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二十七章 仙党之锢
  秦雄等人回归,李适自然要出城去迎接他。

  不得不说,经过与妖族厮杀,这些家伙的兵马看起来多了几分煞气。

  虽然军队并没出现军团天赋,但他们所率领的士兵也都已经不再是新兵了,沉稳了很多。

  “秦雄老大!”李适自是早就跟李文优一起,在天水门口等着。

  不过,对比起李适多少带着几分兴奋,李文优脸色却带着几分凝重。

  “李适,文忧!”秦雄倒骑着马过来,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说实话,秦雄把李文优和李适留下来,自己带着军队去妖族打秋风,很重要的原因是李文优与李适两人一文一武,经受过当初天水之战的考验,就算真的出现什么问题也能应对。

  毕竟说穿了,现在秦雄麾下最精锐的队伍,便是李适手上的三千人。

  “秦兄,神洛那边传来较为紧急的事情,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李文优道。

  “嗯?”秦雄听到这话皱起眉头,点头道,“我们回府再一起说。”

  等到众人回到秦雄的太守府中,李文优道,“神洛中枢的仙皇发动仙党之锢。

  仙皇任用阴官捕捉士人,罢黜仙门所有在朝廷任职的两千石以上的官员。

  并且禁止他们的子女出仕,甚至连求情的人也多有被牵连,将会被发配边疆。

  我们天水已经接到相应文书,大儒蔡邕全家会被迁到天水。”

  “理由呢?”秦雄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开口道,“这么大的事情,总归有理由吧!”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欲图社稷,意图谋反!”李文优脸色平静道,当然这个理由怕是谁也不会相信的。

  “段锐呢?”秦雄道,“他不可能没被卷进去吧!”

  李文优叹了一口气,道,“就是段锐带着他手下的段家锐士抓得人。

  也是他提议,为了防止这些人串联作乱,便把这些求情的党人贬斥边境。

  段锐最终还是选择了与阴官合流,给仙皇当爪牙,对付仙门世家。

  所以我们应该怎么样对待他们。”

  秦雄听到李文优的话,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思索再三,秦雄还是难以下定决心,便看看身边四人,道,“你们都有什么想法?”

  “我们跟着段帅走就是了!”牛庸第一个开口道,“他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李确看到秦雄的目光看向自己,道,“我卜了一挂,卦象显示是凶。”

  张平思考了一下,对秦雄道,“秦老大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呗。”

  最后,秦雄目光落到李适身上,李适从容道,“我觉得应该要善待这位大儒!”

  “理由是什么?”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道,“这位大儒代表得是关东!”

  李文优的意思便是这里是关西。

  “我的部队缺老师教书识字。”李适道,“所以有个读书人来教书,我很高兴。”

  李适对朝局什么的又不清楚,这样的情况下,与其去分析千里之外家伙们的心思,还不如想想如何通过这些到来的知识分子来谋求好处。

  听到李适的话,不论秦雄,还是李文优都有些无语。

  说实话,他们实在是不明白,李适这么高要求士兵们读书识字做什么。

  毕竟士兵到了战场会杀敌就好了,就算是教他们读书识字了,又不会增加战斗力。

  “既然这样的话,蔡邕和那些儒生过来,你来接待好了!”秦雄开口道。

  李适点点头,并没反驳秦雄的话。

  远在神洛的旅舍中,一个青年人喃喃道:“要死了,要死了!

  段锐这把刀好狠啊!

  都灭了好几家的门了,一下子把仙门和儒门都得罪了。

  我这西凉人怕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否则段锐倒霉时,我怕我也会遭殃!”

  年轻人看着段锐这时候威风八面,长长叹了一口气,连忙写了辞呈,表示家里老人病重,要回乡照顾。

  现在段锐威风赫赫,刚刚带兵屠灭了几个世家,西凉人可以说在神洛前所未有的威风。

  面对年轻人的请辞,一个个家伙看着年轻人都是看着倒霉蛋似的。

  不过,也很快便同意了,毕竟年轻人也就只是个书佐而已。

  年轻人没有任何迟疑,在辞呈批复后,当天便离开了神洛。

  当他走到一间华丽的府邸门楣面前,看着上面写着的唐字,稍稍迟疑却走得更果断了。

  年轻人走到十里亭,对比起自己的萧瑟,这时十里亭处却相当热闹。

  一大群士子正在相送蔡邕蔡议郎,这次仙党之锢把蔡邕贬低到天水,到了段锐的地盘。

  几乎一大群士子都认为,也许这次后便见不到蔡邕了,一个个自然十里相送依依话别。

  但对这年轻人来说,自己好像是有免费的便车可以搭乘了。

  等了一会儿后,见到蔡邕的车队出发,年轻人便果断跑过去,以自己是西凉士子,要回乡探亲的名义去蹭车,蔡邕微微一笑,倒让这年轻人搭个便车。

  同时,也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做贾文和。

  这些天,仙皇借助身边阴官,也就是修行了阴阳道的宦官和段锐从边境带来的精锐边军,果断出手,打了仙门世家一个措手不及,就算一些有骨气的儒家门徒也都受到了牵连。

  对仙门与儒门在朝堂上的势力造成了极大损伤。

  但还是那句话,这世界的政治基础是仙门世家,儒门世家与三大兵院组成。

  仙皇令人措手不及的袭击,的确给与了仙门与儒门重创,但伤不到根基。

  仙门九大世家的家主几乎是第一时间便碰头开会,需要对仙皇形成反制。

  “王家那小子实在太自以为是了,他以为称他一声仙皇,他就以为自己真得是寿与天齐了吗!”

  “需要让他知道,朝廷不仅是他的朝廷,更是我们世家的朝廷。”

  “还有段锐那条疯狗,居然动起手来会这般决绝,我定要让他死无葬生之地。”

  “威风话谁都会说,但想要他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釜底抽薪,让段锐失了西凉根本,到时以王家那小子的凉薄性格,他就是条死狗了。”

  “具体应该怎么做!”

  “他杀妖族杀得这么狠,妖族怕也早就想要报复他们了。

  我能促成妖族的合作,让妖族出兵西凉,劫掠了他的老家。

  到时候不论失去西凉,还是西凉有新的人物出现,他都不是唯一了。

  嘿嘿!”

  “吕家怎么看?乾坤峰怎么处理呢?以及长安会不会进行支援!”

  “只要把战场压在西凉不入并州,那吕家火骑保证不见虎符不会跨区。

  乾坤峰的那些百家余孽,他们躲在西蜀的确不好处理。

  但出来了,谁生谁死就不知道了。

  至于长安我也很好奇,现在长安还有多少可战之兵,也可以借助这次机会看看。”

  “如果只是边境动乱,怕是不足以让王家那小子解开党禁!”

  “这不过,只是为了声东击西,张家兄弟的太一教,你们都听说过了吧。

  是时候把太一教推到前面了。

  只有用他来抛砖引玉,而王家小子的力量全部放在西凉。

  到那时候,才能有机会解除党禁,重新夺回属于我们的权利!”

  “可张家兄弟……与我们顶多是合作关系,他可不会完全受到我们控制!”

  “不需要控制!”一个声音斩钉截铁的道,“就是要天下糜烂一片,这王家小子才会明白,我们才是仙朝的主导者,没有我们的仙朝就注定了会糜烂一片!”

  刹那间,所有人都不再多说什么,都不约而同的同意了这个计划。

  当然,这只是大方向上的事,想要这个计划,真正的全免实行,还需要细致的规划布局。

  比较起儒门世家或是铁骨铮铮,或是逆来顺受,仙门世家相对而且更具有变革的魄力。

  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修仙本质就是逆天而行,仙门世家可不是甘心臣服的家伙。

  这次仙皇利用段锐进军的机会玩了一次仙党之锢,以暴力扫清了自己在朝堂上的阻碍。

  但同时,仙皇也必须要面临着来自仙门与儒门整个阶级的反噬。

  如果他撑下来了,那他自然是一位雄君,至少是一位暴君。但如果撑不下来,作为主动破坏规则的代价,他的下场必然凄惨。

  只不过,这些事情对远在天水的李适的影响是,寒冬腊月便要带着骑兵去接送来自神洛的蔡邕,至少在党禁解开前,蔡邕怕是要在天水一直呆下去了。

  当然李适并不知道,就在自己接蔡邕时,有一队人马轻松穿越并州边境,进入妖族边境。

  李适披着自己刚用鸭毛弄出来的羽绒服,就算在这冬天也相当暖和。

  这羽绒服的制作需要除尘去除各种杂质,然后用从草木灰中提炼出来的弱碱进行高温洗涤,然后晒干,制作起来相当费时费力。

  最重要得是碱这种东西不好弄,而没有足够量的碱就没有办法去除油脂,洗涤干净。

  李适费劲了心思,却也不过只是弄出了七八件,其中一半给了秦卓与李文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