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三十五章 接触军阵
  吃饱喝足,一大群的士兵们不多时便躺下呼呼大睡了,营地中鼾声四起。

  这场厮杀把他们的潜力完全释放出来,这些羊肉牛肉对士兵们是极好的营养补充。

  随着大量牛羊被这群食量惊人的士兵们啃成一根根骨头,至少士兵们看起来一个个红光满面安然入睡,身体那种肾透支的虚弱无力已经消失的干净。

  虽然李适没去仔细统计,但从灵云厚实程度的变化,能清晰感受到骁骑中拥有气种的士兵比例经过这次战斗直接提升了一个台阶。

  不过,这就这次直接收获这么一大群牧羊与牧牛,所以才能让这些士兵们包餐一顿。

  吃东西本身就是恢复体力最快的方式,越激烈的运动后,营养补充就越能被身体吸收。

  而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潜力爆发能让士兵越战越强的原因。

  “这么多牛羊仅这一顿便被吃掉三分之一!”

  贾文和来到李适身边感叹道,“李校尉你可真大方,能这般奢华的养着将士,整个西凉怕也只有你吧。”

  “不过只是些牛羊而已,他们豁出性命跟我干,我给他们一口饭,也是理所当然的。”

  李适说到这里继续道,“与之相比,有些人永远留在战场上,连这口肉都吃不上。”

  听着李适语气中带着几分萧瑟,贾文和道,“能遇上赵校尉这样的将军,相信纵然是身死战场,怕也甘之若饴啊!作为士兵,他们又还能有什么更高的追求呢!”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李适点点头,很是赞同贾文和的话。

  李适这不要脸的就承认下来,一时间贾文和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正常人怎么样都应该谦虚几句吧,像李适这种人贾文和还真没遇到过。

  “文和是不是觉得我有几分的狂悖,但我不想要隐藏啊,我就是这样的人!”

  李适看了一眼贾文和道,“我这人就是喜欢打战,一打战便感觉热血沸腾,精神仿佛如有神助。但打战不能光靠我自己啊,还需要他们的支持啊!”

  李适说到这里,伸出手来指着营地中酣睡的士兵们。

  李适继续道,“所以我竭尽所能给他们我所能给他们的待遇。

  为得就是让他们上战场能跟随者我一路厮杀,然后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也许他们会死亡,甚至我也会死亡,但这种在战场上与人相争且生死一线的感觉,真的非常令人迷恋啊!

  某种程度来说,我这种人就是那种天下唯恐不乱的好战分子吧。”

  “将军好战,天经地义!”贾文和看着李适道,“在我们边疆,若没李校尉这种好战善战之人,边疆怕是要常年忍受妖族欺凌了。”

  “所以……能不能教教我军阵,让我保家卫国!”李适看着贾文和微笑道。

  “……”贾文和听到李适绕了一大圈的话,苦笑道,“将军若想要学,那学便是了。”

  “多谢文和,多谢文和。”李适倒没任何客气,舔着脸便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

  贾文和摇摇头,对李适道,“军阵之初出自孙膑的十阵,不过这是战国时期的军阵之道。

  等到荧惑守心,天降陨石,天地灵气腾升,古代军阵便不适用了。

  军神韩知兵与军谋张良两人联手,以孙膑十阵为基,构成了《军阵十法》的基础玄襄。

  《军阵十法》以玄襄的无中生有为基础,根据需要调整出所需要军阵。

  当然,这是最初的玄襄之阵,只要掌握玄襄之阵,基本上什么阵法都能够摆得出来。

  至少在这个阵法基础研究出来几十年时,真正掌握者寥寥,但每个掌握者都是当世翘楚。

  直到卫青大将军横空出世,他在玄襄之阵的基础上,进一步细致解析。

  比如圆阵天生强化防御,锥形天生强化攻击,箭矢擅长速度等等。

  所以,一些天资不够的人也无需从玄襄之阵开始学习。

  只要学会简单军阵,然后通过自己的士兵去慢慢磨合调整,那他们靠身体也能记住。”

  李适听到这里,倒对这个世界的卫青流露出了敬仰之情。

  这一步看起来简单,但就价值就好像高斯总结出了求和公式一样,下降了学习阵法的条件,强化了学习阵法的效率。

  也许这种人,并不像是韩知兵这种最顶尖的兵家四圣那般能创造,甚至颠覆战争规则。

  但他却能把兵家四圣留下来的规则发挥到极致,更把这规则简化,让更多人去掌握。

  仅是这便说明只要兵家四圣等级的这种人物不存在,那他就是兵家四圣级别的。

  贾文和看着李适专心致志的听着,很是满意的摸摸胡子,道:

  “所以一般上学习军阵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学习玄襄之阵,然后用玄襄之阵自己去推演出《军阵十法》就算是你初步掌握了。

  再然后,在用自己推演出来的军阵,去构建属于自己的大阵。

  这样学成后,想要什么样的阵法效果,自己都能捏出来。

  甚至就算遇到什么难解军阵,你自己也能想办法破开。

  这算是最正统的学习方法,不过学习条件有些高,走这条路的人并不多。”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你就是走这条路的吧!”李适看着贾文和开口问道。

  “咳咳,会一点点,不是很精通。”贾文和继续道,“至于第二种,就是给那些军阵才能不足的人准备的。

  根据卫青将军把玄襄之阵进一步演化成了《军阵十法》。

  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十个模型,人们只要把士兵往这十个模型中套就足够了。

  当然有的人只能掌握一个,有的人却能够掌握多个。

  掌握多个人,也可以先学完《军阵十法》,再在根据玄襄之阵推演自己的大阵。”

  “也就是易学难精与难学易精的区别,但实际上两者终归是殊途同归的。”李适道。

  “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错,到最后都是根据军阵十法构建出属于自己的阵法!”贾文和道。

  李适点点头,但也没把这东西给放在眼里,因为这就只是故事,正常人是弄不出来的。

  整个历史长河下来,能够构建出自己军阵的,不用想最起码也是四圣之下最顶尖水准,比如诸葛亮的八阵图,李靖的六镜花,戚继光的鸳鸯阵等等。

  这种人要么是颠覆战场规则的四圣,要么是把战争规则发挥到极致的十哲水准,就算最次那也是能跟七十二将的家伙们正面厮杀胜负五五开的怪物。

  而只要能构建出自己的军阵,基本上都是兵权谋大佬,任何人对上那都是注定被碾压的。

  所以李适所需要的也并不是自己要吊到能创造出一个阵法来,只要自己能强悍到根据战场需要把军队切出自己想要的军阵也就可以了。

  李适对着贾文和问道,“我想要学第一种,先学学玄襄之阵,看看有没有天赋!”

  贾文和听到李适的话,也不多话,却是拿起了一根树枝,便是在地上画去。

  树枝随着贾文和的手而动,却仿佛刀刻斧凿一般,轻松在地面上刻下痕迹。

  “你这个家伙不会是个高手吧!”

  李适看着贾文和手中的树枝,心中默默吐槽。

  这时候,贾文和仿佛不知道李适的心思,很快便画出了一个相当复杂的不规则图案。

  这团有横线,有竖线,有斜线,有纵线,相互交叉,却也有平行,更是长短不一,看起来让人感觉有几分的头疼。

  然后贾文和化完后,便指指这上面,道,“找出里面三条哪怕延长后,也互不交叉的线。”

  李适随手拿出树枝,便指了指道,“这条,这条和这条!”

  说实话,这题目真的很简单,平行线这种基本上都是初中的知识了,甚至现在怕是连小学都能够接触到,甚至以三维立体的空间去看,甚至绝大多数都能做到不相交。

  “咦!”看着李适随手解析出了相应的答案让贾文和很是吃惊。

  要在这一堆复杂图纹中找出三条互不干涉的连线不难,但速度之快的确出人意料。

  贾文和便是又画了一些图形出来,这次考研得是图形的面反求周长。

  李适倒也很快便给出答案,小学级别的题目,李适表示做起来不算难。

  接下来,贾文和又是出了几道题,李适越做越疑惑,这些基本上都是与图形有关。

  李适却也不知道自己的资质如何,硬着头皮做下去呗。

  反正别触碰到高中级别的解方程,李适表示只是几何解析,自己完全没有问题。

  至于微积分什么的,李适表示自己走得是文科,大学时没接触过这东西,不过对自己这种渣渣来说,绝对是天书。

  不过,贾文和越测越吃惊,等到全部的题目测完,贾文和已是满头汗水。

  他抬起头看着李适,李适却是一脸轻松的样子,贾文和不由感觉到疑惑。

  有这样脑子的人,怎么会在战场上,成为一个走兵形势的武将呢?

  这不正常啊!

  贾文和咳嗽了一声,道:“咳咳,你的资质还可以,应该能学习一点玄襄军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