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四章 长安恢复中
  李适来到军营中,张公义,姜冏,樊丑与郭祀四人正在操练着新兵。

  见李适来谁到军营,四人一如往常继续训练士兵,丝毫没有招呼李适的意思。

  李适也没有跟这四人多话,而是在营地中转转,跟着守卫士兵聊几句,等到操练完毕,才打了手势,让四人来到营帐中进行商议。

  李适开口问道,“新兵补充的怎么样了?”

  “哎,天水士兵走了不少,虽然屯田营士兵补充了一些,同样掌握了潜力爆发的技能,但比较起原来的士兵至少要三四个月时间磨合。”姜冏开口道。

  “三四个月补兵起来,倒也不是很慢。”李适点头道,“对了,你们把三十二岁以上,没成为曲长的士兵名单给我一份,他们全部都给我军转干去。”

  “军转干?”听到李适的话,四人不由脸色带着几分疑惑。

  “调去地方,或是做个斗食,或是做个屯长。”李适道,“兄弟们跟我们出生入死杀了这么多次,年龄大了,自然要给他们安排一下。”

  “三十二岁,年龄不算是很大吧!”郭祀听到李适的话,弱弱道,“而且我们西凉这边,不打战的话,也没饭吃啊。”

  “这批退役下来的人又不多,也就只几百人,像什么斗食亭长塞一些,还有多那就丢到天水那边去做屯田兵,说不定张平会让他们重新加入到西凉军中。”李适说道。

  听到这话,在场的几人也不反对。

  毕竟李适只提出剔除掉那些年龄大的战士,而不是裁撤他们的兵权。

  那些年老的人退出就退出好了,自己也还能有新兵补入。

  而对李适来说,李适也需要自己在基层有一部分忠心自己的人。

  从屯田营或者骁骑营出来的老兵便是不错人选,他们能帮助自己在基层站稳脚跟。

  从屯田营出来的将士,基本上都掌握一手种田技术,这种人越在基层怕越会被供着。

  至于骁骑营里面出来的将士,且不说他自己的杀伤力如何如何了。

  更重要得是他们都是识字的,至少认识常用字,而且李适还教授了些简单数学知识,这样的人怎么也算这年代低配版文武全才了,有着骁骑营做靠山,到了下面跟谁都能斗一斗。

  就算玩狠的,李适还真不相信这些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家伙会怕了谁。

  当然,军队里面出来的人,做起事情来比较方正,跟底层肯定会磕磕碰碰。

  但对李适来说无所谓,至少能让自己的命令直接在底下传达下去就足了。

  让自己能绕开什么三老,豪族或者世家,把声音传递到下面去。

  当然这些人过个三四年才被腐蚀掉已经算是对得起骁骑营的牌子了。

  不过也无所谓,在李适看来,说不定三四年后,自己也未必在长安了。

  总之,张公义、姜冏、樊丑与郭祀四人对让年龄到达标准线的士兵军转干是不反对的。

  而这件事实行,对李适来说,最重要的保证了自己建立的军队体系每年的人员流动。

  保证人员的流动性,这才是李适要军转干的最重要原因。

  否则一直打战倒是还好,如果不打战了让人员流动就僵住了。

  那屯田营的士兵们种了几年田,真把自己当做农夫了那就糟糕了。

  毕竟李适是需要他们来当兵的,可不是招募他们来当农民的。

  当然,李适的想法也没跟他他们细说,但他们知道每年没到达曲长标准的战士全部被李适拿过去军转干也就是了。

  而每年因为年龄被淘汰的人还不到十分之一,骠骑营自然而然会去找屯田营补充起人手来。

  虽然这样补充的人手不多,但至少让屯田营将士们知道,是来打战不是来种田的。

  至于那些被迫军转干的士兵,李适更亲自去找他们谈过话,表示把他们的职务都安顿好,就是希望能让大家能安渡晚年,总不能让你们跟着我杀了一辈子,晚年还不安稳吧。

  听着李适亲切的叫着他们的名字,亲手把他们军转干的任免发放到他们手中,一个个三十多的人都是热泪盈眶,毕竟李适带着他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自然受到尊敬。

  所以裁撤军队的事情,随着这些年龄到了便军转干的人成功下放。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军队中一些杀心不强的人多少也有个盼头,毕竟像李适这样天生的杀胚到底不是多数。

  李适对军队改革倒也没太多,这次也只是为了打造内部的循环流动性而已。

  骁骑营虽然在李适带领下作战勇猛,但本质上来说,李适是把骁骑营当做军官去培养的。

  别看现在骁骑营依旧保持在四千八百人,但如果有需要,只要招募青壮足够马上能够扩充五六倍,而且基本上能勉强维持住潜力爆发天赋。

  至少作为正规军,潜力爆发完全解开的那一波战斗力,是谁都能锤的。

  所以,对骁骑营的事李适并没担心太多,只希望骁骑营能尽快恢复战力而已。

  看完骁骑营,李适则来到屯田营。

  毕竟骁骑营又不是新建立的,有屯田营做血包,自然知道应该怎么样快速恢复战斗力。

  与之相反,屯田营先是一大批天水人选择回归天水,接着又被骁骑营抓着补了一包血,下面亲民兵原本是建立起来给他们补血的,但亲民兵回天水的更多。

  李适毫不怀疑,这些亲民兵回去后,说不定就被张平抓过去补兵去了。

  但应该要放的还是要放,毕竟心不在自己这里,以后终究是会走的。

  李适的目标是想训练出意志类军队,所以凡不是志同道合的李适都会选择让他们离开。

  剩下来的屯田营,把亲民兵狠狠吸了一波,然后重新组建起了一队长安的亲民兵来。

  但对比起当初屯田营的质量,现在屯田营的质量终究还是要差一些的。

  这样的情况下,李适自然要向屯田营多跑跑,就算自己不是非常懂技术,但也能表达出自己对屯田营的重视啊。

  当然,李适时不时跑到屯田营来,自然对耿燕造成了一定的压力的,做起事情来肯定是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决然不能丢了屯田营的脸。

  毕竟李适在长安地区特地的开辟出一块田地作为标杆,这是集合了屯田营,工匠营,甚至还有医疗营的整体力量,代表着李适能不能在长安立足的关键任务。

  若说耿燕没有几分压力,那肯定是不现实的。

  而这次李适过来,耿燕麾下屯田兵却是一阵骚乱,却是有人引起的,耿燕皱皱眉头,想要把那人驱赶。

  不过,李适先开口道,“怎么回事?”

  耿燕道,“右扶风黄县县令杜畿在麦子出芽后便天天过来,问东问西的。”

  “黄县县令……他来问什么?”李适颇是疑惑道。

  “他主要是为了青苗的事情。”耿燕犹豫了一下,继续道:

  “我听说,郑县原本县令因为是捐钱买的官,只知道捞钱,积累下了不少的案子。

  但在杜畿上来后,一两个月时间就办理了,虽然不能说面面俱到,至少也让人心服口服了。”

  “你知道的很多啊?”李适皱起眉头道,“不过这么年轻便当了县令,可是世家子弟。”

  耿燕道:“他的祖辈杜延年曾经做过河西太守,是法家维护西凉的重要人物。

  不过后来家族没落成为寒门,父亲去世,继母苦之,而又有孝名,便得了黄县县令之位。”

  “又是法家弟子吗?”李适听到耿燕的话略带着几分感慨道。

  耿燕道:“关西甚至蜀地,这地方毕竟是曾是秦地,所以读书人多出自法家,武将多与乾坤峰有关,很多事情虽然没有遵循秦律,但有很多的习俗也会遵循旧例行事。”

  “那你呢,又是出自那一脉?”李适听到了耿燕的话,倒是笑了笑开口说道。

  “先祖出自乾坤峰,但我想要去参军,家里不让我去了!”耿燕到这里倒是有几分生气。

  李适摇摇头道,“把那个叫做杜畿的带过来吧,我想要看看他。”

  “诺!”耿燕便把杜畿带到了李适的面前。

  李适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跟自己的年龄也差不多,听耿燕话的意思,他也是刚接任了郑县的职务没多久。

  不过想想自己现在至少是个地级市的代市长,而他应该是贫困山区的街道办主任?

  “杜畿是吧,听闻你时常来这里走动,可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李适道。

  “额……”杜畿倒有些意外,李适对自己第一句居然是问这个,倒挺温和的。

  李适看着杜畿迟疑,还以为他怕了自己这个代太守,便直接道,“能解惑的,便给你解惑,若不能说的自然也不会跟你说,不过你以后别打扰到屯田营的正常工作。”

  “多谢李长安。”杜畿开口道,“我来这里只因为见到这里青苗长势喜人,所以来询问一下,到底是如何生长出这般青苗,希望能把这方法,在黄县中推广开来。”

  “我知道了。”李适点头对耿燕道,“给杜畿县令十名擅长种植的屯田老兵,让他们跟着杜畿县令去黄县,帮忙劝课农桑,种植小麦。”

  “多谢李适大人。”杜畿听到李适的话,对李适相当感谢道。

  而李适道:“身为县令能够亲身来到这边学习技术,这世道像是你这般的好官不多了,至少有这一份心,便胜过了天下千万尸位素餐的官员了。”

  李适对杜畿真不熟悉,感觉三国演义压根就没有提到过这位仁兄,自己想要在汉末中找一个对照的都找不到。

  不过想一想法衍这么厉害的人物,三国演义都没有提一笔,杜畿是谁怕是只有天知道。

  说不定在正常的历史中,便死在了动乱的历史里面了。

  而杜畿连连说不敢,倒恭敬拜别李适,然后便找耿燕去要人的去了,风风火火的。

  李适看着杜畿与耿燕两人离去的背影,多少倒是有几分的唏嘘。

  毕竟这年头想要遇到一个好官对于老百姓来说真的不容易。

  至少自己也许能够给他们带来利益,但是却算不上是什么一心为民的好官。

  现在能够见到一个,多少也有几分的感触。

  屯田营转了转,李适便回去找法衍一起加班去了,毕竟加班使我快乐。

  接下来的日子,倒是有条不紊的发展着,李文优带着西凉军队在不断的剿贼之中。

  而李适则是在努力把自己在天水的产业开始一点点搬迁过来。

  当然,天水那边还是留下了一个分厂。

  毕竟如果整个抽调过来的话,李适感觉天水的白条失去了产业支撑怕是会崩溃掉,来一场经济危机导致的革命也说不定。

  就算是李适也不敢这么弄,毕竟李适对货币还是有着敬畏感的,清楚知道它的威力。

  不过,长安这边人更多,李适感觉自己白条的市场就更广泛了。

  只不过现在印鉴变成了长安太守的印鉴而已,随着自己的饮食行业,一点点的坐稳市场,李适相信这个白条一定会流行起来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看着麦田中的小麦们由青转黄,然后一点点熟得沉甸甸起来,

  远远的望过去,一大片一大片的黄色麦田,风吹起来绵延起伏,好似波浪。

  这一幕看起来相当壮观,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有几分说不出的心潮澎湃。

  基本上所有路过的平民看着这一大片的麦田,都会忍不住停下来驻足。

  因为这麦田不仅是宽广,甚至里面的每一株麦子,都比自己精心挑选的出来的麦子要大,结出的粮食要多,对农民们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加吸引着他们的了。

  有了这处稻田作为吸引,李适的屯田营想要传授他们有关他们的种植技术,都不需要怎么样去宣传,亲民兵们的报名变得踊跃起来,那些屯田营下去的斗食,更是受到欢迎。

  而法衍看着长安收获,露出了满意笑容,这里面有李适的功劳,当然也有自己的努力。

  而且这次长安城的粮食收入上报上去可是一个天大功劳,说不定自己便能真正成为长安长史,这可是千石官职。

  李适到是从容的命令着屯田营的将士们拿着掠网开始收割麦子。

  这是工匠营发明出来的一种收割工具,就是种是用竹编、绳索、刀片和手把组成的收麦工具,使用掠网一上午可以收2到3亩麦子,效率是镰刀收割麦子的至少5倍。

  而看着小麦被将士收集称量,最后报出了整整每亩四石多的斤重,至少法衍乐开了花。

  而李适看着这次大丰收,也流露出了相当满意的神色。

  因为自己的农业工业化的方式至少靠着自己东凑西凑,各个营地配合被证明是可行的。

  而且这么多粮食,自己也终于可以去尝试弄出一点蒸馏酒了。

  毕竟酒水这东西已经够费粮食了,蒸馏酒更费废粮食中的费粮食。

  以前医疗营没有配备蒸馏酒,那是因为李适实在是穷。

  但现在随着这次丰收,李适感觉自己明年,应该能勉强弄出些蒸馏酒来供给医疗营了。

  酒水这东西是属于朝廷专营的,李适去买了一些淡的可以就算了,更重要是贵。

  所以,李适直接打消了在医疗营中储备蒸馏酒的想法,一直以来只是用热开水替代。

  但现在,自己终于有了足够的粮食,自己可以开始弄点蒸馏酒出来了。

  而且随着粮食的充沛,自己也不用这么索索扣扣的过日子了,也能花粮食来招募人修筑长安的道路。

  反正李适牢牢的记得,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

  总之,有了足够的粮食,李适颇有几分海阔天空的感觉。

  虽说跟着吴一能做交易了,实际上并不是非常缺粮。

  毕竟随着李文优接手,也不需要李适单独出钱了,甚至李文优还补了李适一万匹野马,算是对李适这次提前交易的奖励。

  不过,跟吴一搭上的线,李文优便直接拿过去用了。

  对于这样的行为李适并没有多说什么,难道自己还要跟李文优说,这条线一定要自己跟吴一对接吗,这是嫌弃自己命太长吗?

  另外,今年李适今年最大的收货是来自医疗营,因为医疗营中有人找到了人参。

  当然,淳于紫苑没把它叫做人参,而是叫做地精。

  经过淳于紫苑的测试后,确定了它的确是有着滋补身体的作用,所以,原本的枸杞保温杯中开始加入了人参片,正式成为枸杞人参茶。

  而有了第一株人参作为参考后,李适马上发动了平民。

  贴出告示,告诉他们进山采药的时候顺路去采集人参,自己以良心价格每二十文一斤的价格收购,附赠一张价值五馒头的白条。

  这时候,李适为代表的长安政府已经多少有了几分威信,对于李适下达的命令,自然有药农乐意去顺手采摘,这可是五个馒头啊。

  当然李适也开始尝试人工培养人参,成不成终归要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