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二章 秦雄不死,天水不破
  “算了……这个家伙实力强劲,先笼络下来再说!

  而且这么横,等到段锐那龟孙子再卖老子时,就把他给丢出来断后。”

  秦雄想到这里不由满面笑容,对李适道,

  “李适小兄弟,你既然在玉门没有落脚的地方,那在我家住个几天如何?

  这次与妖族之战失利,怕妖族过几天就会下玉门来打草谷。

  到时候你跟着我,肯定让你杀个尽兴!”

  “虽然你笑的很贱,但话说的很好听,那我就先住在你家吧,要有肉哦!”李适说道。

  “只要老子有肉吃,绝对少不了你的那一口。”秦雄拍着胸脯保证道。

  此刻,李适被秦雄带领着,来到天水,天水行人形色匆匆,多面色惊恐。

  守城士兵看着秦雄,道:“哟,这不是老秦嘛,又打败仗了!

  早就跟你说过了,段扒皮只会捞钱,跟着他打战,必输无疑。”

  秦雄道,“段扒皮是混账,但你不打,我不打,难道要等着妖族来打草谷!”

  “那能怎么办,靠城墙守呗!”守城士兵无奈道,“也许妖族抢够了,就不会来我们天水这破地方了!”

  “艹!凭什么,只要老子秦雄在一天,妖族就别想抢天水!”秦雄大声道。

  守城士兵倒客气道:“大家伙跟着你打,肯定是跟妖族干架,死也死得甘心。

  但跟段扒皮打战,算了吧,我们还想多活几年。”

  李适听到守城士兵的话,倒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得人心。

  这可是打败仗了,而且听口气还不是打了一次败仗,尤其这次只剩自己了,居然还有人愿意跟着他,这世道还真是稀奇了。

  这时候,守城士兵也注意到秦雄身边的李适,问道,“老秦,这位是……”

  “李适,我的小兄弟,这次多亏了他救了我一命,不然真就交待给妖族敦敦了。”

  秦雄道,“我就先回去看丫头了!过个几天,我家吃酒,你可一定要过来!”

  “省省吧,你家还有几头牛啊,而且你家的酒水可真的不好吃啊!”

  守城士兵挥挥手道,“快点回去吧,你家丫头都还等着你呢!”

  听到这话,秦雄也只双手抱拳不多说什么,便带着李适离开。

  李适跟着秦雄来到一间算不得大的民宅。

  却见一个身着红衣,扎着辫子,有双大眼睛的小女孩约莫十岁。

  她一直坐在了民宅门槛等着,望眼欲穿的看着什么。

  一直等到秦雄到来,才兴冲冲向秦雄跑过去,高声道,“爹爹!”

  “好嘞,爹爹回来了!”秦雄抱着小女孩用胡子狠狠扎了扎。

  小女孩满脸笑容,从秦雄满脸的络腮胡子中挣脱出来,好奇的打量秦雄身边的李适。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李适看起来长得挺帅的,跟他老爹平常混着的人不一样。

  秦雄摸摸小女孩的头,道,“给李适哥哥收拾一间屋子出来,你李适哥哥要住几天。”

  “李适哥哥?”小女孩看看李适,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好奇。

  不过听到秦雄的话,也很乖巧的点点头,对秦雄道,“知道了爹爹。”

  说着便见到小女孩转身跑进院落中,开始去报道。

  这时候,秦雄对李适道,“李适兄弟,我还要去向周扒皮报道,你先在我家将就。

  至于你参军的事情,这几天定然给你办好了,还请你放心。”

  “多谢!”李适对秦雄感谢道。

  秦雄说着便进入房间,不多时便抱着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箱子走出来,然后向段府而去。

  他直接把李适给丢到自己家里,任由这个陌生人跟自己的女儿在一起。

  李适摸摸自己的下巴,忍不住想道,“莫非我这张脸长得就像是好人?”

  没多少时间一个手持折扇,身着素衣,头戴高冠的中年男子来到这屋子,大声道:“老秦,老秦,听说你回来了,在家里不!”

  这高冠男子看到在院落中的李适一愣,接着道,“不知贵客在此,在下神洛李文优,不知道这位俊才,如何称呼?”

  “在下李适!”李适对李文优道,“你是来找秦雄的,他出去了,说是去段府了!”

  “那他今天怕是难回来了。”李文优从容一笑,大声道,“倩儿,给我来杯酒。

  最好是你爹埋在地窖中的琥珀酿,可别怠薄了我与李适小哥!”

  “是李叔叔你自己要喝吧!”秦倩甜甜的回了一句,但还是利索的去那了。

  李适看着李文优,道,“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秦雄回不来了!”

  李文优道,“李适小兄弟,你可知道老秦去那段府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李适摇头道,“说实话,我认识老秦还不到一天。”

  “嗯?”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一呆,道,“那你认识老秦可真命怠了!”

  “为何?”李适听到李文优的话带着几分疑惑与意外。

  “老秦这次前去,段府应该是为了求官,要得就是与这天水共存亡!”李文优道。

  “与这天水共存亡?!”李适听到了李文优的话,微微一愣。

  话语间,这时候的天空雷声作响,乌云密布,仿佛随时都会下起雨来。

  李文优抬头看看天上天气,感叹道,“冬雷震动,万物不成,虫不藏,常兵起!”

  “不懂!”李适看着李文优,却是直接了当的说道。

  李文优淡然一笑,说道:“也许对老秦来说是好事,算了等一会儿就下雨了,我们进屋子去说吧!”

  李适自然没拒绝,来到屋子中,李适道,“他为何要与天水共存亡?”

  李文优道:“自妖族兴兵来犯段锐领兵以来,酒泉,张掖,武威,三战三败。

  这已然激发妖族凶性,他们又怎么可能放弃天水这块肥肉!

  若继续由那段锐领兵,这天水之人怕是毫无战心,

  而老秦是这天水之人,若他随波逐流逃走便是,既然不甘留下,自然存了死念。

  所以老秦拿出钱财,想要买下这天水都尉,到时候是生是死,与这天水共存亡便是。”

  李适有些发呆,道:“原本还以为他只是个满口粗话的无赖,没想到居然会如此雄武。”

  李文优摇摇头道:“若不搏一搏,我等寒门终究无出头之日。

  秦雄乃有大志之人,我等寒门既然有大志,则不会畏惧惜身,否则徒惹人笑而已。

  到是李适小兄弟你,已经知道这天水看似安稳,实如危楼,若现在要走,到还来得及。”

  “为何要走?”李适听到李文优的话,不由疑惑道。

  李文优道:“你是近来在西凉名声鹊起的血枪,天生神力,仿若天将下凡。

  但你与这天水小郡无情仇无恩怨,甚至天水被段扒皮狠狠拔了三尺,怕连点浮财都没有!

  你说,你留下来图得个什么!”

  李适道:“图天水有战打,难道还不够吗?

  老李,我知你不信我,我亦无所谓。

  然而我听了你的话,既然知道这天水将有大战,我却是留下来定了!”

  “李小兄是真豪杰,倒是我有小人之心了。”李文优果断道歉,接着说道,“既然李小兄打算留下,不如你我二人今夜秉烛夜谈,聊聊这天水局势如何?”

  “善!”李适想想微微一笑,对李文优答应道。

  而就在李适与李文优喝着浊酒,听老李谈天水局势时,此刻雨水而下,这是近冬时节,若说下雪,怕不会有人怀疑,然而此刻却下起了雨水,顿时让人感觉意外。

  秦雄站在段府的门口,任由大雨滂沱而下却仍站立雨水中,半步不动,只是把手中箱子抱得更紧了。

  “老爷,那秦雄依旧屹立雨水之中,没有离开!”一个仆人对段锐道。

  “哎……这雨水到下得是时候,否则定然要让他等到天亮,莫非此乃天定?”段锐思索了一下,对小厮道,“把那秦雄带进来吧!”

  不多时,小厮把秦雄带到段锐面前,段锐挥挥手,便让小厮离开。

  段锐打量着秦雄,却见秦雄威武挺直,目无畏惧,再看段锐双眼浑浊,不见锐气。

  “你这冒雨等待,却是为何!”段锐看着秦雄开口道。

  “此乃黄金三百两以求段帅许天水都尉。”秦雄把箱子郑重放下来,对段锐开口道。

  “天水都尉,既然你想要便是许你便是!”段锐道,“但妖族才刚赢下武威之战,怕是不日就会来着天水!”

  “秦雄在,天水在,秦雄不死,天水不破!”秦雄神色激动的对段锐道。

  “另外天水太守韩明,相国,郡城,长史等一干人等,会随本帅往安定督战。

  若你守不住天水,也无需罚你,你自己死在天水便是。”

  段锐说完挥挥手道“若无事,便回去整兵吧!”

  “谢段帅!”秦雄说完,便把箱子放下,转身离开。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等等!”段锐对秦雄道,“把你这空箱子拿走。

  三百两黄金到底要多大箱子装,你不识得,难道本帅还不认识。

  此箱无金三百两,本帅选你,是因为本帅信你!”

  秦雄听到这话一惊,转过身来惊讶的看着段锐,恭恭敬敬的鞠躬,抱起箱子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