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二十四章 蜀郡张公义
  时光飞逝,随着农业走入到正轨,自己的军队觉醒了潜力爆发,李适也渐渐把心思放到军事训练上,毕竟真正去掌握潜力爆发是会受伤,甚至会濒死的。

  这种感觉如果不在训练时多体验,真到了战时再去掌握,肯定是会出现意外的情况。

  当然,除了这方面的训练以外,李适开始在军队中进行普及化的标枪训练。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对比起弓箭,标枪这种东西,只要找根木棍,把头削尖,就能成为武器。

  但弓箭的话,骑射这种东西,就算拥有马镫,也未必有人能够短时间学得会。

  但标枪这种东西,只要是个人就会扔,反正李适感觉自己扔起来是挺简单的。

  而且标枪这种东西也不用多带,一场战斗基本上准备个三四根就足够了,马匹负重不高。

  因为这个哪怕拥有了灵气加持的世界,他们这群军士扔出来的标枪也不过只是一百三十十米到一百六十米。

  虽然已经打破李适所在世界的记录,但对突骑兵来说,真的临阵突破也就扔个三到四次,到时候终归是要拿着斩马刀或者西凉剑来厮杀。

  而随着这些骑兵的们制作自己的武器,李适也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特殊技术,灵气温养。

  简单的说,不论是什么武器,通过灵气去温养,都能大幅度的提升武器的质地与威力。

  对能够自行凝聚灵云的军队,只要通过调度灵云就能不断强化手中的武器。

  不论你手中的武器到底是什么材质的,都能温养起来。

  不过,武器本身的材质决定了温养的上限,比如说木头温养出来的刀与铁温养出来的刀,大木头温养出来的刀会被直接砍断,但两者都用来杀人的话,都是能杀死人的。

  而这些军队的标枪,基本上是用白蜡杆制作出来的,唯一也就是标枪的尖头有一点金属,就仿佛是破甲箭的箭头是金属打造的一样。

  李适倒是想打造出全部是由金属打造出来的标枪,相信那威力绝对让命中的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除了军事训练,李适在休息时间,开始时不时找人谈心,比如说找个百夫长问问名字,问问家里情况,看看自己能不能帮得上忙的,军队中能不能想办法解决的。

  实际上,真正需要李适出手解决的事情还真的不多。

  但谈完话后,这个百夫长基本上就精神奕奕,光彩照人,李适感觉如果有士气的话,这家伙的士气就直接爆管了。

  这是李适找人谈心所带来的额外效果,实际上,李适找人谈心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文华。

  既然文华是智慧的积累的产物,所以读书能够增加文华,见识能够增加文华。

  同样的,李适也想到一句话,“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行千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现在的自己的确是没有书籍读,同样作为天水校尉的自己也不可能去行千里路。

  但自己的麾下有这么多的兵,自己跟着他们谈心,听着他们的故事,难道自己就不能够增加见识,增长阅历吗?

  李适不知道,但李适知道的是,这就是自己增加智慧的办法。

  至于因为自己天水校尉的身份,因为跟着他们交流让他们变得精神亢奋,士气高昂,的确是意外的收获,尤其是那些从马贼中爬出来的军人,他们更是在每次谈心后无比激动。

  他们看着李适的眼神,让李适忍不住怀疑,自己让他们去送死,他们是不是也会果断去!

  虽然自己的智慧有没有增加李适不知道,但跟这些人谈心,好像能增加士气,李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却感觉这个活动能继续干下去,便一有空便找士兵们谈心。

  就在时间一天天过去,尤其是看着种植下来的粮食不断成长,李适眼中不由流露出几分说不出的幸福感,不过,就在李适骑着马从屯田营回来,路过门口不远的征兵处时。

  这征兵处传来了几分喧闹声,听到有人道,“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屯田校尉在哪里屯田啊!”

  听到这话,李适的眉头出现了一个井字。

  真不知道为什么,屯田校尉的名头就是摘不掉呢?

  而这个名头好像还有着越传越远的趋势,李适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李适家里与屯田营种植出来的麦子长势实在太好了。

  大家都是农民,对田里种植的东西最敏感,一看自己种植的麦子干扁扁的,李适家里的麦子种植起来沉甸甸的,虽然还没有抽穗,但就单是个头就完全不能比啊。

  尤其是在李适答应,把里面的技术整理出来,等秋收后给大家去普及,李适在民间屯田校尉的名号就再也改不掉了。

  不过对农家子来说,进入李适的屯田营便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哪怕知道屯田营是军营,一些家里有多个孩子的倒也愿意去报名参加屯田营。

  目的就是为了从里面学上几手种田的技术,毕竟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保密措施。

  而军队哪里是想要进就能进的,更没说你要进哪家营地便是进哪家营地的道理。

  而且李适的军队吃好喝好,是整个天水都知道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天水谁不想进。

  只不过,李适现在挑选起来却也变得严格了,并且哪怕是预备役的屯田营中,虽然每个月都有人会被淘汰,但是来参加报名的依旧还是络绎不绝。

  原本李适以为,这人很快便是会被驱赶掉,但没有想到,招募处的士兵几人齐上,却都没有把这人给拿下来,见到这幕,李适倒是感觉有点意思了。

  走近了一看,是一位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浓眉大眼的,给人一种忠厚的感觉。

  “到底怎么回事?赵虎,张季,这么闹腾怎么回事?”李适开口询问道。

  “大人!”听到李适的话,负责招募人手的两人过来道,“这人过来闹事!”

  听到这话,李适便是跳下马来,啪啪早这两人的后脑勺上敲了两下,说道,

  “别人闹事你们解决不了,还要我来解决,肯定是平时偷懒了,回去训练加倍。”

  这两人却也不多说话,而这时候的李适目光放到这跟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身上。

  李适打量了这人几眼,道,“我就是李适,也就是你口中的屯田将军,阁下怎么称呼!”

  “蜀郡张公义!你就是屯田校尉李适?”张公义打量着李适,却也惊讶李适的年轻。

  “我是天水校尉,屯田校尉不是正职!”李适说道,

  “另外屯田营是我的预备役,正式的队伍是骁骑营。

  如果你只是来屯田营学习农业技术的,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等到秋收时后,我把农业技术整理成册,自然会传播给天水周边的居民。”

  “什么?”张公义听到李适的话,有些听不懂,但李适口中的嫌弃他还是听懂了。

  说实话,张公义没有拿到了介绍信便是直接前去段景所在的安定,除了因为天水是必经之地以外,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张公义算是墨家弟子,不是那种黑社会的墨家,而是真正继承了墨子思想的墨家弟子。

  所以对于拿到了介绍信,便是直接从高位做起有几分的抵触。

  张公义更是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从底层做起,一步一步的成为高层。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加入屯田营,那到不是因为听到了李适的表现,而是因为他无意之间知道了农家的司农氾农道居然在这里,所以便打算进入屯田营去拜会下。

  墨家与农家,在秦国鼎盛的时候,都是在法家的手下做小弟,为秦国的发展做贡献。

  而等到了秦始皇死亡,秦帝国崩溃,法家换了一身皮表示自己是儒家了,但他手下的两个小弟,不论是墨家还是农家都受到仙门世家与儒门世家的围剿。

  还好两者靠着乾坤峰多少还是有个栖身之所,不过这样的经历也让双方在相互舔伤口的时候舔出了感情,甚至有人提出了把农墨两家合并,形成新的流派。

  说实话,李适读史记,倒也有翻阅到这一点记录,说实话当时还惊出了一声冷汗。

  因为墨家基本上就是这个时代的无产阶级分子与手工业者,而农家更是最广大农民的代表,这两者的结合,基本上只能够用工农联盟来代替了,可以说是相当恐怖的力量。

  但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把两者兼并的政治纲领,在加上了儒道两家的安抚,两家到底是没有联合起来,但两家相对关系密切的两家自然是没有什么错误的。

  尤其是基本上每一个合格的墨者,基本上都是那种会亲手去种田,所以而对于农家的司农,墨家的墨者们,实际上比农家的自身的一些人要更加的尊敬。

  如果有遇到也就算了,既然在天水这里遇到了,张公义自然想进入屯田营去拜会一下。

  如果张公义拿出了乾坤峰学子的身份,那么士兵肯定不会拦着。

  但张公义因为有所顾忌,不想要拿出身份,又想要打听氾农道在哪里,屯田营在哪里,那赵虎和林季两人又怎么会轻易回答张公义的话。

  毕竟,打听氾农道位置的人平时问得多了去了,所以双方便是争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