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六十八章 秦雄到来
  张角站在广宗城墙上看着卢子干率领的官军在挖掘沟渠,堆土成山。

  在远处,官军挖掘出来的土堆越来越是厚实,而且看起来也越来越高耸。

  堆土法,这种又笨又蠢又费时的办法,被卢子干用出来后,张角发现自己根本就没什么有效的应对办法。

  唯一能够做得便是施展唤雨之术下雨,去冲刷这些泥土。

  但下雨也不是无缘无故就能下起来的。

  首先天空中必须要有雨云,如果一点雨云都没有,晴空万里的,就算张角是元婴仙人,也不可能一直违背自然规律的下雨起来。

  所以,一开始李适等人挖掘时还会时常伴随雨水,但下了几周后,别说广宗这地方万里无云,就算是整个冀州的雨云都给调度过来下干净了。

  这候张角是真没什么办法阻止卢子干用堆土法一点点堆积起这厚实土山来。

  至于出城一战,说实话,就算张角愿意,然而在广平之战后,黄巾军多少有了心理负担。

  “大哥,这都看了一天了!”张梁开口道,“吃点晚饭吧,可不要饿坏了身子。”

  “嗯!”张角看着送来的白粥与青菜,还有一小碟牛肉,先问道,“守城弟子吃了吗?”

  “还没有。”张梁摇头道,“大哥您不先吃,谁敢先吃啊!”

  “糊涂!”张角严厉道,“大仙朝腐朽不堪,贪官横行,我等起事还未成功,难道便学起了那些贪官污吏的做派,所有守城士兵先吃,他们吃完了,我再吃!”

  张梁听到这话撇撇嘴,但还是听从张角的命令,让其他人先去吃粮食去了。

  张角看着张梁离开,目光中却带着几分的叹息。

  推翻大仙朝,建立黄天的新世界,是自己的理想。

  但自己起义才没有几天,却见到有人已经开始忘记自己起义的初衷,甚至连自己的弟弟张梁或多或少都有些自以为是人上人的姿态。

  但自己所要得,只是一个没有灾荒,没有饥饿,没有贪官污吏的世界而已。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角口中轻轻念叨,眼神却变得坚韧起来。

  这时候,张角心中若有所觉,在这广平城池中觉察到了什么似的。

  张角的神魂仿佛从自己身体中脱离,精神力更在这广平城中蔓延。

  自己看到平民战战兢兢的躲在自家地窖,看到有青壮给城墙送上补给,见到女人送自己的丈夫上了战场,更看到有人头戴着黄巾,维持着整个城市的秩序,更有人为自己虔诚祷告。

  虽然广平战败,曲周丢失,受到了打击的黄巾军们依旧没放弃希望。

  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跟自己一样,希望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没有剥削,一个耕者有其田,织者有其衣的世界。

  而随着这种感受的洗礼,身为元婴期修士的张角,清晰感觉到一股众人汇聚的精神力量开始依托到自己身上。

  这不是教众的信仰之力,而是更渺小的平民百姓,把对未来的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张角喃喃道,“这股力量好纯粹,也好沉重。”

  张角的因为这次广平之战战败,反而冷静下来,开始认真思索新的力量。

  而这时候的卢子干遇到人生的大危机,仙皇派遣了天使左丰下来所要贿赂。

  这贿赂不是给左丰的,而是为了向卢子干收取北中郎将这个职务的钱。

  换句话说,卢子干替仙皇率军打战,打完后,居然还要给仙皇交钱。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这一幕看得李适是目瞪口呆,对仙皇的操作简直惊为天人。

  某种程度来说,李适应该庆幸自己是关西人。

  因为那地方在抵抗妖族的前线,至少在关东印象中是苦寒之地,没钱。

  所以对关西,除了长安咸阳一代的地区当官要钱,其他地方都不用钱,敢去就行。

  而卢子干跟左丰表示自己要钱没有,就算是有钱也不会去贿赂你这个阴官的。

  然后左丰便阴恻恻的笑着离开了,别得东西不好说,但谗言肯定进定了。

  虽然左丰是过来收贿赂的,但该送的物资补给仙皇还是送过来了。

  只不过,这些物资明显克扣过的,唯一没有克扣过的应该是药材了。

  毕竟药材不像是粮食,随便就能找到一个能够大量出售的渠道。

  所以与其克扣药材,还不如多克扣些粮食,毕竟这年头,药材不好处理,但粮食是真的很好处理啊!

  看着这幕,李适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总感觉这世界真的很幻灭啊。

  即使如此,卢子干却也没动摇自己的想法,坚决执行乌龟流战术。

  只不过,卢子干开始带上徐荣,对神洛五校的某些布局进行讲解。

  到了这最关键时候,众人都看出来了,卢子干在为自己可能被追责之后做准备。

  而神洛五校则是准备托付到徐荣身上,对于这点其他的人虽有不甘,却也不恼。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韩明跟周异是仙门九家的人,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淳于琼跟袁家走得比较近,而夏牟跟杨家走的比较近,唯有徐荣算是从辽西底层爬出来的,哪边都不靠。

  在自己无法掌握神洛五校的情况下,至少徐荣未必是最好的选择,但至少是最不错的。

  另外广平一战,徐荣更用屯骑杀溃了三千黄巾力士,更让全军心服。

  而时间流逝,堆土法慢慢堆积成小山丘时,来自朝廷的斥责文书过来了。

  卢子干被解除掉北中郎将职务且押送回京,而神洛五校则受到北中郎将秦雄的节制。

  秦雄与李文优两人带着西凉骑兵雄赳赳气昂昂的过来了。

  “啧啧,看起来神洛五校对于我接管他们怨气很大啊!”秦雄听着神洛五校时不时的跟着自己的军队打架事件不由轻蔑一笑,看了看李适道,“你这些天待的怎么样?”

  “还行,除了没参与到战争中以外,待遇倒是还不错,至少看了一场大战!”李适道。

  “那你不是憋坏了!”秦雄拍拍李适的肩膀道,“这关东之人就是心眼小,深怕我们这些关西人立了功。放心,现在我们自己做主,老子让你做前锋!”

  李适到没跟着秦雄讲其中变故。

  虽然卢子干的确是有压着自己的意思,但多少是给了自己补偿的。

  而且骁骑营在卢子干手下也的确是不容他的神洛五校。

  李适转头对着李文优说道,“我们接手后,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从头到尾都参加了广平之战,说说你的想法?”李文优却是对着李适问道。

  “很简单,继续按照卢子干的办法堆土山,等山土比城墙更高时,直接用军团攻击把土山给打过去,到时那广宗的城墙也就更平地没有任何的区别了。”李适开口说道。

  “虽然战术上很不错,但我们不可能继续用卢子干的战术,因为这就等于承认卢子干是正确的。”李文优道,“虽然我们无所谓,但这不是仙皇想看到的。”

  “还真是令人恶心!”李适吐槽了一句。

  “是恶心啊,但谁让他是仙皇呢。让他不高兴一阵子,我们就会哭一辈子!”李文优道。

  “但黄巾军没有你们所想象的那么好打。”李适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上次广平之战出现了三千虎贲,要不是张角不会用兵,输得就可能是我们了。”

  听到这话,李文优不由眉头一挑,道,“居然是真的,神洛那边还以为你们虚报战功了。

  这也是仙皇要换掉卢子干的原因之一,因为他感觉卢子干这个大儒已经变质了。”

  “虚报战功……”真是个意料之外的理由。

  好吧,如果李适不是亲眼看到,也的确不相信会有三千虎贲组成的黄巾力士。

  且不说会有人这么神经病的用黄巾力士,更重要得是想要弄出三千虎贲就不容易。

  “你把那场战争跟我仔细说一下!”李文优对李适道。

  李适也没隐瞒,便以自己的角度说了一下广平之战,信息尽可能不遗漏。

  而听完整个过程,李文优对着李适说道,“卢子干是不是动用了他的精神天赋了。”

  “我只知道他的确是有精神天赋,但有没有动用我不知道。”李适意外道。

  李文优摇头道:“你说的有三千虎贲在前厮杀,五千若隐若现的伏兵随后身后策应。

  纵然是神洛五校算是神洛最精锐的士兵了,但若丝毫没有动摇的直接支撑到了最后。

  若说卢子干没有动用他的精神天赋,我绝对不相信!”

  “但那种情况下,他的精神天赋又能够发挥出什么作用呢!”李适问道,“又不是将环!”

  “也许是增加意志力的精神天赋吧,不过也无所谓了。”李文优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卢子干的战术方法的确是不再适合我们了!”

  “为什么?”李适听到了李文优的话开口。

  李文优道:“虽然补充了两万西凉骑兵,但严格意义上来,整个军团的实力反而下降了!

  西凉骑兵与神洛五校两支部队不但没办法形成合力,反而在相互内斗!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大军团指挥,能完美指挥两个不兼容的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