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各自的外挂
  万弩强袭,加上那一拨屯田兵的乘机掩杀,直接让步兵营阵亡了五分之一,受伤得更到达三分之一。

  如果换了一般人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但作为皇甫明所带出来的神洛五校,拥有素质类与意志类的天赋却硬生生撑了过来。

  拥有意志类属性的军队,往往有着隐性的士气加持,只要心中信念不灭,那往往会死战到底。

  而现在徐荣的步兵营便是如此,纵然先受到重创,但终究稳定了下来。

  至于从战壕中射出的箭矢,对这些二天赋的士兵们来说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皇甫明沉稳的指挥步兵营继续前进,同时长水营与射声营也紧随压上。

  李适对步兵营的调整甚至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不过只是微微帮助步兵营构筑了军阵。

  依旧是一个简单到极点的军阵圆阵,不过所带来的效果却是防御强化。

  借助军阵的效果,李适成功让步兵营成为了双天赋的军队。

  一个防御强化,一个武器掌握,都是简单到爆的天赋。

  但同样的,这样的天赋发挥起来上限低,但下限也很低啊。

  皇甫明指挥着军队前冲,面对已经摆开军阵双天赋的屯田营却没想象中的势如破竹,反而对方的就地固守,自己的士兵们一时间居然还攻击不下!

  怎么会这样?皇甫明微微一愣,但马上醒悟过来,目光看向李适挖掘的沟壑。

  的确,自己的步兵营用泥土与沙袋铺出了数条道路,但也只是数条道路而已。

  李适退出的位置非常有讲究,大约是一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这样的位置能让皇甫明的步兵冲到短兵相接的位置,但却摆不开军阵。

  对军队来说最重要的组织力根本就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展现开来,甚至随着持续不断的碰撞,皇甫明的士兵们被挤压得有些后退。

  “想要利用地形,阻止我同样以军阵来针对性的进行反制!”皇甫明看着眼前一幕,顿时明白了李适为什么会果断让出沟壑,依旧还是利用地形,

  “因为这样的小技巧就能够让我束手无策,还是说……他在等待!”

  皇甫明与李适两人虽然在中路交锋,但各自的思维也会顾及全局。

  现在的局面,除了李适与皇甫明的中路交锋以外。

  左路吕布的火骑与并州秦雄的飞熊军正面碰撞。

  右路的马寿成与张平带着各自的西凉骑兵不断厮杀。

  甚至在这个战场外,李确等人与韩约在另外一个战场不断交锋。

  皇甫明明白这除了自己以外的大军都不可能占据上风,最多也就只是维持平手而已。

  理由很简单,因为其他三路都被西凉军正面击溃过。

  他们在心气上就差西凉士兵们太多了,这种差距在还没战斗时看不太出来。

  但真正厮杀尤其是到了僵持局面时,西凉士兵们会越来越无惧,而其他对手会不断回忆起被西凉士兵们战败的情景,从而越发的胆怯。

  “所以局面不能够僵持住,僵持住除了我这里,其他三处肯定会崩溃!”皇甫明想到。

  “射声营,第一箭!”皇甫明一声令下,却见到射声营的箭矢顿时射出。

  宛若流光一般的箭矢在蓄力作用下积蓄了惊人的力量。

  箭矢射出荡涤起一阵阵的波澜,破空之声才刚响起,却已经落入到了屯田兵中。

  屯田兵的将士们近乎本能的举起手中的盾牌,抵挡着这突如其来的箭矢。

  但已经蓄力过的箭矢,威力真不比强弩近距离射出来的威力要差,这些普通的盾牌根本就抵挡不下。

  刚才步兵营是怎么吃了一发强弩的,那现在屯田营便承受了近乎同等级的打击!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进攻!”皇甫明果断让步兵营前冲,要突破屯田营的防御。

  “进攻!”李适也没有任何的迟疑,挥舞旌旗,张公义与姜冏两人顺势杀出!

  李适一切的铺垫,就是为了让皇甫明的弓箭手们射出这蓄满力量的一箭。

  唯有让皇甫平的射声营射出这一箭,李适才敢让姜冏与张公义两人出击。

  而自己也才能尝试自己的计划。

  否则很可能一道箭矢落下来,场面上的局势根本就维持不住。

  此刻屯田兵们,便因为承受了一发蓄力引导箭,直接导致组织近乎崩溃!

  而皇甫明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们的步兵步步推进,李适的屯田兵步步后退。

  负责指挥屯田兵的张义大声喊道:“稳住,稳住!”

  在这毁灭性打击下承受步兵营的绞杀,哪怕屯田兵已经主防御的了,但依旧风雨飘摇。

  不过,此刻李适麾下张公义与姜冏两人,率领着骑兵一路前冲。

  而他们的脚下在这时候铺出了一条白云般的轨迹,这是用军阵铺设出的云气固化。

  对步兵们来说的沟壑,对骑兵来说,根本就是如履平地。

  两支骑兵几乎一跃而过这看似宽阔的沟渠,然后直接便向射声营冲过去。

  绝对不能让射声营射出第二次箭,否则在场怕是又有一直军队要直接组织崩溃!

  但李适的这两支骑兵早就在皇甫明的预料中。

  屯骑与越骑两支骑兵直接拦截在了姜冏与张公义的面前。

  不论是屯骑,还是越骑,此刻都只是一天赋的军队,但皇甫明却也给他们调整出军阵,直接便跟两支西凉骑兵怼上,不说打败,但拖延绝对能够做到。

  “居然还想要调整军阵吗?但是很可惜哦,你的基础不合格!”皇甫明冷冷的笑道。

  刹那间,随着射声营对屯田兵们射出一个大口子,步兵营在皇甫明的指挥下,一支支部队仿佛化成了水流一般,无孔不入的渗透入屯田营大军中。

  此刻屯田营的军阵组织被不断切断,战士们的联系被不断的分割。

  越是前线的战士就越是有一种仿佛身陷敌军营地的错觉,仿佛四面八方都是敌人。

  李适很快便发现了这一点,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阻止。

  李适的指挥类型是属于那种自己下达命令,麾下士兵执行力能让李适指挥出来的命令强行实现,哪怕指挥到一个伍长伍长都能毫不犹豫的执行下去。

  那皇甫明的指挥就是能同时指挥十数条不同的战线,并且让这十几条战线相互配合。

  所以李适的使用阵法特厉害,因为李适想要摆出什么形状士兵们就会执行下去。

  那皇甫明就是那种正常指挥统帅,他能够预读战场的发挥,构建自己的战术目标,然后指挥一支支部队实现这个战术目标,而在这点上李适是远远不及的。

  而在皇甫明有意识的切割下,屯田兵间的联系被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切断。

  “倒是比我预料中的要容易一些……

  不过这些士兵的执行力与素养倒是有些惊人……

  是吴起类型的统率吗,虽然训练士兵的能力不错,但是基础太差劲了!”

  皇甫明冷冷道,“那么这支屯田步兵,就此结束吧!”

  几乎随着皇甫明的话,在皇甫明指挥下,步兵营已经有数十个小队已经意识的化成了一柄柄的尖刀,顿时把屯田营切割成了一块一块。

  原本屯田营头顶上厚实的灵云,更随着皇甫明的指挥,直接支离破碎!

  虽然屯田营的士兵们依旧还在奋勇抵抗,但面对步兵营的凶猛潮流,这一个个已经被切得支离破碎的屯田营就仿佛是被韩浪袭击的舢板,随时都会倾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最感到惊悚得人是张义,以及他的副将于文则。

  张义还好,他虽然会指挥但是指挥的能力又不算很高,只是感觉这人的操作匪夷所思。

  但于文则一直以为自己是练兵大家,在指挥上也颇有天赋,此刻却受到严重打击。

  先遇到了李适这种想要变什么阵法,就能够当场捏出什么阵法的怪物。

  于文则以为这已经是指挥极限了,但事实告诉了他,活得够久总能不断刷新三观的。

  现在居然有人靠着十几二十支的队旅,在对方军队因为承受到意外打击而动荡时,仿佛水流般切入一支部队的关键要害。

  然后这十几二十支的队旅同时发力联合绞杀,让原本有些缓和了态势的军团直接分崩析离,被拆成一块一块的,

  “这就是兵权谋的指挥吗……原来在指挥能做到这一种地步吗?”于文则激动道。

  张义看着自己身边的战友,却不知道自己的战友激动个屁。

  要知道现在大劣势的是我们啊,你别激动得好像是我们要赢了一样好吗?!

  张义自然不明白于文则的心情。

  因为于文则自己非常的清楚,自己这一辈子是没有那个素质成为龙将。

  所以他在军队指挥上下苦工,但龙将却能拥有将环,从而形成对指挥类统率的极强压制。

  所以对指挥类的将领来说,往往苦于自己武学天赋的缺失而自我怀疑。

  但现在于文则不怀疑了,甚至有几分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

  对于文则来说,这就是他所见到的指挥类的巅峰造诣,只要自己能做到,那就算对手有将环也不能挽回颓势。

  “真是厉害啊!”李适说道。

  “主公?!”张义见到李适居然率领骁骑营已经到前线,却是脸色一百。

  就算于文则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因为这等于说自己等人对屯田兵们失去控制了。

  “无事!”李适摇头道,“虽然屯田兵们被击溃了,但我门未必输了!”

  李适对要逼出皇甫明的一发蓄力引导箭有所预估,否则的话,也不会在蓄力引导箭射出之后,才让张公义与姜冏两人出手。

  但即使如此,李适却发现自己依旧低估了对方。

  蓄力引导箭在其他人手中顶多只是一种打破平衡的攻击,那么在皇甫明的手中是一出手对方肯定会有一支部队被崩溃的。

  因为他那手几乎说一瞬间十几二十路的指挥能力,足以在对方组织动荡的瞬间寻找到军团节点,然后把整个军团给肢解得支离破碎,而这就是皇甫明的恐怖。

  当初跟着皇甫明时只见到皇甫明攻城很强,但现在李适才发现皇甫明野战更强。

  不过,这么一想,当初被皇甫明逼着用火攻才打败的黄巾军波才才真是逆天啊!

  而实际上,波才的指挥能力比皇甫明还要差一些的。

  但黄巾军有一个李适没有想到的优势,那就是他们压根就没有什么组织,皇甫明的这招针对组织的招数对黄巾军无效。

  所以波才靠着一手人海战术,直接跟皇甫明打得五五开,至少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

  这招就是针对那些吃组织的部队,越是吃组织的部队越是有效。

  尤其是那些有组织类特性的军队,基本上这一招下来,整支军队差不多就完全瘫痪了。

  而军阵便是一种组织能力,在这一招下,李适的军阵自然而然也崩溃了。

  张义正准备说什么,而这时候,李适已经率领着军队,开始前进了!

  “主……主公!”张义看着李适率领着骁骑营走得不不紧不慢,却有些疑惑。

  而李适在这一刻从容的率领着骁骑营过来,五十步,三十步,二十步……

  李适高声道,“我乃长平侯李适,现在我命令大家让出一条道路,让骁骑营过去!”

  于文则听到李适的话,不由感觉到好笑,如此严肃的战场上,李适的行为却如此幼稚!

  是的,于文则只能用幼稚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就算屯田兵们会让开但对方的步兵营呢。

  “是……是真的是李太守,大家退开!他是李太守啊,让我们吃饱饭的李太守啊!”

  很快在步兵营中便有人大声喊了起来,而且步兵营之中的将士更是多有相应。

  “宋三,你也加入步兵营了吗?这次我是要为秦雄大人复仇,我们相识一场,你退开吧!”

  “李适太守……”宋三没想到李适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一时之间心潮澎湃,眼泪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止不住了,顿时喊道,“大人你竟然记得宋三,小人……小人对不住您!”

  看着这一幕,原本厮杀的人群有些凝滞,不多时步兵营中又有人放声喊道:“真的是长平侯,要不是您重开了郑国渠,我的家人都活不下去了啊!”

  “张仲,我记得你原本是长安的郡兵,本就是长安人,现在升到了伍长了,很不错啊!”

  ……

  只要有人叫出李适的身份,那李适便会叫出他的名字然后说一句话当初遇见过的故事。

  听到了李适的回应,这人便果断被感动的热泪盈眶,然后果断带着身边人弃暗投明。

  李适率领着骁骑营,用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与一个个西凉的皇甫的兵士交流,并且一一进行回应,顿时原本的厮杀静静的停止了,人们自觉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李适不像是两军对垒时的敌军统率,仿佛是阅兵仪式上挥手的领导。

  那股从容不迫的领袖风范让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王八之气吧。

  李适从成为长安太守开始研究农业,增长田亩,只要是长安人或多或少都受到李适恩惠。

  尤其大量神洛人涌入长安,更李适提出重开郑国渠,为长安解决了极大的治安麻烦。

  对长安人来说,李适才是一个真正值得信赖的官员。

  这所带来的影响力,只要是长安人都不会对李适出手,因为这可是长平侯李适啊!

  哪怕是神洛迁徙过来的人,在确认李适就在这里后,他们又怎么做得到把手中的刀枪剑戟对准李适。

  且不说这些士兵本身被李适带着打了一场胜仗,现在被叫到名字更是热血沸腾。

  但更重要得是李适重开了郑国渠,这是养活了多少被强迁过来的神洛人啊!

  谁家没有个人在郑国渠那里当差,李适的郑国渠拯救了多少活不下去的神洛人。

  现在你们要把手中的刀剑对准李适,只要是正常的神洛人,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

  此刻,徐荣看着眼前这幕,大大的张大了嘴巴,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谁能告诉他,当敌方主将冲到战场上,己方士兵不但不攻击,而且还主动保护对方主将,那自己这个先锋面对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做?

  是投降呢,是投降呢,还是投降呢?

  徐荣找不到答案,因为在历史上压根就没有出现过这一种事情。

  李适就这么的带着骁骑营走到徐荣面前,对徐荣道,

  “这本就是朝廷内乱,愿意与我平乱的便随我平乱。

  若不愿意与我平乱的,便是两不相帮,而我定是要杀王允为相邦报仇。”

  “我等愿意跟随者长平侯平乱,我等愿意跟随长平侯平乱,我等愿意跟随长平侯平乱!”

  这时候,震耳欲聋的声音在不断的在战场之上呐喊。

  应该说因为李适的出现,秦雄还没有来得及把长安百姓祸害到,但那些世家贵族,就没有这么安稳了。

  而徐荣听到了众人的呼喊,却也低下了头颅,选择降服。

  这时候的皇甫明看着自己的士卒纷纷的倒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明明自己彻底肢解了对方步兵了,接下来只要步兵一个冲锋就能彻底把对方击溃!

  但为什么李适一个反冲,不但这些屯田步兵们顿时士气高昂,头顶灵气浓郁。

  更重要的是,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二天赋的步兵营,直接就投敌了?

  皇甫明呆呆的看着战场,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时代真要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