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光复神洛
  黄河岸边,波浪滔滔,大片大片的芦苇花开,密密麻麻的形成了一处又一处的河滩。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这些芦苇杆看起来软绵绵的,可一旦折断,芦苇细丝却又坚韧的可怕,一不小心便会割伤手臂,再加上芦苇花下基本都滩涂地,一脚踩下去才知道下面到底是烂泥窝,还是深水坑。

  可以说除非是藏匿破落户,否则很少会有人来这蒲苇花丛中。

  但话说回来,此刻除了这大片大片的蒲苇花丛,哪里还容得下被西凉骑兵们追赶的盟军溃兵呢?

  在这几乎一览无余的陈留颍川之地,哪里还有比这芦苇荡更好的去处。

  此刻平原上的俘虏根本就抓不完,西凉铁骑们也不可能让自己的战马来这芦苇荡。

  “文丑将军,河岸上可是还有人?”

  一声算不得响亮的声响,划破了这宁静的芦苇荡。

  一名已经没了甲胄手持点钢枪的武将,带着数十名狼狈不堪的袁家将士,顶着血污与烂泥来到众人的面前。

  若有盟军中的人,便一定能看到这数人中最核心的便是袁绍,鞠曲义,郭图等袁绍在盟军中的核心力量。

  只不过这时候的他们满是烂泥,战袍、头盔、甲胄全无。

  在这淤泥地中,带着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行动。

  “西凉大军追逐精壮,已经散了很多。此刻,西凉主力军向着陈留颍川而去了,我们若能到达荣阳寻条小舟渡过黄河,想来便能逃脱西凉军的追兵!”文丑说着自己的想法。

  袁绍此刻虽然面色仓惶,但已经恢复了气度:

  “大军全溃,人人逃命,有文将军你能带我们一群人保得性命,已是天之幸事。

  一切便是按照文将军你的想法来安排便是了。”

  文丑双手抱拳领命行事,只是在走过一名武将身边的时候,冷哼一声,直径走过。

  这武将便是鞠曲义,这一场战,他感觉自己输得太憋屈了,莫名其妙便出现了大溃败。

  但鞠曲义更承认,这场战争自己输得心服口服。

  因为李适并没有玩什么阴谋诡计,只是因势利导的推了这么一下,李适所有的谋划自己都知道,但自己知道却没应对办法。

  当时大军打败了并州军士气高盛,却又因为缺少粮食而出现了动摇。

  好不容易用女装逼出了李适出来决战,区区退后十里的条件,鞠曲义承认,不论几次自己都会接受。

  甚至自己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偷袭安排了军队中最忠心最强大的大戟士在殿后。

  这也是鞠曲义所能想到的最好应对办法,但即使如此,大戟士还是被凿穿了!

  鞠曲义几次复盘,他都明白,在自己答应了后退的时候,自己就控制不住军队了。

  唯一办法,要么继续在虎牢关之下对耗,要么就真的撤退,丢下一支军队断后。

  否者这种后退而又不撤退的姿态,直接被人抓住机会,那么错误就会被无限放大。

  而一想到这里,鞠曲义脸上便充满了颓废之色。

  一直以为自己很强,但现实却是自己在李适的面前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西凉铁骑终究是纵横天下的最强军。

  “曲义!”袁绍看着垂头丧气的鞠曲义,却是沉稳的开口说道。

  而鞠曲义听到了袁绍叫喊自己,这一刻低着头走了过来,谁人都看得出鞠曲义的颓废。

  袁绍来到鞠曲义面前,沉稳道:“今日一战,我明白李适之狡诈,西凉之悍勇。”

  鞠曲义听到袁绍的话,把自己的头低得更低了,因为正是他才让袁绍大败的。

  而袁绍继续道:“秦雄有此二宝却是足以驰骋天下。

  而若是靠我领兵,纵然与李适交手百次,也未必能够赢得一次。

  但将军,若是卷土重来,是否能与李适再次一战!”

  “主公可敢再次信我?”鞠曲义听到袁绍的话,目光中带着几分惊讶。

  袁绍拿出自己的配剑交给鞠曲义道,“只望将军不忘今日之耻,以雪你我之恨!”

  “敢不效死!”鞠曲义双手接过袁绍手中的利剑,扑通跪在滩涂地道。

  对鞠曲义这种傲气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他失败后再给他一次机会更令他心服口服了。

  他想要找李适报仇,更想要覆灭西凉铁骑,而这样的机会,袁绍都给他!

  “袁公此刻你无兵无人,四世三公的名头在这一战之后更大大受损,此时说这个你觉得真是时候吗?”

  这时候在袁绍的身后同样狼狈的许子远,脱下靴子倒出污水,倒是一副从容的姿态道。

  听到这话,武将们不由对着许攸怒目而视,但袁绍却反应过来道:“子远可愿教我!”

  “此战过后西凉气势已成,若一涌而出怕能鲸吞天下,纵然出现什么变故,坐拥虎牢,开拓西凉,却也能够坐看天下风云,至少短时间内怕是奈何不得。”

  许子远一边说着局势,一边从容换了另外一只靴子倒出污水来,然后继续道:

  “所以你真想要讨伐秦雄,为袁家报仇雪恨,就必须要有你自己的军队,土地,谋臣和武将,以这天下为棋盘,再次与秦雄再交手一场。”

  袁绍听到许子远的话感觉明晰,开口道,“我应当从何处着手!”

  “拿来!”许子远伸自己的手一脸你知道的神情。

  袁绍苦笑自己儿时同伴的态度,却拿出了自己腰间系着的玉佩递给许子远。

  许子远却也不嫌弃上面的淤泥,一把接过后,打量了一下,便继续道,“冀州!”

  “冀州?”袁绍微微一愣,对于许子远的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许子远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这次讨伐之战,冀州出力最多,可谓人才鼎盛。

  只不过韩馥暗弱无能,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冀州的潜力来。

  否则你难道还真回你的渤海去当太守困守一辈子不成?

  冀州本就多袁家故吏,你占冀州却是名正言顺。

  之后吞青州,兼并州,取幽州,集合四州之力,聚集河北群雄,却或许能与秦雄再战,

  定一定这天下的归属!”

  袁绍听到这话,顿时恍然大悟,整个天下的格局脉络在袁绍面前廓然开朗起来。

  就在袁绍与许子远一边想着怎么逃命到黄河对岸,一边思索着如何谋取冀州的时候。

  这时候的李适已经带着西凉铁骑来到了颍川。

  另外颍川太守李旻也是讨秦联军之中的一员,至于死没死李适也不知道。

  所以当李适带着西凉骑兵来到这颍川郡时,整个颍川内世家大族都是战战兢兢,甚至不敢多话,深怕李适一个暴起便把颍川给屠了。

  然后,颍川的世家们找了找有没有谁能够跟李适这个西凉屠户搭上话的。

  很快唐瑁被推送了出来。

  因为他的女儿唐妃便是西凉兵护送回来的,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唐妃跟李适有没有一腿不知道,但唐瑁肯定跟西凉兵有一腿。

  所以这个时候不找他找谁!

  而李适也直接接受了唐瑁的拜访,便直接开门见山道:

  “我不会纵兵扰民,还请你放心,不过,我来了文风鼎盛的颍川一趟也不能白来。

  当然,颍川世家多看不起我西凉兵,我明白,同样我也看不起夸夸其谈的所谓名士。

  你就帮我转达给颍川世家,我要修郑国渠,便给我找懂得水利的小吏,明白计算的主薄,还有他们家看不上但读过书的破落户,随我一起去修那郑国渠!

  我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总之给我凑够两百人,凑够后我马上离开颍川。

  否则两天后,我就纵兵劫掠,抢粮也好,抢人也罢,可别说我没有给过你们机会。”

  听到李适的话,唐瑁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便被李适送出了军营。

  很快,通过唐瑁,有关李适要两百文士,前去修郑国渠的消息即刻传了开来。

  颍川各大世家不由松了一口气,李适这个条件苛刻吗?对世家来说还真不苛刻。

  且不说陈荀钟韩有着颍川四长称呼的大家族,就算是次一级的许郭庾繁家里面识字的人却也不少。

  毕竟懂得水利的有点难度,明白计算的还算容易,至于识字的,大家族里面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人了。

  大小家族拼拼凑凑,两百人对于颍川世家来说还是能做到的。

  当然,这时最倒霉的还是寒门子弟。

  他们没有家族势力的庇护,遇到这件事时,便直接给这些世家豪门们给盯上。

  或拦截,或押解,让他们去西凉那边流放,总比自己族人过去好。

  而李适对颍川最后会怎么样给自己两百人李适不在乎。

  因为这时候的李适不断的抓了那些俘虏,开始不断汇总,因为军队对抓俘虏的积极性,实际二三十万的盟军俘虏,李适至少抓了十七八万。

  而抓着这么多的人,哪怕李适接手了盟军的粮草,却也消耗海量。

  李适却清楚,要快点把这些人给带回去。

  否则再让这些俘虏们胡吃海喝下去,至少颍川陈留这块地方,怕是就要被吃垮掉了。

  至于现在当然是吃世家的,喝世家的,你们人还没有送到,我们想要走,也走不了啊!

  不过,在看管人手上倒出现了一些问题,以为李适不想要让狼族去看管这些俘虏。

  理由很简单,拦住的狼骑兵们顶多只能算是仆从军,让他们看管俘虏会助长他们的气焰,这不是李适想要看到的。

  李适就是要让这些狼骑兵们明白,哪怕是俘虏,也比你们这些外族人的地位要高。

  所以出现一个狼骑兵虐待俘虏的,李适直接就杀了一队了事。

  而李适这般行为,反而让狼族狼骑兵们更加信服,也更加顺从西凉骑兵的统率。

  “从俘虏之中挑选精壮进行管理吧!”李适从容的对手下们说到。

  众人看着李适的样子,充满了不解神色,而李适道,“告诉这些俘虏,他们都是战败的罪人,所以我会带着他们去修郑国渠。

  如果不想要作为修建郑国渠的苦力,那就打败一名西凉军,靠他们自己的实力来证明,他们的作用不止是苦力。”

  李适开口说道:“公义,姜冏,李确你们去安排这件事。

  让手下西凉兵也去历练历练,告诉打赢十个就不用继续参战,高顺你带骁骑营维持秩序。

  我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把人从这群俘虏里面给我挑选出来。”

  所有的人口中称是,便马上下去安排了。

  而正常来说,西凉骑兵平均二天赋,虽然没有军队,组织化能力不强,所以显示不出自身的军团天赋。

  但战争都参加这么多次了,哪怕军团天赋展露不出,但他们的平均素质肯定是远远超过这群被诸侯们临时招募过来的士兵的。

  而李适便要借助这个机会,把这些盟军士兵中的骨干力量给挑选出来。

  对底层士兵们来说,像是什么读书识字那是不现实的。

  而成为什长,曲长之类的职位,最大还是看自己的战功与武力。

  而能战胜一名西凉兵,那至少在武力上做个管理七八个人的什长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过,李适倒害怕这群人太不经揍了,连一万人都挑选不出来。

  而李适实际上还是有些多虑了,在听到了所有人要去修郑国渠,自然所有人都有所躁动。

  但在他们听到李适愿意给他们一次机会,只要一对一打败了西凉将士,那让他们重新当兵吃粮,而不是让他们取消修苦力的时候,这群精壮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条路。

  而且很快的,李适便在这群士兵中寻到了意外惊喜。

  有一虎贲,名叫于文则,从普通西凉骑兵一路战到了张公义的面前,然后被张公义打败。

  有一虎贲,名叫韩元嗣,一路挑战,战斗到姜冏的面前,被姜冏打败。

  有一虎贲,名叫朱文博,相当悍勇,就算李确在他面前都差点翻车了。

  ……

  这里面还有个李适的熟人张义,虽然一样是虎贲,不过,李适直接让他做统帅了,其他三个人是副将,来辅助张乂,掌管这支军队。

  而实际上,在这溃军中,如果只单打独斗,能打败西凉兵的士兵蛮多的。

  李适挑挑拣拣,倒也也有了一万五千人左右。

  而用这一万五千人看看管俘虏,至少管理起来较为省心省力。

  当然,如果他们乱了,李适便打算直接让西凉骑兵怼上去,杀一批人就好了。

  但李适这里有吃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反抗的,因为绝大多数人当兵就为了一口饭吃。

  另外还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典韦逃到陈留这边来,因为他就是陈留人,自然往家跑。

  而李适因为去颍川,所以便是把典韦给截住了,虽然典韦是龙将,而且是精修的龙将,但面对灵云覆盖的军队,应该砍成多少段,还是要砍成多少段。

  所以,在李适问了他要不要投降的时候,典韦果断就投降了。

  毕竟,这时候又没以谁为主的说法,都是为大仙朝干事情而已,典韦跟张邈间又没有什么主仆关系或者君臣关系,这也是这阶段袁绍四世三公的名望特别好使的原因。

  如果盟军没失败,表现出自身战力的典韦很可能会被袁绍挖走。

  所此,此刻典韦跟着李适混,反正典韦自己没有任何压力,只要有肉有酒就好。

  而实际上这些士兵们,李适控制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其中最关键的,既不是李适,也不是粮食,而是医疗营。

  也没什么,那些从俘虏中选出的人,他们千辛万苦打赢一名西凉兵后,贴心的护士小姐来到他们的身边,擦拭他们的身体,给他们上药,治疗他们的伤势,陪他们说说话。

  越是猛男,越难以抵挡这种温柔的刀子。

  而取得一定信任的一个个护士小姐们开始介绍着西凉兵的情况。

  这些士兵们顿时发现,好像做西凉兵也没有什么不好。

  因为很快发现西凉兵们就是一个讲究实力的地方,比较起关东当兵的还要被这些名士们骂一声泥腿,但在西凉当兵才是正当职业,福利待遇超好,现在西凉贼猛,而且还有医疗营。

  对他们来说,这样一个有上升渠道,有生活保障,甚至连伙食都比在盟军中好太多了!

  在自己都已经当上西凉兵,管着当初那些没实力靠着裙带关系的家伙们时,好像留下来也让自己有一点点心动啊。

  再说,打不过就加入,这不是正常道理嘛!

  当然,即使这样,这些人有的也依旧故土难离,想要逃回老家去。

  对于这点,李适改变不了,所以他们虽然了一定自由,但李适依旧会派人监管他们。

  如果被李适发现了,那直接便会杀掉,因为李适翻新郑国渠真不嫌弃人多。

  时间一天天,近乎二十多万人在颍川人吃马嚼,哪怕颍川算是个经济相当发达的地方,但也有些吃力。

  所以怀着打发匪徒的意思,很快颍川世家便塞了两百名至少读书识字的人给李适,快点把这群西凉军给打发走。

  而李适却也没任何迟疑,马上拉了人就离开了。

  因为这时候的贾文和给自己送了一份信来,看到了信后,李适脸色大变。

  在第一时间赶回虎牢关后,李适把这些人交给贾文和来看押,然后自己便带着大军向神洛进发了。

  此刻的孙文台站在一片废墟的神洛城墙上,心中嘀咕着,自己这算是光复神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