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一百零二章 李适挖人中
  “统计的怎么样了?”李适来到西苑,看着眼前这家伙,一阵头疼。

  这家伙叫做曲汉谋,西蜀农家子弟,传说受到情伤,便靠着西蜀世家和农家运作混到神洛上林苑中当差,因为地域关系,跟其他人相处不太好。

  但曲汉谋也自得其乐,研究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在西苑,你要统计的能吃奇花异草有二十七种,我都掌握了种植技术。

  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棉花,我也能够种植。”曲汉谋对李适自信满满道。

  而这些能吃的奇花异草,除了葡萄西石榴以外,还有胡萝卜,丝瓜,菠菜,大蒜……

  很多李适以为这时代不可能有的水果蔬菜,实际上皇家别院中都拿来当做奇珍异草观赏。

  而这位曲汉谋便打理这些花花草草,可惜性格上有点鼻孔曹天,与周围人格格不入。

  李适就喜欢这种牛气满满,鼻孔朝天的家伙,因为这种人没被打死,说明是有真本事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很年轻,年轻人自然就能享受九九七的福报。

  “嗯嗯,很好,很好!”李适连连点头道,“别在西苑这边种植了,我在神洛郊区划出一块土地,专门给你研究种植这些东西,怎么样!”

  “虽然你是虎贲中郎将,现在神洛你们西凉话事,但你这是在挖少府墙脚吧。”

  曲汉谋很怀疑的打量着李适,仿佛小狗狗发现正在撬家的贼一样。

  李适咳嗽了一下,整整衣服,满脸写满正人君子的样子,道:

  “大家都是为大仙朝办事的,哪里有什么挖不挖墙脚的。

  再说,你在西苑干到顶也干不到少府的职位,但如果跟着我混,只要你研究出每亩五石的粮食来,那大司农这位置,那肯定就是你的。

  你现在在这里摆弄这些花花草草,完全浪费时间,浪费你的才华啊!”

  “我虽然是世家出身,可没钱去坐那大司农的位子。”曲汉谋鄙夷的说道。

  显然,因为大仙朝的仙皇进行了那种做官要交钱的政策后,对世家来说是相当不待见。

  当然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话,这些世家拿出个几千万也还是轻轻松松的。

  只不过很多的士人宁愿选择通过世家的能力随便挂个职,也不想要卖钱去做大官。

  当然,虽然李适看不大懂,这到底有什么区别,不过人家脾气就是这样。

  李适看着曲汉谋一脸清高的样子,没办法了,像三顾茅庐的请人什么自己不是很懂,但他这么不合作,自己是不是打晕后直接抗走。

  毕竟就算强扭的瓜不甜,但至少吃到嘴了啊!

  不过曲汉谋依旧是鼻孔朝天道,“不过,我有空去指点指点,还是很乐意的。”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屯田营随时恭候你来啊!”李适果断回答道。

  在来到神洛时,李适重建了一个屯田营,只不过效果不是很好。

  这个屯田营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帮自己打理在神洛田亩的,而不能补兵。

  不过,李适虽然看不上这个屯田营,但曲汉谋对一片能完全交给自己打理的田地还是很感兴趣的。

  当初靠着家族运作进入到西苑来散心,但这是皇家园林,里面奇花异草虽然多,自己也是相当长见识,但能供给自己自由实验的地方却不多。

  结果现在有个人送了一大片田地和人手给自己自由施展才华,自己有什么好拒绝的。

  而李适只希望这家伙培养的那些能吃奇花异草能够留下些种子下来。

  毕竟随着秦雄越来越残酷,李适隐隐约约感觉诸侯讨伐可能已经不远了。

  到时候,不论秦雄还在不在神洛混,李适肯定都要大力发展农业,增加战争潜力的。

  另外,李适会挑选曲汉谋,倒也不是因为知道曲汉谋的能力到底多么强大。

  而是因为李适调查他的资料时,发现他是西苑中少数西蜀出身的人,所以另眼相待。

  反正曲汉谋有多强李适不在乎,李适在乎的是,西蜀出身就是自己人啊!

  来到了少府后,李适见到的不仅这里有各种各样的经济作物。

  而且就算在机械技术上,比较起自己苦心打造的墨家工匠营都要来得强。

  当然,这是正常的。

  能在少府这种国家级机构混的人,只要不是那些靠关系进来的,那都是国家级大匠。

  毕竟没几分本事惹恼了皇家,说不定就被杀全家了。

  少府主事人是来自南阳张家的叫做张道渠,因为见到现在是秦雄当政,对于李适过来挖少府墙脚的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关东地区不像关西地区重视墨法农三家,对关东地区来说更加重视道儒兵,所以哪怕是大匠地位也一般般。

  而且现在自己告状告上去,说不定就被秦雄当做看不起西凉人给砍了。

  所以,现在李适在少府去摸一点人才什么的,张道渠也就当做没看见。

  而李适稍稍打听了下这张道渠的来历,结果知道他就是张衡家族出来的。

  张衡就是发明了地动仪与浑天仪的木圣,而张道渠就是圣二代。

  也许他没张衡那般逆天才能,但靠着整理张衡留下来的手札与资料,张家二代至少在技术上能坐稳少府主事人的职务。

  对这,李适没什么好奇怪的。

  古代不像现代,讲究自由职业。

  古代很多的职业都讲传承的,像是什么子承父业才是孝道的体现。

  像先辈的开发出来的东西,你可以不喜欢,但你必须要知道。

  哪怕掌握不了,至少也要足以拿出来跟外面的人忽悠几句,否则那就是有辱门楣,丢了祖传家学。

  反正李适第一次知道张道渠是圣二代时是相当稀罕的,活的圣二代啊。

  所以,李适便去挖张道渠去了,自然挖了个灰头土脸。

  毕竟哪怕神洛再怎么样不重视工匠,老子都是社科院的一把手,你说挖走就挖走,你当老子不要脸面的吗?

  给钱?你当我没见过钱吗,我们世家缺你几个臭钱吗?

  什么!给钱支持研究……

  张道渠火速拿出一份名册递给李适,道:

  “李适中郎将,不就要几个大匠嘛!

  你看哪位大匠合适,十个以下随便挑,你不挑满,那就是不给我面子。”

  好吧,对比不重视工业项目的朝廷,突然出现个相当支持工业研究的李适,最重要的是还会给点钱,哪怕不多也比那些享受着工匠服务,一边嘴里骂着奇淫巧技的儒家好啊。

  而李适也不客气的直接要了十人,其中有个扶风出身叫马德衡的工匠。

  虽然他最年轻,但李适却直接任免他是十个人的头头,因为他是扶风人。

  虽然世家出身不是墨家,只能算是机缘巧合喜欢上木工行业,便自己钻研起来的天才。

  李适看他是扶风出身的,那还需要别得理由吗?提拔的就是他啊!

  李适给这十人的任务就两个,第一个是弄出元素周期表与对应元素。

  另外李适已经靠着上辈子的中学知识,知道了前面二十个元素,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氩钾钙。

  李适的命令也很简单,你们给我把二十种元素的对应物质给我找到,然后把规律找出来。

  嗯?什么,专业不对口,你们主要工作是做木工。

  好吧,李适便换了个要求,就是把度量衡给统一一下,别十个人用着十个标准的度量衡。

  虽然秦始皇统一之后统一的度量衡,但这时代的统一度量衡在常用领域还行,但是越是精密的研究,就会越发现度量衡所带来的问题。

  《孙子算经》卷上说:“十粟为一圭,十圭为抄,十抄为撮,十撮为勺,十勺为合。”

  但粟本身就是大小不一,以这个作为标准,到合最后得出的大小肯定会出问题。

  李适也曾经想到过统一度量衡,比如用米,但没有适合的标的物,李适完全不知道一米到底有多长!

  所以李适便需要这些专业的大匠来研究出最适合的度量衡体系了。

  李适唯一给他们的意见就是,加油哦!我相信你们能行的!

  便拍拍屁股走了。

  当然,虽然他们的主要工作是研究出合适的度量衡,但李适偶尔也会抓着这几个大匠做别得事情,比如说杨易研究很久的纸张或者脚踏式的织布机。

  不得不说,这些几乎算得上是国家级人物,在面对如何建立一个精确的度量衡体系的确抓瞎。

  但涉及到实物改进时,他们马上发挥出无愧于大匠的才能。

  基本上杨易等人被随意的点播了几下,便有拨云见日的感觉,进展都十分迅速。

  不过马德衡还没有来得及飘飘然,便被现实拉回怎么样确定度量衡的问题上了。

  实际上,这些大匠们倒是非常乐意做这个工作的。

  因为这种秦国的度量衡统一后,如果自己能拿出更优秀的度量衡标准,那自己肯定能名留青史。

  对于一个大匠来说,制作东西有什么意义,自己要青史留名才是正事啊!

  一个个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办法,去想办法确定最初的度量。

  那通红通红的眼神,就算是李适这个龙将看了都有点怪害怕的。

  但没有办法,度量衡这种东西,肯定要有人填进去的。

  就好像是研究牛顿力学,前面也填了不少的科学家进去,一直到牛顿出现才有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说。

  而度量衡对李适的最大意义就是,没个标准度量,想做流水线都没办法去做。

  毕竟每个人说的单位都一样,结果真动手起来误差有个几厘米,这还怎么做流水线啊。

  总之,李适看着马德衡等人带队加班加点做研究是真的感觉到心疼。

  李适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些大匠们吃好喝好,思索着要不要给他们安排美女鼓励师,鼓励他们加班。

  反正你们失眠了,头秃了,甚至氪命了都不要紧,只要你们把这度量衡给弄出来,以后所有工匠都必然会记住你们也度量衡事业做出来的贡献的。

  最重要的是,我能上流水线了。

  李适看着这些工匠们在房间里面加班加点的计算着,怀着自己若多看几眼,怕是连自己都会燃烧起来的沉重心情关上了工作室的大门。

  鸡血打得太高,自己都有点受到影响了,还是先吹吹风冷静冷静。

  然后李适便又去找张道渠去了。

  “李适中郎将您又来了啊!”张道渠看着李适,多少有点哭丧着脸。

  “怎么不想要见我?”李适看着张道渠说道,心中不由想着当初你收钱收的很爽快的啊!

  “李适中郎将,我们少府是真的腾不出人手来了,您悠着点啊!”张道渠说道。

  嗯,因为李适钱给的大方,但人也挖得狠啊。

  虽然对少府挖人不是什么大事,但少府的大匠们都是有编制有工作的,你不能挖得影响少府的正常工作啊。

  就好像是,你割韭菜归割韭菜,但你不能把韭菜的根都给割了,那就没下一茬了。

  “这次不是来挖人的,是想要跟您打听个消息!”李适不由对张道渠道。

  “呼!”张道渠微微松了一口气,道,“还请中郎将直说。”

  “请问神洛这边谁的水利工程技术最高,我有点事情想要去求教一下。”李适道。

  李适会问张道渠这个问题,目的自然是自己心心念念不忘郑国渠重启计划。

  这东西现在说出来不过只是徒惹人笑,但应该准备的人才还是要准备的。

  毕竟只要按照秦雄这么作下去,天怒人怨肯定是时间问题,反正李适没打算去阻止。

  因为这时候去阻止秦雄已经越来越无法无天的行为,李适感觉自己都会成渣渣了。

  所以,李适需要为未来可能出现的群雄逐鹿去做规划。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而以西凉做根据地,那郑国渠就一定要开,不开就没稳定的粮食,粮食不够就必输无疑。

  而李适在见到神洛这边的国家级人才,已经对自己好不容易培养起来人才们开始嫌弃了。

  没有办法平台不同,眼界不同,所能发挥出来的才能自然也不同。

  原本李适感觉郑渠是郑国后人,让他未来主持郑国渠还是比较靠谱的。

  但现在什么郑国后人,都给老子闪开,老子丢个国家级水利工程师过去把把关才行。

  没错,当初李适没什么水利人才时郑渠是小甜甜,现在自己手上有国家级水利人才了,那郑渠就只能做牛夫人了。

  张道渠很是奇怪的看了一眼李适,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李适这个西凉莽子对钱什么的不感兴趣,但对各种工匠之类的事情到时相当的热心,现在都问道水利工程上了。

  不过,张道渠疑惑归疑惑,但还是给李适推荐了一个叫做桑君长的七八十岁老人。

  如果遇到有关水道的事情可以去找他,他算是整个大仙朝最了解水利工程的人了。

  不过年级大了,他作为博士,一般就待在东观那边写书,好像叫什么《水经》的。

  张道渠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屑一顾,显然不觉得这本书能够传承下去。

  李适这家伙也没有听说过由什么流传后世的古书叫做《水经》。

  不过怀着古代敢著书立说的人,多少有几分本事的想法,李适便过去请桑君长了。

  李适打算请他出山,去协助郑渠去调研郑国渠,看看能不能给自己个重启方案出来。

  至于七八十岁,这是问题吗?

  反正在李适看看老人才好啊。

  现在水利工程方面可没有什么知识可以传承,基本上只能靠自己的经验一点点去摸索。

  而不是有什么书籍传承的年代,所以这种老人用起来那才真正可靠啊。

  否则像是郑渠那种年轻人负责主持重启郑国渠计划,李适心理也悬啊!

  所以,李适从张道渠那边要了推荐信之后,便直接去东观找桑君长去了。

  “李中郎将,您找老夫可是有什么事?”桑君长看着李适,想想难道是自己的孙子被打了,所以这西梁蛮子趁机来自己家闹事?

  “桑大人,我听张少府说过,您是我神洛最是擅长水利之人,所以我想要来向您请教!”李适开口说道。

  “张大人谬赞了,我年事已高,两眼昏花,思维困觉,不过只是虚度剩下的光阴而已。”

  桑君长看着李适,虽然不知道李适要做什么,先暗示暗示,自己已经年老了再说。

  “这样啊,我原本想要计划重开郑国渠,所以想要找老大人帮忙规划规划,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老大人了!”

  李适也不多话,说完便转身离开。

  “等等,你说什么?你要重开郑国渠?”

  桑君长顿时瞪大眼睛,瞬间从半死不活的状态跳起来,一把抓住李适肩膀道:“真的!”

  “只是有这个设想,所以需要一个有经验有能力懂得水利工程的能人前去做好前期调研和施工规划。”

  李适一脸无辜道,“可惜桑老年事已高,两眼昏花,思维困觉,不然倒是我心中人选。”

  桑君长有种被噎到的感觉,不过马上整个人仿佛燃烧起来一样,道,“请务必让我为翻新郑国渠尽一份心意。”

  桑君长一脸郑重的模样,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至于食言而肥,桑君长表示老子好不容易活到八十多岁,不就是要让自己老到为所欲为吗!

  要是李适敢拒绝,老子脸都豁出去,就是去大街上抱他大腿,哭着喊着也要去修郑国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