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九章 西凉的良心
  西凉骑兵成三天赋,没有万仗光辉,也没璀璨夺目,有得只是被烈焰淬炼后的质朴纯粹。

  仿佛这本来就是西凉骑兵应该到达的水平,只不过现在铅华洗尽真正到达三天赋。

  随着西凉骑兵成功成为三天赋军队,尤其是专门针对吕家火骑而产生的三天赋军队。

  这一刻吕家火骑直接便被西凉铁骑所碾压,吕家火骑的攻击落在西凉铁骑身上,顶多只留下了一个烙印,但西凉铁骑反手就直接一枪把吕家火骑给捅了下来!

  西凉骑兵看似普通的平砍,但却朴实无华得让吕家火骑竭尽全力都难以抵挡。

  吕家火骑的军团天赋没有素质类,但说到底素质才是一支部队的根基。

  高温气场的确非常酷炫,甚至这种特效能够形成少见的aoe攻击。

  但当遇到能无视这种高温气场的军队时,吕家火骑便会发现自身搏斗能力到底多么弱。

  尤其西凉骑兵在这一刻登顶了三天赋的军队。

  哪怕他们这支军队的统率是吕布,勇得无人抗衡,但战场终究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随着吕家火骑被西凉骑兵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的一枪捅死一个,自然被杀得节节败退。

  吕布再怎么样勇猛,也改变不了他一个人挽回不了全局的事实。

  吕原看着吕家火骑哪怕有吕布这般顶尖龙将率领,但在西凉铁骑面前却依旧改变不了仿佛杀鸡似的被一路屠杀。

  在这一刻,吕原只感觉到背后一阵冰凉,冷汗不止。

  “输了!”

  在吕家火骑被秦雄带领的铁骑正面击碎,吕原顿时万念俱焚。

  他没有逃跑,因为他的背后不远就是黄河,他无处可逃。

  身为仙门九家之一,唯一靠着武力屹立于世家的吕家,随着吕家火骑的溃败,吕原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依仗!

  吕家火骑终究被西凉骑兵彻底击溃,踩着吕家火骑的尸体,西凉骑兵登顶三天赋。

  吕布收拢剩余的吕家火骑,靠着个人武力杀回到吕原身边,道,“父亲,我们逃吧!”

  “逃?逃到哪里?!”吕原听到吕布的话苦笑,“且不说我们的背后便是黄河。

  更重要的得是,失去了吕家火骑我们的跟丧家之犬有什么分别。

  你走吧,回九原去!

  这次失败终究要有人负责,而我则是最好的那个人。”

  “吕将军,请出来搭话!”秦雄来到营地面前大声喊道。

  听到这声吕布心头火起,抓起方天画戟道,“父亲先走,我定然拦住这些西凉莽子!”

  “我已经输了,若输得没风度,又怎么对得起仙门九家的名头!”吕原对吕布道。

  吕原说着便大大方方骑着马匹无视正在厮杀的将士们,由亲兵护送着走出来。

  吕原看着面前意气风发的秦雄,也许数年前的自己也如他这般意气风发吧。

  “吕将军,你下令让并州将士放弃抵抗,我便放你回九原!”秦雄直接道。

  这时候的李适正好向秦雄这边走来,因为秦雄率领铁骑已经杀出三天赋,正面击溃吕家骑兵彻底锁定胜局。

  虽然局部还有零星的步兵抵抗,但终究是挽回不了局势了。

  不过李适没想到,秦雄居然会说出这句话,顿时对秦雄有些惊愕。

  “你要放过我?!”吕原听到秦雄的话,楞道,“为什么!”

  秦雄说道:“为公你我都是边军,都清楚现在的妖族蠢蠢欲动。

  若没我们在边疆兢兢业业,哪里有那些人在神洛蝇营狗苟。

  不论失去你或失去我,这都会是大仙朝的损失,只会是妖族的幸事。

  所以我放你走,但你要承诺从此驻守边疆,永远不要再管神洛的事。”

  “为公……你我难道还有私情吗!”吕原看着秦雄开口道。

  秦雄认真道:“当初天水下,若无您率领吕家火骑救援天水,那便没有今日之秦雄。

  当今边将已然不多,段锐已逝,难道我还要亲手杀了吕将军吗!”

  吕原看着秦雄,沉默了一会儿,大声道,“并州军放下武器。”

  “父亲?!”吕布听到了吕原的话,不由大声的说道。

  而吕原只是再次大声道,“传我军令,并州军放下武器!”

  很快并州兵便在吕原命令下,纷纷放下武器,开始大面积投降受俘。

  吕原看着秦雄说道,“今日我并非降你,而是见你我都是仙朝兵卒,相互厮杀没有意义!”

  “吕将军高义!”秦雄对吕原道,“将军若想要回并州,雄绝不阻拦。

  若将军愿意与我共谋大事,雄请将军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

  李适听到秦雄的话,马上调度合围的大军,让出个向孟津方向的缺口。

  吕原看看并州士兵,思索了一会儿道,“败军之将何足言勇,此战一败,更是心如死灰。

  不过我子吕布有万夫莫敌之勇,希望能让他跟着将军见见世面。”

  “父亲?!”吕布听到吕原的话一愣,没想到吕原居然会让自己留下。

  吕原看看吕布道,“你性子狂野,而我又狠不下心来打磨你,便让你跟着秦雄将军长长见识。当然若哪天想来回九原了,那你回来便是了。”

  吕原说完看向秦雄道,“不知道秦雄将军,可否允许我这放肆的请求。”

  秦雄思索着说道,“令郎宛有虓虎之勇,能得令郎驱使,乃我之幸。”

  李适没想到兜兜转转,吕布居然会混到西凉军的麾下。

  “不过这个吕布好像不杀爹,这么勇的战力还是别丢掉了,先拿着吧!

  大不了让李文优那个家伙盯着!

  反正玩阴谋诡计,要么找李文优,要么找贾文和,他两应该擅长。”

  李适思索了一下,到也没有出面阻止这一件事情。

  吕原到底是关心儿子的,除了留下了吕家的火骑以外,更是留下了五千骑兵和一万步兵。

  甚至连自己最信任的骑兵将领聂辽也留了下来辅助吕布。

  至于自己则是带着残兵败将,从孟津出发,回并州去了。

  吕布留下来,更多算是作为与秦雄之间联盟的纽带,或者说作为跟袁氏联盟的纽带。

  内有袁氏专权,外有秦雄武力,至少刚被打败的吕原认为,这样的联盟还是大有可为的。

  至于自己,则是专心驻守边疆,不让妖族闹腾也是自己所能做的了。

  当然吕原以仙门九家的心思揣测袁家,等到秦雄的作用用尽,吕布也许会成为替代品。

  不论有没有用先落一子,就算吕布不敢想干,以仙门九家的身份,难道还不能回来不成。

  而李适也没想到这些绕绕弯弯,只当是世界线收束。

  这时候去询问下秦雄,三天赋的铁骑到底是什么军团天赋。

  秦雄也回答了李适,这个军团天赋叫做淬炼。

  这军团天赋种介于意志力与灵气间的军团天赋。

  在通常情况下没办法展现,只有受到负面效果后,它便能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开发铁骑潜力,衍生出针对这种负面效果进行吸收的特性。

  让铁骑免疫这种特性的同时增加自身素质,更能针对这种特性兵种的杀伤力。

  在三天赋开启时会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防护层,让铁骑真的坚硬如铁。

  但同时,谁让铁骑进入这种状态,就谁负责被铁骑砍死。

  如果走到极致,那铁骑不需要被刺激,也能直接进入到这种铁皮防御状态。

  每次受到负面状态,铁骑都会靠着身体本能与军队传承记忆下来,下一次遇到就不需要消耗潜力了,能马上反应过来。

  换句话说恶心人的兵种,只要没把铁骑恶心倒,那下次遇到铁骑就绕道走吧。

  不过,这也有个条件,需要铁骑自身拥有不错的底蕴与潜力能适应这种快速淬炼。

  好像是一柄神兵经过淬炼后变得更加锋利,但必须自己要有不错的底子。

  如果底子不够好,说不定锤炼着锤炼着,你以为的神兵胚子,就被锤断了。

  “虽然这设计思路好像的确是针对吕家火骑,但……感觉好像也抄了我的潜力爆发!

  也就是说铁骑看起来好像不需要什么武器马匹,但实际上也很吃资源的。”

  李适若有所思,对于这样的三天赋军队,李适也不好评价。

  说强肯定是强的,但第三天赋增加的是对抗性的增幅,而不是更进一步增幅自身战斗力是李适没想到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现在就算神洛五校都没有三天赋兵种,有三天赋兵种就已经是王牌了。

  这场战争能打出一支三天赋兵种来,对西凉大军来说肯定是大赚的。

  就是自己骁骑营损失惨重,李适钦点了一下,这次战争直接阵亡有三层。

  而且因为医疗营没赶上来,怕至少有两层人会因为营养与护理跟不上而直接阵亡。

  损失近乎有一半,而且个个都是能够做军官的,李适真是无比心痛。

  但李适非常清楚,自己负责指挥大军的情况下,指望骁骑营完成突破这是不现实的。

  除非败局已定,说不定骁骑营会为了自己堵上命来。

  所以李适要赢,就只能把宝压秦雄身上,赌他的部队能晋级。

  而实际上,在西凉众多军队中,秦雄麾下直属部队也是最有可能进阶的。

  因为秦雄的部队一直都在保持着高频的战争。

  直接打造出这支部队的秦雄只要有决死的想法,那西凉军中愿意为了秦雄赴死的人,真的多不胜数。

  李适也勉勉强强愿意带着秦雄跑。

  只要秦雄肯去拼,那在李适看来至少有五层的概率能出现三层天赋军队。

  其中最大原因是,李适赌秦雄就是董卓,这支部队就是未来的飞熊军!

  显然,自己赌对了!

  就在这时候,秦雄见到一只大军举着旗帜,远远看去仿佛有着数万人从自己等人身后不急不慢的赶过来,让秦雄一呆。

  “莫非袁家已经周边了西园校尉,所以向着这边赶来了?”秦雄说道。

  “不是,我安排的后手!”李适道,“袁家不是给了我们些何进将军下属亲卫或者郡兵。

  我觉得这些人战斗力不高,编入军中若打顺风战还好,打逆风战怕是不行。

  所以便用鱼鳞之阵制造幻影,让他们一步步慢慢走来。

  原本估算如果西凉铁骑如果进阶失败,那战场局面要么平分秋色,要么我们落於下风。

  有这么一支部队过来,是战是撤,我们都会从容很多。”

  “若西凉骑兵没有成为三天赋的军队,以吕家火骑的战斗力,这些兵怕改变不了局势!”

  秦雄看了看这支兵,这支兵看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实际上一搓就破,骗人而已。

  “嗯,但我们未必要跑得过吕家骑兵,只要跑得过这支步兵就好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李适从容道,“我们西凉骑兵虽然跑的不快,但也总比这种步兵快吧。”

  秦雄用很是异样的眼神看了一眼李适,拍拍肩膀说道:

  “感觉你跟李文优越来越像了!

  你可是我们西凉军的良心,别乱改设定啊!”

  “……”李适听着秦雄的话,总感觉变扭。

  不对,这是夸奖,这一定是夸奖吧。

  李适开始对并州军与西园校尉进行整编,虽然曹吉利,淳于琼,臧子源三个人李适没动。

  但他们下面的百夫长,甚至更低的什长,已经替换了不少西凉士兵。

  毕竟对底层的什长什么的来说,士兵只要能打就足够了,而西凉士兵每个都很能打啊。

  当然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算不上整编,只能说在这三人军队中掺沙子。

  实际上李适的担心是多虑了,因为底层的士兵从来没什么荣誉感,谁给饭吃就跟谁混。

  而且曹吉利,淳于琼,臧子源三人,也决然没想到李适这时候就开始布局了。

  毕竟李适不止往他们的士兵里面掺沙子,就算是并州军中也掺了不少沙子了。

  这时候,所有袁家势力的人都在为秦雄驱逐了吕家,确保袁家的成果而大喜。

  对秦雄放吕原离开,袁家众人更感觉秦雄识大体,知进退,感觉秦雄可用。

  毕竟吕家跟袁家一样是九大世家之一,如果秦雄真的一刀把吕原给砍了,那袁家反而会有几分兔死狐悲。

  毕竟吕家是仙门九家之一,跟秦雄终归是不一样的。

  现在,胜利消息传递而来,袁隗便叫来李文优,让他告诉秦雄,等到这件事情落地,袁家定然不会忘记了他这段时间付出的。

  不论秦雄是想要神洛支援西凉,还是想要三公这样的职务,想好了可以告诉自己,绝对不会亏待了他。

  然后大宴宾客,神洛中公卿大臣名师豪杰,一边哀悼去世的何大将军,一边庆贺讨伐阴官成功,一边又商议着论功行赏,真的是弹冠相庆,好不快哉。

  而他们却没发现,经过这一战的秦雄,西凉军一万五千,并州军一万五千人,连西园校尉都掌握了一万五千人,再加上杂七杂八的军队,已经掌握了五万军队了。

  整个神洛,现在军队总数都还没超出八万。

  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这时候的秦雄打算在第二天准备做什么。

  而事实上,他们没想到才是正常的,因为他们不是疯子,但秦雄在动脑子的时候就是了。

  入夜,秦雄召集李适与李文优两人,开口就道,“我欲废天子,立陈留王!”

  李文优被这话震惊得目瞪口呆。

  而李适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应。

  只不过,李文优的震惊跟李适的原因完全不同。

  李适震惊是因为终于确信秦雄就是董卓,自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

  而李文优质疑是臣子废君王,这在这个世界可真的还是史无前例。

  因为这个世界没霍光操作过废立事情,顶多只是外戚干政而已,秦雄提出这件事绝对开天辟地第一遭。

  哪怕以李文优的狠辣与智慧,也被秦雄的想法震惊的目瞪口呆,一时难以回答。

  李文优只是本能的喃喃道,“你怎么能废立,不对,你为什么要废立啊!

  现在袁公为文,你行武事,已经是我们前所未有的良好局面了……

  你又何必要要废立?他又怎么可能让你废立!”

  一连串的问出了一大堆的问题,显然李文优也错乱了。

  “我自然是有道理的!”

  秦雄案首挺胸,手扶腰带,一副愚者千虑或有一得的样子,道,

  “神洛中原本权利三分,一分天子,一分太后,还有一分袁公……

  而今因为何进大将军讨伐阴官而前二者合一。

  今日袁家能独大便因何大将军身死,以何将军盟友的名义名正言顺的夺取了何家权柄,从而三分归一。

  而我想要掌权,就只能逆何家权柄,而想逆何家权柄,那就只有废天子,立陈留王!”

  李适听到这话,有几分恍然大悟。

  为什么三国时期董卓要废掉天子,立陈留王,什么陈留王聪慧都无所谓,真正原因是董卓想要名正言顺掌权只有这个办法。

  “你这话倒让我第一次无言以对!”李文优苦笑道,“但却令我不得不赞同。”

  “你二人是我最信任之人,感觉应当如何!”秦雄看着李适与李文优说道。

  李适坦然道:“我听秦老大的,您说什么,我便是做什么就是了!”

  李文优从震惊中,理智开始重新占领脑海,开口道,

  “李适,明天你陪秦雄一起去上朝,以防不测。

  之后让西凉将士昼伏夜出,伪装后续部队赶来神洛的景象。

  撑过三天,文和等人定带兵赶到!

  其次,既然准备废帝,那这位废天子便留不得了。

  让天子只剩一人。

  我倒想看看这天下大臣们到底还认不认这个仙皇只留下的唯一儿子!”

  李适听到李文优的话跟着点点头,很是从容的接受了李文优的谋划。

  这件事在确定秦雄是董卓的时候老子就有心理准备了。

  秦雄看着自己两个手下有些发呆。

  自己说这建议后,已经有被李文优与李适两个家伙劝阻的觉悟了。

  但你们两个怎么会这么快进入状态的啊,不应该劝劝我吗?

  尤其是你李文优,我只是想要废帝,你已经想到要杀帝了吗?

  还有你李适!

  好什么好,你不是我西凉军良心吗?

  为什么也这么快接受废帝的设定啊。

  你们两个知道我是下了多大决心才跟你们两个坦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