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三十九章 决定
  听到这里,李适明白了,战争始终要屈从政治,好听一点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这次妖族入侵的始末到底如何没人去关心,因为妖族入侵大仙朝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现在人们在关注的是这场妖族入侵大仙朝后产生的影响,本能的根据自己的屁股开始应对这一次危机。

  对于远在神洛的世家来说,这不过只是次牵制仙朝内部行动的掩护。

  开始后能造成严重的影响吸引朝廷的注意力最好,不能也随它。

  反正真正的原因,这次行动不过只是一次掩护,成不成功没人在乎。

  因为这场灾难不是发生在他们自己的身上,对这些世家来说,他们真的不在乎。

  毕竟仙人怎么在乎蝼蚁的生死,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点上,哪怕是仙皇心态也跟世家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仙门世家损害他的利益。

  事情下沉到西凉,对段景来说,他是知道段锐现在神洛那个旋涡的危险的。

  而现在段景想做得便是把段锐从神洛那个旋涡中拉出来,而不是继续在神洛待下去。

  而合理把段锐拉出来的方法,就是让西凉的局势糜烂一片,最好证明只有段锐能解决。

  养寇自重这种事情,对任何一个将门来说,只要有心基本上都能够做到无师自通。

  而这就是段锐最好的护身符,而且等到段锐评定了西凉的妖族,那段锐的声望会更高。

  到时候,段锐就不再仅只是仙皇手中一枚随时可以舍弃的弃子,至少有了自己的基本盘。

  这样的情况下,段景需要保留好自己手中的每一张牌,尤其是段家锐士。

  段景也并没去隐瞒下面将士们这件事,直接就说了,只有段锐能够带领我们走向胜利。

  而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那都会遵从本心的去选择一个用战绩证明自己的段锐。

  而不是其他没有用战绩证明自己的将领,哪怕这个将领是段锐指定的段景。

  所以段景虽然有压力,但受到的压力,绝对算不大,至少自己能够压得住。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至于受损的西凉利益,对不起,段家只管段家势力范围内的西凉势力。

  段家这样的抉择在世家角度来说,是可以理解,但对武威,对天水却真的非常难接受。

  尤其是天水,今年才刚刚的有一点起色。

  如果武威城破,一个是拥有段家锐士的硬骨头安定,一个是寂寂无名差点破城的天水。

  这两者间选择哪一个城市来掠夺,对妖族来说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甚至哪怕妖族没有攻下天水,但失去春耕就等于这一年一无所获。

  对才经历战争不久的天水来说,这般创伤甚至比上一次的妖族劫掠更加严重。

  因为这次在应对了战争后,下批粮食可是要等到下一年才能从地面长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不论李文优还是秦雄都一定要参战的原因。

  而且在李文优知道这事的严重性后,直接便定位成必须要在今年春耕之前解决掉妖族,否则天水明年的粮食定然受到影响。

  而李文优根据现有资料研究后,得出最佳解决掉妖族这次入侵的最好方式,便是趁着妖族攻破武威,准备在武威城中行恶时,借助妖族人员四散,指挥不整,果断带领主力跟妖族来一场硬碰硬的战斗。

  这时间必须要选择的巧,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对天水来说,这是唯一能够在天水之外以两万对二十万能够打赢的机会。

  当然,武威肯定是会被牺牲掉了,但除了这样的办法,以现在天水的实力真没什么其他办法,毕竟对方是二十万。

  哪怕在妖族的眼中,二十万的猪族战士只是炮灰,但有了足够精锐作为骨干,二十万头猪都能发挥出山猪的作用来。

  而武威被攻破的短暂时候,至少这二十万的猪族战士会与它们的精锐分离!

  毕竟是炮灰,不可能做到令行禁止,到时候他们只是会对武威城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

  所以,这就是李文优给秦雄定下的在绝境中把握胜机的计划,更是守护住天水的计划。

  至于武威,李文优表示,自己既然救不了它,那自己便是让它发挥出最大的价值吧!

  而贾文和听到李文优的话,马上明白了李文优的意思。

  这是个狠人,一个狠辣得把整个武威眼都不眨的丢出去,为得就是创造一个机会的狠人!

  而面对着样的变态,尤其是这样的变态手中还有权有势有执行力,贾文和发现自己真的保护不了自己的家园,甚至在自己内心都得承认,李文优从不可能中创造出了获胜的可能。

  虽然这场战争还没开始,但贾文和发现自己所能做得只是眼睁睁看着家乡走向毁灭。

  自己举孝廉,入太公,学兵法,习儒道,最终面对自己的家园毁灭,自己却无能为力。

  说不定自己还要感谢这狠辣得家伙,因势利导创造出的唯一翻盘局面,让他们能够为自己家园将来的惨状报仇雪恨。

  贾文和一直以来都感觉自己一叶落而知秋,这种知微见著的思维让自己面对任何困境都能够保全自身。

  但现在自己宁愿不想要拥有这般思维,因为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注定发生的结果。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吗?!

  贾文和的目光看向李适,如果不是为了劝阻李适,怕李文和根本就不会来此!

  但李适有这个价值,不说李适训练出来的这只军队,单是李适自己就有这个价值!

  一个能三天就把军阵玩转的怪物,想来当初的卫青大将军都没有这般恐怖啊!

  “所以,武威我们不管了是吗!”李适的声音低沉下来。

  “我们救不了!毕竟我们力量有限!”李文优摇头道,“如果妖族不给我们机会,造成他们组织混乱,那我们没有任何机会,而现在只有舍弃武威才能制造更大的价值!”

  “就像是你一直所说的,关东提议舍弃关西创造利益一样,我们也舍弃了武威,对吗!”李适看着李文优,却是目光毫不动摇的看着李文优道。

  “是!如果你觉得我狠辣那我承认。”李文优并没有否认,反而对着李适认真的说道,

  “但我不认为我的抉择有错,如果有错的话,那就是我们的实力太弱小了。

  我们拯救不了天下,只能拯救自己!”

  “但我想救武威,竭尽全力的救出武威的百姓!”李适看着李文优道,“因为军人就是要保护家园守护百姓的,如果用百信的血去换取所谓胜利,那就不配是军人,至少我做不到!”

  “你是天水校尉,不是武威校尉!你要守护的是天水,不是武威!”李文优严肃道。

  “我知道,但武威难道就不是华夏的吗!”李适的声音低下来却又猛然抬起头,道,“如果我能制造出敌军混乱,给秦雄老大制造出进攻机会,那是不是就不用牺牲威武百姓了。”

  李适说这话的时候,两眼仿佛放着光,双目坚毅而璀璨。

  李文优看着李适,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李适似的。

  这个满脑子向着战争,又有着极强政务天赋的家伙,到底还是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少年啊!

  一个坚信正义与善良的风华少年吗?

  李文优不知道应该怎么样阻止李适,用利益,还是用军令,自己想想都感觉到可笑啊!

  可笑得让自己竟然在他的面前,说不出的什么反驳的话。

  因为这是个为了自身信念去赴死的少年!

  自己有什么资格与能力,去阻止这样一个少年去践行自己的信念。

  李文优道,“你要想清楚,就算你想要去,但你麾下的精锐呢!你不考虑一下吗!”

  “我会考虑的!”李适道,“而且我一定会创造出机会的。

  所以李叔……

  明天就拜托你了!”

  李文优微微的撇过头去,道,“你小子叫我李叔时准没好事,好自为之吧!”

  李文优转过身去走了几步,又道,“小子别死了,以后我还等着你多叫几声李叔听听。”

  李文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李适的,就好像没人能阻止自己一样。

  一个人在践行自身信念时,除了人道毁灭,没有任何力量能够让他停下脚步。

  这时候的李适也在李文优走了后,马上召集了军营中的所有人。

  连同医疗营在内,只有两千六百三十七人,没有一个人拉下来,都来了。

  李适看着一众将士,开口道,“明天我需要有人陪我去赴死,有人愿意跟我来一起来吗!”

  “大人,我等愿意!”虽然不知道什么回事,但郭祀,樊丑与姜冏三人立刻回答道。

  至于张公义,只是默默的看着,顺路还打一个哈欠,明显表示自己就是个吃瓜群众。

  李适道,“不用现在回答,我会把这件事的始末跟你们说清楚。

  你们不需要为退却感觉到羞耻,因为还需要有人留下来守护医疗营。

  而且如果到时候,你们中心有悔意,临阵退缩,反而是真正害了我,”

  贾文和看着李适不由瞪大的眼睛,实在不理解,李适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你以为这世界上的人都像你这样的大傻瓜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