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溃败
  很快闵纯便回到大营中,对袁绍报告了有关李适接下了挑战,并约定挑战的事情。

  不过需要盟军在明天退出十里的距离,让李适让出足够的空间来。

  听到了这,袁绍便对郭图道,“果真是妙计,李适受不了讥讽,便出城而战了。”

  “换了谁怕是都忍不住如此的刺激!”鞠曲义说道,“不过今日天色已经晚了,我们明日再徐徐后退,我定然要取下李适这所谓西凉第一名将的脑袋。”

  “便由曲义你安排便是!”袁绍点点头,心中想着等待自己击败李适,就进入函谷关了!

  闵纯看着两人,回忆李适在见到这女装时候的沉稳,可不像是被讥讽的样子。

  闵纯心中微微有所担心,但自己到底是韩馥部下,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跟李适照过面,甚至不会让自己来当这个使者。

  不过即使如此,自己也是战战兢兢的完成了这一次出使。

  闵纯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期盼,希望一切都如同袁绍所预料吧。

  这时候,李适却对贾文和下达命令,道:“今夜你来监督联军局势。

  如果联军连夜拔营,一定要第一时间叫醒我。你辛苦一晚上,我去好好睡觉了。

  另外,我军这次会早起一个时辰去准备明天的决战。”

  贾文和有点看不懂李适打算做什么,但还是按照李适的要求守了一晚上的夜。

  当贾文和充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李适打着哈欠啃着一个肉包来到城头上时……

  贾文和感觉,如果不是自己打不过,真的很想要直接把眼前家伙给打死啊!

  “文和辛苦了,昨夜他们都没他们拔营而动吗!”李适大大的咬了一口肉包。

  贾文和看着李适吃得满最是油的样子,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

  不过还是,先对着李适报告道,“闵纯回去时已经夜里了,他们想要后撤怕都是做不了。

  夜里撤退,士兵们相互间都看不清楚,若形成炸营那大军就不战自溃了!”

  “嗯!”李适点点头道,“所以如果他昨天不退今天退的话,那我们今天赢定了!”

  贾文和听到李适的话,心中多少带着几分难以置信。

  哪怕贾文和也更加的看好李适,但打战这种事情哪里有什么绝对,说不定就翻船了呢!

  不过像是贾文和这种人自然不会劝诫,而是陈恳道,“还请中郎将教我。”

  李适也正需要一个人听听自己的谋划,否则所有暗爽都在自己心里,那有什么意思:

  “第一,袁绍大军粮食却即将耗尽,否则以他四世三公的名头也不会用女装这种招数。

  其次他们联盟大军互不统属,不过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只要有负面消息那必然快速蔓延。

  至于第三……在这空挡下,他们若后退十里,那我乘这个空挡攻击会怎么样!”

  贾文和听到了李适的话,果断开启了自己的精神天赋汇聚所有的信心,原本自己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此刻全部都汇聚在了贾文和的脑海之中,贾文和感叹道,“会崩溃!”

  “所以,我赢定了!”李适无比肯定的说道,

  “所以当撤退开始之后,盟军所要面对的敌人不再是我,而是他们自己。

  那些被盟军们看不起的,已经鏖战了三四个月,甚至缺少粮草士兵们的恐惧意志。

  这时候的他们极其脆弱,而我所要做得,仅仅只是冲到他们面前而已!

  最后只要再轻轻的推一把,这一场战争,就彻底的结束了!”

  “将军高智!”贾文和苦笑,道理看穿了很简单,但没看穿的话,身在局中的袁绍与鞠曲义真的看得出这前无古人,却又简简单单的谋划吗?

  是的,这谋划前无古人,但非常可惜,却后有来者,而李适不过只是照搬了战术而已。

  这时候的李适站在城头,看着袁绍直接推到大营,然后打算直接行军的样子。

  不得不说,鞠曲义还是相当谨慎的,他到底还是怕在撤军的过程中受到李适的攻击。

  但实际上,在他答应后撤十里时,这一场大军便是注定了溃败。

  “文和,你先去吃早餐吧,吃好了也不用帮我准备庆功宴了。

  因为庆功宴应该能够在陈留举行了!”

  李适转身而去,比较起步兵与弓箭手们,西凉铁骑早已经准备好了。

  张公义,姜冏,李确和华公伟派遣过来的副将胡质,虽然只有三万骑兵,但却有五万狼骑仆从兵,然后自己便在这时候果断出发了,八万骑兵从虎牢关口一涌而出。

  李适把步兵与弓箭手们交给徐荣统率,在李适看来他们应该就只帮自己打扫战场的。

  因为如果自己的西凉铁骑没有冲垮盟军的话,就说明了自己的计划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而马蹄声响起,从西凉骑兵虎牢关中一涌而出,一声声荡涤出来的马蹄声震耳欲聋,践踏而起的烟尘绵连不绝,宛若地崩山摧的澎湃气势,是所有没有亲眼所见的人都难以想象的。

  听到斥候来报,西凉骑兵出动的消息,鞠曲义脸上尽是从容之色。

  鞠曲义对着袁绍道,“还请大人放心,我早就料到李适奸诈,便让颜良率领大戟士殿后,并还让军队中较为精锐曹孟德与鲍信二人协助。

  只要他们支撑一刻钟,我便是能够调度大军转后军为前军,迎战李适的西凉大军!”

  听到这话,袁绍原本担心的心情到底是放松了下来,确信自己到底没看错人!

  这一刻,鞠义让袁绍所率领的中军就地停下,并把命令传递给了前军,同时一一的派人通知各个联军的诸侯。

  毕竟鞠义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自己支配这些士兵,而是通过这些诸侯去调度。

  这样在行军中想要让大军从原本的撤退转化为前进,所需要的调度时间远远超过鞠义的预料,但这时候,李适的大军已经撞上了颜良的大戟士了!

  颜良看着眼前尽是铺天盖地的马匹一路飞驰。

  他从没见到过这般惊人的骑兵冲阵,这不是一千人,不是一万人,而是整整的八万骑兵。

  这浩浩荡荡的惊人冲击,仅看到这局势的第一眼,便让颜良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颜良从来没想过,当自己看到对方第一眼时,便让腾升起一股自己绝对赢不了的感觉。

  “诸军,主公就在我的身后,我等岂能未战先怯!”颜良对大戟士们呐喊打气。

  听到颜良的呐喊之声,大戟士们握紧了手中长戟。

  纵然自己的面前出现的是千军万马,仿佛他们都不害怕了。

  作为由袁家传承的练兵方法训练出来的大戟士,他们每个都是袁家苦心栽培的良家子。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他们吃着袁家给得饭,穿着袁家给得衣,为得就是在袁家需要时,他们能够倾身而出,哪怕是用自己的命,也要毫不犹豫的扑出袁家需要的道路。

  所以,他们拦截在大军最前面,由袁绍最是信赖的颜良带领,拦截西凉骑兵!

  然后,他们遇到了胡质率领的飞熊军,当今华夏唯一一支三天天赋的军队!

  李适原本打算让胡质去对付可能存在的盟军底牌。

  但在盟军后退的那一刻开始,什么底牌都不重要了,李适要得便是胡质率领的飞熊军那钢铁般的身躯与睥睨天下的气魄!

  此刻,胡质带着骑兵冲击进去,铁骑撞上大戟士。

  巨大的冲击力冲撞得前排大戟士们血肉横飞,但随着大戟士们本能而熟练的步步后退,不断削弱着来自西凉铁骑的力量冲击。

  毕竟是有着优秀将领率领的精锐部队,虽然第一波的碰撞死伤无数,但到底是拦截下胡质这一支三天赋军队的冲击,至少能够在短时间是维持住阵型。

  这一刻的颜良不由流露出了欣喜的神色,甚至以为西凉骑兵失去冲击力后自己能反杀!

  自古以来重步兵便是克制重骑兵,而袁家的大戟士便是无可置疑的优秀重步兵兵种。

  大戟士的第一天赋卸力,第二天赋大地凝固,能成为相当优秀的盾牌,甚至是成为城墙。

  所以胡质率领的西凉铁骑哪怕是三天赋一时间也冲不破眼前大戟士的们所形成的防御。

  当然,现在大戟士的防御别说是胡质了,就算是华公伟亲自来也未必能一口气冲破。

  唯一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亲手缔造了三天赋飞熊军的秦雄亲自率领。

  只要他率领飞熊军进行冲击,再配合上他的龙将天赋飞熊,这才是飞熊军的完整状态。

  在这完整状态下,哪怕颜良率领的大戟士是重步兵,却也会被直接撕碎。

  但很可惜,飞熊军现在已经到不了当初打败并州军时那种巅峰状态了。

  他们只是普通的三天赋军队,能压制二天赋的军队,但想要快速取胜却相当不容易。

  而李适需要飞熊军前面开路,但等飞熊军遇到难啃的骨头时,李适果断让骁骑营撞上去。

  这一刻,骁骑营们以绝对的实力撞击了上去。

  颜良真正感觉到这是个比这三天赋的铁骑还恐怖的军队,几乎一瞬间,便撕扯开了大戟士的军阵!

  “这不可能!”颜良看着眼前这幕,忍不住的惊呼出来。

  因为袁家的大戟士不论是协力技巧,还是大地凝固,在这一支部队面前仿佛都不存在。

  这支部队所拥有的气魄实力,以及那股绝对自信,甚至比飞熊军更加强大。

  自己的大戟士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直接杀穿?

  看着这股洪流冲破了大戟士防御的瞬间,颜良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的骑兵居然会就这么被凿穿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

  李适的骁骑营有两个天赋,一个是潜力爆发,一个是十项全能。

  但李适利用军阵,把“由我无敌”的信念导出,配合上潜力爆发这个天赋时,李适这支骁骑营的开始完成了恐怖的化身。

  随着素质因为潜力爆发而到达自身所能到达的巅峰,意志也因为军阵引导而变得无暇。

  这样让骁骑营几乎本能的掌握十项全能天赋中所能掌握的所有基础技巧。

  哪怕这些技巧在素质不达标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但在素质达标的时候却让他们再也没有任何短板!

  甚至衍生出,让他们看过任何能归属于技巧类与组织类的能力都能够快速掌握,甚至使用出来比那些素质不达标的人使用得更加精湛。

  这一瞬间,李适的骁骑营便能算是三天赋的军队,而且是李适带领的三天赋军队。

  这一刻,李适这一支三天赋军团开始出现一个隐性能力,那就是凡是见到的任何技巧类能力都会被这个状态的骁骑营所掌握。

  而大戟士的卸力属于技巧类的能力,大地稳固算是技巧类与真气的结合军团天赋。

  而这隐性能力所带来的一个衍生能力,就是无比的破坏性。

  因为知道你使用的技巧,明白你施展的原理,那在破坏时,就能直接从根源上进行破坏。

  所以,在面对李适的骁骑营时,大戟士两个天赋基本上都没发挥出多少的效果。

  那自然而然这支军队就注定了被李适的骁骑营给彻底杀穿的命运。

  此刻,李适冷漠得看了一眼颜良,李适不认识颜良,但知道这是个大将。

  但李却默然的擦肩而过,一句话也没有说,就仿佛是身边的杂草,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换了别得将领,也许会趁着这时候剿灭掉这支大戟士,毕竟这是一支二天赋的绝对精锐,至少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恢复得出来的。

  但李适不在乎,因为李适清楚,这样的战场上,覆灭一支二天赋军队真的不重要,别说这个军队的统率是颜良,就算是袁绍亲自统帅都不重要。

  只要自己直插中军,让这些后退的士兵们认为,大军的撤退不是军事调度,而是袁绍大军已经战败了,那自己便赢下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就这么的简单。

  这时候的颜良还不知道,自己没有拦截李适对于整个战场有着怎么样的意义。

  因为这一刻纫大戟士被李适率领的骑兵凿穿,颜良还是想要拼死防御的。

  而李适越过了大戟士之后,直插中军,更是大声的喊道:“盟军已败,速速投降!”

  “盟军已败,速速投降!“盟军已败,速速投降!”“盟军已败,速速投降!”……

  李适既然呐喊了,那么其他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不呐喊。

  而随着这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李适率领大军直接怼到正在调整中的中路大军!

  鞠曲义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明明自己把最强的大戟士放在西凉骑兵的来路上,但从接到李适们的消息,到现在李适直接怼到了自己的中军到底有多久。

  别说一刻钟,半刻钟有吗?

  以西凉骑兵的速度,全力跑也就这速度吧!

  在这一刻,从骁骑营的口中发出的呐喊声,更是让鞠曲义手脚冰凉。

  因为他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让自己的士兵们后退十里到底是多么愚蠢的命令。

  对传令兵们而言,传达得仅仅是军令后退十里,而不会详细的解释为什么要后退十里。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让士兵们后退十里,再配合李适高喊着的“盟军已败!”,怕是所有底层士兵们都以为关东盟军是因为失败了才撤退的。

  自己的指挥,自己的底牌,自己的一切荣耀,在这四个字面前,如此轻易的被摧毁了!

  是的,鞠曲义手中还有底牌,但在面对底层士兵们的溃败面前,什么底牌都给自己憋着。

  李适丝毫不给鞠曲义出招的机会,就这么的一路追杀了下去!

  袁绍?曹孟德?或者其他诸侯?李适都不在意。

  李适没特地派出士兵去追击他们,但他们能不能在乱军中保命却也看自己的运气。

  在李适眼中,真正在意的只是这群盟军精壮而已。

  因为在李适带着骑兵一路冲到中军,喊出了“盟军已败”这四个字。

  那这场战争就已经结束了。

  这样的局面,已经不是普通的优良将领所能够面对的了,甚至古之名将面对这样的溃军能够自保也已经是佼佼者。

  除非这时候的鞠曲义能够做到统一全军云气,贯彻自己的意志,让所有将士能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没有败,只是正常的后退而已。

  但且不说鞠曲义自己做不到,就算能做到,现在他们是盟军,他的命令需要通过哪些诸侯们传达,而不是鞠曲义自己直接就能下命令的。

  而诸侯们就算是接到鞠曲义的信息,但他们也陷入了一个囚徒困境。

  那就是只要都不跑,那李适的招数肯定没有用。

  但自己不跑,其他人跑了,那就必须要自己面对无比凶残的西凉骑兵。

  而任何有私心的势力在面对囚徒困境时,是永远挣脱不了的。

  所以,李适可以肯定,盟军在后退的那一刻起,李适就预见了他们的失败。

  而李适在率领自己的骁骑营们冲到中军时,就彻底的奠定了胜势,关东军进入了大溃败。

  接下来的,就是让狼骑兵们进入掩杀节奏就好,五十万联盟大军,不过五十万只羊而已。

  这就是西凉军喜欢跟着李适打仗的原因。

  因为打着打着就进入了熟悉而又安全的的抓俘虏节奏,而抓到的都是功勋与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