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甫五校
  “阿祀,你说今天来的会是谁?”李确剔剔牙,丢掉手中牙签跃跃欲试道。

  这虽然进入到战争阶段,倒背靠郿坞,李确表示里面的物资相当丰富。

  虽然没有酒池肉林那么的夸张,但每天一根羊腿当零食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还用问吗,肯定是韩约那个家伙,翻来覆去也就吕布,马寿成,韩约,都不带变化的。”

  郭祀把羊腿放下,看看隔壁已经完全啃得一干二净拿起第二根羊腿的樊丑,感叹道,

  “老樊你吃的这么多,怎么不见你成为龙将呢?

  要不让你改走精路线吧,听说军师那里有他研究出来的简易速成版。”

  “不要!”樊丑噼里啪啦的拒绝着骨头,道,

  “走了精路线,那就跟典莽子一样了。

  做个保镖还行,以后还怎么带兵砍人,连灵云都调度不了的将帅有个屁意义。”

  “就是,就是!”李确点头道,“不能带兵的龙将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你就省省吧,我们三个,也就只是老樊有机会能够成为龙将。

  哪怕是精天赋的龙将,那也是龙将啊!”

  郭祀倒是略带着几分羡慕的看着樊丑。

  “就算没成为龙将,老子也带兵把那些龙将带着的兵都给砍了!”李确不服气的道。

  “我怎么感觉他今天特别暴躁啊!”樊丑听着李确的话,转头对郭祀问道。

  “今天他占卜是大吉,所以想要找个人杀杀,见见血,开开光!”郭祀回答。

  “他自从到军师那里求来了武力转运法,他哪天运气不好了?”樊丑道。

  李确因为太迷信了,有的时候甚至会因为迷信拒绝出战。

  所以李文优便教给了李确一招武力转运法,也叫物理转运法。

  就是谁说你印堂发黑,局势不妙的,你就直接给他一刀,让对方祭天来让自己转运。

  因为能看得到运势的人,自身肯定有运势,谁说你印堂发黑,霉运连连的,那就让谁负责帮你转运,否则就肯定是骗人的。

  李确也发现,自从用了这招后,以后遇到的卦师给自己卜卦运道都是上上卦。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军师的方法果然有效。

  而今天早上出门让自己的卦师给自己补了挂,说自己破军入命,当铸武勋。

  所以李确从白天便兴奋起来,随时准备进入状态后就开片。

  樊丑与郭祀两人对视了一眼,却是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们真就不明白了,像李确这种煞星怕是鬼神见了都要躲着走,可偏偏为什么会这么信这些鬼神呢?

  就算是最崇山信仰鬼神的墨家,都是怀着鬼神居然掌握我们墨家没有掌握的技术,那必须要去信仰。

  等到掌握了这门技术把鬼神之力变现后,墨家直接就是呸!

  你所说的事情我们墨家人都能轻松做得到,这种渣渣鬼神有什么好信的,滚!

  而现在,李确纯粹是感觉自己得到鬼神庇佑,所以牛叉起来了。

  “报!长安城中,又出现了骑兵,这次飘得是韩字旗!”很快便有小兵来报道。

  听到这话,李确顿时来了精神,开口道“我们去砍他呀的!”

  “好好好,来了来了来了!”郭祀应和着说道,

  “对了,他队伍里那个叫做阎艳的可是龙将,你可注意一下。

  不要冲得太猛跟那个阎艳厮杀在一起,到时候兄弟可不会去救你!”

  “不就是龙将嘛,在战场上不会指挥的龙将也就那样,一起砍就能砍死他了!”李确道。

  当然话是这么的说,但是李确带人去砍韩约的时候还是把仆从兵给带整齐了。

  一万西凉铁骑,三万狼族仆从兵,然后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向着韩约冲过去。

  韩约到底是什么想法,李确不知道,但是李确绝对是怀着把对方砍死的想法去的。

  这时候的韩约这次接到的命令是,无论如何要与西凉铁骑缠斗一个时辰。

  因为主力会跟李适等人决战,一个时辰后,要战要撤由你自己决定。

  对于皇甫明的这个命令,说实话韩约内心多少是有点拒绝的。

  毕竟自己又不是第一次跟李确郭祀樊丑这几个家伙打招呼了,这三个家伙都是杀胚,让自己带着本部的两万骑兵缠住对方一个时辰,就算韩约也是有压力啊!

  “早知道就不那么早站队了!还以为有王允的谋划,皇甫明的战力能够躺赢。

  没有想到打完了秦雄,居然还要打李适。”韩约一想到了李适,脸色不免有几分的发白。

  他又是想到当初与之对战的情景,莫名其妙跑着跑着,然后自己就输了。

  韩约想到这里不由摇头,那噩梦般的景象实在是不想要再次回忆啊。

  这时候李确樊丑与郭祀三人的旗帜开始出现在地平线上,他们的骑兵一路奔驰而来。

  “不想了,我可也是西凉将领啊!”

  韩约手中长枪挥舞,大军云气汇聚凝结,随着韩约下达的命令,麾下士卒不紧不慢向李确等人主动发动了冲锋!

  “这人真的是韩约,居然不逃跑,反而带着将士主动向我们发动攻击!”李确惊讶道。

  “我记得军师好像嘱咐过,如果对方主动跟跟我们发动决战的话我们要怎么做来着?”

  “把对方给击溃,然后顺势向着长安城袭击!”郭祀在一边补充道。

  李确顿时露出狰狞笑容道,“果然我今日是破军之命,当立武勋!”

  听到李确的话,郭祀与樊丑两个对视了一眼顿时感觉这个家伙没救了。

  不过不得不说,李确虽然迷信,但自身作为将领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只见他一手灵气调度,西凉骑兵头顶云气出现了黑黝黝的金属黑。

  但这种能力倒不是李确耍帅什么的,实际上这种黑云盖顶的气势也让李确相当的嫌弃。

  但头顶的云气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李确所率领西凉骑兵的本身的特性。

  如果是皇甫明在的话,就能看得出这样的西凉铁骑已经到达了能够由二天赋的瓶颈。

  要么突破到三天赋,要么一辈子都卡在二天赋。

  也正是到达了瓶颈,自身某些能量流散,才会影响到云气。

  而实际上,西凉骑兵绝大多数只要是走正统路线的都已经到达了二天赋的瓶颈。

  就算樊丑与郭祀两人原本是走潜力爆发路线的,也改走了正统的西凉骑兵天赋。

  因为这样这样的西凉骑兵又强又硬,在发挥上也很简单,战场上横冲直撞就好了。

  而李适的潜力爆发虽然都能爆发出堪比真正三天赋的力量,甚至在爆发后会一次比一次强,成长速度极快,但这种军队适合的是李适,而不是他们。

  至少在现在,哪怕是二天赋的军队带着一大批的狼骑兵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交手的。

  韩约的骑兵与李确等人的骑兵碰撞在了一起。

  第一次的冲锋与碰撞,双方间谁都没有后退,双方的骑兵都有着马鞍和马镫,毕竟这种东西只要看到过很快便是学会。

  即使如此,双方士兵间的正面碰撞,依旧是做不得虚假的。

  韩约手下的骑兵的确是西凉骑兵,但在面对西凉铁骑时,却显得格外的脆弱。

  一次正面冲锋便是直接倒下了近千人,而西凉铁骑有没有倒下三百人都是问题。

  “杀杀杀,给老子杀!”李确挥舞长矛,大声喊道:“此战,我等必胜!”

  李确,郭祀与樊丑三人组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这三人虽然基本上没有什么脑子,但有人在战场上就是不需要脑子,靠着直觉就能够找出对方的弱点,形成自己的战术体系。

  而李确、郭祀和樊丑三人相性的确高,基本战场上都不需要怎么样的交流。

  但却本能的以李确本部正面牵制,郭祀与樊丑两人率领自己的本部从两侧不断穿插着韩约部队的薄弱处,对韩约来说有种双拳难敌四手的感觉。

  韩约因为自身的调度能力太差,但偏偏又自诩为儒将,通过指挥调度来与这三人抗衡。

  但实际上这三人哪里管什么调度,跟着自己莽就是了。

  而看着三人这么勇猛,他们麾下狼骑兵仆从军们顿时变得凶狠起来。

  反正真打起来,狼骑兵们连坐骑都能咬人的!

  狼骑兵们的天赋从训练出来的那一刻开始便是被锁定了。

  不论以前是什么天赋,但现在就是跟他们对主帅的认可度成正比,越认可得到的战斗力增幅效果越强。

  虽然理论上来说是能够破百的,而实际上有50%的增幅已经是相当顶尖效果了。

  而随着李确郭祀与樊丑的表现越是优异,狼骑兵们的增幅也自然变得越来越强。

  但作为仆从军,却有个隐性约束,那就是不论狼骑兵们的战斗力多么增长,都会比自己跟随的军队本身要低一个层次,否则这种增幅效果就会消失了。

  现在李确郭祀越打越疯,仆从军战斗力也自然越发向波峰靠近。

  李确郭祀与韩约交锋的开始,很快便送到李适与皇甫明的手上。

  皇甫明耐心的等待,他多少是期望李适会再次分兵去支援李确与郭祀。

  这样的话正面战场的压力更小,对皇甫明来说,哪怕一点点优势,都是一个优秀统帅应该去追求的。

  因为也许最终的交锋,很可能会因为这一点点优势便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很快一刻钟过去了,皇甫明看着李适的营地丝毫没有分兵的意思。

  显然李适相信李确那边能够处理好,或者他知道了那边只是自己拍出来的诱饵而已。

  虽然皇甫明让韩约支持一个时辰,但实际上皇甫明压根就没指望韩约能做到。

  他所要得便是在最短时间,彻底从正面击溃李适,而第一支被派遣出来的,就是吕布。

  皇甫明打开城门,让早已经整戈待发的吕布,率领着火骑从长安城中涌出。

  这一刻,吕布浑身散发着太阳的光辉,整个人耀眼得不行。

  在这光辉下,吕布麾下的火骑,状态直接攀升到巅峰。

  在吕布带领下,一往无前的向李适组建的沟壑冲去。

  虽说,皇甫明有点拿吕布当做炮灰的意思,但皇甫明却也给了吕布足够利益。

  比如说吕家常年研究的四位一体的战术,到了皇甫明的手中直接拆解掉。

  什么四位一体,在皇甫明看来纯属有病。

  明明已经是一支有着双天赋底蕴的军队,甚至杀一个双天赋成为三天赋也不是不可能。

  结果偏偏选择高温气场这种虐菜天赋,反而成为了西凉骑兵的养料。

  所以皇甫明直接进行了纠正,先是引导吕布的龙将将环成为骄阳。

  简单的说,就是自己释放出光辉,成为整个战场上最耀眼的仔。

  如果换了别得人这么做肯定是死翘翘了。

  但吕布的话,反正皇甫明没有见过在个人武力上能够超过吕布的,所以骄阳这种在战场上永远是最醒目,最炫酷的将环最适合吕布了。

  反正,皇甫明也没指望过吕布指挥,只要吕布的存在战场持续战斗就足够了。

  毕竟只要吕布还在这在战场上,那吕布方的士气便能不断的+1+1+1+1……

  有了这样的作用,吕布麾下军队的天赋皇甫明也改了,改成了日月同辉。

  不是那种单纯光辉照耀到他们身上增幅战斗力,而是能汲取光辉中的力量巩固根基。

  日光也好,月光也好,都能从中汲取能量来巩固自身基础属性。

  当然,如果在日光或者月光之中打架的话,这种巩固速度会进一步增幅。

  而且日光增幅军队的战斗力且免疫目盲效果,月光增幅军队的抵抗力自带夜视效果。

  不过如果是雨天或者阴天,那吕家火骑的战斗力就会被压制住了。

  然而无所谓了,有了吕布的天赋骄阳,这支吕家火骑至少能在需要时保持巅峰战斗力。

  这种战斗力甚至在晴天的情况下与二天赋的军队抗衡而不落下风。

  至于这支部队的第二天赋,皇甫明因为自身偏好倾向捏出意志类天赋。

  不过这支新火骑吕布刚刚组建的,自身条件不达标,就算是有皇甫明这种顶尖练兵大师,但也不可能让一支素质不达标的军队捏出双天赋属性。

  不过如果这次能够正面击败西凉军,皇甫明感觉就差不多了。

  当然也有更大的可能这支火骑又要去重新补充兵源去了。

  在这吕布率领的火骑身后,跟着的是马寿成的西凉骑兵。

  原本马寿成是李适放出来的内奸,但李文优不收饵,这就让马寿成真的成反贼了。

  对马寿成来说,这是很令自己崩溃的事,不过还好事情峰回路转,王允找到傅燮,希望傅燮出面前去招募马寿成回归朝廷,傅燮自然不会反对。

  马寿成知道自己终于能够弃暗投明改邪归正,激动得热泪盈眶。

  面对傅燮的邀请马寿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三万的骑兵全部都归属入了皇甫明的麾下。

  毕竟自己本来就想要洗白,但就是没机会啊,现在有机会了自然要梭哈!

  而马寿成跟韩约这段日子相互厮杀又相互舔伤口,还真舔出了感情。

  也正是马寿成作为媒介,把韩约给招降了,而韩约又劝降了段景。

  总而言之,对马寿成来说,李适与李文优都是混蛋。

  他是真怀着把这两给干掉的心思上得战场。

  当然马寿成一样无比的忌惮李适,毕竟当初那招滚雪球现在都心有余悸。

  而此刻马寿成跟在吕布的火骑后面冲出,也没冲得太快,还是仅跟着大军节奏。

  否则若自己跑得太快了,结果被李适抓住了机会给切断了,那马寿成就有些绝望了。

  而在马寿成后的则是徐荣的两万步兵军团,都是双天赋的部队,一个是基础性质的素质类天赋自适应,一个是意志类天赋不屈意志。

  前者能适应任何打击,在第二次受到伤害时进行针对性的伤害削弱。

  至于不屈意志是自适应的天赋配套天赋,能让士兵们在受到不论任何类型致命攻击时完成一次意志复写。

  只要别被砍了头的这种,基本上能够保证你在下战场之前别死。

  不过,如果继续参与战斗的话,已经复写了一次,除非意志力非常强的人,否则是不可能第二次复写的。

  如果能成功的话,只要资质不是特别差,基本都能成为龙将。

  其中原理类似于让本来由士兵承受的伤害,通过意志力分摊给整个军队,由整个军队承受这击伤害。

  而作为这两个天赋的创造者,皇甫明则能在需要分摊伤害时能调整成让某些指定的士兵正好承受,用重一点点的水平,让他们能锻炼第一天赋自适应。

  当然这种军团也不是无敌,如果遇到某些高强度攻击的连续打击,这军团会比普通二天赋军团更容易奔溃。

  只不过这种军团太罕见了,至少西凉骑兵们没有,基本不作为考虑。

  至于两个兵团的弓箭手,皇甫明则换成自己最拿手的长风营与射声营的特性。

  看起来非常的普通,但足以应对绝大多数远程攻击,哪怕西凉兵并不以远程攻击为主。。

  “所以,你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抵挡呢!”皇甫明骑着马走出长安城却是思索着李适。

  在这一刻,整个皇甫大军的云气连成黑压压的一大片,以吕布为先锋,向着西凉军还在修缮中的沟壑冲击过来。

  此刻王允站在城墙上看着皇甫明离去,低声道:“皇甫明,大仙朝的未来就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