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聊斋里的游戏玩家 > 第150章 倩女幽魂
  几人吟诗舞剑好不热闹,如此一直闹到了夜半十分,美酒也喝了几壶,却是一直没有见到小倩的影子。

  张洛尘看着桌上的空酒壶,脑子也稍微有了些上头,这一晚喝的还真不少,还好这一次出来带了很多普通美酒,否则要全拿灵泉仙酿顶数可是要肉疼了,这玩意虽说还有不少,但是用一瓶少一瓶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要待多久,还是省着些为妙。

  当下对已经醉醺醺的三人道举杯道:“夜色已深,为免打扰其他人休息,这便是今日最后一杯酒,杯中酒尽,大家各自安寝吧。”

  秦子昂原本就对他言听计从,另外两人虽然今日刚刚结交,但是一番言谈下来,心中却已然将张洛尘当成莫逆之交一般看待,自然无任何异议。

  张洛尘回到房中,和衣而卧,他今日虽喝了不少,但是因为对鬼栳树的防备,因此心中一直保持着清醒。

  此时心中盘算,这兰若寺中有宁姓的书生,有燕姓的剑客,虽然小倩迟迟未到,但是也说不得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化形,还是防备一些比较好。

  当下召唤出黄巾力士,这黄巾力士虽然不像赵天宝那样屡立奇功,但是对付鬼魂一类却也有他独特的优势,因此他还是叫出黄巾力士龚风守护床头。想了想又将刚刚进化的青龙召唤了出来。

  青龙在他床头盘旋飞舞,样子颇为威严,到底是真龙,就算进化的不太彻底,只有一米多长,估计也没什么战斗力,但种族压制总还是存在的,因此张洛尘让青龙盘在床头守护,这才安心睡去。

  月光如水,将兰若寺渡上一层淡淡的银灰,远远山林之中偶尔有夜枭鸣声传来,更显得寺中静谧。

  在这一片夜色之中,一袭白绫飘然而至,那白绫无风而动,无声飘落在寺中后院。

  卜一落地,立刻有一娇俏女子自其中变幻而出,一身白衣如雪,一双美目如星,身材窈窕纤瘦,肌肤在月光下晶莹剔透,近乎透明,当真是我见犹怜。

  白衣女子行动如弱柳扶风,脚步无声的来至后院之中。

  看她行动自然,似乎并非第一次来此,当下来到第一间房门处,纤纤素手放在门上正要推门,却迟疑了一下。

  今日这房中气息却是有些古怪,虽然没看到房中之人,但是本能的感觉心中恐惧,女子狐疑的低下头来,轻轻捅破窗纸,向内观瞧。

  却见一魁梧壮汉正在房中左右走动,这壮汉走动无声,身形平缓,竟然似飘在空中一般。

  女子正想仔细观瞧,忽然那壮汉似有所感向她的方向看去,一双虎目精光四射,惊得女孩转身便逃,本以为那壮汉已经看到自己,却不想并没有追击出来。

  女子逃至半空,见并无人追出,又缓缓降落当院,再次从窗纸看了进去,却见壮汉仍似刚才那般左右飘动,好似从未发现自己一般。

  虽然心中奇怪,但是女子却不敢再进一步试探,反正这院中还有其他学子,也没必要惹这般晦气,当下飘然来至第二间房门处。

  这次女子学了个乖,双手放在门上并未贸然推动,耳朵听着房内动静,只听得鼾声如雷,想来房中之人已经睡去,这才轻轻将房门推开一条缝隙。

  可不曾想这房中一股凛然之气陡然传来,女子忙将身形避开一边,细听房中之人依然酣睡,这才偷眼从门缝向内观瞧,只见那凛然之气来自床头悬挂一乌木金边的剑匣。

  剑匣内一大一小两柄宝剑此时微微震动,竟好似随时会冲出一般。

  女子心道不好,知道这房内学子也是有法宝护体,惹不起躲得起,急忙将房门紧闭,凛然之气陡然消失。

  一连两次碰壁,女子心中烦闷,却不敢就此回去,硬着头皮来到第三间房门外。

  若没记错,这房间内住的应该是一宁姓书生,生的唇红齿白,颇有几分书生意气,只是不知其内是否也如皮囊那般看起来正气,女子的嘴角不由得挂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还未到门边,便听得门内传来喃喃呓语:“王姑娘,你去哪里了?叫我好生挂念。”

  没想到还是个痴情种子,女子脸上笑意更甚,轻轻推动房门,却不料房门竟然被阀上了。

  这却是张洛尘交代秦子昂的,毕竟身处不祥之地,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除此,张洛尘还给了秦子昂护身的符咒,紧急时刻可防身之用。

  不过女子却不以为意,身为女子有时候做事是不需要自己动手的,当下运起神通,传音入耳,在秦子昂房门前啜泣起来。

  “嘤嘤嘤,呜呜呜。”夜半时分,这哭声更加清晰可闻,不消一刻,秦子昂果然自梦中惊醒,张眼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

  “公子~”门外的女子听到内里气息变化,知道人已经醒来,立刻出声呼唤,声音如夜莺啼叫,婉转动人。

  “王姑娘!”秦子昂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对门外悠悠问道:”王姑娘,是你么?”

  却听门外女子应道:“是与不是,你打开门不就不知道了么?”

  “当是如此,当是如此。”秦子昂快步下床,三两下打开门阀,大门洞开,只见门外月色下,一绝色女子,梨花带雨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

  “王姑娘,是你么?”虽已看清容貌,可是秦子昂如在梦中,依然痴痴的对着女子说道:“我与你相见恨晚,你却弃我而去,这是缘何?却让我如何活得下去。”

  女子心中冷笑,自己并未施展迷幻之术,书生如何会把自己依然错认,想必是以此痴情之状,来骗取她人同情罢了。

  罢了,今夜怪你倒霉了。

  当下幽怨的对秦子昂说道:“公子难道心中只有那王姑娘,却容不下小幽分毫么?”

  “小幽?”秦子昂酒醉之中,却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妥,看着眼前女子美则美矣,却并非漓州城内的王姑娘,有些怅然若失,但他天性风流,此时见到如此貌美的女子,却也有些心猿意马,于是安慰道:“姑娘如此貌美,莫非是天上来的仙子,知道我受了情伤,特来安危与我的么?”

  小幽打蛇随棍上,一双柔荑覆上秦子昂的胳膊,柔弱无骨的靠在了他的身上。

  这可如何能够支持,秦子昂心中雀跃,借着酒兴,一把将小幽搂在怀中。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女子靠在秦子昂的怀中,脸上却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心中暗道:“姥姥说的没错,薄情寡性,男人个个都是负心之人,送这样的人去做姥姥的肥料,倒是不枉他们来此世间一遭。”

  抬起头,媚眼如丝,在秦子昂耳边吐气道:“良宵苦短,公子与其独自伤心,不如与奴家一起去喝上一杯,奴家当抚琴把盏,为公子解忧。”