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二十章 开始的战争
  “文忧,你熟悉长安城的局势,还是你先来介绍一下吧。”李适对李文优道。

  “小家伙,你进入角色还挺快,前几天还李叔李叔的叫,现在就叫文忧了!”

  李文优心中嘀咕了一句,但却果断站出来,开始对一众将领介绍眼前局势。

  李文优说道:“自从王允刺杀了秦相邦后,现在便是由他掌握朝廷。

  他派遣皇甫明来接管原本属于相邦的军队,投靠了他们的将领有徐荣,曹性,段景,韩约,然后马寿成也带着三万骑兵投靠。

  在他们的帮助下,皇甫明很快便掌握十万兵马。

  不过其中进行穿针引线最重要的人,还是傅燮。

  他原本就是皇甫明麾下的校尉,与其他的人也能形成信任。”

  “傅燮这个白眼狼,他那么多次顶撞相国,相国都看着大家一样是西凉子弟都放过他了。

  没有想到他这个家伙,居然恩将仇报!”这时候华公伟低声骂道。

  “也就是说有傅燮存在,皇甫明能很快掌握这些原本归属于北地的军队是吗!”

  李适深吸一口气,道:“也是,傅燮向来以白玉自勉,这一战应该是我们最后的见面了。”

  “应该也有好消息的吧!”李适看着李文优道。

  “长安城内刺杀秦雄时,兵荒马乱导致城内粮仓走水,现在长安城内没有多少粮食了。”

  李文优一脸平静的说着这话,反正这只是无意间导致的,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这长安城里面的人也真蠢,云气还差,居然所有粮仓都着火了!”樊丑感叹道。

  李确拉拉身边的这家伙,眼睛瞟了瞟李文优。

  虽然自己的智商不高,但不用想能猜得到趁乱做出这种手笔也就只有军师大人。

  既然李大军师说是走水,那就是走水了!

  “按照估计,长安城之内的练市能够用上多久?十天或者半个月?”李适开口问道。

  李文优说道:“长安城内的粮食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基本上都被秦相邦送到了郿坞中。

  华公伟便驻守在这里,吕布曾经率并州军前来偷袭,不过被华公伟给打退掉。

  第二部分是被烧毁掉的粮仓。

  至于第三部分那就是在百姓们的身上了。

  若强抢百姓们的口粮,甚至把百姓制作成肉脯的话,那长安能坚持的时间就更长了!”

  李适不由看了李文优一眼,再看看下面的些将领。

  果然听到李文优的话后,所有人脸色大变,只要是正常人都不可能从容的接受把百姓制作成肉脯这种话的。

  但在李文优口中说出来,所有人都听出了这一种理所当然的神色,甚至仿佛随时会去做。

  我说文忧啊,你多少要有点下限的啊。李适心中默默吐槽。

  “朝廷要是不想要威仪散尽的话,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李适挥挥手道,“也就是说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们纵然是抢劫口粮,也顶多支撑一两个月。”

  “是想要用拖延战术吗?”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摸了摸胡子。

  李适说道:“最好速战速决!我们打战的目的是为了给秦老大报仇雪恨。

  但从战略上来,最好不要影响到新郑渠建设,这样才能让我们今年年底有饭吃!”

  好吧,面对着吃饭这个问题,下面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

  但对于速战速决,所有人都很理解,毕竟众人也没有消耗下去的心思。

  “如果要速战速决,那就要摆出一副打持久战的架势,挖沟渠,设立据马,当初皇甫明是怎么对付黄巾军的,那我们便要怎么样对付他!”李文优道,“然后让他来进攻。”

  “嗯?”李适听到这话,微微眯起眼睛。

  李文优解释:“皇甫明是当世名将,当初他刚接手徐荣等人,因为要整编不方便出手,第一时间便让吕布袭击郿坞,显然知道了粮食的重要性。

  所以我们就必须要营造出我们要打持久战的意思,只有都是真的,他才会真正上当!”

  贾文和补充道,“另外,我记得你是有屯田兵的。

  不断的让后方的屯田兵过来,营造出一种时间越久,士兵便是会越久多样子。

  这些过来的屯田兵让他们来挖掘渠道,修筑战壕,而我们的精锐则养精蓄锐,等待出击!

  皇甫明忍不住动手是最好的,如果皇甫明真能不动,那顺势隔绝长安,先收复周边地区。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再转过头对长安这座孤城下手!”

  听到这话,李适不由点点头,同意了贾文和的话。

  便按照李文优与贾文和两人商议的,马上便是派遣了屯田兵过来,开始围绕着长安城进行封锁战略,逼迫黄埔明出来。

  这时候,还闹出一点笑话,那就是随着大量屯田营聚集挖掘,附近村民还以为这里有什么大工程,倒主动的过来报名参加。

  打战不打战的他们不懂,但有工程的话,那就能买到白条,买到白条就能换到粮食,这样朴素的利己观念还是有的。

  而李适只能拒绝了附近好几个存在希望做工的愿望。

  毕竟对于李适来说,他们是非常宝贵的农民,无缘无故的让他们死在了战壕上,那都是会嫌少自己税收的。

  休战壕什么的,还是交给屯田营吧,反正他们将来会有很大的可能补充到正规军中。

  所以,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提前适应一下也是好的。

  尤其自己在冬天的时候捏个几个像是什么工具强化,耐力强化,力量强化之类的属性的屯田营,正好在这里发挥出他们的特长来。

  至于你们如果想要帮忙的话,那就去做运送粮食的辅兵吧,放心,肯定给白条!

  李适心中默默的想着,这算不算是喜迎王师,箪食壶浆。

  果然,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啊!

  李适听从李文优与贾文和两人挖掘战壕的计划,很快便开始实行了。

  见到李适的举动,王允马上找上皇甫明与吕布两人,询问情况,

  “那李贼猖獗,已经在长安城之外挖掘起了战壕沟壑,两位可是否有什么退敌之策?!”

  “李适乃是当世名将,知道我们长安城内粮食将尽,而他又掌握了郿坞与郑国渠两处粮仓,所以便是想出围困之策。”皇甫明看着王允坦然说出目前的局势。

  “夜袭如何?”在一边的吕布率先道。

  “西凉兵夜晚看的见。”皇甫明道:“反倒我们很多士卒,夜晚都看不见。”

  听到皇甫明这话,吕布顿时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去袭击郿坞被赶出来。

  实际上,在神洛五校与并州军在跟着西凉大军混后,也已经有一定比例士兵已经能在夜晚看见了。

  只不过,他们的伙食肯定是没有西凉兵来的好的,李适对他们可没有怎么样照顾。

  毕竟李适还没有来得及调整他们伙食,就去修郑国渠去了。

  “只能打一场正面的战争!”皇甫明认真道:“经过了这么多天休整,我已经把神洛五校恢复到曾经八层的实力,由我亲自带领,已经足以与西凉骑兵的一战。”

  “将军可是有确切的把握?!”王允这时候却是高兴的对皇甫明开口问道。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战争之事,何尝有什么确切的把我,不过只是尽我所能而已。”皇甫明认真道。

  王允对着皇甫明微微一鞠躬,说道:“这社稷就拜托将军了!”

  很显然,王允也知道若让李适真的挖掘沟壑战壕成功,那长安就不用驻守了。

  皇甫明也不多话,便马上安排了起来。

  而首先要做的,皇甫明便是多次派遣吕布,马寿成,韩约三人向着郿坞的方向攻击骚扰。

  李适也并不奇怪皇甫明的选择,因为秦雄藏在郿坞中的粮食与财富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消耗得了的,正因为如此李适打算等到战后再进行处理,

  而且李文优表示,自己在郿坞里面留了后手,如果真让皇甫明得手了,反而是个将皇甫明的军队重创的机会。

  所以,为了演戏演得真一点,李适让李确,樊丑与郭祀三人带着近万西凉骑兵与三万狼骑兵,在那个方向游曳,去守卫时不时出现的吕布,马寿成与韩约。

  近万西凉骑兵与三万狼骑兵的组合基本上能看成是支万人双天赋部队。

  带着三万一天赋部队,只要不是李确自以为了不起的冲上去肉搏给吕布一方天画戟干掉,那就肯定没事。

  毕竟这种状态的三人,别说单独遇到吕布、马寿成或韩约,就算三人联合,最终打起来打到最后怕还是还是李确,樊丑与郭祀的组合会赢。

  不过,随着营地中走了四万的军队,李适大军却也不见少了多少。

  因为屯田兵们开始向这边补充进来,虽说这些屯田兵都是新兵,但他们都是有老兵带的。

  作为精锐或者骨干力量自然不够,但如果只是让他们在战场上挖掘战嚎沟壑,作为基础正卒绝对是足够的。

  因为他们中有的屯田营,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算是一天赋军队了。

  “李适真是厉害!”皇甫明看着李适大军头顶上的云气浓密,道,“大军明明分出了一部分防守郿坞,但他们大军头顶上的灵云却不见半分稀疏。”

  “李适……的确是当世名将!”在皇甫明身边的傅燮,思索了一下,却是点头说道。

  “当初见他,他还只是率领骁骑营的猛将,但是现在却是已经能够布置出如此谨慎的战壕了,显然是深得了子干兄的传承,可惜如今他却是站在了朝廷的对立面!”

  皇甫明说道,“也正是如此,我们的战机也要带来了。”

  “皇甫将军说的是,这几日大吕布,韩约与马寿成三人连续的进攻郿坞。”傅燮说道。

  “李适我不是很熟悉,但他们中可是有着李文优!”皇甫明一脸凝重的说道:

  “当初谋刺杀秦雄,结果当天他反手便是烧毁了粮仓。

  纵然郿坞内粮草丰富,但像李文优这种人,又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把柄给我抓。

  要么等到攻击进去后放一把火,要么里面的粮食有问题。”

  傅燮听到皇甫明的话,发现以自己对李文优的了解只会比这更没下限。

  傅燮却对皇甫明道,“如此将军连续让吕布将军等人出击是为了什么?”

  “为了麻痹他们,占一个小小的先手而已,如果能够引诱一些人分兵就更好了!”

  皇甫明道,“我们粮草不足,唯一办法就只是在有限时间把优势尽可能发挥出来。

  明天应该轮到韩约去公达郿坞了,在韩约与遭遇李确交手后,就是我们进攻的时候了!”

  “西凉骑兵应该中,应该没有双天赋的射手吧!”皇甫明略带着几分担心的问道。

  “西凉骑兵会配置两柄短枪,一般上他们的远程攻击都是靠这个,借助马速投掷而出,未必比一般的弓箭更强更远!不过他们的确是没有正规编制的弓箭手。”

  傅燮道,“所以由吕将军出面说服了曹性将军,对李适等人来说是个不小打击。”

  “既然如此,那明天变是让吕布去打头阵吧!”皇甫明说道。

  “吕布将军与马寿成将军,他们有什么区别吗?”傅燮听到皇甫明的话有些疑惑。

  皇甫明解释道:“如果马寿成的话,那么明天让他冲锋,很可能会直接死。

  但是吕布的话,在战场上,以他的武艺遇到再危险的境地,应该都能够活下来。

  至少他自己能活下来!”

  “明天可是有什么危险?”傅燮听到了皇甫明的话,却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皇甫明说道:“不知道,但李适既然选择了挖沟渠,那么肯定会有配合的设施。

  既然他们没有双天赋的弓箭手,会是什么就难猜了,所以就让吕布去踩踩看吧!”

  这时候的在挖掘的沟壑一侧,借助沟壑泥土堆积起来的土破,工匠营的工匠们一个个忙绿的组装着零件。

  一个个送到前线的零件,在这些工匠们的手中不断组装,很快便见到一架架基本上难以移动的弩车便被这些工匠营的工匠们组装了出来。

  组装后的弓弩,直接被嵌到专门准备的泥土中,固定好后,在上面放上了隔离板,再用泥土封好,基本上只是露出了弩箭的通道,不会影响到弩箭射出。

  皇甫明猜测的没有错,李适的确是有所准备。

  他以为李适要挖沟渠建立战壕,实际上李适要建立的是碉堡。

  可组装的强弩算是统一了度量衡后李适让工匠们在旧武器基础上研究的新式武器。

  李适最初找了些人研究炸药。但发现研究出来的炸药在灵气包裹侠下连脸皮都炸不破。

  这让李适对所谓火药彻底绝了心思,哪怕李适相信真研究出原子弹来应该能炸死龙将。

  但李适只是个普通的搬砖大学生,这种事情想想都会被各种公式逼得做噩梦的好吗!

  所以,李适在这条道路绝望后,直接便走上了强弩的道路。

  李适只提出用标准化制作出强弩的各个部件,等到地方再由士兵进行组装,当场使用。

  至于这方法,李适自然不会承认是从某些港片里面拆卸枪支得到的经验。

  这种方法的确是可行的,但用这种方法制造出来强弩,基本上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自身寿命格外短暂,基本上能射出三发弩箭才出现故障的,已经是上品了。

  虽然这种东西几乎是一次性用品,但李适还是拿出来装备了起来。

  毕竟除了费牛筋以外,其他的材料基本上都是木质的,对于李适来说还能接受。

  至于牛筋……李适只能在给骑兵们制作牛肉干时,把牛筋给留下来了。

  不过即使如此,这种器械还是实验性质的。

  因为现在的李适现在没本事把畜牧业像农业一样转变向工业化。

  因为畜牧业的工业化要有更高的辅助条件,别得什么都不用说,单足够大的天然草场作为基础,自己手上就没有。

  如果哪一天拿下来了并州,倒可以开始谋划建立大牧场工业化的体系。

  至于现在还是洗洗睡吧,还是先解决眼前长安的问题再说吧。

  李适,李文优与贾文和都非常清楚,长安城内没粮食,皇甫明必然要出城一战。

  而名将便会抓住机会在这段时间把自己优势发挥到最大然后毫不犹豫的莽一波。

  莽出希望也莽出奇迹,这点换了谁来都只有这种战术,只是看施展办法不一样而已。

  莽输了,那就是被白起屠戮赵括,再怎么吹也免不了全军覆没的事实。

  莽赢了,那就是武牢关下的李世民,一战杀双王,从此大唐威震天下。

  所以,不论吕布,韩约,或者马寿成在郿坞那边战得很热闹,但李适非常明白,主战场还是在这一边,这一次就只是比谁的耐心而已。

  而李适哪怕是非常想要速战速决,然后回去制作开凿新郑渠,但都要耐下心来,跟着皇甫明把这场战打完。

  皇甫明还有个很大的死穴,那就是他不能像是其他的攻防对峙时,出现劣势选择撤离。

  因为长安城中有着百官与天子,要是他撤离的时候被追击,那就真的原地爆炸了。

  所以,皇甫明只能选择在粮食耗尽之前决战。

  而李适仿佛一个极其有耐心的猎手,耐心准备给皇甫明安排一个死亡陷阱。

  第二天,韩约与李确碰撞上了,这次韩约没有只蜻蜓点水般与西凉骑兵一碰即走。

  在这一刻,韩约是真真切切的与李确厮厮杀在了一起,揭开了这场战争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