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回归长安
  事情还要从孙文台跟袁绍分兵开始,袁术给孙文台送粮,补充兵马,袁绍一封信招来了周家的周异,一同协助孙文台进攻秦雄。

  而周家的火神君,是周家作为仙门九家之一的顶尖传承,是种同时兼具灵气燃烧与物理燃烧的弓箭手,为了表示跟秦雄的决裂,周异带上了周家的压箱底的火神军来。

  一般上这些兵种仙门九家都只是留个四五百的私兵作为种子,但真有需要时,这四五百的私兵便直接扩编成为一支四五千的军队。

  这也是为什么,除了吕家以外,其他的家族基本上是没军队的,但在讨伐秦雄时,突然间仙门九家,便各自掏出了一只只的双天赋军队来。

  而通过这样的方式扩充的双天赋军队,基本上都是双天赋军队的脚底板。

  但只要赢下一两场战斗,让士兵熟悉了战斗,那有着骨干成员的支持,很快便能快速的成为双天赋军队。

  而周家这支军队的统帅,便是周异的儿子,周瑜。

  没有办法,周异自己被家族丢出去进入到神洛五校之中时,周异便安排周瑜回祖籍舒县,主要是怕自己上战场一不小心死了,需要周瑜继承家族传承的火神军。

  还是那句话,对古代人来说,很多祖传的手艺你可以不用,但不能不学!

  但他哪里想到自己儿子是何等天才,五百火神军在十几岁周瑜手上玩出了花。

  没多久,周瑜就敢带出去打山越与江贼了,而且周瑜还赢了。

  等他回来时,这个火神军已经完全姓周……不对,应该是完全变成周瑜的形状了。

  所以,这次为了发挥出火神军全部威力,还是把周瑜给带上了。

  而对比得周异承认的周瑜前去南阳支援,孙策则因为正好在周瑜家里做客,结果听到周异带着火神军去帮助自己老爹怼秦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跟上!

  孙文台便在懵逼中,看着周异带来了自己的大儿子。

  在交流中,孙文台很快便知道自家儿子来的始末,看看周异的火神军给儿子周瑜统帅,那孙文台便怀着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儿子丢脸的心情,拨给了孙策两千骑兵。

  这是孙文台手中的所有骑兵了,还是打败了吕布之后才分配到手的物资。

  只不过,现在在孙文台的手中就只是骑马步兵而已,所以给了孙策也不心疼。

  然后孙文台怀着战死的觉悟,开始再次进军梁县,打算与姜冏一战。

  这次孙文台的攻城器械准备了一大堆,已经有了慢慢攻克坚城的觉悟。

  然后,牛庸率领着西凉铁骑哗啦啦的就冲出来了,牛庸觉得李适手下一个姜冏,随随便便就能打败孙文台,换了自己上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牛庸便顶着自己的军团向着孙文台发动攻击,这是孙文台最轻松的一战。

  周家的火神军在战斗时发挥出重要作用,因为火神军的作用不在杀伤而在切割战场。

  火神军射出的火箭拥有持续燃烧的能力,这个军队能通过射出一大片火焰箭矢,制造出一大片的火焰带,形成战场上的切割地形。

  真正就伤害来说,也就是普通火焰级别的伤害,不过这火焰能够灼烧灵云,而没有了灵云保护的话,那也就虎贲水准的人才能说自己没事。

  当然如果遇到三天赋或者能成为三天赋的西凉骑兵,这个火焰也就只是西凉骑兵的燃料而已,但很可惜牛庸做不到让麾下西凉骑兵进阶啊!

  而在这一次次战场切割下,西凉骑兵阵型大为变样。

  这时候,孙策抓住机会,果断率领骑兵怼上去,然后牛庸就被孙策捅死了。

  孙策手下骑兵仿佛吃到了经验,纷纷拥有无畏属性。

  别问孙策是怎么做到的,就是每天在营地里面大吼着干干干干,结果真干赢了西凉骑兵。

  整个战场功勋,周瑜第一,孙策第二,孙文台感觉人生很幻灭,有种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没有得说然后孙文台开始率领骑兵向着阳人进发,那里是通向神洛的门户。

  结果孙策率领骑兵一马当先,然后这阳人太守就投降了。

  主要还是当初这里是牛庸驻扎,把这阳人祸害的不成样子。

  阳人太守见到了孙文台的孙军到来,那真的是喜迎王师,连粮食都准备好了。

  而没有了阳人的阻拦,孙文台便直接来到神洛,而这时候整个神洛已经成了废墟。

  至于原本的秦雄军队,更是了无踪迹,看得孙文台那是一愣一愣的。

  当然秦雄一开始也没想要撤退的。

  只不过在李文优同意秦雄迁徙的声音后,秦雄便今日迁徙五万户,明日迁徙五万户,怀着老地主的心态,把什么好东西都向着长安那边搬过去。

  不知不觉一个月时间,整个神洛都都被强迁的空荡荡的。

  最后,秦雄果断下定了决心,神洛老子不守了!

  毕竟在这个时间点,李适在虎牢关暂避袁绍盟军锋芒,而袁术又在南方蠢蠢欲动。

  下定了决心的秦雄,便带着神洛的财富与天子大臣去关东做土财主去!

  然后给李适与牛庸写了撤退的信,自己留下了吕布三千兵就跑到长安那边了。

  反正李文优是拉都拉不住,也就只能派出信使之后跟着离开了。

  毕竟在李文优的规划中,能够一战定天下是最好的,实在不行退而求其次,以秦川之势虎视天下,也算是中策。

  至少神洛的人口已经拿到手了,对李文优来说,还可以接受。

  而秦雄在离开神洛前,狠狠抢了一把神洛,整个神洛顿时都都成了废墟。

  负责接应李适与牛庸的吕布学坏容易学好难,见秦雄抢劫来钱快,他也狠狠抢了一笔。

  不过,这个时代的吕布到底是世家出身,拥有道德底线,所以没有去挖坟。

  即使如此,吕布听到牛庸被斩,阳人不战而降时,也怀着溜了溜了的心情,直接走人了。

  至于接应李适,信使者到现在都没有回信,肯定也是被联军打败了。

  然后,刚刚打赢了联军的李适,有种自己刚刚打赢了团,怎么就家没了呢?!

  这时候,李适便把俘虏留在虎牢关,交给贾文和看着,自己率领骑兵直接向着神洛而来。

  当然李适也不知道,就在自己向着神洛赶过去的时候,神洛中也发生了些事情。

  比如说,孙文台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晚上,发现了井口微微散发着光辉,传国玉玺便是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被孙文台发现了。

  而这个时候的孙文台,就好像是突然发了一笔横财,结果钱太多心情相当忐忑。

  孙文台见到李适过来,自然不会认为是袁绍被李适解决掉了,而是袁绍就在李适的后面,要是自己被李适拖延在这里,这传国玉玺不就是给袁绍拿过去了。

  顿时原本豪气冲天的孙文台在拿到传国玉玺后就有点畏首畏尾了。

  这就好像DOTA中的英雄拿到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主动出的圣剑,那心理自然犹豫得很。

  所以周异作为孙家的代表,前来通知李适,只要李适让出通向梁县的道路,那孙文台便是会退出神洛,主动撤离,给李适让出道路来说。

  李适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同意了这个交易。

  没有办法,只从屯田以来,一直都不缺粮食的李适因为被孙文台占了神洛,而断了粮道,虽然在虎牢还有一两个月的粮食,但李适真没想到过自己居然也会开始担心粮食问题。

  所以,李适的军队军队在后撤了二十里后,便看着孙文台的军队缓缓的撤离出了神洛。

  而中间在十里左右,有一两千人左右的骑兵,战斗力多少李适不敢确定,但至少从气势上看,好像并不逊色自己的骁骑营,只是那个将领略微有点年轻。

  李适到是想要试探一下,结果从火神军箭矢落地,直接便是形成了一片火海隔离了地形。

  这种制造成地形影响的军队,李适第一次见到。

  虽然硬怼不是不行,不过李适也没想打的心思,便隔着火光,目送孙文台等人离开神洛。

  李适不知道为什么孙文台不想要打,李适的理由是,自己好不容易抓到了足够修郑国渠的精壮,把他们送到长安去进行郑国渠的修建,这才是落地为安的正确抉择。

  而这时候的孙文台怀着,老子拿到了传国玉玺,乃是天命所归,谁要在这里跟你硬碰硬。

  这就好像是两个各自收获都颇为丰厚的贼,在转角遇到的时候,露出了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然后两人匆匆便是过去了,谁都不想要搭理谁。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总之,对李适来说,确保孙坚到达了阳人,甚至向汝南出发时,也赶紧把在虎牢关关押的精壮向长安方向送。

  最终到达长安,李适才松了一口气。

  而从这个时候开始,整个讨伐秦雄的战役才算真正的结束了。

  而这整个战役出现了如同吕布这样天下无敌的战将,也有典韦这样的猛士。

  但等到真正的尘埃落地,整个天下都认识到了,这天下的猛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了盟军的李适,以及败而后胜,成功进军神洛的孙文台。

  至于其他的人不过只是背景墙而已,秦雄是背景墙,袁绍也一样是背景墙。

  李适对这些倒没什么兴趣。

  回到长安秦雄热情的接待了李适,并以击溃关东叛逆的名义给李适封长平侯,分三千户。

  毕竟一次性的把袁绍给干掉了,至少秦雄还是非常舒服的,所以没得说,李适大赏。

  而李适倒也不在乎秦雄的什么奖赏,而是在宴会之后,便是去找李文优去了。

  毕竟自己也要了解下现在的局势,而自己从虎牢关回来,这一段时间基本上都在赶路了。

  而李适见到了李文优时,李文优正在郁闷的喝酒,见到李适,便让李适进来了。

  “我说李叔,你这是怎么了?”李适看着李文优的样子,却是有着几分疑惑。

  “没什么!”李文优深吸了一口气,把对秦雄的不满压了下来。

  毕竟是自己选的君主,哪怕这一条道路是错误的,自己也要跪着把这一条道路走完。

  李文优道,“你做得很好击溃袁绍大军,我们有几年安稳了,你准备重开郑国渠吗?”

  “嗯!”李适点头道,“局面既然已经走到这地步,那自然就是按照秦取天下的走势来,郑国渠肯定是要建设的。

  所以,这次我抓了联军十几万的精壮劳力倒是正好能够填进去。

  另外,我会在长安这边招工,如果有人愿意去修郑国渠的话,也可以一起过来!”

  “你来主导这整个工程吗?”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询问道。

  “除了施工需要的劳力以外,我还需要张公义、姜冏,以及我的骁骑营。

  毕竟那里靠近妖族,怕在工程启动后会有妖族来骚扰,我需要把他们给解决干净。”李适说道:“至于其他的,我倒是在想要不要让把狼族给打发回武威去,毕竟他们留在这里也浪费粮食。让他们帮忙干活,我到怕到时候不好管理。”

  “杀一批人就好管理了。”李文优想了想,说道,“还是跟着你去修郑国渠吧。”

  “他们愿意去?”李适听到李文优的话,到是略带着几分迟疑。

  “让他们入籍就好了,告诉他们什么时候郑国渠修好,什么时候就能入籍!”李文优撇撇嘴道,“你别把这些妖族当人看,你怕他们当人看了,他们就看不起你了。”

  李适听到了李文优的话不由沉默了一下,好像是这个道理,又多了五六万的劳力。

  “另外,我需帮手!”李适说道,“郑国渠这么大一个工程,总不能全部让我来监察吧。”

  “贾文和,你就别想了,他好不容易回来了,还要帮我处理政事,要是跟你去了郑国渠,我还怎么干活!”李文优顿时警惕了起来,对李适道。

  李适撇撇嘴,说道,“法衍呢?我记得他干活挺好的,怎么没有见到他?”

  “他母亲在我们去神洛时候就去世了,还有两年丧期呢。

  倒是他的儿子叫做法孝直虽然才十四岁,但待人接物都很不错。

  我打算带他一段日子,说不定以后能给我打打下手!”李文优到是从容的说道。

  “那随便给我几个人打打下手,难道这么难吗?”李适怀疑道:“真没人?”

  “到是有几个人我感觉还不错,你可以带着让他们见识见识民间疾苦。”

  这时候的李文优思索了一下,道,“钟元常遇事善于决断,司马朗遇人如沐春风,至最后一个荀家的荀公达……他有点不好说。”

  “嗯?”李适听到这话,虽然除了司马朗其他两个不是很认识,但能遇到让李文优不好说的人,这倒是让李适有些兴趣了。

  “他做事情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没有更优秀,也没更差劲,十分稳定!”李文优道。

  “那倒真是有点意思了,看起来要么他是在藏拙,要么他是不想要为西凉效力!唯有在确定的把握之内,所以才会表现出无比稳定的能力吧。”李适摇摇头道。

  “那李叔,这三个人都给我吧!”李适说道,“让他们跟我去修郑国渠好了。”

  “嗯!”李文优点点头说道,“他们交给你来,我也放心,你还有什么要求不?”

  “那我没事了,对了让秦老大小心点王允那个家伙,我感觉这家伙不像是什么好人!”李适对着李文优很是郑重的说道。

  “嗯?”李文优听到了李适的话,说道,“怎么,他惹到你了?”

  “不是,今天朝会之后,他特地来恭喜我成为长平侯,笑容特灿烂的那种,弄得好像是他爹成了长平侯一样。我跟他非亲非故的,你说他笑得那么灿烂做什么!”李适道。

  “……”李文优摇摇头说道,“王允出身太原,提升他的地位也有拉拢他维持并州凉州的联盟,在朝廷上一起对付那些老臣的意思。”

  “随便吧,反正朝廷上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懂,我滚去修郑国渠了。”李适道。

  李适走到半路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对了,李叔,孙文台他真的拿到传国玉玺了?”

  说实话,在李适回到了长安之后,孙文台拿到传国玉玺的消息很快便传递了开来。

  若说这个背后没有推手,反正李适是绝对不相信的。

  而传国玉玺这东西的存在,顿时让原本与孙文台好到能够穿一条裤子的袁术与他出现了裂痕,毕竟袁术这家伙,倒是相当的想要传国玉玺,以证明自己的天命所归啊。

  李文优淡淡的看了李适一眼,道:“我亲手放在水井里,然后派了人把孙坚引过去的,怎么可能不会是真的。”

  “秦老大就这么把传国玉玺给丢了,真的是牛!”李适不由感叹的说道。

  李文优这一次倒是没有回李适的话,只是抬头望着熟悉的天花板:

  “我当时的想法也跟你一样,以为秦雄豪气大发,视国家传承于无物。

  现在看来他只是纯粹的不识货而已。

  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