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零六章 姜冏的乌龟流战术
  姜叙是虎贲,是姜冏的族人,因为知根知底,姜叙自己实力也强,姜冏用起来自然信任。

  在姜冏独立领军后,姜叙这个虎贲便被姜冏提拔为了副将,在自己手下任职。

  若是原来,大家还只是在天水混的时候,虎贲实力已经足以独领一军了。

  但现在随着西凉军的官位越来越高,虎贲这种级别的将士如果没有特别的指挥能力,那基本上当个副将都还要看主将愿不愿意让你当。

  不过即使如此,姜叙对自己现在的职务倒也相当满意了。

  毕竟有姜冏这个龙将老乡照着,自己只要兢兢业业完成任务,那升职加薪指日可待。

  这时候,一个士兵过来报告道,“姜将军,发现有大军向这边过来的行径。”

  “什么?!”姜叙听到这话心中却有几分诧异,马上派人跟姜冏报告。

  然后自己率领身边百骑西凉骑兵大声道,“诸将随我前去骚扰一下,然后便撤走!”

  西凉骑兵们听到这话顿时一一响应。

  不多时,姜叙率领西凉骑兵便冲到这支大军面前,而这支大军正是孙文台率领的绕道进攻梁县的军队,原本以为能出其不意,结果正好撞了一个满怀。

  姜叙原本想要马踏联营的,但看看这大军虽然在前进中,但排兵布阵却相当严谨。

  在姜叙率领百骑到达时,这大军已经结成了军阵,面对着西凉骑兵毫无畏惧。

  姜叙到底不是那种敢于热血冲锋的猛将,所以见到没机会,便拍马回去了。

  “这便是西凉骑兵吗?”孙文台远远看着姜叙在自己的周围转悠了一圈。

  虽然姜叙并没发动攻击,但正是以为如此,孙文台反而谨慎了起来。

  因为这说明对面的家伙是带了脑子的。

  孙文台道,“传令下去,各营房提高警惕,西凉骑兵已经发现我等踪迹。

  我军提高速度,今日落日前,必须赶到梁县之下。

  大荣你率领五百骑兵先行一步,确定我们前进道路的安全,遇到西凉骑兵则驱赶开来。”

  “诺!”祖大荣双手抱拳,便接过这次命令。

  而姜叙实际上也没过多阻挠,原本命令也只是进行放哨,侦查周围环境收集信息。

  说实话姜冏也不认为盟军会绕路从这边进攻,只是为人谨慎稳重,所以把自己能做到的事尽量做好,这也是为什么李适会选择姜冏来这边的原因。

  “你是说盟军有人绕道这边来了!”姜冏听着姜叙的话,皱起眉头,“什么人?”

  姜叙却也有所准备,直接便是说道:“打着孙字旗帜,应该是有江东猛虎之称的孙文台。

  他派兵布阵的调度能力非常强,我原本想率西凉骑兵去占占便宜。

  但等到我们临近时已经布置好军阵了,我见没什么便宜,便是先回来了。

  我们是否要出去迎战,发挥出我们西凉骑兵的优势来。”

  姜冏摇头道,“没必要,我们死守梁县就好,一样能发挥出西凉兵的战力来。

  毕竟不论铸铁一系西凉骑兵,还是素质一系西凉骑兵战斗力跟马匹都没太大关系。

  马匹不过只是为了大家方便的赶路代步工具而已。”

  “死守梁县……”姜叙弱弱道,“是不是太怂了,我们是西凉骑兵啊!”

  “不骑马就不是骑兵了!”姜冏道,“梁县内有水源,有粮草,慢慢磨着打就是了!”

  “那他们会不会不管我们了,直接然道进军神洛?”姜叙又是说道。

  姜冏赞同的点点头道:“这倒有可能,派人跟神洛说一句,让他们驻兵阳人以防万一。

  另外,如果对方真这么选择我们也省事了,到时候西凉骑兵冲杀,正好断了他们的粮道。”

  姜冏说道了这里,却是抬起头来,此刻的梁县的聚灵阵已经被张宁彻底的布置好了。

  众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灵力正向着城池之中一点点的汇聚。

  姜冏不得不说,聚灵阵这种东西虽然本身并没有给大军带来多大增幅。

  但吸收与梳理周围云气的效果,能让一个城市在守城时最大限度的维持住云气。

  否则战争一起云气持续消耗,往往一个城市放弃驻守,很大原因便是云气消耗不够了。

  现在梁县有水源,有粮食,有云气,姜冏还真就不害怕孙文台有什么手段。

  反正自己既没有张公义那般会调度,也不像是樊丑与郭祀那样能无脑莽。

  自己够谨慎就好,做好充足的准备,打一场全力以赴的战争也就是了。

  所以,孙文台率领大军来到梁县时,只梁县虽然城墙低矮,但梁县头顶上的云气相当浓郁,而驻守在城墙上的西凉士兵更是精神饱满整戈待发的样子。

  孙文台看着源源不断汇聚的灵气道:“这梁县年久失修,城池本身倒是不坚固。

  但这城墙之上灵云浓密,想来不是梁县之内藏了大军,那么就是梁县被布置了军阵。

  “当今世界兵阴阳之名最盛者莫过于乾坤峰,而乾坤峰之人多派兵前往蜀地与西凉,西凉大军掌握军阵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可惜我不擅长军阵之道,只能看得出好像有收拢灵气的作用以外,看不出这还有其他什么效果。”程谋德略带遗憾的说道。

  孙文台听到这话点点头,也不怎么多话。

  江东的定军山是项羽弄出来的,所以培养出来的人才大多数是走兵形势。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虽然后来荆州的名士参与进来,也加入了兵权谋和兵阴阳的课程。

  可惜相兵形势才是定军山主流,顶多加一些训练士兵的兵技巧。

  所以对这突然出现的军阵孙文台不是很清楚,不过也不是很担心,打起来的时候莽上去就知道这个阵法的效果了。

  毕竟这个那种真的什么一个阵法当十万军的阵法是不存在的,因为军队的蛮力基本上什么阵法都能拆了,只是看付出代价的多少而已。

  “公义,明日由你部做先登,试试这梁县将领的水准!”孙文台沉稳道。

  “诺!”韩公义听到孙文台的话,便双手抱拳领命而下。

  “公覆,明日由你率领弓箭手对城中进行压制,如果一时攻不下,由你接应公义撤退!”

  “诺!”黄公覆听到了孙文台的命令双手抱拳便是领命下去。

  很快孙文台的军队便在他调度下,开始为明日战争开始动员起来。

  到了第二天,孙文台大军已经出现在姜冏的目光下。

  姜冏看着孙文台的大军,倒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孙文台这次带来的军队,比他预料的要少很多,甚至姜冏怀疑都没有自己来得多。

  但孙文台带来的各种攻城器械,却也不是自己打妖族,或者打黄巾的时候那种没有什么攻城器械的平民军事家。

  这一次别说冲车跟云梯,就算是楼车都有好多辆,能够清楚从楼顶上看下来,把城池内的军事调度,通过楼车看得一清二楚。

  “遇到麻烦了啊!”姜冏微微嘀咕了一句。

  但姜冏却也不怕,且不说自己作为守城一方到底准备了一些檑木滚石,金汁滚油,最重要的是自己人多。

  就是这么简单且朴实无华的道理,守城人多,攻城人少,姜冏感觉孙文台想要以少胜多想要打下这一座梁县来,自己还是抹脖子吧,别留着在西凉军里丢人了。

  不过,姜冏见到楼车后,却让姜叙把西凉马都给藏到屋子里面养着,

  只留下了一千马匹在外面城中能够给耧车看到,就当做是准备一个后手了。

  说不定如果以后有机会,还能够乘机怼孙文台一次。

  很快的韩公义率领着孙文台麾下正卒在各种攻城武器的协助下发动攻击。

  不过,姜冏应对的非常沉稳,该增兵的地方增兵,该换兵的时候换兵。

  可以说姜冏的在调度上也没有展现出多么出色的天赋,但就这种乌龟一样的防守办法,却让韩公义与黄公覆两人哪怕相互配合,也没占到半点便宜。

  哪怕他们冲到城墙上,却也很快便被赶了下来,根本就站不稳。

  而把他们赶下来后,姜冏也没任何要去占便宜的意思,继续死守城门修缮梁县。

  就是要把乌龟战术进行到底。

  “公义,公覆,情况如何?”孙文台见到战事胶着便鸣金收兵。

  等到韩公义与黄公覆撤退了下来,便上去查看了一下两人身上的伤势,然后开口问道。

  “上面士兵都是百战精锐,我与之交手几乎个个都有灵气。”韩公义道,“若非孙将军您提前赶到此处,若再被西凉军修缮一下,这梁县我们怕是走不得了。”

  “真是令人意外,秦雄手下真是悍将辈出,一个无名的姜姓将领便是让我们束手无策。”孙文台道,“我们带的兵虽精锐,但人却不多,我看我们必须要像个办法把他引出来!”

  “不若,令人围困梁县,然后做出一副绕道攻击阳人的姿态,看看能不能引诱他出来!”程德谋说道,“只要到了野外一战,难道我们还害怕了西凉军吗!”

  “若是这个王八还是不肯出头呢!”黄公覆倒是略带着几分担心的对着程德谋说道。

  程德谋道,“那就顺势修筑高墙,挖掘深沟,把梁县跟西凉的其他郡县隔离开来。

  看着梁县城池低矮,多处未成修缮,显然他是匆匆带着兵赶来。

  若真耗下去,我们背靠南阳有袁将军源源不断运送来的粮草。

  但他呢?切断粮草我就不相信他还能坚持下去!”

  “好,就按德谋所说的去办理!”孙文台一拍手,江东军果断开始执行下去。

  “最近孙文台那怎么没动静,不来攻打我们了吗?”姜冏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条牛肉干。

  “好像绕道去阳人了。”姜叙也回答姜冏的话,也向着自己的嘴巴里塞了一条。

  “阳人……我记得通知给了神洛了,让他们进行提防,没事的!”姜冏一边咀嚼着牛肉干,一边从容的说道,“孙文台最好攻下阳人,这样我们也就可以动手去截断粮道了。”

  “姜将军,叙校尉,您们两个的茶来了。”这时候的张宁端着菜过来了。

  茶也是李适在西苑里面找到的奇花异草,不过这东西这年代已经有人做汤喝了。

  只不过那喝法碾成泡沫,加入各种调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制作毒药呢。

  所以,李适发现这东西后,几乎以最快的速度弄出了抄茶来,哪怕比不过现代的茶叶,但是多少也能拿来当饮料喝了。

  不过这东西因为产量少,基本上当做药物在用,除了李适也就医疗营算有点剩。

  而张宁泡茶的水,那是经过了灵气冲刷的符水,一口喝下去,疲惫一扫而空。

  自从秦雄废帝,倒行逆施,各种骚操作,导致世家名士们来讨伐秦雄之后,反正张宁是再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份问题了,毕竟张角跟秦雄比较起来算个屁啊!

  要是张角这个时候发动起义,怕是朝廷也不会去管他了。

  所以,张宁也开始把手中的符水技术拿出来,还是那句话能学会的人太少。

  至于西凉军的粮草问题……自从李适把自己的牧场迁徙到了长安,尤其是粮食大丰收之后,牧场自然也跟着扩建了。

  虽然还供应不了所有大军,但准备两万份吃上一两个月的牛肉干还是不成问题的。

  然后在分兵的时候,李适便是让姜冏把这些给带上了。

  李适的想法是,以后把这些牛肉干全部都制作成骑兵们的标配物资,只要是骑兵那就带上一份。

  这样的话,骑兵所能够攻击的范围与作战持续时间就会陡然变大很多,对于后勤粮食的压力也会少很多。

  至于步兵为什么不配备,那是因为步兵到底没有马匹能够承载。

  到时候还是要靠着后勤把这些东西给运输过来,那配置不配置其实都一样。

  所以,姜冏来得匆忙,只是带来了一个月的粮食。

  但如果加上这些牛肉干,困三个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而正常大军统率如果能够带着三个月的粮食,谁心慌啊,早就浪得飞起了,也就姜冏,依旧沉稳的龟缩在梁县,一副老子就是不出来的样子。

  “张医者?兄弟们治疗的怎么样了!”姜冏对着张宁询问道。

  “已经治疗的差不多了,过些日子就能够返回战场,毕竟是守城之战,伤者多而死者少!”张宁对着姜冏说道。

  说实话,说到这里的张宁却想到当初的黄巾,如果早一步掌握医疗营,是不是有机会与大仙朝战一战呢?

  张宁不知道,但张宁知道的是至少在这医疗营中的生活还挺满意的。

  而就在姜冏喝着茶,吃着牛肉聊着天时,孙文台已经带人来到向着阳人出发的半路上。

  如果阳人真的没有什么人防守,那孙文台肯定会去进攻一下,但有了姜冏的提醒,秦雄已经派遣牛庸过来驻扎了,反正孙文台是没有什么机会。

  孙文台便按照程德谋的计策,开始把梁县进行包围,然后彻底把梁县孤立!

  没有粮草,那孙文台感觉只要一个月的时间,梁县必然不战自溃。

  但孙文台自己也不过只是包围甚至不到半个月时间,结果姜冏还没有断粮,结果孙文台自己倒是没有粮食了。

  “为什么后续没有粮食!大军开拔,粮草先行,这么一点道理袁术小儿他不知道吗?”

  孙文台的脸色无比的难看。

  他是完全没想到,最没理由捅自己一刀的袁术,居然会在关键的粮草问题上捅自己一刀,甚至自己怨气都不知道应该向哪里发!

  自己讨伐秦雄不是你们袁家号召的吗,你们断了我的粮草是什么意思?!

  “主公,此刻我们大军粮食短缺,切记不可意气用事,还是先撤退吧!”程德谋道。

  “我们的粮食还能够用多久的时间?”孙文台脸色难看道。

  “最多五天,如果省着点吃的话,能坚持七天。”黄公覆道。

  “撤军!”孙文台深吸一口气,果断说道,“先撤向鲁阳,解决粮食问题后,随我去酸枣去向盟主问个公道!”

  手下四将听到了孙文台的话,纷纷说好。

  当然,孙文台撤退的消息姜冏很快被姜冏知道了。

  倒不是孙文台不想要掩饰,他特地挑选了晚上撤退的,但不见了孙文台军队的身影,自然被小心谨慎每日都派出斥候的姜冏给觉察到了。

  姜叙开口道,“将军,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沿途袭击定然能造成孙军重创!”

  “你带领一千人马先行追击孙军!”姜冏点点头说道。

  “一千?!”

  姜叙瞪大了眼睛,要不是同族而且关系不错,姜叙严重怀疑姜冏让自己去送死的。

  “就是让你去踩陷阱的!”姜冏理所当然道,“否则我们掩藏起来的马匹不就没用了!”

  姜叙听到这话不由哭丧个脸,但也硬着头皮双手抱拳接下命令。

  姜冏看着姜叙离开的背影,开口道,“别死了,只要一刻钟,我一定到!”

  姜叙身体一震,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前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