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十九章 秦雄之死
  “禅让大典?”李适看着发送到自己手中的指令,让自己去参加所谓的禅让大典!

  “长平侯是否要过去?”司马朗开口询问道。

  “你们呢?”李适的目光在司马朗,钟元常和荀公达身上扫过。

  “若是长平侯您去的话,那我们自然是会去的。”荀公达看着李适说道。

  “禅让大典,还是王允主持的……”李适摇头道,“王允这般热心,可不是什么好事!”

  “王司徒忠君体国,长平侯相信对王司徒有所误解。”司马朗倒是帮衬了一句。

  “他忠君体国我到是信,正因为如此,这样的人主持禅让大典,又有什么好事!”

  李适挥挥手道,对着钟元常说道:

  “元常你帮我写一份信给秦雄,就说现在他独掌兵权民权,何必在乎那皇帝的位子。

  反正我是不会去参加他那所谓禅让大典的,至于理由,就写偶感风寒吧。”

  “诺!”钟元常听到李适的话,果断接下这个任务,只是看着李适有几分的怪异。

  “明年还要准备开展新郑渠建设,前期准备工作还有很多,你们先下去吧!”李适道。

  “诺!”听到李适的话,荀公达,钟元常与司马朗三人都下去了。

  在路上,司马朗开口道,“您们觉得这禅让大典是怎么回事?王司徒怎么会这么做!”

  “长平侯至少有一点说的是对的,王司徒向来忠君体国,怎么会无端端的主持禅让大典。”钟元常摇头道,“这里面如果没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因由那才是怪事。”

  “怕是想要制造一个让秦雄与他兵将分离的局面吧!”荀公达从战术上考虑道。

  司马朗这才反应了过来,看着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应和的荀公达满脸的惊讶。

  “若秦雄真的发生不幸,那我们……”司马朗不由向李适的方向看了看。

  荀公达苦笑道“若这样,长平侯就真的困龙升天了!

  王司徒眼中怕只有飞扬跋扈的秦雄,但却不知道,秦雄才是长平侯的封印啊!

  秦雄若死,长平侯定无人可挡。”

  “公达,你如此看好长平侯……”钟元常看着自己的这个朋友,虽然看起来傻傻的,但是自己是什么货色,所谓狐朋狗友,能够混在一起玩的,肯定是同一水准。

  “看着这次禅让大典有什么变化吧。”荀公达说道,

  “因为秦雄一闹,天下出现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局面。

  而李适原本便手握重兵知晓军略,随着郑国渠翻新,让西凉兵没有了粮食之忧。

  这天下,除了他,你们觉得谁还有更可能呢!”

  荀公达的话,到时让两人沉默了下来。

  的确,正因为跟着李适一起工作过,所以才清楚李适的能力。

  跟这样的人作为敌人,不知道还好,但知道了能力后,真的太有压力了。

  就在三人在在思索着可能到来的变故时,李适已经把军队指令传递给姜冏、张公义和高顺,让他们带着原本驻扎在了边陲之地的精锐回到了池阳县。

  同时,李适用屯田兵去跟三支精锐进行换防。

  虽然这样肯定会降低边境力量,但屯田兵们到底需要磨练,在边境磨练便是种选择。

  而且,禅让大典的开始,对李适来说也是个长安可能会发生变故的信号。

  这时候自己手中聚集了足够力量,才能让自己去应对长安发生的变故。

  而这时候的秦雄身着华丽帝服,乘坐天子车架,在华公伟所带领的飞熊军的带领下来到禅让大典的典礼祭台。

  华公伟把秦雄送到这里,便不能够继续上去了,不过却也在下面开始守卫起来。

  秦雄自己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接受天子禅让,哪怕此刻秦雄已经吃成球形,爬起坡来相当吃力,但秦雄却依旧一步一步的坚定的向着最高处攀爬。

  为了这天子之位,李文优劝他不要,被他打了一巴掌,李适写信过来劝他不要,被他派人训斥。

  这天子终于想通了,知道他干不了,把位子传给自己,自己凭什么不要!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等老子坐了天子,给你们一个做丞相,一个做大将军,你们就知道我是不是对的了!”

  秦雄愤愤想着,想当初三人一起从天水抗击妖族开始,已经四五年的时间了。

  一步步走来,自己更从一个小小的司马成为了如今的秦相邦,现在更要做皇帝了。

  结果一起跟自己打天下的兄弟,文的武的都来劝自己不要这至尊之位。

  果然啊,走得越高身边的人就越少,不过老子讲义气,等做了皇帝,定然会提携你们的。

  秦雄一边想着,一边走到这禅让祭台的高处,除了天子再次,秦雄更见到王允!

  秦雄此刻,看着王允身边十数人,全部都手持利剑站在封禅台上,惊道:“持剑何为!”

  “杀国贼尔!”王允此刻大声呐喊道,“反贼已至,武士何在!”

  刹那间,秦雄转过头去,才发现那些两侧垂拱而立的文武官员,实际上都精壮力士。

  不过,秦雄到底有着龙将根底,纵然面临王允的刺杀,一时也能应对。

  只是没有武器手忙脚乱,一边厮杀,一边大叫道,“吕布,华公伟何在,随我平定叛逆!”

  一直在外围的华公伟见到这幕,果断率领飞熊军果断前来救助秦雄。

  但吕布大声喊道:“有诏讨贼!”话语间,手中方天画戟一指火骑向飞熊骑攻过去。

  而自己更第一时间向华公伟偷袭,华公伟直接便在胸口上挨了吕布一招方天画戟。

  刹那间,埋伏在各处的弓箭手们,对着飞熊军万箭齐,打算把飞熊军彻底淹没。

  正准备前去救援的华公伟,没想到会受到火骑与埋伏的两面夹击,直接被打倒在地。

  “吕布,你疯了吗!”华公伟吐着血,强忍着伤从地上爬了起来。

  正常的情况下遇上吕布,这一下早就已经让华公伟一命呜呼。

  但这次华公伟统帅飞熊军,飞熊军本身的硬化防御与肌肉防御,会强化华公伟的防御力。

  “居然没死?早知道应该直接砍脑袋的!”吕布看着这幕倒是十分失望。

  但华公伟已经不可能给他这样的机会了,飞熊军们把华公伟团团围住保护起来。

  此刻,秦雄被围,主帅受伤,飞熊军自己更是受到偷袭,如果换了其他的军队早就崩了。

  但飞熊军没有,且不说飞熊军几乎算得上是当世唯一的三天赋军队,纵然承受着这般打击,依旧在华公伟的指挥下,层层防御,甚至开始反击想冲上祭台去救援秦雄。

  但冲不上去,因为没人能抵挡吕布,再这样小规模的碰撞中,吕布几乎无敌!

  吕布的方天画戟肆虐,纵然飞熊军是三天赋的军队,但至少在吕布的气力没有耗尽之前,连近身都做不到,就更不要说将其打败了。

  华公伟看到这幕只能拿起长刀便向吕布砍去,想要冲出个缺口来。

  但别说他现在的状态,就算满状态也未必打得过吕布,反倒为他掩护的飞熊军死伤不少。

  此刻,秦雄原本因为奢靡的生活堕落成了球形体,但现在在生死逼迫下,拼着受伤从王允带来的杀手们那里夺来了利剑,把王允带来的杀手反杀了不少。

  秦雄突然看到了天子,虽然有人护卫,但自己硬闯过去挟持天子,想来应该能活下去。

  但秦雄才走出一步,看着天子目光中的惊慌失神,却不知道怎么想起了当日自己救他的情形,长叹一声,道,“罢了,虽然世人都骂我是国贼,但我真不想大仙朝威严扫地。”

  秦雄想到这里调转方向,手持利剑,便直接向王允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秦相邦!”天子看着秦雄转身,向着王允扑过去,张张嘴想要说什么。

  这时候,王允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以及一道极其锋利的利剑。

  利剑入馆,璀璨无暇。

  秦雄本能的想要伸出自己的手去抵挡,但却发现纵然自己龙将的实力,面对着这一剑依旧太慢太慢。

  恍惚之间,利剑带着锋利的剑气,已经从秦雄咽喉一剑刺穿。

  “天……天人王越!”秦雄凭着自己最后一口气,说出了这个站在当今武力巅峰的名字。

  “正是。”王越平静的回答道。

  而与此同时,突然传来一位孩子的尖叫之声,“啊!”

  秦雄想要用自己最后的力量转过头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脚步一扭,身子再也坚持不下来,顿时在这台阶上翻滚了下来。

  秦雄圆滚滚的身子压伤了不少的士兵,等到了他最终落地,整个人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保护相邦尸体!”华公伟大声的喊道。

  刹那间,华公伟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硬是带着飞熊军打得吕布步步后退,一把把秦雄的尸体抢到了手中,便是果断向着外面撤去。

  这时候吕布根本就无心恋战,他也听到禅让台上发出的惊呼之声,是个孩子的声音。

  但在这里只有一个人还是孩子,那就当今天子往协而已,难道他遇刺了?

  这时候的王允却是双目通红,撕心裂肺大声喊道:“御医,快去传御医!”

  没有错,就在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了秦雄身上时,谁都没想到在王允安排的杀手中居然有数人直接拿起武器就向天子刘协袭击。

  还好王越乃是当世天人,以指为剑,直接在二十多丈以外,用剑气直接将这些刺客击杀。

  但有名刺客死前投掷出了匕首,直接插入天子心口上。

  王允看着天子就这么倒在自己的面前,眼中充满了绝望之色。

  他只是想要铲除秦雄,可丝毫没有打算把天子都陪进去,如果可以王允绝对不会让天子参加这一次的计划。

  但实际上,如果天子不是在这里参加这次计划,那等到他铲除秦雄,兴冲冲去报告的时候,他会见到天子死在房间里面了。

  不用说,这自然是屠帝专业户,李文优的手笔。

  正是因为王越这一个天人在这里,李文优的手笔才出现了纰漏。

  毕竟王越这个帝师已经消失很久了,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游荡到哪里去了,现在突如其来的出现是李文优始料未及的。

  李文优派人四处放火,整个长安城有粮仓的地方几乎都被点燃了。

  看着浓郁的烟雾升起,李文优目光中多少的出现了几分惆怅,这绵延的火焰实在漂亮啊!

  “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看火!”贾文和看着李文优道,“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还能是什么事情,不是天子被刺杀,就是秦雄被刺杀,王允也就这么点伎俩!”

  李文优道,“不过,你知道了这割,看来成功把华公伟给接应出来了。”

  贾文和眉毛一挑,总感觉这个站在这里看着长安烟火的家伙,才是导演了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显然他不会错过秦雄北伏击的机会,什么烧粮苍,这不过只是掩饰吧。

  真正的目的,怕还是天子本身,也就只有他杀过一次天子了,才会这么大胆的谋划。

  “用得着嘛!你居然对天子出手!”贾文和说道。

  “凭良心说话,刺杀王允安排的,可不是我。”李文优说道。

  不过看着贾文和骗鬼的神色,李文优才徐徐说道:“天子死了大仙朝才威仪散尽。

  我就不相信天下诸侯不会做出什么举动,毕竟天下人都不像是袁术那个憨货,玉玺都到手里了,居然还能忍者不抢夺!

  顺路也让王允背上国贼的骂名,刺杀秦雄,我终归是要报仇的!”

  这时候,华公伟却是跑了过来,大声的呐喊道:“军师!秦老大他被王充给杀了!”

  华公伟见到李文优倒是找到主心骨,指着推车上的秦雄尸体道,“不过俺带着飞熊军,把尸体给抢出来了!”

  西凉骑兵发展到如今,李适提供武力支持,李文优负责智慧当担,而秦雄则是旗帜。

  西凉只要这三个人中任何一个人还在,那就能维持西凉骑兵顶层的稳定。

  “这就好!”李文优看着秦雄的尸体,却也长叹了一声,双眼通红道:“你先去找一副上好的棺材让秦雄躺下,然后打出旗帜招募我们西凉士兵。

  我去郑国渠找李适,秦雄死了,我们一定要让朝廷血债血偿,要为秦雄报仇雪恨!”

  “嗯,有长平侯在,一定能给秦雄老大报仇雪恨!”华公伟听到这话也是连连点头。

  李文优与贾文和马上向郑国渠而去,因为这时候需要李适过来平定长安局势。

  而在王允确定了天子伤到心脉,但到底还不至死之后总算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便开始按照计划让皇甫明前去接管凉州兵。

  吕布这时候出面,希望能要秦雄的财物,因为吕布也想借这次机会好好扩张手中人马。

  这就需要钱,但王允拒绝了。

  吕布虽然心中有些愤恨,但现在王允是诛杀了秦雄的大功臣,其他人只能低眉俯首。

  这时候,李适带着一众西凉精锐从郑国渠赶来谁,一路赶到新丰原,与西凉将领汇聚。

  不过,因为秦雄身死,王允又打出了皇甫明这张牌,所以西凉将士们开始出现分裂。

  一部分便由徐荣、曹性、段景和韩约等等的人,他们听到朝廷赦免,以及皇甫明过来整编,很扁便是选择回归到王允的手下。

  其中徐荣、曹性和段景三人麾下都是弓箭手与步兵的组合,但却也有足足五万人。

  韩约则联合了马腾,一样有步骑五万人。

  除了人心不稳与龙蛇混杂,至少皇甫明手中也有了十万之众。

  这数量对很多普通将领来说,指挥不过来,但皇甫明却完全没问题。

  甚至只要皇甫明稍稍整编,皇甫明也可以捏出自己想要的军团天赋与李适一战。

  秦雄嫡系部分面对李适打出的“清君侧,报相仇”的旗帜,也向新丰过来。

  比如李确,郭祀,樊丑,张平和华公伟,他们都属于西凉嫡系属于被打压的一份子。

  此刻,李适手上除了自己带来的一万五千的精锐,还带了三万的狼族附庸军。

  其他人李确六千士兵,张平六千,华公伟三千飞熊军。

  郭祀与樊丑两人也被秦雄升官了,虽然他们只是独自领兵两千,但多少也算是个人物了。

  这几只队伍聚合在了一起,一共三万四千人。

  但这三万四千人起码都是双天赋的军队,更有华公伟这三天赋的飞熊军,以及李适麾下这种随时能够到达三天赋的骁骑营。

  可以说这股力量,就算对上帝国级别的势力都能狠狠打一场了。

  至于狼族的附庸军,李适基本上不会把他们算在人中,因为他们只是炮灰而已。

  “诸位今日一战我们的对手是皇甫明,他的实力当初我们打过黄巾之战的都清楚!

  所以这一战便是由我来指挥,还望诸位支持!”李适对众人客气道。

  “皇甫明那家伙的确是难对付,除了李帅您,我们其他人谁上去都是白搭!”李确倒是第一个跳出来对李适道,“我想其他人也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只要李适你为秦老大报仇,我华公伟这条命就算卖给你又有什么关系。”华公伟拍着胸口道。

  “我听军师的,既然军师认可你,那我也相信你定然能帮秦老大报仇雪恨!”张平说道。

  至于郭祀和樊丑两个家伙,本来就是李适的队伍之中出来的,那还要多说什么,只要点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