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一十章 鞠曲义的指挥曲
  “他们居然还敢来主动进攻?!”吕布听到探马来报告居然盟军主动来攻击,却是一脸惊讶,但嘲讽一笑,“来得正好,我正好把他们杀个通透!”

  “少将军!”聂辽听到吕布的话小心道,“联军刚吃了亏,结果这么快便过来进攻这不合乎常理,显然是联军想到了什么办法,只怕他们不来明的来暗的!”

  吕布挥挥手道:“他们能够来什么暗的,这里附近便是河滩,周围地势平坦,连一个埋伏的地点都没有。

  那群关东军能用什么办法来阴我,而到最后还不是硬实力。

  联军的那群实力,你我也见到了,难道还怕那群受到袭击就炸营的大军能吃了我!”

  聂辽听到吕布这么一说微微一愣,也不得不承认吕布说得没错。

  不论最后对方到底准备做什么,只要吕布自己不入险地,那对方不论怎么样的袭击到最后还是要碰一碰硬实力。

  而在这一点上,聂辽倒对吕布有着绝对的信心。

  聂辽也不再劝说吕布,便与吕健两人一个统率骑兵,一个统率步兵,跟着吕布出了营地。

  此刻典韦骑着马在大门口,对吕布说道,“吕布小儿,你终于出来了,你跟来你典韦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联军中怕也只有你了!难道靠着精修阴了我一次,就真以为你能跟我一战!”

  吕布环视周围,却也只是见到了典韦带着一队士兵而已,真是漏洞百出的诱饵。

  “你打不打!”典韦毫不客气的对吕布道。

  “你自己找死得!”吕布倒也不客气,直接便向典韦冲出去!

  双方在战场上交手,兵器碰撞,刹那间典韦的双戟,便出现了裂痕。

  吕布顺势方天画戟重重的打下,这一刻,不仅典韦双戟彻底粉碎,甚至连典韦胯下战马都发出悲鸣直接双腿跪在了地上,反而被吕布真真切切砍中了的典韦只是手臂破了皮。

  “这武器跟马匹也太不靠谱了,等我来日拿到武器跟马匹再来找你决战!”典韦道。

  武器这方面,应该算是所有精修的短板了。

  他们体内生产出来的灵气基本上都全部用来锻炼身体了,所以他们调度不了灵气。

  那么也就没办法用灵气来养武器。

  这样别说养出吕布这样黑龙之类的器灵,单单是维持武器的基础增幅都做不到。

  典韦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对吕布喊道,“你别追俺啊,俺的身后可是有大军的!”

  “我到底是想要看看,你们为了对付我摆下了什么样的陷阱!”吕布毫无畏惧。

  还是那句话,吕布对周围环境多少还算熟悉,这里到底没有什么适合伏兵的地方。

  再这样的情况下,对方不论是有着什么样的计划,到最终都还是少不了硬碰硬。

  而硬碰硬,吕布不由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方天画戟,反正自己最是不怕硬碰硬了。

  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一指,他麾下的吕家火骑却也再没有任何迟疑。

  这时候的率领着吕家火骑一往无前,直接便向典韦追击过去!

  而别看典韦好像只是步兵,但他真跑起来速度可是不慢的。

  原本他还在全军的最后,但跑了一会儿之后,典韦已经跑到最前面带着众人跑了。

  至少在逃命这项上,典韦已经把龙将实力彻底的展示了出来。

  一追一逃,典韦身后士兵只要被追上了那肯定是一生惨叫,反而典韦逃得虎虎生风。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将军,已经十五里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聂辽谨慎的开口道。

  吕布听到这话,却也没有多少说什么,骑兵一般伤追击敌人追敌二三十里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很明显的,典韦就是联军的诱饵,聂辽看懂了,吕建看懂了,吕布也看懂了。

  但看懂了归看懂了,对有的人来说见到坑肯定是绕道走,有的人见到坑是埋了走。

  而吕布屌得多,他见到了坑不试着飞过去,心理肯定是不舒服的。

  但他没想到得,在他追逐着典韦大约十五六里,至少典韦手下兵都被自己追杀得差不多时,在自己面的不是什么陷阱,而是堂堂正正摆开来的军队。

  “这群家伙前几天才刚被我们袭击过,今日便摆出了如此阵势,这不对劲啊!”这时候的聂辽看着眼前情况开口对吕布提醒道。

  “吕布,我前几日你夜袭我军,烧毁营帐,今日我鞠曲义便是要告诉你,你却也只有这么点本事而已。”鞠曲义道,“堂堂正正的两军对垒,你可敢来一战!”

  吕布听到这话却是气极,因为这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却是刺痛了吕布。

  上一次的秦雄与自己交手,也说自己并不知兵,只不过上次败了,所以自己无话可说。

  但自己哪里不知兵了,按下决心,定然要率领吕家火骑,将你这军势给彻底撕扯成碎片。

  聂辽看看吕布,却见此刻吕布双目通红,仿佛想要择人而噬,便把劝吕布的话咽了下来。

  而甚至不等聂辽说话,吕布便率领着吕家火骑已然冲去!

  而吕布率领吕家火骑的冲锋,便是这次交锋的号角。

  双方都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各自把自己手中的士兵毫不犹豫的压上。

  但鞠曲义更清楚,比起至少一路胜来得吕布,自己在这场战争中,容错率却是更低。

  但吕布只能作为冲锋陷阵的猛将,甚至连战场的关键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啊!

  看着吕布轻率冒进,鞠曲义的目光不在吕布的身上,甚至他嫌弃吕布跑得太慢了。

  这一刻,鞠曲义手中旌旗摇曳,一支支部队随着他的命令从大军中出发。

  曹孟德与鲍信两人士兵从人群中杀出,去掐断并州步兵与骑兵间的联系。

  紧接着鞠曲义再次挥舞旌旗,命令孙文台与纪伏义两人从两侧杀出,率领联军除了白马义从以外的骑兵穿插入吕布的吕家火骑与聂辽骑兵间的交叉点。

  随着这两个命令一一的下达,曹孟德,鲍信,孙文台还是纪伏义,都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在并州军自己的默契配合下,直接把并州军截成两段。

  说实话,如果吕布坐镇中央调度,哪怕被捷成连段,也能够通过旌旗指挥,让断开的并周军想办法重新连接起来。

  哪怕吕布不是走兵权谋,而走兵形势死命得莽,至少也会带上所有的人一起莽。

  而不是自己只顾带着吕家火骑,后面的并州军都丢给吕健跟聂辽,让他们想办法解决。

  并州军虽然说是以吕布为主,但严格意义来说,这仅是名义上以吕布为主的三个军团。

  吕布执掌吕家火骑,聂辽掌握骑兵,吕健掌握步兵,而且吕健的步兵也不是全部自己掌握,细分下来整个并州军团根本就没个真正主事的人,而仅是一个个小团体而已。

  如果顺风战,甚至是僵持战斗没问题,毕竟并州军团也是从边疆历练出来的。

  但对面有大军团统帅时,这个弱点不但非常容易的暴露出来。而且别人针对性进行战斗时,在局部的士兵与将领如果没有很好大局观是不可能知道整个大局的局势的。

  而鞠曲义针对的便是并州军的局部,并州军最强也是最骄傲的吕家火骑。

  但吕家火骑与吕布配合,这样的军队不说天下无敌,但绝对也是天下有数的劲旅!

  而鞠曲义没有任何迟疑,在他下达截断联军命令后,吕布依旧率领着吕家火骑一路向着他冲刺而来。

  对吕布来说,你就算是截断了自己的大军又怎么样,只要自己凿穿了前方,那这场战斗战争赢得还是自己。

  鞠曲义的布局就是为了吕家火骑,但同样,只要吕家火骑冲出去了,那赢得就是吕布。

  哪怕吕布不了解里面的弯弯绕绕,但吕布知道,只要吕家火骑火骑还在驰骋,那赢得就是自己。

  鞠曲义站在点将台上,看着吕布越来越近,甚至自己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吕家火骑奔跑时戴起来的那震耳欲聋的奔跑声。

  而就在这时候鞠曲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鞠曲义亲自带出来的先登军便在鞠曲义的身前,树立起了一面面高低不平的大盾,鞠曲义耐心的等待吕家火骑向自己冲刺而来。

  一百步,七十步,五十步,甚至三十步!

  鞠曲义自己投掷出手上短枪。

  以此为契机,先登军的打盹狠狠的凿在地上,然后挺抢支撑在盾牌上,微微倾斜的大盾,等得就是这一刻,密密麻麻们的短枪被他们射出。

  刹那间,便至少有五六百的吕家火骑瞬间落马,但吕布还在前冲,吕家火骑虽然惊慌,却并没有出现混乱,他们依旧仅仅跟随者吕布一往直前的冲刺!

  而这仅只是第一波攻击,紧接着先登营拿拿出了双手才能够操作得过来的强弩,在唯一的一发弩箭射完之后,他们甚至没有去看战果,便是按照平常训练的直接丢下了强弩,然后举起大刀,向吕家火骑的马脚砍了过去!

  一瞬间,无数先登军在吕家火骑撞击下纷纷倒地,在这样的战场之上,到底不起便几乎注定了被踩成肉泥。

  毕竟不是谁都像是纪伏义一样有着龙将般的野兽体质,只要身体没伤到要害睡一觉便恢复过来,现在还龙精虎猛的配合孙文台去切断吕布的骑兵。

  先登军抽出了大刀与吕布的吕家火骑厮杀在了一起。

  这一刻先登军所暴露出来的素质纵然是吕布也感觉到了惊叹,这是种双天赋军队,而且是素质与意志兼有的双天赋部队。

  也正是这样的顶尖部队,却才能以步兵对骑兵,依旧敢于同自己的火骑厮杀!

  “但……你以为我的吕家火骑是什么,这么容易便是会被你打败吗!”

  吕布身上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辉,在这样的光辉下,吕家火骑的战斗力开始极速攀升。

  “这种战斗力……当初完全没有展现出来啊!”看着眼前这幕,鞠曲义脸上带着惊讶。

  而吕布身上的光辉与天空之中的光辉相互的交相呼应。

  而此刻吕家火骑的战斗力更是随着温度的攀升,所爆发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是强大。

  更重要得是吕家火骑的周围温度急剧升高,这所带来的杀伤性几乎是具有覆盖性的。

  是的,吕布在跟随西凉军之后,因为受到了李适的影响,改变了吕家骑兵的天赋。

  吕布把吕家骑兵的天赋改成了阳光汲取,简单的说就是能够从太阳之中汲取力量。

  但当吕布秘术与天空的太阳交相呼应时,纵然是吕家骑兵也会出现吸收不过来的现象。

  而吕布便是以秘术的形势,把这多余的力量形成高温光环,提升周围的环境与温度。

  但这种技能只能在白天太阳光足够炙热的时候,且需要吕布施展的秘术进行配合使用。

  就本质来说,这军团的战斗力是随着太阳的起落变化而决定的。

  正午十二点的时候最强,就算是跟神洛五校任何一支部队正面交手也能够不落下风。

  但太阳下山后,如果有吕布秘术,这个军团依旧是二天赋军队的战斗力,如果没有吕布秘术,那这军团谁也不敢保证会被什么灭了。

  现在,虽然鞠曲义一边的引诱,一边的挑衅,所以随着吕布全面的放开战斗力,这一只部队虽然在一开始吃了大亏,但是屠戮起鞠曲义的先登军却是毫不手软。

  哪怕这支先登军意志力极其惊人,在鞠曲义的指挥下,与吕家火骑厮杀到了最后一人,最终却还是吕布打赢了这一场吕家火骑与先登军的战争。

  五千的吕家火骑此刻活下来了三千多,除了在冲刺的那短短距离死了一千多,接下来的正面交手先登军对吕家火骑的造成的损伤,还不到一千人。

  而吕家火骑却是全灭了对方,这不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这都是毫无疑问的胜利。

  但吕布脸上不见半点的高兴,甚至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因为剩下的三千多人,却至少有两千五百人是没有马匹的。

  这些先登军简直疯了,他们哪怕是被马匹踩死,也要过去把马匹的腿给砍断,这样决绝的拼搏手段,纵然是吕布也没有任何办法。

  不是什么人都像是西凉兵一样,马匹是否存在对于自己的战斗力影响并不是很大。

  对吕布来说,便出现了最直接的影响,很多失去战马的并州骑兵直接便是晕倒在了地上。

  如果有医生过来诊断的话,基本上初步诊断出来全部都会是中暑。

  没有什么力量是会没有代价的,李适的骁骑营的潜力爆发,战后脱力需要医疗营救助。

  而吕布的吕家火骑,想要人手双日同辉时得到最顶尖的战斗力加持,那就要忍受双倍火毒的侵蚀,原本是骑兵的时候还有马匹分担,但马死了,不是天赋异禀就肯定会中暑。

  所以,马匹对并州的军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被鞠曲义不计代价的绞杀下,吕布却是陷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说实话,对鞠曲义来说,这仅只计划之外的额外收获,这次鞠曲义直接把自己的先登军,不,应该是先登死士作为筹码与诱饵便为了这一刻——彻底绞杀掉吕布的吕家火骑。

  先登死士承受了吕家火骑最大的冲击力,甚至解决掉了吕家火骑的马匹。

  而就在他拼死与吕家火骑战斗时,袁绍的大戟士在先登死士以生命为代价拖延住吕家火骑的时候,彻底合围了吕家火骑,把吕家火骑的生存空间压小到极致!

  吕布这支吕家火骑在他们绝杀先登军时,便失去了他们逃生的最后机会!

  至少在这样狭小的环境中,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与已经结成阵势的大戟士战斗!

  还是那句话,吕布自身没有足够的大局观。

  他会被一个放出来的诱饵给吸引住,而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候,那看不清楚全局的吕布便会利令智昏。

  只不过,鞠曲义放出来的这个诱饵的确足够香甜,一只亲手训练出来的二天赋先登军。

  而当大戟士们彻底合围的时候,吕布知道自己败了。

  面对这样铜墙铁壁的军队,已经精疲力尽,甚至连马匹都没有多少的吕家火骑根本就不可能冲得开。

  所以吕布只能够后退,甚至连那些失去了战马的吕家火骑都不能够去救援,而是要当机立断的带着剩下的吕家火骑撤退。

  鞠曲义看着吕布撤退的时候,不由流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因为他赌赢了。

  当吕布选择撤退时,那这支以吕家火骑为指引的并州军队就离崩溃不远了。

  这时候,一只从头藏到了尾的白马义从被鞠曲义在最后这一刻放了出来!

  因为白马义从的刀锋在收割背对着他们的敌人时,会格外锋利。

  这也是为什么鞠曲义要让吕布追出十五里与之战斗的原因。

  并州军们会发现,这十五里的道路,远比他们所想象的漫长!

  鞠曲义对天空握住了自己的手,这场战争被自己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