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重建神洛
  “重建神洛?”所有人听到李适的话不由一呆,脑海里面马上冒出了两个字,别闹!

  现在神洛是什么样的,被秦雄祸害完后,那里基本上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就算用十室九空来形容,都不足以形容神洛的凄凉,现在谁疯了会把战略定成重建神洛。

  当然,其他人不敢的很大原因,就是洛阳基本在西凉虎牢关的口子这里。

  只要西凉出兵,第一个攻击的就必然是神洛,反正这时候谁重建神洛,那谁就是盾牌。

  所以说有条件,甚至有能力重建神洛的人只有西凉大军。

  “正是!”李适点头,对众人再次肯定了自己的计划。

  “需要一个说服我们的理由!”李文优按按脑袋,却对李适道,

  “这不是开玩笑的,想要重建神洛的话,这会耽误多少的事情。”

  “第一个理由,神洛本来就是大仙朝国都,仙朝天子还于旧都,是不是能聚拢人人心。”

  李适环视众人说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理由。

  众人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下,却也点点头,这个的确算是理由。

  从政治上来说,李适这样做的话到底是巩固大仙朝威望的事。

  对重整大仙朝的人心很重要,至少原本被秦雄祸害得七七八八大汉忠臣们听到了李适准备重建神洛,并且准备让天子还于旧都,那李适怎么都应该算是个大忠臣吧。

  “第二个理由,我们若想要出兵,便是渭水与黄河相连直通神洛。

  我们以后出兵,要么出兵武关进攻豫州,要么走神洛进攻兖州与并州。

  而走武关只能陆路运粮,而走神洛却能水运粮食。

  所以,将来如果出兵最大的可能还是会从神洛出兵,进攻兖州。”

  “那为何不等拿下了蜀地!”司马朗道,“秦朝之所以得天下,除了秦川八百里,更因为有蜀地帮助,都江堰与郑国渠乃秦之双翼,如今独翼怎能飞行。”

  李适开口道,“要取蜀地,必然要先等蜀地自乱。

  若蜀地自己不乱有秦岭阻挡,纵然千军万马,却也徒呼奈何。

  所以,在这之前,我宁愿整理内务,打造军备,囤积粮草,重建神洛,为取蜀地做准备。”

  众人听到李适的话,思索了一下,也感觉李适所说的没有什么错。

  蜀地自己不乱,外面人想要对蜀地这种地方进攻真的不容易。

  李适选择这时候建立神洛,静待时机从战略上来说不能说错了。

  “重建城市需要人口,钱粮,这些又要从哪里弄!”杜畿站出来道。

  杜畿与法衍两人算是李适当初当长安太守的时候带出来的。

  他们算是踏踏实实的走上来的干吏了,一人负责内政,一人负责法律,配合的相当默契。

  说实话对于所谓的钱,自从见到过李适空手套白狼的翻新了郑国渠后,他们都不怕了。

  至于粮食,真当翻新的郑国渠和正在修建的新郑渠(历史上的白渠)是拿来看的吗?

  只要这两条渠道正式修筑完成,李适感觉,自己不需要为统一而担心粮食了。

  真正问题实际上只是人而已,一个没有人的城市,那只是鬼城。

  李适对杜畿道:“实际上的问题并不是人口,而是政策和土地。

  只要有足够土地,以及能够吸引人的政策,那我们就不怕没有人回过来!

  土地的话,神洛十室九空,甚至附近都经历了兵灾,你们以为那里萧条,这正说明那里拥有许多无主土地。

  我觉得杜畿你可以成为神洛太守,今年先去清丈土地,普查人口,把神洛城给清理出来,并进行重新规划。”

  “我这就是神洛太守了……”杜畿眨眨眼有些发愣中,总感觉世道变化太快了。

  李适继续道:“同时我也会在今年下半年给那些神洛人放出消息。

  说等到新郑渠完工,表现优异的神洛人可以选择在郑新渠这里落户,一户五十亩田。

  同时也可以回神洛,每户发五十五亩田,是否要回去,全由神洛人自己抉择,我们不逼。”

  “无耻!”这时候在场有八十分以上的内政人员心中都狠狠暗骂了一句。

  自古以来,所有人都有着深刻的落叶归根情节。

  此刻听到官员安排自己等人回去,回去后还有五十五亩的田地送,怕愿意回神洛的人定然络绎不绝。

  回去后六十亩肯定是会赠送的,只不过肯定是还没有开垦的那种,需要农民自己开垦。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等到农民开垦好了,就算神洛纵然不能回当初的繁华景象,但绝对也能够务实下基础。

  甚至李适还能狠狠收割一波神洛人的民心,方便以后重新迁都打下基础。

  至于土地够不够分,肯定是不可能的,甚至大概率有很多剩余。

  因为神洛是原来是首都,这里土地什么时候掌握在平民手上过,那肯定是属于世家的啊!

  再加上原本强迁平民有百万人口,但一路上死亡少说有两层,然后在郑国渠与新郑渠间的落户平民留下来个三四十万的也不过分,最后能回来的有三十万已经很不错了。

  最重要的是,做强迁的是秦雄,摧毁神洛的是秦雄,放火烧的……这个是吕布。

  李适借助秦雄强迁过来的百万人口重修了郑国渠,新建新郑渠,现在拉着这批人继续去重建神洛,结果这淳朴的老百姓还会感谢李适送他们落叶归根。

  只能够说,李适真完成了神洛的重建政策,就好像李适用屯田营为长安人树立了种植的榜样,让长安成了李适的基本盘,那以后神洛也绝对会成为李适基本盘的。

  “但要重建神洛的话……我怕会受到并州与豫州的干扰!”荀公达站出来道。

  虽然说,重建神洛说起来非常不错,但别忘记了西凉与关东之间几乎不死不休的关系。

  至少关东绝对不会让关西军队轻易的在关东地区建立桥头堡。

  是的,如果这个真建立成功了,那就必然会成为进攻关东地区的桥头堡。

  虽然说这时候袁绍跟袁术已经隐约对立了起来,但西凉军出现他们必定联手。

  至于吕原,他是跟秦雄有着盟友的意思,但随着吕布的背叛,这盟友自然也就断裂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吕原会不会袭击神洛,这都是要考虑的。

  李适点头道:“很有道理,所以为了避免我们受到影响,南阳我们一定是要攻击的。

  到时候,就算是他不进攻我们,我们也会主动进攻他们。

  不过,我们今年的首要目标是先彻底收复凉州城市,平息已经逐渐向河内来的白波黄巾。

  如果可以,今年尽量不要出兵袁术或者并州,而是把我们内部问题先处理好。”

  听到李适的话,在场的人倒也不反对,毕竟李适提出的重建洛阳是一个大战略,到时候具体的问题具体应对好了,只要李适知道洛阳建立起来,肯定会吸引火力就好。

  李适继续开口道:“另外,杜畿你要记住了,重建神洛后,我们不修城墙。”

  “不修城墙?”听到这话,杜畿微微一愣,道,“那有敌来袭如何防御,如何收取税收!”

  “北有黄河,东有虎牢,这两个天然屏障如果无法抵挡敌军,那多上这城墙也没意义。

  更重要得是,西凉铁骑天下无敌,如果守城反而无法发挥出铁骑的战斗力。

  所以你过去后,直接把城墙给我推平了,用那些砖瓦建设房屋就好。”李适解释道。

  杜畿听到李适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反而李文优出来道:

  “防御之事好说,但若没城墙的话,我们怎么收取城门进出的城门费。”

  在这个时代城墙的最佳作用并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方便收取城门费的内政作用。

  “为什么要收取城门费。”李适笑着道:“神洛从重建开始就不收城门费了!”

  “不好胡闹!”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道,“你知道原来神洛每天城门费有多少吗?”

  “是十万文,还是一百万文,我修建郑国渠时每天需要放出一亿钱币。如果李叔您有需要的话,我能直接给你划钱的!”李适从容道。

  这天没法聊了!

  听到李适的话,李文优顿时被噎住了。

  李文优的目光开始转过去,去寻找自己的战友,贾文和低头数蚂蚁,司马朗,荀公达,钟元常目光漂移,杜畿与法衍瞪大了眼睛。

  好吧……这群人加起来,都被李适这家伙一句话秒杀了。

  面对用白纸就能当做钱使用的混账,他们发现自己用钱来说服李适真的好无力。

  李适道:“不收取城门费用,但我们提供平台担保,在这里只收取商业费用。”

  “这个怎么收?”听到李适的话众人微微一愣,这税种不熟悉啊。

  李适从容道:“分为两种吧,一种是租金,所以以后神洛范围的土地,只租不买。

  另外我们推出商业担保,用粮食价格来举例子,粮食价格一般会随着每年时间的变化有所波动。

  由我们出面建立一个平台,让所有交易商人,约定米粮的价格交易价格进行交易。

  通过这样保证商业活动的稳定性,而凡事通过这个平台交易的商人都会收取一笔费用。”

  没有错,李适准备建立期货市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期货市场的本意那是为了调节市场供求,减缓价格波动,为得是买卖双方的稳定性。

  但自从有人直接拿着这期货凭证就直接进行交易后,这东西就变成赌场了。

  不过,李适无所谓这期货市场怎么样,反正李适只是想要通过神洛把自己的白条给用出去,然后收割整个大仙朝的财富。

  现在自己的白条能在长安与西凉两块地方流行。

  但这怎么够!这么方便的东西肯定是要给整个大仙朝的世家贵族们使用了。

  而使用的最好办法,便是交易。

  期货市场有人赚钱,纸醉金迷,有人亏钱,投河自尽,反正李适这个坐庄无所谓,每次交易能收到税就够了,

  但他们很快便会发现,想要进行大宗贸易的时候,不论是铜币,还是金属,甚至布匹都不方便携带,唯一方便携带的就是李适的白条。

  这样的话,自己不需要去其他区域,随着在神洛交易的商人们用白条交易之后,那白条自然会在其他区域流通起来,那自己就自然能够收割到相应地方的财富。

  最重要的是,这种搜刮还是隐性的。

  所以对李适来说,这才是自己要重建神洛的最大目的,至于其他什么的目的都是扯谈。

  这目的才是最重要的,建立属于自己的货币流通体系,让白条能全国范围的内流通。

  到时候自己就真的成了人形印钞机,只要自己别乱来,那这天下自己已经赢下了一半。

  “我试一试吧!”杜畿表示自己想哭,这东西自己看不懂啊。

  李适道:“没事,这东西我会在送神洛百姓过去时,亲自过去把这秩序建立起来。”

  杜畿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道,“若如此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其他人听到李适亲自会去做,倒也不多说什么,毕竟钱的事真看不懂啊。

  李适道:“另外我会以朝廷名义,在神洛建立遗贤馆,颁布求贤令,求天下遗漏贤才。

  凡自认有才之人,都可以前来毛遂自荐,而一片废墟的神洛就是他们施展才华的地方!

  这世上世家虽多,可惜这天下世家应该看不上我们这群西凉莽子!”

  李适说到这里,目光向着荀公达,钟元常和司马朗一眼。

  这三个家伙背后一堆资源,但到现在为止却一个来推荐的都没有,显然在他们还在犹豫,至少他们背后的世家在犹豫。

  荀公达,钟元常和司马朗的脸上带着几分尴尬,毕竟秦雄造得孽会有世家来投靠才怪。

  李适继续道:“但世家子弟没来,但想来寒门士子终归会对重建神洛感到几分的兴趣。

  我也不求来得是一等一的人才,能做个县丞,解决基层管理问题,我就谢天谢地了。”

  “燕昭王铸台招贤,郭隗千金买马骨,于是招募乐毅、邹衍、剧辛皆为燕国效力,使得燕虽小国而近乎一战灭齐,燕国从这一刻起才真正成为了战国七雄。”李文优摸摸胡须说道。

  说实话,李文优也这些天在朝廷中处理过政事了,清楚知道朝廷中世家对自己的磕磕绊绊,很多事情自己根本就放不下去,只能够自己处理。

  面对世家的不合作,李文优也没太大办法,因为李文优就算杀了一批上来的还是世家子。

  而西凉的读书人实在是太少了,至少能帮到自己的实在没几个。

  没想到李适却想到贤令来,不得不说,这种事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难啊。

  这等于承认自己不如别人,需要别人的帮助,对上位者来说是很丢面子的事情。

  至少绝大多数世家子弟绝对不会颁布这么一个求贤令来。

  李适听着李文优的话,也就点点头而已。

  李文优说了这么多的名字,自己就记住了一个乐毅,至于其他的人连燕昭王是谁,李适都不是非常清楚,反正点头就好了。

  “求贤令……这是要正面碰撞世家的举孝廉啊!”荀公达看着李适忍不住苦笑起来。

  荀公达发现,李适这人总是能带给别人惊喜。

  原本他带兵打赢了袁绍可谓当世名将,结果反手便是修建郑国渠解决了秦雄强迁带来的人口暴增问题。

  接着表现了一手无限生钱,真把郑国渠给修建了出来。

  当世指挥能力顶尖的皇甫明出手镇压,结果反手被李适一招仁德统兵弄得精锐反水。

  现在李适又拿出一份重建神洛的计划,看起来好像只是从一片废墟中建立一座城市,而实际的目的却是一场从战术战略、民心、人才和正义性的一次全免统筹整合。

  最重要的是,如果李适来操作的话,荀公达发现李适真的能够把神洛从废墟中重建。

  因为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不是钱粮!

  一想到这里,荀公达感觉真的要去给族中写信了。

  就算族中精神天赋们因为有着自己的坚持,想要去寻找适合自己的主公,但家族里面也给自己随便丢几个县令水准的人啊!

  就算不压重注,至少也要押注,荀公达感觉李适除了西凉出身以外,真没什么可以黑的了,而这样一个人统一天下的概率,真的太高了。

  荀公达想到这里,本能的向钟元常与司马朗看过去。

  几乎不用去问,荀公达也能判断出,他们想着跟自己一样的事情,毕竟所谓狐朋狗友,相互之间的思维肯定不会差太多。

  “杜畿你作为神洛太守,按我说的尽快启程前往神洛做好前期工作。

  另外我会派遣姜冏率领西凉骑兵随你同去。

  至少想要重建神洛的话,那虎牢关与孟津港总归要掌握在我们手里。”

  “诺!”杜畿双手抱拳认真回答道。

  “领命!”姜冏也站出来,对李适回答道。

  “诸位,这就是我们今年,甚至明年的战略了。

  所以,我们首先要做得就是彻底整合关中势力,尤其河内的白波黄巾,要尽快剿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