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六十章 小试牛刀
  卢子干原本准备各打五十大板,以儆效尤,免得这两个家伙又闹腾起来。

  而这时候,传令兵进来报告道,“大人,邺县传来急报,受到蛾贼围攻,请您派兵支援。”

  “邺县……”卢子干看了一眼李适,道,“邺县乃是交通要道,来信不得不救。

  李适你部皆骑兵,辛苦一趟去解了这邺县之围再来与我军会和共伐黄巾。”

  “诺!”李适听到这话,到也知道卢子干是给自己台阶下,便果断答应了下来。

  邺县现在还不是那个被曹操选做了北方的政治中心,后来先后成为六朝古都的城市。

  另外,这时代有没有曹操都还是一个问题。

  而邺城这城市虽然重要,但比较起黄巾军主力聚集的巨鹿与广宗还是要差得多。

  这次卢子干率军北上,最重要得便是牵制住黄巾军主力,给其他地方官方军队创造机会。

  所以,卢子干不可能为了邺县分兵救援的。

  而现在正好李适跟步兵营打了一架,自然便让李适前去救援,也算让双方都冷静一下。

  李适接命令便马上率军动身,几乎连片刻时间都没耽搁。

  看着李适率领骁骑带医疗营几乎在当天便启程出发,纵然卢子干也忍不住赞叹道,

  “干练迅捷,西凉骁骑果然精锐。”

  淳于琼见到这幕,也只是动动嘴巴,想要说什么还是没有说。

  毕竟强不强的打一架自然就知道了,能以不到五千人压着自己一万人打还打赢了,自己要是还说三道四,那就真是把脸都丢干净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我们也走吧,大军推进,把黄巾军的主力吸引过来。”卢子干道,“可不要等到李适救援了邺县回来,我们都还在寸步进不得。”

  听到卢子干的话,神洛五校顿时打起精神,无论如何可不能被李适这西凉莽子看扁了。

  而李适与卢子干分兵,率军向邺县而去,实际上大军距离邺县的位置并不远,差不多七八天行军便能到达,而李适率领骁骑营前去两天时间便赶到邺县附近。

  “老大,斥候来报,在二十里处发现蛾贼正在进攻邺城,因为蛾贼也有游马在,便没太过靠近。”

  郭祀跑过来把斥候报告的消息通知过来,因为李适绝大多数斥候都是马贼出身,所以是郭祀管理。

  “全军休息一个时辰!”李适道,“然后堂堂正正碾压过去!”

  既然知道是黄巾起义,李适便明白自己的对手只是平民。

  而对付平民的最好手段,不是想象着什么奇思妙想,一计灭千军什么的,而是要堂堂正正的碾压过去。

  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何等可怕的敌人,甚至每当入梦,想起来都会冷汗淋漓。

  而对骁骑营来说,硬碰硬也是最适合的战斗方式,所以自然无条件执行。

  等众人休息完毕,啃了几口牛肉干往肚子里面囤货,准备潜力爆发所用。

  接着,李适便带着一众骁骑营,直接便向黄巾军方向冲过去!

  没有任何掩饰,随着策马奔腾,地面上的石子不断震动。

  这些蛾贼们只要任何一个人趴在地面上就能听到马蹄声,更能感倒一股宛若洪流般的力量向着这边汹涌而来。

  而此刻在邺县城墙上负责指挥的是军司马张乂。

  因为黄巾起义来得突然,原本邺县的主官逃得逃走得走,只有县丞闵纯留下来,自己这个军司马更是被破格提升,指挥全县抗敌。

  张乂兢兢业业,因为指挥全县士兵的事情他还真没做过。

  张乂竭力利用县城地利进行抵挡,还好黄巾没什么攻城武器,加上邺县城墙修建得稳固,一时倒也守得住。

  不过,张乂也知道,如果再没官方的人前来支援,以邺县的底子总归会有守不住的一天。

  这时候,张乂远远见到一支黑色的洪流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

  他们的样子在黄昏将至时仿佛是从红莲地狱中奔腾而出的使者,然后以无比蛮狠的姿态,肆无忌惮的撞上分兵前去阻拦的蛾贼,紧接着便是肆意的碾压过去,用鲜血播撒着恶意与毁灭。

  李适率领着自己的骁骑,毫不迟疑的撞击上数量在自己数倍以上的蛾贼。

  没有退缩,没有恐惧,有得只是那赤裸裸的蔑视,以及那触及人心的嘲讽。

  如果人数就能决定双方实力,那自己当初在跟妖族作战的时候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反正自从上次冲击了超过自己十倍的妖族后,李适就对人数没任何感觉了。

  管你蛾贼人多也好,人少也要,老子就率领自己的骁骑跟你碰一碰,看看谁能活下来。

  生死大战,不服就干,就这般简单。

  “这家伙疯了吗!”

  这只黄巾军的统率名字叫做张牛角,因为与大贤良师张角同姓是张角弟子的同时,深受到张家兄弟信任,所以便拉起一只人马,是三十六方之一。

  说实话,张牛角自从黄巾起义开始,所有官军见到他们要么不战而逃,要么唯唯诺诺,在抵抗了一两下后,便被黄巾军用绝对的数量碾压了。

  像这般丝毫不顾忌双方数量差距,迎头便率领着部队冲击上来的,张牛角第一次见到。

  然而面对着这群杀上来的骑兵,张牛角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去做。

  因为自己完全没有应对这样战况的经验啊!

  张牛角感觉手心都是冷汗!

  “凡我教众,必受黄天庇佑,众军给我冲锋,拦住这只骑兵!”张牛角高声道。

  不多时,他指挥黄巾军抵挡在李适冲锋的过道上。

  但黄巾军算什么组织,甚至严格说起来,甚至连组织都算不上。

  此刻黄巾们被张牛角驱赶挡在了李适率领骁骑的必经之路上,其他人不好说,但谁都知道顶在最前面的家伙肯定是必死的。

  所以你推我,我挤你,很快整个大军便有几分混乱起来。

  “这家伙是诱惑我,难道这是陷阱,还是这些黄巾贼是人肉炸弹,老子一撞上去就会自爆?”

  李适看着自己都接近了黄巾贼们都不列阵对抗,挤来挤去的乱做一团,充满了不理解。

  步兵对抗骑兵,要么列阵相迎,要么依托军事防御,否则必死无疑的。

  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这群黄巾贼不了解吗?

  害得李适甚至以为这是针对自己的陷阱。

  然后……李适率领骁骑营碾压过过去,仿佛推土机般轻松写意的从他们尸体上踩过去。

  刹那间,一直以来都是打胜仗的黄巾贼们什么时候见到过这般血腥场面。

  骁骑营仿佛恶鬼一般,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就仿佛一路切西瓜似的切过来。

  顿时黄巾贼们都呆住了。

  这么干净利落的屠杀景象,看得他们的思维与身体都有刹那停顿,然后果断四散逃跑。

  张牛角想要去阻止,结果自己被身边的几个黄巾力士拽着跑!

  而李适看着眼前景象也有些发呆。

  虽然自己定下了硬碰硬的战术,但这黄巾军也撤得太干脆了吧,阵亡率有半层吗?

  就算是妖族怎么也要死个一两层才会崩溃吧!

  “我们这是杀鸡来了?”

  樊丑看着四散而去的黄巾军们,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追下去。

  毕竟西凉的都是血性汉子,要杀就是要杀精锐的。

  这种连正规兵都算不上的家伙,感觉与他们厮杀不但没有半分的动力,而且感觉很丢脸。

  “这关东的家伙们也太废了,就这群渣渣,还闹得好像事很大的样子!”

  郭祀呸了一口,只感觉继续追杀下去,有点侮辱手中的西凉剑。

  而李适也就追了个七八里,也就不追了,来到邺城的城下,道,

  “我乃是卢子干北中郎将麾下校尉李适,特来解邺县之围。

  我们今晚就不进去了,明早就回去报道,还请邺县县令给我份文书回禀。

  另外你们邺城给我们准备好热食肉食,让我等兄弟好好吃上一顿。”

  听到李适这话,县丞闵纯松了一口气,如果李适等人强行要入城,说不定邺县没有被黄巾攻陷,怕是反而被这群官兵给祸害了,还好李适知趣啊!

  闵纯跑出来回答道:“在下邺县县丞闵纯,暂代县令职务,便按阁下所求准备夜食!”

  李适倒也没有多少的废话,便在邺县之外便是安营扎寨。

  等到医疗营到来,更给士兵们进行一一的检测。

  说实话,这次除了几个倒霉被刮伤的家伙,甚至都没人重伤。

  李适都忍不住怀疑,就这群渣渣怎么引发了波及整个仙朝的动乱。

  现在官府的军队都这么差劲的吗?有点突破了自己的下限认知啊。

  到了晚上,闵纯与张乂送着准备好的回执与夜食到李适军营。

  张乂近距离观察着李适的军队,看得一脸的惊叹神色,然后便搭上姜冏这看起来好说话的家伙,询问李适军队的来历,以及为什么会这么的强大。

  李适看了几眼,也没多少在乎,闵纯倒希望李适留下继续围剿黄巾溃军。

  可惜李适没兴趣追杀这些渣渣,只打算回去与卢子干回合,看看张角主力的实力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