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五十六章 战争前的准备
  接下来的日子,李适过得相当踏实,对于“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这种事情有所预料,但李适也没有跳出来咋呼呼的上报什么,更没半点要为大仙朝尽忠的意思。

  因为,天一教的业务没发展到天水这边来,他们的主要业务在关东地区。

  所以,李适唯一能做得就是继续强化自己的军队,打造骁骑营的战斗体系。

  李适总不可能现在跑过去跟秦雄说,远在千里外的天一教今年会造反吧。

  就算天一教真造反,那秦雄能怎么样,还能神兵天降的出现在巨鹿把张角一掌拍死?

  省省吧,这种事情除非朝廷自己下令,否则自己这种小喽啰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改变。

  不过李适十分清楚,如果真发生大规模农民起义,那以现在秦雄打退了妖族的名声,很有可能会被大仙朝调度到了内陆进行战争。

  不论怎么样,秦雄应该是在大仙朝挂了名的,否则,段锐这种几乎算得上是臂膀的人,也绝对不可能说死就死了。

  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有替代者,而秦雄便是段锐的代替者。

  李适也不操天一教的心思了,一门心思扑在骁骑营上不断的训练,然后屯田营与医疗营也常常跑动,并且给他们下达了各种准备物资的命令。

  比如让屯田营研究出类似锅盔这种甚至能当盾牌用的食物和一些味道不错的豆酱。

  另外,这次如果真是离开天水作战,那自己这只军队的军粮供应会受到非常大考验。

  哪怕自己按一年时间去准备,也改变不了军队根本就带不了那么多伙食的事实。

  到时候必然要做出取舍来,一想到这里李适便感觉头大。

  还好自己有所预料,能准备更多的粮食,只不过自己牧场里的牛要提前宰了做准备。

  把一头牛杀掉取肉风干,用棒子打碎纤维,制作牛肉干,甚至制作出肉松来,把牛身上的肉浓缩成二十几斤,甚至只有十几斤。

  这些肉塞到牛膀胱里面,算是一个食物包,而且还是一个保质期相当长的肉食包。

  这些经过处理的风干牛肉,蛋白质含量相当高,尤其是一小片就能够维持人体所需。

  在休息时烧开水煮汤,如果能有条件再放点蔬菜或者茶水,就是顶尖军粮了。

  基本上在不计算其他粮食的话,这些热量已经足够让一个士兵吃好几个月的了。

  保证充足的热量与营养,唯一可惜的是相当费牛,中原地区就别想了。

  这种粮食,算是李适能够找到的最优质且最便捷的军用粮食了,只不过要自己补贴。

  牧牛不是属于屯田营的,而是属于李适私人财产的,这可是一大笔支出。

  因为自己骁骑营最大的优势就在素质上,如果连吃都吃不好,自然发挥不出它的战力。

  而屯田营在为粮食做准备,医疗营也是一样在李适的命令下做着充足的准备。

  他们需要准备好各种的药材,以减少军士们的非战斗减员。

  冬天怕冻伤,夏天怕中暑,没有医疗营跟着转战千里,谁又能保证一路上能够安然无事。

  除了这些常备的药剂以外,李适开始收集主要治疗外伤的止血药材。

  毕竟战争最多的就是无法止血导致得死亡,只要每多活下来一个人,李适便感觉值得。

  淳于紫苑离开前,留下了一个外敷药方叫做百活丹,主要就是为了治疗外伤。

  李适也没客气,开始大量采集各种的药物材料进行制作药方。

  同时,李适也开始有意识的准备金子,算是现金。虽说这个年代官军跟士兵的名声实际上不怎么好,但在李适看来,如果一路上什么事情能够用钱解决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而李适这种仿佛遇到了危险的仓鼠行为,李文优与贾文和都看到了眼里。

  贾文和管理牧场,自然见到李适大规模屠杀牧牛制作牛肉干或者肉松。

  而李文优则是从药材的采购上,能见到李适正在大量收购药材,毕竟一时间整个天水出现了药材紧缺的现象。

  现在的李适虽在田地里开始种植草药了,有些草药能直接种在田里,但绝大部分还在摸索种植环境阶段,再加上氾农道这种顶尖种植高手离开了,药田计划自然进展缓慢。

  所以李适只能去选择大面积的收购,而市面上的草药绝大多数也是农民们在野外采集过来的,那种存货虽然有,但像要李适这么大的量,肯定要扫光天水的市场。

  而这么大的动静,若不被李文优给注意到那就奇怪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两个家伙虽然李文优不懂李适在做什么,但李适如此反常的举动自然让他们留心。

  所以李文优便直接让李适来到了内政厅,便是直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开口,李适便是明白了李文优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大的动作。

  李适倒也没有掩饰什么,直接道,“我在储蓄物资。

  这次关东地区疫情带来的影响太大了,谁也不知道明年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只能够按照最差的情况去准备,那就是战争。”

  “用得着吗?”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不确定道,“真的有到战争的程度?”

  说实话,李文优也判断的出关东的局势有些不稳。

  哪怕整个大仙朝从上到下有点烂到根子的迹象,但真爆发农民起义什么的,李文优感觉还是能镇压的。

  因为少了刘邦这位汉高祖建立布衣将相的局面,同时又因为与妖族打了两百年的战争,没绿林赤眉的起义,所以底层人民的威力,在大仙朝的统治者眼中还是不够格的。

  这点就算是李文优也是如此。

  他也能判断出这次也许关东会有人活不下去而起义,就如同大泽乡的起义那般,然后就被秦王朝的无情铁拳给灭掉了,因为那时秦始皇还活着,压根就没有人敢蹦跶。

  所以,在李文优想法中,纵然爆发了所谓农民暴动,相信也会被神洛五校给镇压了。

  至少应该不会严重到从西凉这边调兵,然后前去关东地区平叛。

  “不确定!”李适耸肩道,“就算是有什么问题,我想至少在秋收前应该没什么事。

  至少平民还能在野外弄些草吃,但冬天到第二年春天前这段日子才是灾民最难熬的。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李文优听到这话,脸色不由严肃起来,对着李适点头道,“我明白了。

  那么你呢?要是你的预测是错的呢,你的这些准备怕不是要白白搭进去了!”

  李适耸耸肩道:“做些存储本来就是应该做的。

  算算日子也快要到秋收了,到时候有粮食收入进来,正好腾出了不少了空间。

  毕竟我只是转化了他们储存的形式而已,实在不行,到时候卖些给安定就好了。”

  “你有想法就好!”听到李适的话,李文优也就看了李适一眼不多话。

  因为李适每次做了生意都会主动的上交给天水一层,不论李适是保护费也好,是分红也好,这也是李文优看着李适越做越大,却也没有阻止李适的原因。

  因为这家伙在来钱是真的不慢。

  至于段景,虽然说日子不算是很好过,然而毕竟有段锐留下来的底子维持住他在安定的体面,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西凉这地方土地最好的在长安,像安定这地方哪怕努力种田,日子多少还是会过得紧巴巴的。

  天水也就是吃了一波猪族苦役的红利,然后李适又接近可能的推进生产工具,今年多少有几分丰收迹象,但真说起来,西凉这地方真正的产量区还是在长安。

  当然最好的自然是郑国渠地段,不过随着人妖交手多年,后来定都选定了神洛而不是长安,开发的重点放在了关东地区,郑国渠也就自然而然的荒废了。

  所以,李文优虽然不认为明年会爆发一场,甚至会波及到西凉的战争,但应该做的准备李文优还是会努力去做的。

  如果真爆发了战争,那说不定自己也能谋划一下。

  毕竟作为一个战略不错家伙,他倒挺希望秦雄能更进一步。

  就算不能类似段锐那般成为西凉在朝廷的代言人,也要在西凉能够独霸一方,从而让自己有实现梦想的平台。

  没有办法,寒门不像是世家。

  世家子那是一出生别人便是给你搭建好了平台,只要有需要随时能够站在这平台上。

  寒门子弟却只能自己一步步的为自己搭建平台,然后依附自己搭建的平台上发挥才能。

  而秦雄便是李文优选定的主公,不论守住天水,打败族,这些都算是一步步如履薄冰的走过来了。

  接下来便要让秦雄的名声在关东扬名,从而寻找到下一块条跳板。

  毕竟段锐选择仅依附仙皇,结果被随手抛弃了,家破人亡便是前车之鉴,至少在李文优的眼中仙皇不可信。

  李文优伸出手来敲打着桌面,若有所思道的想道,“如果李适猜测是真,那有机会出了西凉,便是要想办法与世家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