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七章 阻击并州骑兵
  此刻,秦雄找上了袁隗,此刻袁绍袁术两兄弟倒都在此地。

  秦雄看了这里两个世家子一眼,直接对袁隗问道,“袁公,为何让我做那并州牧。”

  袁隗还没说话,不过身边袁术倒开口道:

  “并州吕原率领并州军过了黄河,现在落脚在距离神洛不到三十里的孟津。

  吕原与杨氏勾结动向难明,为人桀骜,若不乘机除去,也要将其逼回并州。

  但偏偏又不能无罪而伐,不知道秦州牧你能不能替我们袁家将其兼并或是驱逐。”

  秦雄听到袁术的话微微一愣,带着几分茫然的向袁隗看过去。

  一时间,房间内有几分安静,袁隗沉默少许,对秦雄道,“这正是我的意思。”

  秦雄也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此次吕原带来了多少人。”

  “杨氏先一步招吕原前来,吕原此次带来骑兵两万,步兵三万,一共五万人马。”袁绍微微一顿,道,“吕原兵马多有在边疆与妖族厮杀的经历,非寻常兵马可比。”

  秦雄小心翼翼道,“我手上只有两万骑兵,若与之征战,怕力有未逮。”

  袁术恍然道,“两万对五万的确有些困难,秦州牧的意思是还要些援军?”

  秦雄定定神对袁隗道,“只需袁隗大人能给我一份旨意,让我名正言顺收拢城中兵将,若能多个数万人,我却能与吕原一战。”

  袁隗沉默了一会儿道,“此令若从尚书台出,只要杨家拖延上几日怕就迟了。

  正所谓非常时期行非常之策,还请希望秦州牧您能够行非常之手段。”

  秦雄听到这不由瞪大了眼睛,心中即惊即疑,额头上更出现几分冷汗。

  袁绍开口道,“我袁世乃是四世三公,也掌握了西园校尉部分兵马。淳于琼,曹吉利,以及我手上的士兵一共一万五千人都给你。”

  袁术也伴着指头索索扣扣的数着,道,“昨日打乱,我也收了不少的人来,何进大建军的直属,车骑将军禾苗的部署,王匡招募而来的新兵……加起来应该有五六千人。”

  袁隗对秦雄道,“这些人都给你,可否与之一战。”

  秦雄深吸一口气道,“若太傅把这些兵马与我,我确实能与吕原一战。”

  “然后,你就回来了?”李适听到秦雄的话,苦笑道,“这样的杂兵怎么可能打得赢!”

  “我知以我之能打不赢!但你能!”秦雄看着李适认真道,“这场战争交给你来指挥。”

  “秦老大,你是不是太抬举我了!”李适叹了一口气,认真道,

  “秦老大,你知道的这些散兵游勇加入到我们西凉军中,怕反而会下降我们的战斗力。

  但并州吕家且不说那吕家火骑乃精锐,就算其他士兵都在边疆与妖族厮杀过,是精兵!”

  “你只要说有没有办法打赢这场战争。”秦雄深吸了一口气,对李适说道。

  “我只能说试一试,另外这要看袁家给我们的支持了!”李适郑重道。

  “这么多的士兵支持还不够?”秦雄疑惑道,“他们可真弄不出兵了!”

  “他们手下的兵,就算是弄出来我也不敢用啊!”李适道,“我要得是另外的支持。”

  很快,李适与秦雄商量完毕后,便选择离开,开始为这场战争进行准备。

  李文优对秦雄道,“今日与袁隗相见,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雄感觉觉疲劳少许,最终还是感叹道,“这些世家子弟,眼中怕是从未有过我吧。”

  李文优听到秦雄的话一挑眉毛,认真道,“但我等寒门终究有崛起之日。”

  秦雄听到李文优的话重重点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跨过吕原这一关,那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时候的吕原驻扎在孟津,毕竟并州到神洛来,除了赶路还需要过一条黄河。

  吕原却也没想到秦雄会这般拼命,直接丢了主力,带了两万骑兵便杀过来了。

  而既然慢了,吕原便更慢一些,带着自己的三万步兵,两万骑兵徐徐过河。

  “父亲,全员都已经来到了孟津,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吕布此刻对吕原道。

  吕原看着吕布,目光中流露出满意神色,毕竟这是自己的亲儿子。

  他很好的继承了吕家火骑,更重要的是自身实力已经到达龙将。

  这么年轻的龙将,怕是天下第一人了。

  “根据杨家的所获得的信息,现在朝廷被袁家所把持,我们迟来一步,到底失了先手。

  但我们到底是仙门九家之一,又有杨家作为朝廷之内作为策应。

  相信压制住秦雄这西凉莽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吕原从容的说道。

  “禀告将军,在神洛的方向有兵马出动,已经向着我方这边过来了。”却有将军报告道。

  “聂辽,来军打着什么旗号,有多少人!”吕原听到听到这位将军的报告道。

  “打得是西凉旗号与秦字旗,一共有两万于骑,现在正向着这边赶来。”聂辽道。

  “西凉旗号与秦字旗?”吕原皱眉道,“应该是最近名声鹊起的秦雄。

  没想到当初那在西凉只能等死的家伙,如今却也成了一方军候,甚至与我为难。”

  “爹,此人如此不识好歹,便让孩儿将其斩于阵前。”吕布开口道。

  吕原微微一笑,站起身子道,“区区两万人马,我们便去迎接一下他们。”

  很快,吕原便命令大军整装,等到秦雄率领两万大军到来时,却见到秦雄率先走出来,开口道,“吕原,你可要谋反,需知边疆大将为得指令不得私自离开。”

  “你却是恶人先告状了!”吕原道,“我吕家世代深受皇恩,乃是仙门九家之一。

  新皇继位,过来参见乃是理所当然之事,倒是你出兵相阻却是什么意思。”

  秦雄说道:“你若想要参见陛下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还请把你的军队退到黄河之北。

  至于我乃是受令阻拦尔等带兵惊扰圣驾!若不知好歹,我便是对你不客气了!”

  “区区两万骑兵而已,你西凉想要积攒下这般底子却是不容易,可不要今日全葬送了!”

  吕原看看秦雄率领的骑兵,脸上带着几分不屑色,手一挥道,“我儿吕布何在!”

  “父亲,孩儿在此!”吕布却是走出来大声道。

  “由你亲自率领吕家火骑,让秦雄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骑兵!”吕原道。

  便只见吕布顶束发金冠,肩披百花战袍,身擐唐猊铠甲,腰系狮蛮宝带,手持方天画戟,率领吕家火骑一跃而出,配上吕家火骑周围腾升而起的朦胧火雾,尽显霸气!

  “啧啧啧!”秦雄转过头去,对李适道,“此人乃是吕原亲子吕布,最喜带着吕家火骑直冲军中,你若能在阵前斩杀了此人,我感觉我们说不定能顺势掩杀,直接击溃吕家!”

  “我怕我一个滑铲过去,直接便成为上将李适了!”李适心中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既然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与汉末近似,结果一个身着打扮与吕布极其相似,而且还名叫吕布的人,手持方天画戟在自己的面前,还去斩杀他,怕不是做梦。

  李适正色道:“阵前斩将终非易事,更会引起吕原拼死决战,这反而不美。

  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执行,拼死一战后便撤退,到时候配合其他军队,一战而定!”

  “但这些可都是精兵,难道真的要全部砸在这里!”秦雄忍不住道。

  “这次的对手是吕家,若不置之死地,如何才有后生!”李适脸色严肃道。

  “好吧!”秦雄点头,对李适道,“既然答应了你来指挥,那便听你的!”

  “对了,秦老大,待一会儿你虽然冲在最前面,可是别上去与吕布拼杀!”李适道。

  “吕原都还没有败,我自然不会去做蠢事!”秦雄对李适说道。

  李适却也没犹豫,直接便让秦雄率领一万西凉骑兵冲当中军,冲在了最前面。

  没有错,李适就是这么莽。

  既然要一口气把吕原打败,那就必须要下足够的诱饵,而整个西凉军中最大的诱饵,自然也就是秦雄了。

  在听到李适把自己丢出来做诱饵时,秦雄内心是拒绝的。

  但他十分清楚,想要打败吕原就必定要有所付出,也咬着牙答应了。

  而在这一刻,大军冲锋,秦雄的身上顿时绽放出了将环!

  前冲骑兵们变得更加有气势,将环的飞熊效果,让他在下定决心冲刺时,开始完全展现。

  飞的一面让他率领的亲卫哪怕脚踩江河依旧如履平地。

  而现在熊的一面,随着他的肆意冲锋,让麾下的西凉骑兵宛若棕熊猛扑而去!

  刹那间,西凉骑兵们撞击上吕家的并州骑兵,双方不断的有人从战马之上掉落!

  吕原带着几分惊讶的发现,此刻掉落更多的人居然是自己率领的并州骑兵。

  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秦雄所带来的骑兵乃是西凉唯二的两支精锐之一。

  秦雄这支骑兵走得是正统的二天赋骑兵,参加厮杀过黄巾的曙光集团,更在西凉连年征战,维持着自己的状态。

  虽然没有成功的突破到三天赋,但在二天赋的实力比李适的骁骑营更加稳定扎实。

  因为李适的骁骑营在这近乎一年的时间只是在用训练来维持自身状态,但秦雄的骁骑营却一直在战场第一线与马寿成麾下的将士交手。

  可不要小看了马寿成的手下的士兵。

  虽然一开始的确是内应,但这么被李文优往死里利用难道还不允许他反抗了。

  若非如此,李文优也不需要把韩约留下来对付他了。

  至于第二个原因则是小小的马鞍与马镫,这些装备被换了后,西凉战士们会更加稳定。

  尤其这样毫无花俏的直接碰撞中,西凉骑兵借助马匹能够站稳,但并州骑兵却有没有这般能力。

  在这样的碰撞中,自然是并州骑兵吃了不小的亏。

  当然,某一处是例外的,此刻吕布怒声咆哮,手中方天画戟挥舞,所过之处血肉横飞。

  同样是龙将,吕布的龙将那是龙,其他的人的龙将顶多是将。

  更不要说,吕布带着并州最为精锐的吕家火骑,以吕布为尖头,纵然是一天赋是硬化防御,二天赋是肌肉防御的西凉骑兵也阻止不了吕布的肆虐,被杀的节节败退。

  “如果战争规模能过扩张到五万人以上,倒能把吕布的影响给下降下来。”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适眯起眼睛,在这两万对战五万的战争中,吕布还是人多的一方,这种禽兽般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

  没有任何的迟疑,便让自己手下的骁骑营去阻击吕布的吕家火骑。

  李适已经嘱咐过麾下的张公义,姜冏,郭祀与樊丑四人,前往别指望上去与吕布一战,他们只要让骁骑营拖住吕家火骑就好。

  但即使如此,在吕布的肆虐下,骁骑营也是损失惨重。

  李适看着自己的骁骑营死战,不由无比心痛,但没办法,用骁骑营的伤亡遏制住吕布的冲锋是自己手上资源之中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而乘着这个时候,秦雄率领着西凉骑兵与并州骑兵碰撞,开始占了上风,而秦雄的气势也在这时候越杀越强了。

  不过,就在秦雄杀得兴起时,李适果断鸣金收兵,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而士兵们仿佛早有准备,却是井然有序的开始撤退起来。

  因为这时候在老辣的吕原却是已经指挥着步兵从两侧包围过来。

  如果李适再不让全军撤离,等到两军合围,怕两万骑兵都会丢在这里。

  “全军追击!直接追到这神洛城下!”吕原果断开口道。

  “将军,这群骑兵撤退有序,显然是诈败。”聂辽看着西凉大军说撤就撤却是劝道。

  “我知道!”吕原道,“但此地通向神洛乃是一马平川,他们纵然是有埋伏却也不过只是打一个先手而已,难道我们并州军,还怕了对方一个先手吗!”

  听到这话,聂辽微微一愣,也感觉吕原好像说的挺对的。

  所谓埋伏那是要把人引诱到地形狭小,或者方便埋伏的地方。

  但这里一路上完全是一马平川,就算是有埋伏也是一览无余,却又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聂辽倒是把心思放了下来,听从吕原指挥大军开始追逐而上。

  西凉骑兵虽然不快,但秦雄的飞熊将环真的很好用。。

  在冲击的时候能够增加冲击力,一头便把人撞死,在撤退时也能享受到减轻自重的加持。

  这就让原本跑的贼慢的西凉骑兵开始跑得快了起来。

  这也为什么李适让秦雄去参战原因,因为他的龙将天赋不论进攻还是逃跑,都能发挥出效果来。

  而就在吕布率领着吕家火骑冲锋在了第一线时,他却见到自己脚下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金银珠宝。

  这陡然出现的财物,对于这辈子顶尖世家出身的吕布来说自然是不屑一顾。

  而深受吕家恩惠的吕家火骑也能感受吕家的恩德而忍住心思,但对于其他并州兵呢!

  说到底,并州兵跟西凉兵差不多,都是边境兵种。

  同样的兵种中,像是逃犯,罪犯什么的比例是最多的,反而良家子的比例是最小的。

  这就导致边军的军纪一般是最差的,这一点就算是西凉军也难以避免。

  在战场上指挥战斗可以,但这时候地上都是金银珠宝,指望他们不曾机抓一把,那就太相信这个时代的士兵们的品德了。

  毕竟士兵可没什么工资,他们现在随便在地上抓一把就比他们一年收入更高。

  这样的飞来横财,难道他们就不动心吗!?

  “不许捡,不许捡!”

  吕原看着军队士兵,甚至为了捡金子开始相互的厮杀起来,却是忍不住呐喊。

  但是他对于眼前李适的战术,吕原真的很陌生啊。

  因为从来没有一本兵书里面说,当对方向我方军阵砸钱导致我军大乱时,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就算吕原也算沙场宿将,但李适这种操作,他真没应对经验啊!

  吕原见到自己的命令传达不下去,唯一能够做得便是让自己的执法队下去杀一批人,把这群人镇住才行。

  但这样的机会李适又怎么会错过。

  西园校尉乘这时候掩杀而出,并且把这群并州军给团团围住,而西凉兵也重整旗鼓,在秦雄的带领之下,开始准备再次冲刺!

  这时候,李适大军头顶上,开始出现浓郁云气,并且随着李适的调度化成光辉落下。

  “玄襄之阵!”吕原看着这幕不由眯起眼睛。

  吕原十分清楚,在战场上任何一个能调度形成军阵的人基本上都有大军团指挥的潜力。

  哪怕仅是一个最基本的玄襄之阵。

  刹那间,在场所有军队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统一意志,镇压叛逆,守卫神洛!

  西凉骑兵与西园校尉陡然感觉,自己与身边的同伴不再陌生,而是有着统一信念的战友。

  “所以第二回合开始了!”李适远远看着吕原,认真道,“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