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十八章 肆虐的李适
  在距离李适不远处的平原上,有人类和妖族盘踞。

  虽然他们相互忌惮,但到底没有拔剑相向,三方默契的拉开距离,仿佛抱团取暖的刺猬。

  “居然真来了!”三大马贼之一的妖族狼通听到士兵的报告有些惊讶。

  狼通率领得马贼是以被段锐杀溃的狼骑兵为核心。

  因为老家被段锐给端了,尤其是大冬天的想要绕过苍狼峡怕是会全军覆没。

  所以他便在西凉地区生活了下来,聚集了大约两千多的狼骑兵,以及一些人族败类。

  至少在狼通的带领下,算是活下来了,而且活得极其艰苦。

  因为他既不能表现得太强大,强大得让官方派兵来围剿自己。

  同时不能表现得太弱小,因为太弱小了,就怕有李适这样的人以为自己好欺负。

  现在,因为李适疯狂阻击马匪的行为,狼通也不得不跟人类联手。

  最重要的是,自己明明跟李适表示过臣服,只要李适不来自己地盘,那以后在西凉地区的行动自己愿意以李适马首是瞻。

  毕竟这两个月李适打得实在是太凶残了,他实在是不想要进行拼杀啊。

  但狼通没想到,李适这个神经病居然拒绝了。

  被砍掉了耳朵的信使带过来得回复是,要么全军收编,要么决一生死,没有第二种选择。

  身为妖族的狼通怎么可能会选择第一种,那等于是自己成为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啊。

  “王路飞这家伙,是真的看不起我们啊!”

  三大马贼之一的邓寇,把自己嘴巴中的稻草吐了出来,道,

  “我们有整整两万人,他不过只是五千人,居然敢正面与我们厮杀!”

  邓寇是张掖人,因为当初张掖之战败了,所以张掖被妖族袭击,他带着族人逃了出来。

  之后因为活不下去,那就只能落草为寇。

  张掖,武威和酒泉三个城镇,虽然有段锐派遣的官员,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三个地方的基本上是处于动乱的状态,因为这三个地区粮食不够。

  段锐手上有粮食,但段锐不是文官,在他看来保证自己的军队不乱就好了。

  如果那些灾民动乱,直接让自己的段家锐士去杀一圈,自然就安静下来了。

  加上段锐那贪财的性格,让他拿出粮食赈灾,没有足够好处是不会去做的。

  天水也有粮食,但李文优是天水县丞只对天水负责,就算是李文优想普度众生,以天水的粮食也救不了整个西凉。

  所以李文优也只以救助天水为主,并且打算利用灾民修建一条水渠。

  至于朝廷,至少在朝廷看来,自己没加派一波税,已是看在兵灾份上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李适杀马贼杀得太狠了。

  其他落草为寇的家伙们果断抱团,这也是邓寇能以惊人速度滚起球来的原因。

  “还真的是那王路飞的性格,若不是他如此嗜战,我们又何必联手!”南宫望道。

  南宫望已经白发苍苍,但目光却格外锐利。

  他是真正的老牌马匪,靠着这次段锐主导的西凉之战,也吃了一波红利。

  但出现李适这么个规则破坏者,南宫望这样的老牌马匪自是相当不乐意见到的。

  尤其李适长时间保持战斗频率,却又没让麾下出现兵变,至少粮食与药材这两样物资好像永远都不差的样子,这让南宫望怀疑,李适跟自己一样都是别人推出来的白手套。

  现在西凉算得上的势力,也就只有三家段家,天水,以及朝廷。

  至于想要知道对方的背后是谁,也是南宫望组织出面主导针对李适讨伐的原因。

  就在众人闲聊间,李适已然率领着部队冲杀过来。

  说实话,李适虽然看起来莽撞,但每次都派出斥候探五十里距离,以求确保自己在地利上不会吃亏,然后只要莽过去就好了!

  “见到我们整整两万人的大军,居然还敢直接冲过来,还真是勇气可嘉!”

  南宫望看着李适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也没任何犹豫,开口道,“我们也冲!”

  南宫望大手一挥,看着李适也没任何畏惧,一声令下便指挥马贼向李适冲。

  至于调度大军,说实话,这真是个技术活,至少绝对不是一个马贼能轻易掌握的。

  他能让大军在应该冲的时候冲,某种程度来说,就算得上是指挥了。

  但他并没看到,当狼通看到李适手持长枪冲在最前线时,狼通与他麾下的狼骑兵们露出了惊疑的神色,甚至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

  他们在这次的西凉之战中,最难忘记的是什么?

  第一肯定是段家锐利那仿佛收割稻草似得爆发力。

  第二便是李适宛若铁壁般般死守天水城门,让每个妖族战士只能望而兴叹的个人战力。

  原本李适拿狼牙棒时,狼通等人到是没什么感觉,但在李适换回长枪后,那个屹立在城墙上的身影,顷刻便在狼通等人的心中浮现。

  “打不过,绝对打不过的!”

  狼通等妖族狼骑兵们清楚知道自己面对得到底是何等怪物!

  但这一刻,双方已经碰撞在一起。

  李适手中的血枪横扫,仿佛霸王临阵,所过处除了一朵朵飞起来的血花,还有个个与李适正面抗衡的马匪。

  以李适为尖刀,呈现锥子形的骑军顺着李适冲杀开来的缺口,毫不犹豫得紧跟李适冲入。

  双方交手,只有竭尽全力呐喊与厮杀,没有其他任何废话!

  “疯子,疯子,疯子啊!”

  南宫望从没有见到过这般主将,居然自己冲杀在最前面,哪怕面对千军万马的冲击,不但没有任何的畏惧,而且凭借着自己的个人武力,硬生生撕扯开了一条缝隙。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而他身后的大军,更顺着这道缝隙,不断向前突破。

  “要拦住他,一定要拦住他!”南宫望大声呐喊着。

  南宫望决然没想到,自己两万对上五千,双方碰撞第一时间,此刻自己所想得竟是应该怎么样稳住战线不被对方凿穿。

  南宫望的目光看向全场。

  狼通的狼骑兵们游曳在战场周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战地记者,记录人族马贼们的一次正面冲突。

  邓寇的部队虽然在战斗,但看起来就仿佛是被人一桶就穿的豆腐。

  这支几乎由乌合之众组成的马贼,但面对李适骑兵的第一个冲击便动摇了。

  能力挽狂澜的只能是自己!

  南宫望大声喊道,“今日若不除了王路飞,西凉之大却再也没有我们的落脚之地了!”

  听到这话,跟随南宫望已久的骑兵们明白了南宫望的意思,就是到了要拼命得时候了。

  这时候,有的骑兵马匪手上得肌肉骤然膨胀了开来,让他们手上的力量变得格外强大。

  膨胀了肌肉的南宫望更完全不像是一个老者,他手中长戈便向李适刮来。

  双方兵刃的碰撞不相上下,李适第一次遇到正面拦住自己的敌人。

  “咦!”南宫望与李适都惊讶的相互看了对方一眼。

  南宫望没想到,自己使用了借力,能从战马中借到力量,居然都不能够正面击溃李适,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不过南宫望马上开口道:

  “你很强,但你手下,也能如你这般强大吗!”

  听到这话,李适看了一眼,跟随自己冲分的骑士们。

  他们面对着仿佛解放了双手力量的马匪,在正面碰撞中纷纷坠落马下。

  这样得战场摔下马来,就等宣判了他们死刑,更重要得是在南宫望阻拦下,队伍的冲锋被遏制住了。

  李适这样得勇战战法,只要被遏制住冲击力,那等到大军合围,就能把他们屠杀在这里。

  至少在这一刻,南宫望是这么想的,而且也是这么做得!

  但李适抬起头看来了一眼南宫望,这目光中的桀骜与坚毅,哪里像是个走投无路的人应该有得样子。

  李适看着南宫望道,“你手下拥有素质天赋?”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吗!”

  南宫望看着李适淡漠的神色,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发自内心的危机感。

  眼前这家伙眼中,自己看到得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兴奋。

  一种仿佛见到有趣东西的兴奋啊!

  “我也想要让我的部队掌握素质天赋,可我不知道怎么做。”李适平静诉说。

  但越是听,南宫望越是有种发自内心的战栗,眼前家伙仿佛在蜕变,由人到兽的蜕变。

  李适猛然看向南宫望,兴奋道,“但我想杀光你的部队,那我的部队也就能拥有素质天赋了吧!”

  这一刻,李适是认真的,非常的认真。

  这一刻,南宫望知道自己的畏惧感到底是从何而来。

  因为自己的对手,完全是一个疯子,一个极度好战的疯子!

  李适血枪长举道,“郭祀,跟我冲!”

  李适身后看似五千人的战部,随着李适的命令,须臾间分成两部分。

  樊丑带领的军队骑兵不断压缩空隙,郭祀所带领的马匪骑兵,沉默得跟在李适身后。

  整只部队,在李适的一声令下完成了变阵,哪怕为此至少付出了一层士兵的性命。

  但这为郭祀统率的马匪骑兵留出了足够的冲刺空间。

  李适统率的大军,第二次狠狠凿在南宫望的马匪大军上,整条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防线,瞬间被撕扯了开来,哪怕南宫望的精锐马匪依旧有着借力天赋。

  但面对连人带马的疯狂冲刺,他们拦不下这般疯狂家伙,在正面碰撞中,直接被冲撞开!

  这一刻,李适心中产生一丝明悟,他感受到自己的大军出现天赋了。

  冲击重量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