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七十章 抵达下曲阳
  “我们这就调兵遣将去下曲阳了……”李适跟在李文优身后,不可思议道。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李文优转头看看李适道,“以你大军的开拔速度,想要今晚就进行转战,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难事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李适摇头道,“不过就这么放过神洛五校吗……”

  李文优呵呵笑一笑,目光一转落到李适身上,道,

  “难道你还想要去跟张角打声招呼,告诉他们我们已经走了,让他趁机突围不成。”

  “嘘嘘嘘嘘……”李适一脸无辜的吹口哨道,“李叔,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啪!”李文优把手中折扇敲到李适的脑袋上,道,“尽是一些小聪明!”

  “李叔,你就算是不同意,也没有必要打我吧!”李适摇摇头,表示龙将头铁,不痛。

  “别把目光放在这些阴谋诡谲的害人伎俩上,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李文优对李适问道,“你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做什么?”

  “打败张角平定黄巾之乱!”李适却是相当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呵呵!”李文优摇摇头对李适道,

  “我们要做得是证明西凉有资格主导这场战争,秦雄能够坐稳北中郎将这个位子。

  至于其他都只是锦上添花,能做到自然是好事,不能够做到,对我们来说也不算亏。”

  李适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略带着几分了然道,“这就是讨伐张宝的原因。”

  “嗯!”李文优到是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道,

  “所以在我们拿下张宝之前,神洛五校把张角看得越死越好,否则,我们去围剿张角反而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至于张宝成功的讨伐后,那到底是要放了张角收编神洛五校,还是协助神洛五校继续攻击张角,主动权就在我们的手上了。

  其中的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吧!”

  李适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打消了等离开后,驱赶几十个平民去给张角透露消息的想法。

  毕竟如果张角知道卢子干不在,秦雄也不在了,只剩下了神洛五校在,那无论如何肯定是会率领黄巾军去突围试一试。

  到时候,便证明了卢子干计划错误,也就方便秦雄来收服神洛五校了。

  虽然卢子干对自己挺不错的,但私交归私交,政治立场归政治立场。

  既然自己的屁股坐在了西凉这一边,那自然要为西凉考虑了。

  但听到李文优的话,李适已经明白,耍阴谋没有意义。

  自己等人堂堂正正碾压掉张宝,然后再回头来挟威接收神洛五校这才是正道。

  秦雄一声令下,西凉大军便开始休息,等到入夜时,西凉骑兵们才悄悄离开营帐,然后果断向下曲阳地界的张宝方向而去。

  “居然真走了,这秦雄行事果决,也是个人物!”韩明感叹道。

  “我们也不能让西凉的莽子看轻了,难道真看着他屠杀了张宝,然后让后协大功之威,然后来统率不我们不成。”淳于琼道,“要不我们也尝试进攻广宗吧,说不定宰了张角呢!”

  “按照卢中郎将的战术把广宗城市给推平掉这才是正道。”徐荣冷着脸道,“继续堆土!”

  “堆土,堆土!”周异这时候缓和着众人之间的关系,默默擦擦额头的冷汗。

  不论怎么说,随着秦雄率领着西凉骑兵离开,失去外部这个共同的敌人后,神洛五校的关系出现了少许的裂痕。

  当然甚至连裂痕也算不上,只不过原本大家是平起平坐的,现在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秦雄在的时候,所有人都支持徐荣顶着说秦雄的压力。

  但现在随着秦雄的离开,相互之间多多少少有几分互不买账的苗头。

  周异见到这幕,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神洛五校终究需要一个压得住的人才行,否则说穿了都是骄兵悍将,在通常情况下都是一群自矜自傲的家伙,自己也是一样。

  不过,这点有没有被李文优给算计到,怕也也只是只有李文优自己知道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时候,李适没理会这些人心诡谲的算计,而是在埋头赶路之中。

  秦雄让李适作为先锋,率领骁骑营先行,至于医疗营则丢在西凉大军一起行动。

  李适倒也不担心什么。

  毕竟西凉大军们虽然对李适骁骑营的态度是羡慕嫉妒加敬畏,但是于医疗营那就是真当做女神供起来了。

  当然基本上只要享受过医疗营的治疗,正常士兵都会这么做。

  而李适则带着骁骑营率先出发,对比起其他的西凉骑兵,李适不仅靠马匹速度前进,而且李适还能摆出加速用的军阵,身后西凉骑兵基本上连烟都吃不到了。

  在这点上,只能够摆出锥形冲锋阵型的西凉骑兵在速度上自然比骁骑营要差得多了。

  还是那句话,兵灾神速,必须要在此刻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投放到了北方,与幽州兵交手的张宝回过神来之前,把张宝给彻底干掉。

  所以,李适整个骁骑营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但即使如此,李适也保证了与大军大约有着两天左右路程。

  毕竟自己只是先锋,又不是独自率领一军与张宝交手。

  这时候的张宝端坐在营帐中,他的左手边是张牛角,上次邺县进攻受阻,他选择了退回到了张宝的身边,等待机会在行复出。

  至于张宝的右手边则是左校,是张宝麾下重将,负责统帅张角分给张宝的五百黄巾力士。

  张宝手下也有着是十万多黄巾军,而且各个都是中青年,算是黄巾军中的精英。

  黄巾起义之后,张角便让张宝向着冀州北部,甚至是幽州进行发展。

  张角感觉如果起义没办法一鼓作气攻入神洛,那张宝北向开辟属于黄巾军的基本盘。

  但张宝没想到得是,起义一开始官兵们面对黄巾军只要一交手便溃败得一塌糊涂。

  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费多大力气,就能成功攻城略地,搞得自己以为自己是古之名将。

  但现在,进攻城池却是越来越困难了。

  比如说距离这里不远的常山郡,自己攻击了几次,都没有把常山郡给打下来。

  张宝看着自己的粮食不多,却也只能够放弃与之常山郡继续的纠缠,打算继续仿佛蝗虫过境般的继续北上,所过之处遇到民众自然裹挟而行,至于遇到了大户,那就吃干抹净。

  张宝把自己的下一个目标放在了中山,目标是中山的政治核心卢奴。

  攻下这里打通前往幽州的道路,看看能不能在幽州开辟属于黄巾军的新环境。

  只不过,黄巾军多数都是裹挟民众同行,男女老少都要收编。

  虽然会从中挑选精壮建立起黄巾军,但这些男女老少却也不可能全部都遣散了,而是会带着他们一起行动。

  这就导致了他们的前进速度相当缓慢,但在这惊人数量下所产生的灵云也相当恐怖。

  当然这种杂乱不纯的灵云真正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只要城市没年久失修常年有着灵云积累,那黄巾军想要灵气攻城也是痴心妄想。

  说实话,原本张宝是打算继续向着北方前进进攻中山的。

  但就在不久之前听到张角与卢子干交手吃了败仗,结果现在被围困在了广宗动弹不得。

  这让张宝停下北上的命令,在下曲阳暂时的安顿下来后,便马上去探查张角现在的信息。

  因为张宝打算去救援张角。

  对张宝与张梁来说,张角对他们不仅仅是大哥,更是父亲。

  相互间的关系是真正的亲情,甚至这种亲情比自己手中掌握十数万人的生死更加重要。

  虽然从理智上来说,自己执行张角命令北上开辟根据地,甚至联系外族才是最正确的。

  但在张宝看来,一块所谓根据地哪里有张角的安危来得重要。

  对张宝来说,只要张角活着,那么黄巾起义就永远不会结束。

  但张角如果真有危险,那整个黄巾根本就没一个如张角这般可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人。

  这点上自己不行,张梁不行,谁都不行,因为张角是大贤良师,是神的化身。

  所以张宝便在下曲阳犹豫了,他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的向着幽州前进。

  当然,张宝为了考虑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好几天了,麾下左校与张牛角一直都在争执中。

  张牛角是支持前往救援张角的,而左校则是认为张角定能够逢凶化吉,带领黄巾军把官军杀退,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等人回头过去进行救援。

  别以为左校是希望张角去死,而是左校自己就是张角用秘术转化的黄巾力士,对张角的崇拜可以说是无可置疑的,忠心都是没有数据,只有MAX这个最大值。

  所以左校是真认为张宝完全不用管张角,只要把张角安排的命令做好,安安心心做个工具人就可以了。

  而此刻,争执很快便结束了。

  因为这时候,李适已率领骁骑营,一路杀到下曲阳城下。

  看着下曲阳这个小县城上凝聚起来的浓郁灵云,李适自然不会让骁骑营进行骑兵攻城。

  不过只是在城墙的周围不断的游曳,加重了张宝等人的心理压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