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二章 我想要洗白啊
  跑跑跑,快点跑!

  马寿成带着残兵开始玩命逃跑。

  李文侯已经没了,如果不是李适需要自己去做内应,自己怕也没了。

  马寿成发现李适带着的骁骑营比以前更凶残了。

  以前李适带着骁骑营就敢逆冲妖族,但绝对没给自己这种难以抵挡的感觉,现在双方的兵是真拉开差距了。

  乱军中所有人都相互践踏,马寿成带着人逃跑,南宫玉柏以为自己是栋梁之才能挽狂澜于既倒,居然还敢组织进行抵抗。

  李适直接带着骁骑营突突了上去,然后南宫玉柏就没了。

  剩下的人彻底没了胆气,不论乐意不乐意,还是跑吧。

  一转眼,时间过了一天,马寿成见到了边章驻地,双目都有些放着光。

  带着近乎十万部队狂奔自己是真的辛苦。

  一开始还是有马的,毕竟是西凉地区,弄到马匹并不困难,但很快在李适追击下没几个时辰就直接跑死了。

  然后路上开始路上不断有人掉队,但遇到些流民也会被裹挟进来一起被追逐。

  而李适带着麾下的四个校尉倒也带一路轮流追击,绝对不给马寿成有半分休息时间。

  只要马寿成稍稍停下来,那马上便仿佛小刀割肉似的发动攻击,追赶马寿成逃跑。

  但至于掉队的,耿燕跟张平率领着屯田营和天水的郡兵在后面捡人头,一个个不亦乐乎。

  看到边章驻地,西凉兵们顿时兴奋起来。

  原本疲软的脚步变得更加坚定了,在这时候的他们看到了希望。

  边章见到大群军队过来,马上便派遣出大量精英拦截。

  毕竟不管对方是做什么的,这么一大群军队过来,拦截下来总归没错的。

  “来者止步!”这名将领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马寿成面前大声喝止前进。

  马寿成瞬间爆发出龙将战力,直接一大刀把眼前的家伙给砍死。

  而下一秒,马寿成便直接踩着这家伙的尸体过去:

  “大家跟着我继续逃,这家伙居然赶来阻拦我们逃命谁!”

  哗啦啦啦的,瞬间这支派来阻止马寿成的部队便被裹挟倒卷,向着边章军队冲去!

  他们甚至没缓过神来,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十分狼狈的家伙,怎么就会突然暴起成龙将。

  然后便十万精壮溃军在马寿成带领下,直接冲入到边章大营中。

  跟在身后追逐的张公义,姜冏,郭祀,樊丑等人看得是浑身发凉。

  他们真没想到跟自己等人动手唯唯诺诺的西凉盟军精壮,在马寿成的带领下居然这般恐怖。

  边章好像也有十多万兵马,但压根就没想到马寿成他们冲过来会这般快速。

  完全没准备的他们很快便被大军裹挟着继续向前方奔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总而言之,跑就对了。

  李适继续率领着骁骑在后面跟着,看着这群人又是一头直接撞击上了韩约军队。

  韩约看着二十万的精壮撞击上来,内心是何等绝望。

  还好他手下有个叫做阎艳的虎贲,这样绝境地下成功进阶成龙将。

  在他努力下倒把韩约的命给保住了,然后也一样马寿成带领着他们一路向安定狂奔。

  等跑到这时候,西凉盟军已经彻底成为惊恐之鸟,只要稍稍风吹草动就会有人死命奔跑,然后一群人跑,接着所有人都会跟着奔跑起来,深怕自己身后有个咕咚出现。

  而这也导致李适给马寿成去传递消息变得困难起来。

  哪怕碟子小心翼翼的过来,结果一不小心惊动了什么人,这几十万人又奔跑起来。

  然后奸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踩死了,让李适想传递信息都变得困难了。

  不过还好,秦雄到底是西凉人,对安定的方向到底是认识的,顶多只是不知道段景的扎营位子而已。

  而李适废了七八个碟子后,终于把准确的地图送到秦雄手上。

  接着便又跑了三四天时间,马寿成整个人都跑得消瘦了。

  甚至马寿成怀疑,李适让自己带队跑就是看上了自己的龙将体质,若换了其他人,怕跑着跑着,就跑死掉了。

  而就在段景指挥着段锐留下来的军队在与秦雄对峙时,马寿成带着二十多万精壮直接从段景背后扑上来。

  段景也派出军队去拦截,而且还是双天赋的段家锐士。

  段家锐士一个突刺清空了二十米,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前赴后继的精壮给碾压了。

  踩成肉酱的踩成肉酱,没有踩成肉酱的那就继续跑吧。

  然后段景便发现自己输了,被自己盟军给背刺了,输得莫名其妙,输得匪夷所思,输得自己都忍不住奔跑起来。

  “所以……我们这是赢了?!”秦雄看着眼前情景有些发呆。

  原本秦雄想着自己应该怎么样才能干掉段家锐士,结果对方莫名其妙便被背刺了。

  这时候,张公义带着差不多一千人多人的骁骑营也见到自家董刺史的旗帜,便让自己麾下仆从军狼骑兵们继续追逐,而自己则去秦雄那边报个道。

  顺路报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都快追逐一周了,自己骑马也骑得累啊。

  张公义过来后便解释了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听得秦雄目瞪口呆。

  就算李文优也瞪大了眼睛,像周异傅燮之流,更是一脸不可思议。

  李文优在见到李适制作出来的战略时,知道李适想各个击破,然后再来夹击段景。

  但从没想到李适让秦雄出面吸引段景,还真就只为了让段景从安定出来。

  让他滚起的雪球能够砸到段景脸上,直接一战把段景给杀溃了,而自己只要喊666就好。

  “对了,李适人呢?”李文优见到张公义开口道。

  “李将军还在后面休息,原本是我们骁骑营一起追击的。

  但后来,骁骑营被分成了四部分,每部分的人都轮流休息与追击这些西凉盟军。”张公义解释道。

  “若这样,你们后面的人还能追得上?”徐荣有些不可思议道。

  “我们骑马的,虽然这些天跑死了不少马,但出来时是一人双骑,暂时还够用,等到轮换后,马匹跑死的情况就很少见到了。”张公义解释道。

  这时候众人问出一个个问题,张公义倒也是一个个解答。

  然后众人便跟着张公义继续追赶这群西凉盟军。

  时不时便见到路上有着西凉兵倒在旁边,而张公义也没怎么样理会。

  不过耿燕带着屯田营的士兵过来给他们喂了点盐水,然后像赶羊一样,用皮鞭赶着他们去做俘虏。

  有了这样一个抓到人就是功勋的情况,秦雄麾下的西凉兵们也都红了眼。

  李适把他们从天水一路赶到安定,直接菊爆了段景,说明最艰难的战场已经结束。

  接下来的收尾战,便是秦雄带着麾下把这群人一路从安定一路赶到酒泉,不断有人聚集,也不断有人被淘汰。

  这时候的马寿成已经把自己成功塑造西凉盟军中少有的成英明神武形象。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毕竟每次遇到危险他都能凭借龙将感应先一步感应到秦雄大军到来,靠着在实践中到达古之名将水准的撤退技巧,从容不迫的指挥着大军一路撤退。

  闻风撤退的本事,让所有一路逃难的西凉盟军感觉到敬佩。

  因为其他的老大,基本上干上几天,跑着跑着就没了。

  唯有马寿成能够一路跑,跑到现在都还活着。

  没错,段景已经被擒获了,靠着段锐留下来的亲卫保护到底没死,跑了三天三夜就投了。

  韩约在阎艳帮助下也没死,看到段景大军被击溃的当天就绝望的投了。

  现在只有马寿成这个老大从头跑到尾,西凉盟军自然跟着这个特能跑的老大混。

  “李适这家伙到底做什么,西凉盟军都被你当做猴耍了,怎么还没了结吗!

  我想要投降啊,我想要休息啊,我不想要再跑下去了啊!

  龙将也是人,会累的啊!”

  马寿成骂骂咧咧,一脸绝望,却还是要继续奔跑下去。

  这时候,马寿成清楚知道人跟人到底是不同的。

  自己原本还想着要不要把李适干掉,直接投段景算了,但现在马寿成特庆幸自己是内奸。

  不过,马寿成没想到的是,李适已经走人了,这局已经给李文优接手了。

  如果是李适的话,这时候差不多让马寿成停下来了,甚至连洗白计划都做好了,但局面交给李文优就不一样了。

  李文优也没想到,李适会这般行动,结果制造出了这样一个推土机来。

  但这样一个推土机出现得好啊。

  李适这家伙只是为战争考虑不能把这推土机作用发挥到极致,还是交给我来接手好了。

  李文优果断把这局给承接了过来。

  至于李适,秦雄在李文优的建议下,直接让李适当了长安代太守。

  也没解除李适兵权,反而让李适带着他的军队去恢复长安生产。

  虽然李文优不是很想要承认,但西凉势力中恢复民生最厉害的还是李适。

  而李适对自己从天水校尉转职成了长安太守有些莫名其妙。

  更重要得是其他人也都理所当然,丝毫没感觉这有什么问题,让李适很想要吐槽啊。

  李适哪里知道,因常年与妖族对抗让这世界的人对战功兑换官职早就习以为常,至少比钱要公平的多。

  另外很多当官的目标既然是出将入相,那一个将军会种田更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李适便带着骁骑营,屯田营,亲民兵,以及工匠营来到被洗劫了一遍的长安。

  另外,狼族的仆从兵丢给秦雄那边了,反正李适也看不上眼。

  倒是猪族李适想要拉过来修桥铺路的,结果因为在天水那边登记在册,属于天水的财富,几百人还行,想要全部拉过来就别想了。

  张平很是尽忠职守的拒绝了李适的意见。

  “老子记住了!”李适心理默默的记了一笔,却也开始认真干活起来。

  李文优接手了李适的局,自然也就知道了马寿成是内应的事情。

  内应好啊,混成头目的内应更好。

  还有比这更方便自己操作的嘛,李文优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对李适送个情报都送丢了,李文优的手段就简单的多了。

  直接安排十几个人伪装马贼混入到里面,说听闻马寿成是英雄特来投靠,前面xx地方有大量粮食,还等什么,快跟我冲啊。

  对马寿成的手下,现在只对两件事过敏,一是追兵到了,要跑,二是粮食到了,快去!

  跑起来,就算马寿成想要阻止都阻止不了,但马寿成更绝望的是自己还要跑在前面。

  而这些过来投靠的家伙,没个几天连人带马都消失了。

  谁关心他们啊,毕竟很多人基本上待不了几天都消失了。

  只要马寿成老大还在,能带着自己找到粮食就行。

  马寿成是绝望的,他想要洗白,他是朝廷这边的,现在他只是想要停下,然后去投降。

  但接下来时不时有马匪前来投靠,山贼过来投靠,逃兵过来投靠……总之各种投靠。

  都是李文优塞进来光明正大送消息的,来来回回也就那几批人。

  不过没事,见过他们人除了马寿成,基本上都累得要么跑死了,要么被俘虏了。

  而这些人送来的目标,要么是一些世家据点,要么是些马匪老窝。

  总之,马寿成就好像是飞蝗过境,把整个西凉基本上都转悠了一圈。

  或是世家,或是豪门,狠狠清理了一遍,毕竟马寿成根本就没办法留手,所过之处基本上是鸡犬不留,寸草不生。

  李文优在后边一边悠闲从容的捡着壮丁,一边去做光辉伟岸的救世主。

  等到西凉杂七杂八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秦雄直接掌握了西凉各郡县。

  李文优带着马寿成转悠了一圈,把马寿成给堵在了酒泉一代。

  马寿成以为自己的任务结束了,能够洗白了,自己能够恢复光荣的朝廷命官身份了。

  结果李文优不像李适,居然还给马寿成准备了洗白计划。

  因为秦雄需要养寇自重!

  如果这场战就这么打完了,那秦雄怕就会走段锐老路了,这是李文优不想要见到的。

  李文优所以接手了李适的计划后,马寿成洗白什么的直接就砍掉了。

  马寿成现在就是西凉地区特大马匪王,不解决掉马寿成,西凉就不会安定。

  所以,李文优有意识的维持着马寿成的军团强度,毕竟三四万多精壮不叫匪寇那什么叫。

  而现实是,只要李文优断了马寿成军队粮食,基本上马寿成的军团便不战自溃。

  同时,利用马寿成手上的西凉兵,李文优也开始进一步练兵。

  就算是练不出什么二天赋的,但也把仆从军的天赋给练出来啊。

  而李文优此刻等待着神洛方面的变局,因为他通过袁家已经知道仙皇寿命将近。

  也就一年左右而已,局势拖个一两年,用养寇自重这一招,还是能拖过去的。

  至少自己从李适那里要了万石的粮食,还是足够拖延到秋收时候了。

  当然顺路向神洛多要点粮食,只不过现在神洛自己也没有粮食,怕是挤不出来。

  但不要粮食,怎么显露得出自己这里现在局势很危机啊!

  不过对马寿成来说,是三年之后又三年,老子都混成马贼王了,为什么还不能回正道啊。

  原本马寿成以为自己当完内应就能够洗白的,但现在好像距离洗白遥遥无期啊!

  我不要啊。

  我祖上是一代名将马援,我不要有辱门楣,我要光辉门楣,我要洗白啊!

  李文优表示,洗白是不可能洗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洗白的。

  我们西凉肯定都是黑的,就是黑的程度而已,你再怎么叫也一样是黑的。

  你不黑,我怎么放心让你跟着混。

  李文优表示,这件事李适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至于李适早不关心这件事情了。

  因为李适一门心思的扑在长安春耕上了。

  事实上,如果没有李文优接手李适的局,基本上打完安定那场基本上这一切都结束了。

  而这距离春耕开始都还有半个月时间,反正绝对误不了春耕就是了。

  不过这次,李适在法衍帮助下,先是紧急在长安画了一个圈,给自己作为牧场,倒不是李适贪污,而是要把鸭子们送过来。

  随着春天到来,万物复苏,飞蝗产下的蝗蝻开始在田间出现,李适需要在这些家伙们成为飞蝗前,派出鸭子们把这些给解决掉是。

  所以,李文优每收服一座城市,李适的鸭子们便会送个几万只过去。

  当然不是给李文优加餐犒劳的,而是要把田间出现的蝗蝻问题给解决掉。

  倒也不需要彻底把蝗蝻们斩尽杀绝,只要遏制他们成为飞蝗就可以了。

  而蝗虫不形成那种自带云气的飞蝗,人们对付起来还是有着各种办法的。

  清理了蝗虫后,李适便开始安排屯田营的人进行指导种田。

  其他地区李文优虽然一边打战,但却也能够一边进行恢复生产,把内政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就算傅燮等人看了,也忍不住称赞李文优是栋梁之才。

  至于李适,真论起施政能力未必有李文优这般游刃有余,但李适有屯田营啊。

  这年头当官的只要肯亲自下田地去干实事的基本上就都是青天大老爷级别了。

  所以,李适的亲民营负责修桥铺路的便民建设,屯田营进行传授种田技术,就算是墨家的工匠营到来后,也开始打造些便民工具租借给长安人们进行耕种。

  总之,李适自己动手能力不行,但李适通过这些年的积累,已经培养出了一批能够干实事的家伙。

  他们能够干事情就好了,自己只要做规划,打造出的产业链没问题就行。

  “不过,李文优怎么还没有解决掉马寿成?他不是内应吗?”李适不由叹了一句,“难道这家伙当贼当久了,已经不想要混正道了。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