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六章 国家栋梁秦雄来救驾了
  秦雄有了决定也是果决之人,马上便带着西凉骑兵先行撤离。

  三天三夜几乎是从边疆地区,直接跑长安,行军之快完全不像西凉骑兵能够做得出来的。

  但秦雄这一次,硬顶着给全军开飞熊将环的架势,有路过路,遇水过水,完全走最笔直的道路一口气奔赴到长安,甚至来到长安下时,几乎是跟传令兵一起到达的。

  李适接到传令兵的通知,原本以为秦雄要过个几天才能到达。

  但却没想到,没一会儿便见到秦雄已经带着西凉骑兵一路冲过来了。

  “用不用冲得这么的凶啊!”李适看着精瘦精瘦李文优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时李文优虽然身上穿着的袍子好像宽松了不少,但眼睛却格外明亮。

  却见到李文优拿出公文对李适道,“我们得到了何进大将军的指令,让我们即刻进京。”

  “难怪赶的这么着急。”李适点头道,“所以先在长安休息,接着便马上出发?”

  “先帮我们把马匹换掉吧。”李文优道,“三天三夜这么一路跑过来,死伤了不少的马,另外长安的粮食你应该屯了不少吧,这次也都带上。”

  “做什么,做什么,就算我是只羊你也不能就逮着我一只来薅羊毛啊!”

  李适对李文优道,“你知道你们今天跑死了多少马匹吗?少说也有万匹啊!

  至于粮食,这些可都是我推动长安稳定的重要物资啊!你说拉走就拉走吗?”

  “不是给了你一万匹的野马吗,算算时间,你也应该训练成战马了!”李文优说道。

  “……”李适看了李文优一眼,这个家伙没有下限的嘛,不是说好了这是我的马吗?

  李文优手中折扇打开,遮住自己脸继续道:“至于粮食,这不是让你当代长安太守了嘛!”

  “你还知道挡住脸啊!”李适心中摸摸的嘀咕了一句,却也不敢说出来。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呢?”秦雄看着李适与李文优两个家伙说这话,从马上跳下来,直接来到李适身边,道,“李适,你带上骁骑跟我一起去神洛。”

  “我也去?”李适听到秦雄的话,道,“我是长安代太守啊,直接走可以吗?”

  “西凉军怎么能少你的骁骑营来组成头部!”秦雄拍拍李适的肩膀,道,

  “而且大将军好像不止招募了我们一支边军入神洛。

  好像并州吕家也来了,说不定还要跟他们对上。

  到时候真打起来,你来做先锋,把吕家火骑给我往死里揍!”

  “好,我马上下去安排,大军要吃多少天的粮食,十个月够吗!”李适神采奕奕道。

  李文优看着李适精神奕奕离开,不由意外看了一眼秦雄道,“你居然看准了李适心思?”

  “什么看不看准心思的!”秦雄一挥手道,“当初只要见过吕家火骑的西凉男儿谁不想要揍那家伙一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么嚣张骚包还真以为西凉是他并州吗!”

  “好吧,我高看你了!”李文优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

  李文优算看出来了,秦雄纯粹是因为自己阔了,所以要在当年土豪面前显摆显摆,证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而已。

  不过,李文优正色道,“既然已经到长安,那我们先在这里休整。

  另外派出人手去跟神洛里面的情况联系一下,看看现在神洛情况怎么样了。

  袁家与何大将军到底是什么章程,最好上表要一份入神洛的诏书,堂堂正正过去,而不是遮遮掩掩的。”

  秦雄听到李文优的话便马上去安排。

  虽然已经得到前往神洛的命令,但到底边军进京兹事体大。

  现在在长安这边还没有什么,如果真过了函谷关,进入到神洛地界,就是大事了。

  所以肯定要跟朝廷里面的人联系一下的。

  大仙朝的执政基本上放弃掉了关东地区,所以长安没有独立的作为京兆尹被划分出来作为一个等同行省,甚至直辖市地位的行政区域,这就导致西凉行政范围相当大。

  除了函谷关以西,甚至包括函谷关附近的黄河部分地区,如河东等,当然绝大多数地区都地广人稀开发不高。

  李适马上安排下去给所有人进行换马,像马鞍和双马镫这种简单的马具,李适已经研究出来了。

  所以李适给这些士兵们换的马具,都是拥有马鞍与双马镫的。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不过,李适让墨家研究的马蹄铁还在攻克难题中。

  小到需要弯曲的钉子如何固定马掌,大到钢铁大量的开采需要经过上级的同意。

  毕竟现在还不是群雄逐鹿时期,什么事情自己拍案就行,只要涉及到盐铁对于朝廷来说就是大事,用途都要上级批准的。

  总之,比较起马蹄铁这个相对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技能,马鞍与马镫就简单多了。

  当然,自己的军营自然是全部都装备了。

  这次自己可能也要离开,李适自然是果断找上了法衍,把自己在长安的一些计划交付给他,希望他能把自己一些对长安的发展计划能执行下去。

  而主要的就是以自己打造的农业标杆的推广和修建长安到郑国渠之间的道路。

  法衍看着李适给出的方案,说道,“大人,您是想要重开郑国渠吗?但您走之后,新来的长安太守未必会遵循您的计划。”

  “先做着就好。”李适道,“毕竟就算是想要重开郑国渠,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依旧需要漫长调研,甚至需要一位精通水利治理的能人协助才行,至少我还差了些。”

  说实话,李适已经隐约的感觉到秦雄就是董卓了。

  至少现在的剧本发展跟董卓进京已经非常相似了,如果秦雄真是董卓,那自己就要为西凉军团做准备了。

  西凉集团崩溃的最大原因就是缺少粮食,只要有粮食,西凉军团就是整个大仙朝最能打的团体。

  与关东团体比较起来,西凉是要打战才能活下去,而关东是为了活得更好才要打战。

  “一手粮食,一手军队,到时候就算真被逼得退回长安,也能锁闭函谷关大,用西秦的战略来谋划天下!”李适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这般想法。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李适还是希望秦雄继续当老大的。

  毕竟这些年相处下来,秦雄对自己是真没话说,作为一个西凉老大,秦雄绝对够意思了。

  对于即将要出发这件事情,李适也马上便安排下来。

  首先是骁骑营,李适对骁骑营是那种专业化的队伍,想要开拔,一应物资几乎能够当晚准备整齐,然后马上出发。

  不过,李适倒让耿燕从三万屯田兵中准备了四千已经掌握了潜力爆发的屯田兵,作为预备役随后跟上来。

  毕竟李适感觉如果这真次真是董卓进京的剧本,那怕接下来的战争就少不了了。

  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是多带点兵吧,六千骁骑营没有安全感啊。

  而秦雄自己这次走得着急只带了一万人,主要原因是秦雄自己的飞熊将环只能笼罩一万人,剩下的被徐荣带着还在慢慢往长安这边赶来。

  不过有李适在长安这里的军队合并,倒让这军队到达了两万人,让秦雄多了几分底气。

  而就在秦雄在长安这里等一天,等待大军体力与士气恢复。

  李文优让秦雄公正上表也很快便送到了何进的手中。

  “窃闻天下所以乱逆不止者,皆由黄门常侍阴官张让等侮慢天常之故。臣闻扬汤止沸,不如去薪;溃痈虽痛,胜于养毒。臣敢鸣钟鼓入洛阳,请除让等。社稷幸甚!天下幸甚!”

  秦雄的上表很快便落到何进手中,何进给自己大臣们去看。

  侍御史郑泰明确反对道:“秦雄手握虎狼之师,引入京城,必然食人!”

  何进摇头道:“汝多疑,不足谋大事。”

  卢子干同样劝诫何进,但此刻何进的头号谋士是袁绍。

  而秦雄则早已经得到袁家支持,被袁绍看作是自家势力,加上听到同样是仙门九家之一的杨家,已经跟并州吕家联系上了,已经派出精锐火骑先行。

  所以袁绍全力劝何进让秦雄先来驻扎到神洛西边,而不让秦雄入城,在保证威慑力的同时,也避免了秦雄的西凉兵入神洛为祸。

  何进听了感觉挺有道理的,便派遣使者前往长安联系秦雄。

  秦雄带着大军两万,顺利来到神洛以西驻扎。

  说实话,至少到现在为止,不论是秦雄,还是李文优都还是帮助何进确立太子王辩顺利继位,自己正好匡扶仙朝,混个从龙之功。

  但偏偏没想到,在大军驻扎在神洛不久,神洛中很快便发生了各种事情。

  先是什么何进被阴官们骗杀了,接着袁绍带人把阴官们杀了,然后张让带着皇子逃跑了,各种混乱的消息一时之间,疯狂向秦雄等人涌来。

  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的局面,秦雄当机立断道:

  “我等深受仙朝之恩,如今天子蒙尘,岂可作壁上观,应当先去寻天子才是。”

  见到了秦雄有了决定,众人却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向着张让等逃跑的方向追寻。

  来到黄河边,李适看着黄河,突然对秦雄道,“神洛此地不如我们西凉开阔,大军前进难免受阻,老大,你的飞熊将环可否在这黄河上飞驰!”

  “可以试试!”秦雄听到李适的话微微一愣,果断点头。

  “我给你的军阵云气改出光影效果,在这黑夜中会格外绚丽夺目。

  然后您沿着黄河奔袭,若皇子真走这一条路,定然会见到你!”李适对秦雄道,“不过人不能太多,太多改起来时间太长了,至少要五千以下。”

  “三千人足以!”秦雄道,“剩下兵马你来带着,沿河寻来与我汇合就是。”

  李适听到这话,也不多话,直接便给这三千人套上了军阵,头顶上顶着精忠报国四字。

  刹那间,这四字在云气军阵的调度下,在这黑夜中闪闪发光,格外显眼。

  秦雄看着这四字更是露出满意神色,直接率领三千西凉骑兵,开启飞熊将环,带领着大军,直接在这黄河上奔袭起来,那马匹踩在水面上仿佛是打水漂似的就是不落下。

  “啧啧啧,这马匹都能够当做水上摩托用了,算了,我还是跟在后面慢慢去找人吧。”

  这时候,逃到黄河边的王辩与王协两人正孤立无援。

  因为刚刚张让与闵贡大战了一场,张让身死,闵贡不认识。

  王辩与王协两人自然不敢高声喧哗,只是敢伏于河边乱草之内,等到军马四散,既是露水沾衣,又是腹中饥饿,可谓有几分行走黑暗,却不见前路的迷茫感。

  这时候,秦雄顶着精忠报国四字,光辉流转,耀眼异常,更不要说还踏水而行了。

  在这格调下,陈留王王协大声喊道:“当今皇帝至此,尔等还不来拜见。”

  本来说,陈留王王协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他的声音能够有多响亮。

  但秦雄乃是龙将,在这开阔水面听到呐喊声,顿时驾驭马匹飞奔而来。

  秦雄听到声响,来到了这两人之前,怕冲撞了两人,便命令大军停下来。

  顿时扑通扑通之声绵连不觉。

  秦雄忘记了这是在黄河之上,随着他停下来准备下马跪拜,一旦失去了速度冲刺,纵然有着飞熊减轻重量的效果,也改变不了麾下精锐纷纷掉落河水。

  而随着组织力的消失,精忠报国四字自然也就消失殆尽。

  “秦老大你悠着点啊!”“别说停就停啊”“咕噜咕噜咕噜”……

  见到这幕,仙皇王辩忍不住发笑,毕竟这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

  但陈留王一脸严肃,对秦雄道:“来者何人?”

  秦雄回答:“西凉刺史秦雄是也。”

  紧接着,秦雄便指着仙皇怒道:

  “陛下因何发笑,你与先帝信任阴官与废物,使得你遭受今日苦累。

  如今我带领西凉骁勇,奋不顾身马踏黄河而寻,又因尊帝恐惊圣驾,不得已而在水上下马,致死我西凉将士身落河中。

  此都乃是忠勇之士,陛下不感其忠勇,却笑其厄运,可人君也!”

  天子王辩听到秦雄的话不敢回答。

  秦雄也不以为意,只开启自己的龙将将环,尽量帮助西凉将士从黄河上捞上来。

  这时天子王辩战战兢兢,在一边看着,倒是陈留王王协不知道怎么的与秦雄看对了眼,甚至走时还主动上了秦雄的马,在秦雄的怀中一同前往神洛。

  走到一半,王协对秦雄道,“西凉刺史你大腹便便,我很是拥挤,不若给我独乘!”

  秦雄倒也不恼怒,大笑道:“你这娃儿可真真贪心,我这赤兔可非常马,感我恩德才于我骑乘。

  你若是想要独骑,如何让我放心,等你弱冠,我便赠你一匹西凉骏马。”

  王协也就不多话了。

  插曲过后,获得了天子主动权的秦雄带着天子与陈留王一路南行。

  终于在上午时分见到了李适带来的西凉部队,大军回合后,便来到神洛中。

  此时此刻,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大混乱,让神洛之中死伤了不少人,整个神洛真正的主政者只剩下了袁家袁隗袁太傅。

  真的论起能力来说,袁隗并不出色,但有着仙门九家的招牌,加上袁氏在朝廷之上的强横实力,以及袁绍与袁术两个家伙自认为有功的表现,却被历史洪流推送到现在这舞台的最前面。

  而秦雄见到了袁隗,倒是恭恭敬敬的下马相对,没有丝毫犹豫的把天子与陈留王奉上。

  然后秦雄便收敛士兵,重新回到神洛的西部,也就是自己驻军的地方休息。

  既没有任何要挟持天子的想法,也没有要让西凉兵马进入神洛的意向。

  这是当然的,秦雄来到了神洛第一件事情便大晚上的踩着黄河去找皇帝,匆匆忙忙辛苦一夜才把天子找回来,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睡一觉,哪里有闲工夫去挟持天子。

  就更不要说,此刻秦雄也不过只是带了两万的兵马过来。

  而神洛的神洛五校正常驻军便有五万人,不对,现在是西园八校尉了,就算这几天有所损伤,至少也有四万人,秦雄想要一口气吞下来,也太不把这全员气种的国家精英放在眼里了。

  自然的,秦雄在军营中好好的休息一晚后,第二天清晨,便满脸写着国家栋梁四字的样子跟在袁隗身后,跟着袁隗一起上朝。

  同时表示自己在朝廷不是没人的,自己跟仙门九家的袁家是联盟。

  而就在上朝之后不久,秦雄是被封为了并州牧。

  这么册封让秦雄不由微微一愣,甚至有几分不理解。

  虽说这时代州牧比刺史的地位高,但按照道理来到封自己是凉州牧才对啊。

  就算不让自己当京官,干嘛让自去并州,毕竟自己的根基可是在西凉,去了并州自己算个屁啊。

  不过秦雄发现自己手上的兵权并没有被动到,所以也就勉勉强强的谢恩了。

  马上秦雄便找上袁隗去询问这件事情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