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五十七章 枯草地
  随着李适的提醒,李文优同样也开始储存起了各种物资,开始为可能存在的战争做准备。

  秦雄也觉察到了李文优的举动,因为李文优倒也没有掩饰的意思,便开口向李文优询问。

  李文优拿出账册道,“秋收要到了,这些旧粮处理后,能让仓库腾出不少空间来。

  今年应该会是丰收,还要派人修建不少的仓库来存储各种物资,你要不要过目一下。”

  然后秦雄直接把这看得自己头晕的账簿递给李文优,表示自己放弃治疗了。

  李文优继续一边打造仓储,一边准备可能的物资,不知不觉秋天到了。

  然后,李适果断逃到内政厅,主动求着李文优要些计算类的政务帮忙处理。

  “你这是怎么了,过来讨要政务,可真不像是你!”李文优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把手中的政务送了一叠交给李适。

  好不容易来个劳力,这要是放过了,那才是蠢货一个。

  李适接过这份文件,看看是审核税收的道,“现在我是有家回不得,还是在这里躲上几天,对了,文忧你这内政厅是管饭的吧?”

  “管饭,管饭,十二时辰都管饭,你想要吃自己跟厨房说一声。”李文优平静道,“就算是鸭蛋,也还是沾了你的光,平民们送过来的,够你尝尝鲜的。”

  本来这政务厅是不管饭的,但李适过来帮忙李文优加了一天班后,果断便给这政务厅配置上了厨师。

  因为李文优发现,这配置让自己加班更能有精力,便把这厨房给留下来了。

  “是啊,要不是你,这么甜的大枣,我们也难吃上啊!”

  贾文和仓鼠似的拿起了一枚大枣啃着,原本消瘦的身体,一年下来圆润了很多。

  “所以,我才回不去啊!”李适摇头道,“还是先在政务厅里面避一避吧。”

  “就你矫情。”李文优道,“百姓送你东西,你安心吃下便是,你又何必逃命似的。”

  李适摇摇头,道,“只是对他们的感谢有些不太习惯而已,他们要的太少了。”

  今年随着屯田营中的技术在李适的带领下开始在天水开始传播出去,再加上李适带着妖族苦役进行修路挖渠,随着这次秋收到来,天水的人们彻底体会到李适带来的利益。

  那就是今年能够多打几石的粮食,对百姓来说,没什么比这更实在的了。

  他们感谢李适带领着他们能够让今年多打几石的粮食。

  同时他们也害怕,李适今年管了他们,到明年李适便不再理会他们了。

  所以,便去给李适送礼表达谢意。

  或是研磨得最精细的小麦,或是最水嫩的水果,或是储存下来的鸭蛋,都尽可能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给李适送礼。

  希望李适的屯田营,能带领着他们,再来一个好收成。

  就是这么的简单,也这么的现实,以及这么渺小的对来年的憧憬。

  而李适倒也不客气,直接便收下了,只不过那些人见到李适都会过来跪拜以表达谢意,甚至不仅仅是平民百姓,就算是屯田营,甚至自己骁骑营中,都有人拿着东西过来感谢。

  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人都是天水人,自己家里现在怎么样了,谁还不知道呢!

  而李适被感谢的烦了便直接下达了命令,军队里送过来的粮食与物资,收下后送到后厨去,就当做近期给大家加餐了。

  至于李适自己,则是逃到了政务厅先避避风头。

  毕竟,一个个家伙不断回礼,李适感觉自己那就是完全不用做事了。

  “我们这些边疆的乡里乡亲,要得就是个太平,求得只是个温饱。”

  秦雄此刻从外面进来,听到了李适的话,倒也感慨说道,“可惜仙皇怎么就不懂呢?

  我去跟在长安的西凉刺史要点粮食与布匹,结果什么都没有要到,真是令人好气。”

  “西凉刺史是谁?”李适听到这名字,倒颇有好奇心的询问道。

  “叫左昌,应声虫一个,神洛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一点情面都不讲!”秦雄气呼呼道。

  听到这话,李适却有几分瀑布流汗,这叫左昌的明明尽忠职守啊。

  不过,秦雄也回过神来,拍拍李适肩膀道,“我去田里面看了,今年天水能打到不少的粮食,还好有你,相信大家伙今年不缺粮食,不会饿肚子了。”

  “客气了,客气了,秦老大您这是做什么。”李适一脸不好意思的回答,

  “帮助大家增加产量,也是为了填饱我们军队的肚子,毕竟粮食不够,又怎么打战啊!”

  听到了这话,秦雄却也点点头,拍拍李适的肩膀说道,“你呀!就知道打战!有没有兴趣做文官,给文忧手下打打下手。”

  李文优听到这,耳朵倒是不由抖了抖,显然他对这个问题还是相当感兴趣的。

  李适摇头道,“文官没意思,没打战来得有意思。而且我现在都是龙将了,说不定杀着杀着,我就能拥有将环了。到时候总不可能让我去做文官吧!”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秦雄听到这话也无奈的点点头,如果李适真的能够拥有将环的话,那李适还真就转不了文官了。

  毕竟将环这种东西,整个大仙朝有没有十个都还是一个问题。

  哪怕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拥有将环都至少能带上四五千的军队。

  当然,将环少的原因,倒不是没有人到达龙将这个水准。

  而是因为将环这种东西是打战打出来的,基本上多是边塞将军,因为常年跟妖族交手,所以会拥有觉醒的机会。

  但那些在朝廷里的人,就算成为龙将,想要拥有将环,还是少不了带兵打仗。

  这时候的天水因为丰收不论是平民、军队,甚至是那些猪族狼族的苦役在这时候都过得还算是不错,至少对来年有着相当大的盼头。

  然而此刻在关东地区,可以说是赤地千里,瘟疫弥漫,饿殍遍地。

  淳于紫苑在当代扁鹊带领下,竭尽所能治疗着这些因为瘟疫而不断倒下的平民。

  但淳于紫苑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是这般微弱,面对这灾难,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紫苑,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吧!”当代扁鹊看着眼前景象无奈叹息道。

  “扁鹊大人?!”淳于紫苑听到扁鹊的话,脸上充满惊讶,“您要放弃他们!”

  “我们能够治他们的病,但我们救不了他们的命!”

  当代扁鹊摇头道,“我们虽然寻找到了压制瘟疫的配方,但我们没办法填饱他们的肚子。

  他们很多的人不是因为瘟疫死去的,而是因为没有饭吃死去的。

  我们学医的,终究救不了这个世道。”

  淳于紫苑有几分激动道:“扁鹊大人,为什么大仙朝,没派人下来赈灾救民呢?

  放任原本可以活下来的人就这么只能够眼睁睁等死吗!”

  “谁……知道呢!”当代扁鹊低声道,“走吧,离开这里吧!

  若继续的待下去,就算我们也未必能在这群已经饿得受不了的人群中活下来。”

  “知……知道了!”淳于紫苑低声回答。

  此刻淳于紫苑抬起头,却见到一名太一教的教徒正烧了符箓,灰烬落入水中,然后赠送着这符水,一大群灾民甚至为了这符水争抢起来。

  符水中的确蕴藏灵气,但若说治疗百病,那就真的把医家当做了笑话。

  但这些灾民能怎么样!

  哪怕他们的理智知道医家开出的方子里是能治疗他们病的,然而医家带来的药物,不过只是杯水车薪,而这些平民自己连饭都没得吃了,又哪里来得办法去寻找药来吃。

  所以他们只能相信符水,因为符水不需要成本,只需要他们相信太一教就好!

  医家的人无奈撤离了这里,而他们在半路上,遇见了农家的氾农道。

  当代扁鹊来到氾农道的身边,开口道,“氾兄好久不见,你这是在勘测田亩吗?”

  “是伯祖啊。”氾农道见到当代扁鹊,倒是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很快看了看,又是见到张伯祖身边的淳于紫苑,笑道,“是淳于医者,真是好久不见了!”

  “见过氾先生!”淳于紫苑见到氾农道,也是恭敬的行礼,道,“您也来冀州了?”

  “这次灾害来得急,农家弟子受伤颇为严重。”氾农道摇头道,“我曾去了儒家与仙门世家求援,可惜他们以仙党之锢不宜妄动拒绝了我,显然是有意推动此事!”

  “可恶!”听到这话,张伯祖不由握紧拳头,但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我等不过只是末流,面对着这波及多州的灾难,却是无能为力,只能够选择抽身自保。”

  氾农道感慨道:“这片大地已经被炙烤的彻底成为了枯草丛,也许只要零星火苗,便会把一切都焚烧干净的。撤离吧,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遏制的灾难了!”

  张伯祖点头,十月原本是秋收的时节,但以医家和农家为代表的诸子百家,撤离出了徐冀青幽等州,开始向着神洛,甚至有的甚至向西凉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