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零五章 讨秦之战序幕
  不得不说,一众诸侯来到酸枣后,该吃吃,该喝喝,仿佛郊游似的好不热闹。

  或许对绝大多数名士们来说,他们以为诸侯会盟就是开一场露天派对,然后谈笑间,秦雄大军便灰飞烟灭,所以甚至连歌舞表演都准备好,整个盟军之中好不热闹。

  歌舞表演看好了,很快便进入到盟主扯皮阶段,曹孟德是发起人,理论上来说是有力竞争者,但曹孟德清楚自己实力,坐不了盟主的位子。

  冀州刺史韩馥,是仙门九家之一韩家的嫡系,负责大军粮草供给。

  他算是有资格做盟主的人,可惜性格懦弱,面对袁家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然后是袁术,反正他鼻孔看人,感觉在坐除了袁绍,其他的人都是垃圾。

  但偏偏只要有袁绍去竞争,袁术就是竞争不过,从小到达没一次例外,看得袁术很烦躁。

  最终在曹孟德主动示好,以及其他人强力支持下,四世三公的袁家两兄弟稍稍竞争,便让英气逼人的袁绍拿了盟主。

  而袁绍还是照顾自家兄弟的,让袁术去监督粮草去了。

  袁绍拿了盟主的位子到底是做正事的,很快便商议起了对付秦雄的方针来。

  曹孟德开始展露出自己在军事上的天赋,提议兵分五路。

  一路虎牢关吸引火力,一路汜水关突袭,一路绕道鲁阳过武关直攻秦雄腹地长安,一路走黄河强度平阴,一路鲁阳过阳人直攻洛阳。

  总之,曹孟德的目的,就是发挥出联军兵多将广的优势。

  当然,还有一点曹孟德没有说出口的,那就是曹孟德看出众人虽共尊袁绍为盟主,但谁没一点小心思呢,硬是捏在一起肯定会出现问题,还不如众人分散开来各自行事。

  然后曹孟德讲得很是有道理,袁绍听得很感动,然后被否决掉了。

  袁绍刚刚坐上盟主的位子,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袁绍感觉曹孟德这计划不能彰显自己这个盟主的威武霸气,所以提议正面搞翻秦雄,直接从虎牢关碾过去!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这提议,让跟着西凉铁骑混过一段时间的曹孟德有点担心。

  当然当初曹孟德在皇甫明手下,感觉在皇甫明神洛五校映衬下,西凉骑兵也不是多么强。

  现在是在酸枣的大军更是有二三十万,比当初皇甫明手下的大军要多得多。

  所以曹孟德才会提出五路分兵的计划,感觉就算有一路翻车了,也不会全部翻车。

  现在袁绍要集合众人一路把秦雄碾死,曹操感觉袁绍的计划更直接也更有效,更重要的是能进一步展现出正义的不可抗性。

  另外,原本在正常阶段,袁术怎么都应该要跟袁绍争一下的。

  但袁术听到袁绍的想法后,不知怎么两眼放光,只感觉身体热血沸腾,顿时感觉这个看起来不是很舒服的亲哥也顺眼几分,

  袁术对身边扛着三尖刀的纪伏义道,“伏义,这袁绍也亮堂了一回。”

  纪伏义手持大刀,却也不接话。

  跟着自己的老板袁术久了,他知道,袁术跟着袁绍有几分执念,是属于那种谁都没资格骂,只有老子有资格骂的执念。

  而袁绍这手以势压人的计划自然就很顺利的执行了下来了。

  说实话原本袁绍以为袁术会反对的,哪知道袁术半个字的话都没有多,倒让袁绍对自己的这个弟弟有点摸不到头脑。

  不论如何,既然已经决定执行这个战略,那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只要自己想在虎牢关决战,那秦雄也只能跟着在这里一战,毕其功于一役。

  当然如果能在这战争中,顺手削弱点其他人的势力那就更好了。

  至少对这个时候的袁绍来说,还没清楚认识到,战争的差距不仅在人数与名声上。

  在袁绍看来,秦雄带个十万兵马就能够执掌神洛,那自己来个二三十万,又如何会怕他!

  当然,真正打时,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毕竟打战哪里有在营地里面开宴会有意思啊!

  最后,还是孙文台领取了先锋职务,打算去前面探探风。

  反正酸枣盟军没有几个人感觉自己慢悠悠的过去有什么问题。

  兵贵神速?但我们是名士啊,慢悠悠过去才能展现名士风范!

  这时候的秦雄也已经得到消息,先时狠狠的大骂了一通,找人抽打一顿泻泻火。

  然后才召集一众西凉将领,打算狠狠收拾一顿关东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们。

  随着这群家伙们起兵讨伐,秦雄知道想要跟关东这些名士共治天下的想法就省省吧,还是想着怎么样把他们给砍死了,才能让自己好好享受荣华富贵。

  “关东鼠辈,不识好歹,居然号称五十万大军来讨伐咋们,你们说该怎么杀光他们!”

  秦雄骂骂咧咧,果断拿出一副他们既然不想要合作,那就砍死好了的态度来。

  李适倒是走出来道,“我们西凉大军刚刚好整编好,尤其是我的本部骁骑营,正需要杀一场历练历练,不如让我带着西凉铁骑去跟他们会一会!”

  “杀鸡何必用牛刀,我并州军加入秦公以来寸功为立,不如让我去作为先锋,解决掉了那群酒囊饭袋就好!”

  李适的话还没有落音,吕布已经站了出来。

  李适不得不承认,人靠衣装马靠鞍,此刻吕布是真真的帅。

  吕布跨步而出,顶束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棱角分明的双颊,显露出睥睨天下的气质。

  尤其是头顶上那两根长得不像话但又脱离了地心引力的花翎,正常人带了像是唱戏的,但吕布戴了那就是霸气。

  吕布虽然在洛阳城下被秦雄逮着怼了一次,被李适的指挥能力按着打。

  但实际上吕布跟李适交手过的,毕竟都秦雄手下的龙将切磋一下还是有的。

  所以李适哪怕天生神力也就交手了五十招,五十招之后吕布越打越勇,李适越打越没力。

  李适也不得不承认,现在整个西凉军中武力值排行第一的不再是自己了。

  不过李适也无所谓,因为李适转行了,不再走兵形势的道路,而是走兵权谋了。

  毕竟自己走兵形势道路,只能够勉强指挥自己的骁骑营。

  但自己走兵权谋的道路,能指挥的上限到底是多少李适也不知道。

  至少上一次跟并州军打让李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至少现在还没到极限。

  当然,这时候除了吕布以外,牛庸,李确,张公义,姜冏,还有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段景都纷纷请战,想要砍了那群关东联盟。

  唯一一个例外的是华公伟。

  因为他的飞熊军算是秦雄的亲卫,除非是秦雄动身,否则华公伟一直都留在秦雄身边。

  “好好好,有如此猛将,何须在意关东鼠辈。

  吕布你听令,令作为先锋,率领骑兵步骑三万前往汜水关,定要展现我军威风!”

  “末将领命!”吕布高声回答道。

  “李适听令。”

  “末将在!”李适站了出来,面对着秦雄回答道。

  “授予你兵符,假节,率领系西凉铁骑三万,步弓兵三万,驻守虎牢关,不得有失!”

  “诺!”李适到是沉稳的对着秦雄回答道。

  “牛庸,李确,你二人率领剩下兵马,扼守神洛各处险要。”

  “诺!”

  “其余人等,若私通关东鼠辈,那就定斩不饶。”秦雄此刻发号施令也是挺威严的。

  众将领命而去,秦雄仿佛整个人松懈了下来,才发现自己手掌已经出现冷汗。

  秦雄看着李文优,却见到李文优依旧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不由松了一口气。

  毕竟只要这位大爷不慌张,秦雄感觉就算天塌下来,应该也会有解决方案的。

  李文优当然不紧张,这局面本来就是李文优弄出来的,一切按照自己的局本走!

  别看十八路诸侯有二三十万的兵马,更是号称五十万大军,但这大军兵员素质怎么样,这些大军统帅是什么水准,难道李文优还不清楚吗!

  要是这样的军队能打败从一战一战打出来,更有李适指挥的西凉大军,李文优感觉自己还不如自挖双眼算了。

  连敌我双方的实力都没有办法判断来做规划,那算什么谋主。

  所以,李文优感觉自己特自信,甚至整个人都膨胀了。

  只要一战定天下,接下来便是能够把仙盟九家给扫到历史中,自己期待的寒门盛世必然在自己的主导下到来。

  “文忧,文忧!”秦雄叫了李文优好几声,李文优才反应过来。

  “相邦,您叫我有什么事情?”李文优听到秦雄的话回过神来道。

  “我感觉这群关东人,既然不喜欢我们,我们是不是要做点准备啊!”秦雄担心道。

  “什么准备?”李文优听到秦雄的话疑惑道。

  “我们先把一些人啊,钱财啊,先迁移到长安去,那里才是我们的大本营。”秦雄道。

  好吧,秦雄这些天好不容易行事着各种霸权,酒色财气四样东西样样不少。

  结果自以为关东人是兔子,却突然就爆发了出来,如果说秦雄没几分忌惮那是不可能的。

  在间歇性的踌躇满志被关东盟军给打醒后,秦雄感觉自己突然没有了奋斗方向。

  便是打算把好东西都搬回关东去,像个土财主一样的持续性混吃等死了。

  这点跟灵帝其实挺像的,因为灵帝的前半生跟灵帝的后半生根本就不像是同一个人。

  前半生英明神武,如果能够一直维持下去,说不定还能来个中兴之君。

  但在灵帝彻底掌权后,他就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堕落,甚至连买官钱都给他想出来了。

  当然李文优不觉得秦雄怕了,正常战场思维来说,未算胜先算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文优道:“若先行组织民众迁徙也没事,正好李适准备进行郑国渠的开发需要人手。

  现在迁徙一些人过去,以后也轻松一点。”

  “好好好!”秦雄很满意,对李文优道,“那文忧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办事我放心!”

  李适来到虎牢关,相当的耐心的整顿防御。

  只不过自己的斥候倒全面派了出去,尽量去探听汜水关的消息,以及吕布的情况。

  说实话,本来应该是华雄作为先锋的,结果换成了吕布,李适心中默默想到,关二爷的温酒斩华雄的戏码还能不能上演了?

  不对,这个世界没有刘备,关二爷应该还是关羽,他该不会冲上去砍完了三刀,然后被吕布给反杀了吧,这叫什么吕布温酒斩关羽?

  李适心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槽,但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比较的好。

  然后李适转过头对贾文和道,“这次大战你怎么看?”

  是的,李适把贾文和给抓过来了,虽然打战有信心,别人玩阴的怎么办。

  所以自然带兵出征的时候把贾文和给拉上了镇镇场子,谁玩阴的,直接就玩死你。

  “虎牢之固,将士之精锐,神洛之富裕,联军进不了虎牢关!”贾文和道,“倒是要小心联军绕路,从鲁阳前往梁县,然后绕道偷袭。”

  “姜冏跟张公义谁比较的适合?”李适直接对贾文和说道。

  “梁县可能久而无功,而张公义将军喜力争上游,所以还请中郎将自抉!”贾文和道。

  “就是欺负老实人啊!”李适道,“让姜冏率领骑步一万人,防止联军偷袭。”

  贾文和抬头看天,反正我不知道,具体怎么理解,你自己说了也就是了。

  李适让姜冏带了些人驻守梁县,而自己则安安心心的等待吕布的消息。

  而李适没想到的事,吕布率领军队来到汜水关还没有发动攻击,李适听从贾文和的话,让姜冏带上了一万步骑驻守梁县倒是先遇到了敌人,那就是孙文台。

  孙文台虽说是先锋,但实际上因为是名士领兵一个个行动起来都拖拖拉拉的,而他们的自由散漫,还以为自己气势磅礴给了秦雄压力,实际上一个个待在了酸枣压根就不想动弹。

  而孙文台率领八千精兵作为先锋,很快便来到汜水关下。

  这个时候吕布还没来,守关的人一个个紧张的要死,反正占据了险要位置,就是不出来。

  那孙文台总不可能那自己手上仅有的这点兵便汜水关死磕,犯不着啊。

  所以孙文台便继续绕道向着南阳的方向而去。

  因为这里是袁术地盘,孙文台对这代倒也熟悉。

  至于粮草,在孙文台看来只要袁术不脑残,有袁术的支持自己不可能缺粮的。

  到时从鲁阳出发,不论是进攻洛阳,还是真的按照曹操所说的进攻长安都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孙文台派人给袁术一封要粮食的信后,便率领着江东兵从鲁阳出发,向梁县而去,打算绕过虎牢关与汜水关,看看能不能直接突袭神洛。

  孙文台是定军山出身的人,自然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

  发了一封信给袁术后,就直接带着兵直接向着梁县扑去了。

  而这时候的姜冏也不过只是前脚跟到达梁县而已。

  过了些天,在酸枣吃着宴会喝着酒的袁术接到了孙文台送来过的信,

  “要我从南阳给你送粮,你说送就送啊。算了就按照一半来送吧。

  这条江东猛虎和他手下的四将还欠磨炼,等到他手下士兵打残了,我再出面收服好了。”

  袁术想到这里不由看了一眼袁绍,心中默默的想要,如果能有孙文台作为手下,那自己是不是也能够跟袁绍板板手腕了。

  至于宴会中其他人……

  抱歉四世三公仙门九家的嫡传袁术就是这么的鼻孔朝天,看不到其他的人。

  所以,袁术便把这件事情跟自己的督粮官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了。

  看着酸枣的热闹宴会,兴致一来大叫道:“接着奏乐,接着舞,我也来了!”

  而因为贾诩提醒,虽然姜冏是后出发的,但却先一步到达梁县。

  这梁县的防御破破烂烂,姜冏命令族人姜叙率领骑兵探查周围环境。

  而自己先确定水源,建立仓储,修缮梁县的防御城池,一步步都是按部就班的来,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被派遣到这里便是有着任何的抱怨。

  很快姜冏也找上这次跟随他而来的医疗班负责人张宁,道,“张医师,听闻你懂得布置聚灵之阵,如果缺什么人手,还请尽快与我说,还请在这梁县布置一个。”

  “好的姜冏将军。”张宁点头说道。

  关于聚灵阵,也就是卢植版本的,李适自己学后,便教授了下去。

  不过哪怕最基础的兵阴阳阵法会的人也很少,不过张公义和姜冏都学会了。

  而李适也怀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想法在医疗营中推广。

  出乎李适的预料之外,医疗营中的女子也许是第一批学习数学知识的人,至少一千数量就有五六名都学会了。

  其中张宁便是其中之一,这个比例已经相当恐怖了。

  而姜冏虽然会这阵法,但姜冏又做不到指挥军阵的同时指挥阵法,所以还不如分开,让张宁负责阵法调度,而姜冏则是进行军事指挥。

  正因为如此,医疗营现在想要做组长,独自管理一营的,就必须要掌握最基础的聚灵阵。

  而就在这按部就班的准备中,关西军与关东军的第一战,便在这小小的梁县爆发了。

  姜叙的斥候发现了向梁县而来的孙文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