县盐池几乎是唯一的一个大型产盐的点。

  而对内陆开局的任何势力来说,解县盐池几乎是必须要拿下来的点。

  因为拿不下这个点,就需要从外面高价购买食盐了。

  所以食盐这种东西,肯定是官营的,李适顺路改变了至少现在还是煮着盐的法子。

  让屯田营,开垦田地,打造畦田,将卤水灌入畦内,利用日光、风力蒸发,甚至会用淡水进行调配,使得结晶出来的食盐的质量更好。

  而不再是那种纯粹的自然曝晒,自然结晶,集工捞采,效率相当低下。

  用这样的方式进行提炼食盐基本上已经到达了唐朝制盐水准。

  实际上所谓晒盐办法,人们在四千多年的古代就想到了,难得是如何进行规模化的开采与如何节约劳动力成本。

  现代盐价那么低真不是一个简单的晒盐法,很大原因是制盐工业化导致的效率提升。

  现代重要盐场都建立在海边,海水因为潮汐运动自然流入到盐池中,这就比内陆的盐场需要人工引导卤水成本就下降不知道多少。

  所以,现在的李适如果只掌握了解县的盐池,想要打翻这个时代的盐价是不可能的。

  但让自己吃到安心的白盐,而不是那种青盐,对李适来说就足够了。

  “盐是个好东西啊!”李适看着这些白色的食盐凝结成晶,整个眼睛金灿灿的。

  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边来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些白色的晶体啊!

  整个封建社会最畅销的两件商品,一个是铁,一个是盐。

  铁的话,李适感觉还要再过一段时日在说,因为铁器工业整合少说也要有四五年时间。

  毕竟从场地选址,产业集聚,道路建设,工艺研究,流水线生产,到产品消化一个体系不是这么容易说搭建就搭建起来的,需要时间去磨合一个个阶段。

  但换成是食盐的话就不一样了,因为用了新的造盐法,五六天就能出一批盐来。

  这些实验给自己的最直接好处,就是白条能兑换的刚需物品又多了一样。

  白条这种东西的价值,不是看它能换取到奢侈品能够有多高,而是看到它能够换取到的基础物资能够有多少,而粮食,布匹与食盐都是基础物资。

  有这三样东西作为根基,对李适来说,白条的稳定性已经大大增加了。

  当然这样还不够,李适希望能尽快完成铁器集聚化与产业化。

  这样对李适来说白条就能变得更稳定,收割起其他区域的韭菜来也更加方便。

  匆匆处理好盐业上的事,李适回到长安,而在这时候差不多已经进入到八月了。

  来到内政厅中,贾文和与李文优两个家伙,正围着一个五光十色的玻璃瓶子啧啧称奇,时不时发出真乃是世间珍宝,独此一件之类的赞叹语言。

  是不是世之珍宝,李适不知道,但是独此一件肯定是独此一件。

  这是李适让工匠们研究烧沙子,能不能烧出玻璃来的副产品,想要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肯定是做不出来了。

  另外,李适也让工匠们研究制作出水泥,毕竟有了这工具,那修桥铺路要方便得多了。

  可惜工匠们依旧还在研究中,像是黏土,铁屑和煤炭好解决,但石灰石是什么东西。

  李适能叫出石灰石这个名称,但是什么能生产出石灰石李适就不知道了。

  不过,为了研究水泥与玻璃,它们的副产品便是出了不少,只不过拿来骗经费的而已。

  即使如此,李适该给的研究钱还是要给的。

  如果真弄出透明玻璃,那在化学,天文,医疗等等领域中都会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至于水泥,要是真给研究了出来,以后关东联军再攻城……

  好吧,这世道铁没有云气,在军队面前都是渣渣,更不要说水泥了。

  不过,若是真的研究了出来,自己至少修路会方便很多,这多少也算是安慰自己了。

  “盐的事情解决了?”李文优看着李适不由说道。

  “嗯,改进了一下工艺,至少以后我们关西不会缺少食盐了。”李适道,“这东西是暴利,李叔以后由你来看着好了。”

  “食盐的确是影响整个国家的大事!”李文优点点头接过了这个任务。

  “另外蜀地的吴一因为重建神洛的事找你!”贾文和道,“已经有段时间了。”

  “哦……”李适听到这话,倒有些欣喜道,“这么说,我们的招贤令和重建神洛的通知,总算是有点影响了。”

  李文优道:“我们自己的西凉,长安和神洛区域倒是把消息已经下发下去了。

  一些年轻人向着神洛那边去了,但是东那边并没什么人过来。

  显然出了虎牢关后被截留了!”

  “没事!”李适摇头道,“出了虎牢关就是陈留与颍川,至少这些世家是知道的。

  他们就算是不看好我们,但根据这些世家的秉性,肯定是会派个人过来的。

  不过,对比起所谓的世家公子,我倒是更喜欢那些寒门与商人能够过来。

  他们才是我们要拉拢的力量,毕竟我们西凉这边对世家来说,实在是太不待见了。”

  听到李适的话,李文优与贾文和倒也没有反对。

  在一旁处理着人口普查信息汇总的荀公达听了后,完全呆若木鸡,完全不理会。

  李适说道:“李叔,我应该九十月份就会离开长安前去神洛。

  毕竟杜畿的前期工作应该做得差不多了,等到了新郑渠修建完成,我便带着屯田兵团和神洛民众一起去。

  神洛的发展方向在初期时还需要我来把控,所以这朝堂就交给你了。”

  白渠在历史上徐伯率领万人开挖漕渠,花费了三年的时间就完成了。

  而这次,桑君长与郑渠两人有了翻新郑国渠的经验,能调度的人力资源更是徐伯十几倍,更不要说李适冬季时,还给他们踩出了道路,做好了前期的铺垫。

  所以,二月末三月初时开工,到了十月末至少主体的设施差不多都完成了。

  至于剩下来一些细枝末节的打磨,至少不需要数个屯田兵团,以及百万人口辅助修建了。

  自己调度些人分流,想来新郑渠顶多打磨半年应该也就能够全部投入使用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随着这个工程完成,大量失业人口李适还是要解决的。

  接下来的解决办法,自然就是那条长安到神洛的全场三百多公里的道路了。

  要是这条路修好了,那差不多能够让神洛的军队,骑兵三天到达,步兵六天到达。

  这加强长安与神洛整个体系可以说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另外,这一条体系也是当代欧亚大陆桥的洛阳、三门峡,渭南和西安部分的道路。

  李适最终目的就是修筑起一条属于大仙朝的欧亚大陆桥,把大仙朝与大仙朝之外的世界连接起来,而不像是大仙朝被困在亚欧大陆的东部。

  要知道,这世界没有汉武帝,大仙朝也更加类似东汉那样世家掌权,而不像是西汉皇帝那样唯吾独尊。

  这就导致与匈奴为前身的妖族双方不断碰撞厮杀,但哪怕出现卫青霍去病这样的顶尖将才,但也只做到自保,而不是彻底灭掉妖族。

  这个世界大仙朝虽也有丝绸流通外族,但从来没建立起过一条稳定的丝绸之路。

  要知道大仙朝外面的确还有别的国家,但更多的还是看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李适期望能让这群睁眼瞎们看看这个世界,别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窝里横。

  所以,这条路肯定是要修的不仅是从长安到达神洛,未来还要从东海郡到玉门关,要修出一条从东到西的大动脉来。

  而这条道路的所在的位置,便是属于华夏自古以来的领土。

  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倒也让李适放心,道:“朝堂里没谁敢龇牙的!”

  接着李文优的目光又落在那七彩斑斓的琉璃瓶子上,显然对这个相当感兴趣。

  “这本来是给天子的,不过李叔你喜欢的话就先拿去,我换一件贡品上去就好了!”

  李适看着李文优对这瓶子好像爱不释手,倒直接开口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听到李适的话,李文优脸上说着不客气,但果断把这瓶子拿走了。

  至于天子,李文优感觉自己去跟天子问一下喜不喜欢这瓶子,天子可能就会折寿啊。

  “拿去吧,拿去吧!”李适摇摇头,打算回去让那工匠把这玻璃窑给关了,另外再重新开一个出来。

  既然李文优这么喜欢,那自然要独一无二。

  而且自己想要的是玻璃,而不是琉璃啊,弄出无色透明的玻璃有这么难吗?

  李适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向着贾文和看了过去,道,“我们一起去见见吴一。”

  贾文和低着头不说话,心中不由向着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没有把天子放在眼里。

  跟他们待着久了,感觉自己也是变得这样了,不过想一想,唐妃好像现在颍川,自己是不是也调度到了神洛去,然后把唐妃给接回来。

  尤其是听说她生产了,算算日子,好像是被自己送回颍川那段时间怀孕的。

  贾文和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总感觉自己这群人家伙,好像谁都没有把天家威严当回事。

  果然一群的乱臣贼子啊!

  贾文和这么胡思乱想着,很快便通知了吴一,让吴一过来与李适会面。

  说实话,吴一这时候来可是略带着几分拘谨的。

  虽然以他跟西凉的关系挺不错的,而且某种程度来说,还是通过李适跟秦雄搭上了线,很多西凉生产出来的商品都是通过了吴一销售到了蜀地去。

  但即使如此,吴一也绝对没有想到西凉军那是一年变一样的发展着。

  莫名其妙就从执掌西凉发展到了掌控朝廷,接着朝廷反扑那是一波接一波,这让吴一哪怕知道跟着西凉走得近有好处,却也不敢太靠近。

  只一边维持着与西凉地区的交易,一边仗着有秦岭横卧,耐心等待这件事结局。

  毕竟自己没有必要战队,自己只是个做生意的,谁能活下来,那自己就继续跟谁做生意。

  虽然这样吃不到最大的利益,但这样稳定啊,做生意稳定才是最重要的。

  “见过车骑将军。”吴一见到李适过来,倒是非常恭敬道。

  李适看着吴一满是笑容道,“好久不见了,吴一,我正好有一件事情找你。

  不知道你们吴家有没兴趣把你们家的产业向中原发展。

  建立一个有朝廷背书的交易平台,我想你作为蜀中豪商应该能体会到这里面的利益吧。”

  “此乃是商人幸事。”吴一思索了一下道,“我代表吴家,愿意参与重建神洛,并且赠金一千,以表心意。”

  李适倒是意外的看了一眼吴一,道,“我收下了,另外你也出个人过来。

  我准备建立一个商会,至少在某些必要的情况下能够代表你们吴家做决定。”

  “在下定当安排好!”吴一思索了一下,果断对李适道。

  李适也不多话了,便对吴一挥挥手,因为李适的意思表达到位了,那就是以后蜀地之间的交易,依旧是交给吴家来处理,李适并没有要换渠道的意思。

  而这对于吴家来说自然是最重要的。

  毕竟现在的李适可不是当初的那个天水校尉,而是执掌整个朝廷的车骑将军。

  现在李适能够不技巧吴家骑墙,等到事情尘埃落地之后再来,这本身就说明了李适的仁德,那吴家自然也不会没有什么表示。

  所以吴一回家后,原本是准备派遣亲信过去的,但正好张鲁自觉吴家蜀中豪商,便打算与其联姻。

  而吴一看到得出来西凉跟汉中迟早会爆发冲突,他更不看好张鲁,所以便送妹妹吴苋前往神洛,打算让她作为吴家的代表,先驻扎在神洛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