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九十章 秦雄到长安
  秦雄有了皇命,很快便去招募被踢出的神洛五校去了。

  徐荣,虽然输了,但你输得好啊,不输怎么显示我比卢子干牛啊,招募招募。

  周异,虽然你的爆裂箭比不过意志引导箭,但至少也是双天赋弓箭手啊,招募招募。

  傅燮,精神能力特长者,而且还跟自己有革命情谊,肯定要招募啊。

  ……

  徐荣对秦雄招募几乎二话没说便同意了。

  毕竟在徐荣看来,秦雄当初是真的信任自己。

  反而因为自己的能力让张角逃了出来,没想到秦雄现在居然还来招募自己。

  对徐荣来说没什么说的了,既然秦雄以国士待之,自己这条命卖给秦雄就是了。

  所以,徐荣非常积极的去招募战友,呼朋引伴,倒也招募了五六千人。

  周异

  作为九大世家之一的周家出身,他想拒绝还是能轻松拒绝的。

  甚至秦雄去邀请他,也不过只是怀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意思去碰碰运气而已。

  因为秦雄麾下虽有弓箭手,但双天赋这种弓箭手真没有啊。

  尤其爆裂箭,既能拿来作为攻坚的杀伤力箭矢,也能作为杀人AOE,用起来挺方便的。

  不过,出乎秦雄意料的是,周异居然答应了秦雄,便带着一些被解散掉的神洛五校弓箭手,差不多三千左右的人,加入到西凉大军中。

  至于傅燮原本就是西凉世家,这次西凉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希望能早点平定掉。

  所以傅燮也答应加入到秦雄大军中,顺路他还拉拢来了两千被解散掉的丹阳兵过来。

  因为傅燮在皇甫明下面当差时,听皇甫明说队伍中最好带一队丹阳兵。

  这些丹阳兵对高手来说用来洗自身素质天赋,但就算对不懂得练兵的家伙们来说,也能够加速青壮训练度。

  不过,丹阳兵也有点让人头疼的地方,那就是这种一般不需要统帅。

  或者说,如果统帅指挥能力不够,还不如让他们自由发挥,把协力特性发挥出来,这比有统率更靠谱。

  傅燮也就只指望丹阳兵们用来训练一下新兵,至于刷天赋,他压根就没指望过。

  秦雄感觉自己能够有这么些人加入,已经是气运爆棚了。

  结果没有想到,仙门九家之一的袁家,居然还支援了不少粮食。

  虽然这有李文优去磨嘴皮子的功劳,但袁家愿意把这粮食给自己,多少也表明了秦雄已经向着袁家靠拢的意思。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对这些粮食,秦雄自然毫不犹豫收下,至于投靠袁家秦雄无所谓的,反正只要不阻止自己封侯拜相匡扶仙朝,对秦雄来说就算投靠袁家那就投靠袁家。

  严格意义上来说,因为没有汉武帝出现,也没推恩令实行,大仙朝虽然是个统一王朝但却是个有着半郡县半分封的统一王朝。

  只不过实封的只有仙门九家,其他的都只是虚封。

  所以,虽然人们还是尊敬仙皇为共主,但一样还是个君择臣,臣择君的社会。

  同样也因为是半郡县半分封的社会,所以处于关西的西凉等地,才会被朝廷排斥。

  而不论如何,秦雄召集人马开始向长安出发。

  长安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神洛势力范围,只不过是属于卫星城,行政区域上属于西凉。

  同时长安建立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对秦朝的遗留势力进行封锁与渗透。

  就好像墨家与法家两百年来基本上就被封锁在长安以西,所以也距离咸阳相当近。

  不过都两百年了,这世界早就没有什么复秦势力了。

  长安的作用便作为西凉势力的政治与经济核心,也是抵挡妖族入侵的西北部总基地。

  秦雄此刻率领重兵来到长安城时,见到的长安城却是一大片废墟。

  “……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雄看着长安城,跟自己一年前见到的城市完全不一样啊。

  过来迎接秦雄的官员,脸色带着几分难看,但也回答道:

  “秦雄刺史,因为飞蝗缺粮之事,西凉各个郡县的官员前来求粮。

  在发现长安无粮之后便爆发了暴乱,原本这暴乱已经被原刺史左昌给压制下来,但却没想到段景已然派遣一支精兵过来。

  这支精兵纵兵抢粮,原刺史左昌前去阻止结果战死,之后整个长安城遭受蹂躏。

  官员牺牲,百姓遭罪,下属因为去长安郡右扶风核查刑名才逃过一劫。

  回来后发现长安城已经成如今这样,等了这么多天,终于见新刺史到来了。”

  “段景这家伙心够狠,够黑的啊!”秦雄听到这官员的话感慨道。

  当然,秦雄是挺理解段锐的。

  因为西凉就是这作风,没东西就去抢,抢得过就是你的,抢不过那就玩完。

  更不要说现在缺少粮食了,自然找肥的地方抢一抢。

  天水在当时的段景看来是没多少粮食的,毕竟一样糟了蝗灾,而且早些日子讨伐黄巾秦雄被调走时,天水的存粮肯定是有所消耗的。

  而长安向来处于大后方,就算是官府的粮仓都被祸害了,但平民百姓家里多少有些存粮。

  所以段景抢得就是这部分粮食,毕竟这些年段景为了维持安定的军队过得相当清苦。

  秦雄转头向李文优道,“文忧,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着手。”

  “先在长安扎营,通过渭水与在天水的李适,张平,贾文和等人取得联系。”李文优道,

  “现在我们对这里的局势并不明朗,不知道足下如何称呼,可否与我们解惑。”

  “在下长安决曹掾史法衍。”法衍倒是对李文优说道,“在下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法衍,你是法家子弟,不知道玄德先生法学名家法真与您……”李文优问道。

  “正是家父,可惜不才难以传承几分家学,实在令家父蒙羞了。”法衍道。

  “若如此不如请足下为我军司马,主掌管刑罚,以免我军骚扰长安。”李文优道。

  “敢不从命!”法衍满意的对李文优道。

  秦雄看了李文优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很多人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的,但李文优都能安排的妥妥帖帖。

  所以在很多的时候李文优在势力中有着决定权。

  至于主管刑罚,对西凉军来说有刑罚吗?西凉军犯了错,不向来杀杀杀杀的嘛。

  而通过法衍的口中,很快便知道了现在西凉的局势。

  段景在知道手下劫掠了长安粮食后,退回安定,考虑再三后,觉得反正都已经抢了长安了,那么就把这一件事情继续闹大,老子要抢整个西凉。

  所以,便是跟武威,酒泉,张掖四个郡结成盟友,准备劫掠整个西凉。

  而其他四个郡,也为了活下去也果断跟段景联合,先是找周围外族小族下手。

  但飞蝗过境西凉惨,那些妖族就更惨了,哪里来的粮食给他们。

  所以,他们便把注意力放到天水身上,因为天水太和谐了。

  还是那句话,想要装富容易,但装穷难。

  别得不说,自己的城市哪怕粮食管制,但依旧天天有人饿死,但天水这都入冬了,也没见到几个人死的消息传过来,这正常吗!

  没有人是傻子,所以周围的郡县自然便是知道天水还有粮食。

  然后他们先派人过来借粮,被李适给拒绝掉了,然后他们便有起兵的意思了。

  但现在是冬天,这冷得很,他们只要脑袋没有问题便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兵。

  而且刚劫掠了长安,手中粮食也许坚持不到第二年秋收,但坚持到春天总没问题。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就只是派使者来天水打口水仗,但李适说没粮就没量,随便你们怎么威胁,还是怎么样撕咬,反正老子一毛不拔。

  “天水真的有粮食?!”秦雄听到法衍的话,却略带着几分疑惑道。

  “据说天水在飞蝗来之前抢收了粮食,所以自顾自应该足够。

  但想要救济其他的城市怕是力有未逮了。”

  法衍却是叹息了一句,反正他是不认为天水故意不发粮食。

  毕竟没有意义,你不发粮食图啥?

  但李文优倒敏锐的觉察了什么,对秦雄道,“我亲自去一趟天水见见李适,”

  “文忧?你去天水?”秦雄听到了李文优的话,倒是有些不习惯。

  毕竟自己这边的事情,一般情况都是交给李文优去谋划处理的。

  尤其现在自己刚来长安一团糟,相当需要李适这个全能型的任务来做帮手。

  李文优倒是从容道,“傅燮曾乃是武威太守,处理相关的事务却也有经验。

  再加上法衍从旁协助,相信恢复长安的秩序定然手到擒来。

  而李适这家伙你是知道的,向来有惊人的见解。

  凉州的局势发展到这程度,相信他心中应该是有腹稿。

  再加上有贾文和完善,相互沟通一下,相信对我们处理凉州诸郡,应该有着极大的好处。”

  “好吧!你速去速回!”秦雄听到李文优的话,也只撇撇嘴,倒也没有拒绝。

  就在李文优通过渭水从长安向着天水赶去时,李适见到了世家豪商吴一。

  张公义在易黎的介绍下见到了吴一,并告知吴一贩马换粮的买卖。

  这样一笔买卖对豪商吴家来说,到底不能错过,就算看在易黎面子上,吴一也肯定是会完成这一笔交易。

  但吴一没想到的是,自己在跟张公义做完了这一笔交易,顺便作为一点舔头,给了张公义一些人手搬运粮草,结果便见到姜冏与工程营,带着单轮手推车来了。

  作为一个商人,他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种单轮手推车的作用。

  尤其是他作为蜀地豪商,拥有蜀地最大的民间渠道,更清楚单轮手推车的重要性,。

  所以,吴一便打算随军北上,去见一见这东西的发明者李适,想要把手推车收入囊中。

  当然,吴一也可以自己偷偷仿制,毕竟以吴家在蜀地的势力,加上自己与墨家还算不错的关系,想要仿照这种技术含量算不得高的独轮车真的不难。

  但未经主人允许,便私自仿照,对普通百信来说无所谓,但对吴一来说,若自己真的这么做的话,怕就是丢脸了。

  更重要的是他严格意义来说算是世家豪商,讲究的就是一个人品。

  如果人品若是没了,那么什么也都没了,所以吴一最终还是自己跑了一趟天水。

  而有了吴一的帮忙,人手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姜冏这条路边修边到汉中,差不多花费了两个月时间,但一群人押送着粮草回来却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用。

  甚至一群人路上的伙食费,吴一也全部掏了,没别得理由,就是土豪不差钱。

  路上居然还要别人付伙食费,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嘛,这是埋汰谁呢!

  所以,张公义和姜冏看着吴一那是相当和善的,自然乐意的把吴一介绍给了李适。

  “见过李适校尉。”吴一见到李适倒没藐视李适的官职低矮反而双手鞠躬道。

  “吴一先生。”李适思索了一下,还是直接称呼吴一为先生。

  因为吴一虽然是蜀郡的世家豪商,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身上并没有什么官职。

  当然如果他自己愿意当官的话,捐一个太守什么的也是非常容易的。

  “李适校尉称呼我为吴一就好。”吴一道,“这次来天水,除了运送粮草以外,我还赠铁甲三百,以表我之心意。当然主要目的,还是为见见李适校尉。”

  “哦?”李适听到吴一的话微微一愣,道,“不知道这是为何?”

  “独轮车,鸭绒衣,战马渠道,哪怕任意一件事情都足以让我来见见阁下。

  就更不要说在这天水,我见到了很多新奇的事务了!”吴一对李适陈恳道。

  “这么说,足下是打算跟我做生意?”李适顿时明白了吴一的来意。

  “还请足下放心,我蜀郡吴家的名号不仅是在蜀地,整个长江流域都会给几分面子。”吴一信心十足的对着李适道,“而足下拥有的产品,我甚至能够将其销售到江东。”

  “我相信!”李适点头道,“如果价格合适,我也很乐意把我的产品交给你出售!”

  李适直接答应了下来,当然具体多少的价钱,就让赵异去慢慢谈吧。

  对于李适与吴一两人只要决定下了双方的交易这就足够了。

  说实话如果可以,李适倒是挺希望能够招募到像是吴一这样专业的商业人士。

  但很可惜,自己现在也不过只是一个校尉而已,吴一这位蜀郡的人士肯跟自己这般谈话,这还是因为他是经商之人,不像是有的世家子,那眼睛是长天上的。

  就算天水的太守都未必放在世家眼里,就更不要说自己这个小小的天水校尉了。

  而见到了这一件事情顺利的谈了下来,李适却也相当的满意。

  对李适来说除了多一个朋友,更重要的是自己经营的牧场也算是有了一个大客户了。

  否则鸭子堆积如上,马匹越来越多,牧牛制作成牧牛肉的都足以让人吃得想吐,经济要不断的循环才能够产生意义,单只是规模变大反而会越来越亏。

  而且,如果以后自己官当高了,有了吴一这一条线,那么自己就算是有什么商业计划,相信也会变得非常的方便。

  比如说如果以后自己掌权了,第一件事就是把某些地方的城门费用给取消了。

  但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校尉,还是别想这么远了。

  而就在吴一离开了不久,李文优到是回来了,而且直接便是召集了贾文和,张平和自己。

  李适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赶了过去。

  “都说说吧,最近这西凉到底怎么回事了?”李文优看了看三人。

  虽然不说话,但他身上自然而然的腾升起一股让人感觉颇是凌然的恶意。

  李适目光向贾文和看过去,这家伙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呆若木鸡,啥都不知道的样子。

  李适目光又向张平看了过去,张平这家伙目光漂移,反正不与李适对视。

  李适无奈也只有自己走出来,道,“段景那家伙找了一群家伙来要粮,我不给,所以闹得有点僵。”

  李适轻描淡写省略了双方爆发的武装冲突,主要是对面被揍了。

  李文优道,“我们天水现在有没有粮食。”

  李文优到是直抓要害,他才不管双方闹得冲突,既然天水还在,那西凉方面打架了就打架了,想来吃亏的不是自己。

  现在李文优关心的是粮食到底够不够,这关乎平定西凉的策略。

  “蝗灾开始的时候,就去汉中购粮了,加上天水储蓄的,就算是十万大军,吃到明年秋收都没有问题!”李适从容的对李文优道。

  “就知道你小子不会饿着自己。”李文优道,“买粮的钱是谁出的。”

  “我让人去卖了五千战马换来的。”李适倒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对李文优道。

  “你到是大方!”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道,“既然天水有粮食,你为什么还会阻止其他的天水城市购量,说说理由吧。”

  李适看着李文优认真的说道:

  “原本打算趁着饥荒吞点田地,吞点奴仆,凭什么他说给就给。

  但现在秦老大是不是有机会统一整个西凉了!”

  “秦雄的确是凉州刺史。”李文优深深的看了李适一眼,道,“说说你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